【書評】戰爭與花──利玉芳詩集《燈籠花》之躁動年代

2017/10/17 下午 05:00   資料來源:文訊雜誌   
本站分類:另眼看書
【書評】戰爭與花──利玉芳詩集《燈籠花》之躁動年代

*本文是詩學研究者人楊淇竹針對詩人利玉芳在去年出版詩集《燈籠花》的評論,原刊載於《文訊》380期,2017年6月,經同意後轉載。

楊淇竹  輔仁大學跨文化研究所比較文學博士生

詩人如何敘述身處的年代,在歷史洪流,湍急水勢,立足?

冷峻歲月,隨利玉芳腳步,旅次之間,如何發現塵封的戰爭煙硝?

《燈籠花》分三輯:「現代詩」、「旅遊詩」、「母語詩」,收錄詩人近年創作,特別是:詩篇記錄一些旅行感觸,圍繞歷史主題描述,歷史又以戰爭符號被標明,於時間過境,聯想至傷痕,詩的慢速步調,時空毅然靜止。

揭開時空序幕前,花是另一柔性符號,穿梭在書寫,對比於戰爭剛強。

一朵玫瑰,令人流連,源自美麗玫瑰暗藏心事,許多故事都在花語中,透過詩人之心,領悟:

 

美麗的玫瑰啊!/請向我顯明我所不知道的故事/請向我綻放我未曾聽聞的香氣(30)

 

玫瑰香氣,揭開了序幕,伴隨詩人祈禱聲,將感受來自上世紀戰爭的震撼,但需要心理準備,非文字擾人驚駭,而是創傷在原址、作者書寫、讀者閱讀之間,不斷發酵。

美好的落花時分,〈喜鵲與櫻花——濟州島剪影〉帶來南北韓終戰情景,寂靜中,聆聽佛寺鳥聲花語:

 

種有古老櫻花的佛寺/喜鵲時而拍翅/鼓動朝鮮半島迎戰的日子/時而飄落瓣瓣羽毛/紀念南北韓戰終戰一甲子(68)

 

利玉芳簡短幾句,便將戰後氛圍包裹在「一甲子」交錯,彷彿在祥和寺廟裡,獲得寧靜,不過靜默被顫翅的鳥打破,鼓譟聲連想至戰前人心騷動與軍隊備戰,此刻櫻花紛飛季節,瞬間60年消逝,以「紀念」換來現有和平;然則,戰爭結束後,留下了什麼?

落花似乎也打破了寂靜,時間重返過程,備受突顯;時間流便錯綜於詩人書寫意識,由戰前一觸即發、戰後寧靜和平一併擺入,製造衝突,原本戰爭創傷於歲月逐漸淡化,不過詩人注意到此創傷,運用衝突效果,點明戰爭過境。

〈長崎的太陽〉表現相同主題:回顧戰事。被原子核彈攻擊的長崎,是結束太平洋戰爭關鍵,如今事過境遷,詩人以什麼視角呈現,值得關注。

第一、二段,簡單描述長崎錯誤的「無人島」訊息,致使遭受攻擊目標,詩人反諷「豈是無目珠」,美麗陽光映照在此地,時間一瞬70年過去;然而,現況麗景/戰後殘景無聲無息,觸動詩人,隱隱創傷:

 

和平的鐘聲/敲響/妳再靠近一點/深深地向原爆點/彎腰鞠躬//樹上跳躍的烏鴉已調整好牠們的嗓子//人工瀑布淙淙流洩/澆熄 灼熱的大地/妳的喉嚨忽然乾渴刺痛(86)

 

創傷依舊存在,即使踏進賞遊並非原來時空,詩人仍想表達隱含的傷痛,如此傷痛,也許世人早已遺忘,但透過抒情式語調拋出:「妳的喉嚨忽然乾渴刺痛」,引人省思。此句畫龍點睛,依循前行「和平」表象象徵,烏鴉鳴叫即刻啟動,詩卻結束在擁有憂傷與憾恨,猶如驚爆點,呼應當時大戰攻擊氛圍。

〈戰爭與和平〉則是從台灣歷史為出發,經歷清領、日治、國府各時代,台灣人所承受內外戰紛擾,利玉芳輕描淡寫,但刻意將悲痛痕再度隱顯,創傷結束於與現實反諷,以「和平」對應「分裂族群」,「戰爭」對應「大自然」,把創傷置於現在與過去衝突矛盾之間。

 

歷史再三地驕傲/憑弔/勇士們牡丹色的戰袍/甲午戰爭 離開 我們的記憶/夠遙遠了吧/清朝割讓台灣給日本/好比是一塊當獻的供物/……/和平施放的煙火/豈是分裂族群的火燄/戰爭發出來的火光/豈是大自然的真光(61-62)

 

戰事更迭在時間流,埋沒在歷史洪流,也埋沒自世人感知,詩人只要一輕觸動,所有的記憶,依循創傷被記得,柔美花朵對比剛強戰爭,反映人心何其脆弱,同時表現人何其私慾,戰爭始末肇於人,利玉芳如是批判,不過詩人柔美之心仍為傷痛祈禱,即使時間境遷,依舊存在。聽,仔細聽,詩人從玫瑰,轉述了什麼故事?《燈籠花》包羅利玉芳生活雜感,有些僅是匆匆一瞬,有些又恆長久存,詩集帶來希望,使「黑暗來臨時/總是想到綠籬上朵朵亮光」(63),於燈籠花的祝福,迎向未來。 

──原發表於《文訊》380期,2017年6月

秀威書店2017詩歌節特展,精選詩集特價79折,當週限定詩集特價66折
3C0EA59A-4246-4CDE-A456-049356697FC8.jpg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24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