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的旅行──詩人岩上帶您走草屯 看見天地人的療癒

2014/9/16 下午 05:14   資料來源:齊東詩舍   
本站分類:藝文佈告欄
詩的旅行──詩人岩上帶您走草屯 看見天地人的療癒

圖片來源/齊東詩舍

南投是1999年921地震的原爆點,經過15年,這裡有什麼樣變化?青山綠水依舊否?在大地的癤痂上,南投人與大自然一起復甦、養息,讓這片土地多了一些新鮮而不同的樣貌,有既往的傳統與新變的產業。
讓我們跟著久居南投草屯的詩人岩上,在他的詩中、與親領的引導中漫遊,重新看見此地的草木水文、風土人情,與詩人的生活版圖。

→我要報名!(點此觀看報名辦法)

 

9/27下午2:00~ 4:00行程

1:30~ 1:55集合點──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 門口 (南投縣草屯鎮中正路573號)。
請向現場工作人員報到。

2:00 準時出發。逾時不候。
1 台灣工藝研發中心門口〈楊英風設計的展示樓〉集合→ 2相思林詩道→工藝文化園區→
3詩人岩上晨間練拳教拳地點→ 4眺望火燄山九九峰〈朗誦火燄山詩一首〉→ 5草屯舊街→
6 榕樹下蚵嗲攤 → 7惠德宮→ 8碧山路→ 9草屯蔴薯→ 10金鈴園〈朗誦詩一首〉

 

引路詩人簡介
岩上,本名嚴振興。現居南投草屯,台中師範、逢甲大學畢業。1955年開始接觸現代詩,1966年加入笠詩社;1976年創辦《詩脈》詩刊,推動七○年代現代詩的回歸本土;1994主編《笠》詩刊深耕本土寫實路線,強化本土詩學。創作的主軸以承現生命投射的歷程軌跡與對土地、環境、社會人事物的關懷。曾獲首屆吳濁流文學新詩獎正獎、台灣詩人獎、南投縣文學貢獻獎等多項文學獎。出版《岩上八行詩》《更換的年代》《漂流木》等詩集、兒童詩集《忙碌的布袋嘴》與《詩的存在》評論共二十幾種。參與多項各級文學、大學文學獎等評審、講座;曾任國立中正大學駐校作家,國中教師退休,現為台灣兒童文學學會理事長並專事寫作,包括詩、散文、評論、兒童文學等。

 

岩上為草屯所作的詩

1〈詩人的足跡 ──草屯有詩人來訪〉  

小鎮的蔴糬
有詩人來吃蔴糬的齒痕
小鎮的榕樹下
蚵仔嗲,有詩人來吃蚵仔嗲的口水
小鎮的路邊咖啡屋
有詩人來喝咖啡的杯漬
小鎮的火鍋
有詩人來吃火鍋哈聲
小鎮的旅館
有詩人來住宿的體溫

有詩人來談詩
小鎮的夜晚
星星
失眠
有詩人來觀看打太極拳
小鎮的清晨
風林
澄透
小鎮有詩人來啦!

有詩的相思林道
垂掛著
紅豆的詩眼
有詩人的腳步
踏碎街頭某詩人孤單的身影
一同沒入巷弄

小鎮曾經有一首某人的
詩,標誌在苦楝樹林道旁
被後買的屋主摧毀
小鎮沒人
識得
一句詩的亮光
他天天騎著腳踏車
路過街頭

2013年的春天
金鈴木整樹拼命開花
為欣喜詩人的賞玩而燦紅
她們曾經
有過
青春迷人的詩句
和著小鎮的笑容
有誰記得?

小鎮有詩人來訪
本然天真的
花木流風與晨光晚霞一陣騷動
紅的更紅,睜亮眼睛
綠的更綠,豎起耳朵
無感的
灰土頭臉

詩後記:2013年3月2日在台中舉行台灣現代詩人協會年會暨新書發表討論會後,利玉芳、謝碧修、林鷺、李昌憲、賴欣等相約來岩上住的草屯小鎮。是晚吃火鍋,在飯店談詩。約翌日清晨到國立台灣工藝園區參觀並觀賞岩上演練太極拳與教學生推手;在路邊咖啡攤,飲咖啡早餐,中午吃蚵仔嗲。多年來,少有詩友結伴來草屯小聚,大家頗為欣喜並約每人須寫詩文,留下小鎮聚會影記。謹以此詩表達詩友來訪相聚的欣悅與一些感觸。 2013/7/12寫於草鞋墩曲弄圓心樓

2〈草屯金鈴園〉

把一條樸素的街道
種植兩排金鈴樹的

之後

季節走過
春秋
有花朵有貝葉的
  飄揚和飛落
人們走過
晝夜
有綠蔭有花香的
  影印與播送

枝葉扶疏花淡紫白
結籽成金黃
無須再咀嚼苦楝的日子
金鈴子
串串掛出滿街富饒的
容顏 
2004/04/08 寫

3〈來嚐,草屯蔴薯〉

來到草屯
有甚麼可以滿足嘴饞小吃的
離開小鎮
有甚麼可以帶走作為伴手禮的?

純手工的
最鄉土味的
口感讚的
一粒一粒彈丸的蔴薯
屬於草屯命名的
屬於一位老阿伯數十年歲月揉捏出來的
街頭品牌

糯米耐勁的柔軟
餡的芝麻花生的純土香
糖粉的甜不甜
全掌控在巧手的技法裡耍玩
每一位進口的齒唇和味蕾的潮汐

老阿伯在騎樓下的形影
載著蔴薯商標式的古老腳踏車呢?

如今,草屯中山街
豎起高度醒目的招牌,一列排開
服裝統一專賣的青春女性的纖纖巧手
招攬
黏住你的眼睛
黏住你的嘴巴
黏住你
說不出的讚嘆的言語

蔴薯,純台灣土產可味的
來,嚐一嚐 
2012年8月2日蘇拉颱風日

4〈我並沒有和草屯做生死之約 〉

我並非出生於草屯
也不一定死葬於草屯
可我的愛與死的根球
卻長留於此

我的愛
是我相隨的老伴
我的愛
是我血脈延續的孩子和孫子
這裡的鄉親朋友和我所愛的人
是他們成長了我的
影像和衰老的記憶

我的愛
是火炎山九九峰對峙碧山岩的晨曦和晚霞
是烏溪潺潺的流水和搖曳蘆葦的對話
是雙冬的檳榔碧峰新莊的九號稻米的嚼勁
是鳥聲是蟬鳴
是嬰兒的哭是老人的咳
是熟悉的街道
是不熟悉的路人和滾滾的煙塵

有風吹來
有雨飄來
有時我在路口
有時在匆匆的街道
有一些落寞,在圖書館翻書
有一些悵然,在郵局投寄稿件

多的時候我面對著學生面對著黑板
多的時候我在夜裏守著孤燈爬著稿紙

春天像年輕的臉,昂向遙遠的天空
夏天像壯年的神采,注視火炎山上飄揚的雲朵
秋天像中年後的肚皮,傾聽烏溪的流水聲
冬天把老年無力的腳步緩慢挪移,閃避
汽機車的烏煙
腳步,竟然游走五十多年的冷熱
卻僅盤桓了這小鎮的方圓
成為巷弄裡一隻蠹魚

我曾經狠狠地
拍死書堆中逃逸的寂寞
成為壓扁爆裂的形狀
簡單的
幾條交叉的街道褲管
空洞的棋盤
能藏匿甚麼八卦陣的玄機?
竟然無法逃脫
2012/7/29寫

5〈火炎山的屏障〉

檔阻北方冬季的冷風煞氣
烏溪水流低吟的環繞
平林依偎著
微波的
山丘,向陽的熱度薰薰然

荔枝園樹
排列體操
繁茂的手指臂力的枝椏
前後伸展
左右旋繞
春來立正站穩
四五月體美肌秀笑臉花開
六月孕滿
纍纍垂成

粒粒串聯,紅深暗赤
瘤皮內的肌理
藏匿著
軟體的白玉,如貴妃肌膚的誘惑
點燃南方貢品的昂奮
舔成甜
咬不到的成酸  
  
荔枝的秀場季,火炎山下的
平林
氾濫著甜酸的口水

能不用饞嘴
可以涉渡而過?
 2012年8月3日寫

6〈我徘徊在熙攘的碧山路〉

我徘徊在熙攘的碧山路
一條通過吵鬧爭食的小鎮又接連鄉道直腸的路
已耗用十年二十年超過半世紀日月的生命油膏
是迷了路?不
路並不迷人,單純又機械的
這條路上
一再被輪迴的
我,以無法超渡的雙腳和兩輪單車
奔跑著,耗盡
沒有點燃的
油膏
照光的路燈呢?

街路的喧嘩
把我逼迫拋擲在寂靜的巷弄里
轉彎再轉彎
轉成寥落

我是孤陋的
車聲人聲叫嚷聲
聲聲穿耳
穿成檔牆的回音壁

我走過雞腿漢堡店
我走過夾肉的麥當勞
走過日本料理的味熷湯
我是寂寞的
只聞到路邊攤的蚵仔煎攤仔麵的
蔥頭香味

我走過百貨公司有冷氣吹出的門口
我走過牛仔褲專賣店把腰圍落在屁股上
走過皮鞋店仍然維持鄉下保守的鞋跟高度
走不過穿木屐的斑馬線速度
走不過堆積出售貨品的人行道彎腰
我走 / 不過 / 機車衝撞的連線
我走 / 不過 / 汽車交錯往來的堵牆

看不見火炎山九九峰的壯麗,我
看不到煙雨中
隱約矇矓飄逸的遠山近林,死在
聽不到鳥鳴,巷
聽不到夏令蟬叫,弄
居鄰的卡拉OK嗆聲,裡
吵我不得午寐
吵我詩的躁鬱,炒焦了的混蛋理論批判

淪落在碧山路裡徘徊,我
患了過敏症
不斷地打文學的噴嚏
喷出無法生產米鹽的鼻涕
一滴一滴日出暮息的詩的絕句,沉默冰凍
了無聲息

歲月是一條輸送的履帶
拖著滿腦胡塞爾的現象還原和海德格的語言存在
拖著內心裡,德希達底線的延異
高調,莊子大鵬鳥的飛行
拖著
老子的心齋
坐忘吧,熙攘的碧山路
呀呀 現實垃圾車來了
運走吧 悶熱的無言
2012/ 06 /20寫

7〈遠眺九九峰〉

火燄成峰
成巍峨的壯麗
俯瞰眺望
碧山岩寺回首隱沒
烏溪流連在山腳下
平疇綠野
簇簇蜂擁的城鎮
都遠離了市井的庸俗
一筆筆
揮入畫中
群山署名又稱
九九,乃山中的奇奧
靜觀
比入境更富禪意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56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