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此「胡蝶」非彼「蝴蝶」

胡蝶飛,飛呀飛,陽光下在流淚,
你心痛,你心碎,胡蝶那她為了誰,
愛在飛,恨在飛,告訴我其中美,……
人生雖苦短,無怨也無悔,
借一雙翅膀讓我和你一起飛,
是夢是醒還是你的美。……

9789865716349P2.jpg

胡蝶(一九○八至一九八九),原名胡瑞華,乳名寶娟,出生於上海的廣東籍人。是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紅極一時的電影明星,被譽為「民國第一美女」,也是中國第一位正式「民選」的電影皇后。她的人生道路上充滿了曲折和輝煌的傳奇故事。

在生活情感方面,經歷了童年與少年的動盪奔波,少女時代的遭遇被輿論鬧得沸沸揚揚的初戀風波,又意外承受了東北失陷之夜與張學良共舞的「江山美人罪案」之巨大社會壓力;她與黑幫老大杜月笙鬥智鬥勇結果成了好朋友;然後在抗戰期間她被戴笠「霸佔」了近三年,更是她「難以啟齒的人生憾事」……

在藝術造詣方面,她主演的《姐妹花》達到她表演藝術的高峰。這部影片曾在國內打破國產影片有史以來上座率的最高紀錄。胡蝶一生主演電影超過百部,她飾演過娘姨、慈母、女教師、女演員、娼妓、舞女、闊小姐、勞動婦女、工廠女工等多種角色。

她的氣質富麗華貴、雅致脫俗,表演上溫良敦厚、嬌美風雅,好幾次被觀眾評選為「電影皇后」。

胡蝶橫跨默片和有聲片兩個時代,成為上世紀三十年代我國最優秀的電影演員之一。一九六○在日本舉行的第七屆亞洲電影節上,她主演的《後門》獲得最佳影片金禾獎,胡蝶同時獲得最佳女主角獎。五十二歲的胡蝶一舉躍登「亞洲影后」的寶座。

一九八九年,八十一周歲的胡蝶在加拿大溫哥華安然長逝。她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胡蝶要飛走了。」

胡蝶性情溫順,勤奮好學,工作認真,態度謙虛,所以人緣極好,深得電影界前輩的器重與栽培。

胡蝶回憶說:「一個人成功有主觀因素,也有客觀因素。如我學語言較快,比較聽從導演指揮,同時注意到與同人們的合作,拜眾人為師,因此大家也都樂意幫助我,自是得益不少。有人說我之所以成為紅星是因為我長得美。其實天賦條件是一個方面,能不能發揮自己的長處是更重要的一個方面。」

Top

「電影皇后」稱號並非浪得虛名

一九三三年,一份刊發電影消息的《電影明星》報為了擴大銷路,發起了「電影皇后」的評選活動,每天刊出候選影星的選票數量。

評選活動得到了無數影迷的熱烈支持,活動歷時了幾個月之久,最後胡蝶以二萬一千三百三十四票當選為中國的首位電影皇后。

選票揭曉後,原來準備要單獨舉行一次盛大的「電影皇后加冕典禮」,因胡蝶本人一再謙辭,只好將加冕典禮和「航空救國遊藝茶舞大會」結合在一起進行。由此也可以看出胡蝶為人內斂謙和的一面。

「航空救國」自然要比「電影皇后加冕」來得光明正大有意義。藉著這樣的名頭,頒獎舞會上冠蓋雲集,既有吳鐵城、楊虎、潘公展這樣的政界要人,也有杜月笙、虞洽卿這樣的商界大佬,論規格不在後世任何一次選美之下。授予胡蝶的證書上,一篇授獎辭寫得駢四驪六,內中更有「女士名標螭首,身占鼇頭,倏如上界之仙,合受人間之頌」的詞句。

大會於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二時在靜安寺路大滬跳舞場舉行。由於事關「救國」,「大滬」的經理免費出借會場並免費供應茶點。屆時會場門口懸掛著「慶賀胡蝶女士當選電影皇后,航空救國遊藝茶舞會」的橫幅,場內擺滿了各界贈送的大小花籃兩百多隻。不到兩點鐘,門外車水馬龍,門內人如潮湧,於是工部局派來了多名巡捕在會場門口維持秩序,救火會出動救火車一輛預防意外。

由於胡蝶自稱身體不適,所以五時才到會。由此也可以進一步看出胡蝶為人內斂謙和的一面。

當新誕生的電影皇后終於在臺上出現時,會場上立即出現了一個高潮。幾位社會名流致賀詞之後,大會即將「電影皇后證書」當場授與胡蝶。

當時社會上的一些政要聞人不免對這位嬌豔的影后趨之若鶩,對於這些人,胡蝶哪裡得罪得起,自然少不了一些社交上的應酬。

胡蝶與這些政界要人在社交場合上打交道,本來只是逢場作戲而已。但是這個楊虎卻不同,楊虎時任上海警備司令,他的老婆林芷茗是胡蝶的小學同學,第一閨蜜,若論感情的話,兩人之間比她和徐筠倩的感情還要好。這一次胡蝶有幸榮登影后的寶座,她當然要請昔日的小姐妹來聚一聚了。

「瑞華,你真了不起,現在成了中國的電影皇后了,我們一幫同學中,數你最有出息了。」林芷茗興奮地拉著胡蝶的手說。「與你這位司令太太相比,我可是差遠了。」胡蝶半真半假地說。

「在上海,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話,儘管說。」林芷茗的話語中透著那種夫貴妻榮的驕傲。

一九三三年是胡蝶的豐收年。「影后」的當選,胡蝶在影壇上的輝煌時代由此真正開始。

就在這一年,英商中國肥皂公司也發起了一次「力士香皂電影明星競選」,結果,胡蝶又是位列第一。

第二年,胡蝶在中國福新煙草公司發起的「一九三四年中國電影皇后競選」中,再次當選影后。

由於胡蝶在兩年之內「三連冠」,從那以後,人們便對胡蝶以「老牌皇后」稱之。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中國電影史上,無論怎麼說,胡蝶都有著別人難以替代的位置。她所扮演的電影角色已經深入人心,從中國影壇掀起的第一個熱潮―古裝片開始,到武俠片,再到有聲片,胡蝶無一不是首創者之一;而且在這些熱潮中,最有代表性且深入人心的作品也大多由她來主演,如《火燒紅蓮寺》《歌女紅牡丹》《自由之花》《空谷蘭》等。這些影片大都製作精良,故事動人,票房績佳,正是由於這些原因,胡蝶才能夠得到觀眾的如此喜愛。

Top

一個寶釵、一個黛玉:胡蝶vs阮玲玉

Ruan_Lingyu.png

阮玲玉

有人經常拿胡蝶與她同時代的天才影星阮玲玉相比―試想,在賈府裡,寶釵與黛玉誰更受歡迎?

寶釵在賈府左右逢源,如魚得水,上上下下都稱讚她待人好、行事穩重,賈母誇她:「提起姊妹,從我們家四個女孩兒算起,全不如寶丫頭。」因為寶釵溫和圓通,做得來「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而黛玉沉醉在自我世界裡,與詩書為伴又情緒化,全然不答理人情世故,在人看來就顯得愛使小性子、尖酸刻薄。

於是,寶釵的人緣好;而黛玉,愛她的愛極,遠她的惟恐躲不及,她這種人物始終進不了主流世界,要麼低調了去,要麼邊緣了去。

阮玲玉與胡蝶的性格恰如黛玉與寶釵。阮玲玉以性情行事,胡蝶以人情行事;一個自我任性,一個穩重練達;一個有才,一個有德;一個演戲比做人好,一個做人比演戲好。那麼,人際關係好的就是得勝者。

與胡蝶打過交道的著名作家張恨水也曾經借紅樓評價過胡蝶:為人落落大方,一洗女兒之態,性格深沉,機警爽利……十之五六若寶釵,十之二三若襲人,十之一二若晴雯。

其實,我想說,阮玲玉與胡蝶,她們是兩種不同類型的女人,有著不同的性格和命運。也有相同的―都是悲劇的人生。

9789865716219_01.jpg
阮玲玉-玉碎之迷

 

 

Top

電影皇后胡蝶和黑幫頭子杜月笙的情場交手

Du_Yuesheng2.jpg

杜月笙

那天晚上,六點鐘剛過,幾輛汽車就威風八面地停在了上海飯店的大門口,杜月笙在幾個勁裝打扮的保鏢的護衛下傲氣十足地走進了飯店。

張石川和周劍雲見了,連忙迎了上去:「杜先生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杜先生,裡面請……」

鄭正秋見到﹁主角﹂來了,他趕緊對胡蝶悄悄地使了一個眼色。

胡蝶見那杜月笙長得十分精瘦,一張臉上毫無表情,讓人根本無法揣摩他的心思。胡蝶以一個演員的直覺就知道這種人極為難纏。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也只好把一切雜念拋下,挺身而出與杜月笙周旋了。

胡蝶深吸一口氣,把自己那顆慌亂的心穩住,她儘量讓自己堆出一張歡天喜地的笑臉迎向杜月笙。

張石川連忙為他們作了介紹。作為禮節,胡蝶不得不伸出了手:「杜先生,歡迎歡迎。裡面請。」杜月笙乘機抓住了胡蝶的小手,另一隻手不停地在胡蝶的手上撫摸著:「今日能夠在此一睹胡小姐的芳容,真是幸會之至。」

看到眼前這個皮笑肉不笑的杜月笙,胡蝶不覺感到一陣噁心,她趕緊將握著的右手抽了出來,順勢作了一個請的姿勢。

胡蝶的這個動作一來讓杜月笙占不到小便宜,二來也顧及了禮節。杜月笙見胡蝶竟如此的機警,這倒有些超出他的想像。這個小女子還真是小看她了,只是在這種場面下,杜月笙自然不便發作,只見他仰天哈哈一笑,昂首闊步地步入了大廳。

大廳裡,早已是一片笙歌燕舞的熱鬧景象。胡蝶心裡清楚自己是當晚的主角,為了明星公司,這場「戲」她怎麼樣也要把它演下去的。

胡蝶在一種無奈的心情中,主動地將杜月笙請進了舞池,對於胡蝶來說,她還是第一次被迫和一個她根本毫無興趣的男人這樣親密接觸,聞著杜月笙身上的那股鴉片味道,胡蝶的胃部不由得一陣痙攣,但她還是滿臉堆笑地和杜月笙虛與委蛇。

「聽說胡小姐的舞姿一向不錯的,怎麼今天胡小姐看起來好像有些力不從心?」杜月笙把胡蝶摟得緊緊地,一雙色迷迷的小眼睛定定地望著胡蝶問道。

「杜先生說笑了,我只不過是有些緊張而已……」看到杜月笙如此緊追不捨,胡蝶此時真有些後悔不該那樣大膽地答應和杜月笙見上一面。杜月笙的那種目光,讓胡蝶想到了毒蛇,這些黑道上的人物,真是避之都來不及,自己當初真是太魯莽了。

「難道胡小姐與杜某在一起會感到緊張麼……」杜月笙意味深長地問。胡蝶對自己剛才在慌亂中說出來的話叫苦不迭,萬一自己回答得不好的話,那麼今天晚上所做的一切可都是白費勁了。

好在胡蝶經常出入一些高級的社交場合,作為一位公共人物,她的口才自然有一些過人之處。

胡蝶眨了一下眼睛,便乘機給杜月笙戴起了高帽子:「像杜先生這樣的大人物,我可是第一次見到,想想整個上海灘有誰不知道杜先生的大名,我只不過是一個小演員而已,當然是受寵若驚了。」

聽到胡蝶這樣恭維自己,杜月笙一邊挪動著步子,一邊得意地笑了起來。一曲終了,這短短的時間真讓胡蝶感到有一個世紀那樣漫長,也許是太緊張了,胡蝶有種汗濕重衣的疲憊感。

「胡小姐很累麼?」杜月笙握著胡蝶溫軟的小手問道。「杜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我感到有些頭暈,我們到一邊坐一會兒好嗎?」

杜月笙點了點頭,兩人退到一邊的酒桌上坐了下來。

杜月笙此時見到嬌喘連連的胡蝶別有一番風情,要不是在這種場合裡,他真恨不得把胡蝶一下抱在懷裡。杜月笙雖然胸中慾火難忍,但他終究是那種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他討好地給胡蝶遞了一杯飲料:

「胡小姐真不愧是電影界裡的大明星,今日得此一會,真讓杜某大開眼界了。」

「我只不過是一個戲子而已,哪敢得到杜先生如此抬舉。」胡蝶心不在焉地應付說。

「胡小姐實在是太謙虛了。」杜月笙直直地望著胡蝶,一語雙關地說,「我們今天在這裡相會,也算是一種緣分,大家既然已經認識了,以後打交道的機會可不少啊。」

「那我就先多謝杜先生了。」胡蝶抓住杜月笙的話說,「我正好有件事要請杜先生幫忙。」

「噢,胡小姐有什麼事但說無妨。」杜月笙饒有興趣地問。

「就是我們公司裡的事,去年明星拍的《啼笑因緣》……」

「那是公事,」杜月笙打斷胡蝶的話說,「在這個場合裡,我們先不談這些公事吧。」

杜月笙的嘴封得很緊。杜月笙一口回絕了明星的事,難道這個宴會白白地忙活了半天麼?

胡蝶一時也不知說些什麼才好,她見到杜月笙一臉壞笑地望著自己,為了不和杜月笙的目光相接觸,胡蝶趕緊裝作什麼也沒有看見似的把目光投向了別處。

「胡小姐去年的解約案鬧得整個上海灘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胡小姐如今是單身一人,想來像胡小姐這樣的優秀女子,一定有不少人追求吧。」隔了一會兒,杜月笙忽然問胡蝶道。

胡蝶心裡不覺一驚。今天這個宴會,她最為擔心的就是杜月笙就她的個人私事大做文章。胡蝶見一時難以回避這個問題,便答非所問地說道:

「杜先生真是太抬舉我了,我只不過是一個演電影的戲子而已,何以談得上優秀二字。」

「這樣看來,胡小姐尚未婚配,不知胡小姐在擇偶方面有何標準,杜某倒想為胡小姐作一回月老……」

杜月笙步步緊逼地問著胡蝶,大有不攻下胡蝶誓不甘休的氣勢。

杜月笙此時聞聽胡蝶之意好像尚無意中之人,他哪裡肯放過這樣的機會,若是能將這樣一個世人皆知的大明星討回府中,那豈不是要震動整個上海灘……杜月笙一時不免想入非非起來。

杜月笙此番話裡的用意,胡蝶又豈能不知,她當然不會讓杜月笙乘虛而入。胡蝶一臉嚴峻地對杜月笙說道:「多謝杜先生美意,婚姻大事乃由父母做主,胡蝶已經有了意中人了。」

杜月笙聽了,心裡不覺大為失望,他強壓住內心的妒火問道:「倒不知哪位先生有著如此好的福氣,可否為杜某引見一番……」

「這個嗎,我以前曾經吃過這方面的苦頭,所以不想過早地將婚事公佈於眾,我想過段時間以後,杜先生自然會知道的。」

「今日乃胡小姐的生日宴會,照理講胡小姐的情郎應該會出現在宴會裡,可是恕杜某眼拙,我怎麼看不出來宴會中何人是胡小姐的如意郎君?」

杜月笙依舊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他從胡蝶惴惴不安的神色中斷定,胡蝶一定是在給他擺空城計。

「這個嘛,是我不想讓他在公共場所裡出現而已……」

胡蝶被杜月笙逼得幾乎有些招架不住。她沒有讓潘有聲在這裡出現,就是擔心他會受到什麼傷害,像杜月笙這種黑道上的人物,如果他要是遷怒於潘有聲的話,那樣的後果她真不敢想像。

「如果杜某沒有估計錯的話,胡小姐怕是在同杜某玩空城計吧……」

杜月笙品了一口香茶,單刀直入地說道,他那陰森的目光朝胡蝶直直地逼射過來。

杜月笙話音剛落,胡蝶就聽到了有人在她身後叫道:

「瑞華,生日快樂!」

胡蝶回頭一看,站在她後面的不是潘有聲還是誰?見到潘有聲,胡蝶那顆空懸著的心才輕輕地放了下來。此時的潘有聲就是胡蝶身後的一棵大樹,只見潘有聲手捧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雙目含情地望著胡蝶,他那一身西裝使他在今天看上去更加高大挺拔―這兩人站在一起,誰不說他們是一對金童玉女!

潘有聲為什麼會來到宴會現場?

原來,胡蝶的父母得知胡蝶要在生日宴會這天和杜月笙見面後,心裡不禁替胡蝶捏了一把汗,想那杜月笙什麼事情做不出來,那可是一場鴻門宴!在當時的舊上海,一些黑幫頭子逼良為娼、霸佔良家婦女的事情時有發生,女兒這一去,只怕是凶多吉少。依照胡蝶母親的意思,讓胡蝶和潘有聲一起去要好一些,一來可以為胡蝶壯膽,二來也可以讓杜月笙死了那份色心。可是,胡蝶想到這樣一來的話,可能會把潘有聲推入火坑,所以還是決定自己單刀赴會獨自一人去面對杜月笙。

再說潘有聲見胡蝶以弱女子之軀去應付黑幫頭子杜月笙,心裡自然是放心不下。胡蝶走後,他一直擔心胡蝶會出什麼意外,潘有聲左右思量一陣後,便再也忍不住,連忙急急地趕來為胡蝶解圍。

潘有聲來得恰是時候,看到風度翩翩的潘有聲站在自己的身邊,胡蝶覺得他簡直就是一位騎士,胡蝶心中的不安和緊張頓時全部在潘有聲的一聲呼喚中化為烏有。

「瑞華,沒有經過你的同意,我就私自來了,你不會生氣吧。」潘有聲說著把玫瑰花遞給了胡蝶。

「這位是……?」

杜月笙遲疑地問道,眼前的一切快得像變戲法一樣,杜月笙一時還真有些反應不過來。

「鄙人潘有聲。」

「這位是杜先生。」胡蝶連忙替潘有聲介紹道。

「久仰杜先生大名。」潘有聲向杜月笙鞠了一躬,他當然猜得出杜月笙的身分。

「你怎麼會來到這裡?」胡蝶喜滋滋地問,有潘有聲在她的身邊,胡蝶感到踏實了許多。

「我在你家裡聽媽媽說你在這裡招待杜先生,所以趕過來看看。」說到這裡,潘有聲反客為主地對杜月笙說,「杜先生,瑞華若有招待不周的話,還望多多包涵。」

「胡小姐,這位莫非就是你剛才所說的那位先生?」胡蝶點點頭,一臉幸福地坐在潘有聲的旁邊。

杜月笙再次失望了,眼前的這位小青年竟然會擁有胡蝶這樣的佳麗?他有些不服氣地問潘有聲:

「不知潘先生在何處高就?」

「我在一家洋行裡供職。」潘有聲謙遜地說。

「潘先生能夠得到胡小姐這樣的女子的青睞,真是前世修來的好福氣啊。」杜月笙輕輕地歎了一口氣,語氣中有種說不出的沮喪,「只是不知潘先生和胡小姐何時訂婚?」

胡蝶聽了不覺又是一驚,她怕杜月笙會抓住這個空子向他們發難,正感到不知如何說起時,只聽潘有聲笑了笑說:

「至於訂婚嗎,我們雙方的家長倒是早已說過了。只是瑞華這邊由於職業的關係另有考慮,所以到現在並沒有公開舉行過訂婚的儀式。」

潘有聲這樣說的時候,一邊的記者早就圍了上來,一時之間,只見記者們紛紛舉起手中的相機不停地對著胡蝶和潘有聲拍照。

當著那麼多記者的面,杜月笙縱然是殺人不眨眼的黑幫梟雄,又能奈其若何。至此,杜月笙知道胡蝶已是名花有主,但杜月笙不愧是上海灘的黑幫老大,既然不能抱得美人歸,何不順水做個人情?杜月笙強壓住心中的妒火對胡蝶和記者們說道:

「真是趕得早不如趕得巧,現在既然胡小姐和潘先生都在這裡,今天不如讓杜某為你們作個月老如何?……」

這一點倒是胡蝶絕對沒有想到的。今天的這個宴會可謂是一波三折,她幸福地挽著潘有聲的胳膊對杜月笙說道:

「能得到杜先生為我們證婚,那真是感激不盡了。」

張石川沒有想到事情會出現這種戲劇性的變化,眼看一場一觸即發的危機因為潘有聲的及時出現而化為烏有。張石川不由得暗叫慚愧,心中的一塊石頭這才放了下來。

「哈哈哈!」杜月笙仰天朗笑了幾聲,「今日能夠為胡小姐與潘先生證婚,可謂是杜某生平的一大快事,這場宴會杜某看來是不虛此行了。」話音剛落,張石川帶頭鼓起掌來。緊接著,四周響起了經久不絕的掌聲……

9789863260905_01.jpg

上海大亨杜月笙 
分享:
今日人氣:5  累計人次:352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