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伊比利的呼喚──加泰隆尼亞首都、人生必遊景點巴塞隆納

Top

高第的奇異之城:巴塞隆納

也許,有時候比起首都馬德里,不少人會更知道這座城市。這是兼具時尚與藝術的空間,這是歷史感和現代感並存的地方,只有在這裡,能品嘗這麼多樣的文化,也只有在這裡,能看到如同奇異國度的建築;這裡是西班牙東北部的海岸,這裡是巴塞隆納。

巴塞隆納是西班牙第二大城,人口約160萬,僅次於馬德里,是加泰隆尼亞(Catalunya)自治區的首府。在西班牙統一之前,許多地區都是獨立的王國,直到現在,每個地區其實都還像是一個個國家,有自己獨特的文化,而這之中,加泰隆尼亞尤為甚。這個地區最早出現人跡,可追溯到將近四千年前的農業民族,而巴塞隆納的城市基礎則是在羅馬時期建立;之後,八世紀落入伊斯蘭教徒手中,九世紀時又到了基督教的法蘭克王國(L'empire carolingien)之下,由巴塞隆納伯爵(comtes de Barcelona)統治,伯爵日益擴張勢力,最後擁有整個加泰隆尼亞地區,形同一個獨立的國家。十二世紀時這個區域被併入亞拉岡王國,「天主教雙王」聯姻後,便成為西班牙的一部份,後來,更失去了自治權。

但加泰隆尼亞的獨特性已經形成,並不會輕易被抹消。二十世紀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獨裁政權結束後,這個區域又重新成為自治區,獨裁時期被禁的加泰隆尼亞語成為兩種官方語言之一。因此,現在在這個地區,常常你聽到的並不是跟其他地方一樣的西班牙語,而是加泰隆尼亞獨特的語言;如果你要這裡的人表明身份,很多人會說自己是「加泰隆尼亞人」,而非「西班牙人」。

初抵巴塞隆納是下午,一陣清涼的風拂來,溫度也舒適怡人;天空蔚藍著,雲朵半遮著太陽,形成一種神幻的光影。而隔天下午,我們在主街道逛著,人潮洶湧,邊走邊緊張地注意自己的包包和周圍的人,這是另一種氛圍。不過,當被路人手上的冰淇淋吸引,鑽進旁邊的店買一支一模一樣的吃時,幸福的感覺又蓋過一切。

這座城市的風景,千姿百態。

巴塞隆納的傳奇:高第 Antoni Gaudí i Cornet

來到巴塞隆納,不能不先認識一個人。你大概早就知道他,早就從各個地方看過他的建築作品;在巴塞隆納到處都見得到他,可以說,這座城市由他的作品構成,他已經成了這座城市的象徵,世界各地的人都來這裡瞻仰他的奇思異想。他的名字是高第。

安東尼‧高第於1852年出生在加泰隆尼亞的雷烏斯(Reus),父親是製造鍋爐的工匠;他從小患有風濕症,無法跟其他孩子一起玩,但也因此養成了延續一生的散步習慣。後來,高第進入巴塞隆納的建築學校就讀,他並不是特別傑出的學生,但他是個優秀的製圖者,許多學生時代的作品已可以看出他的創造性。

但千里馬總是要有伯樂的,高第的伯樂出現在1878年,名叫尤塞比‧奎爾(Eusebi Güell),是一位富有的實業家。奎爾看到高第所設計的一個玻璃陳列櫃,便被吸引了目光,想見見這位設計者,於是他邀請高第到他的住所。這次會面奠定了兩個人一生的友誼,及對彼此的尊敬,此後,奎爾便開始委託高第建造諸多建築,成為他的支持者及資助者。可以說,沒有奎爾,就沒有後來的高第,更沒有今天迷人的巴塞隆納市景。

高第在這些建築作品中,充分表現出他獨特的創造力,他也因為這些建築而揚名。三十一歲時,他成為聖家堂的第二任建築師,之後他持續建造這座絕世僅有的建築,尤其晚年更完全奉獻在這上面,自己的生活樸素而簡單。1926年六月的一個下午,高第正進行他例行的散步,並如往常沉浸在自己的思緒時,一列電車撞上了他;據說他當時衣著破舊,沒人認出他就是著名的建築大師。三天後,高第過世,被葬在聖家堂未完成的聖壇地下室中。

這位天才建築師,已經成了巴塞隆納的標誌。幾十年過去了,高第作品的魅力不但不減,反而越來越多人嚮往、甚至迷上他幻想般的風格。他的諸多建築被列入世界遺產,在巴塞隆納造就了他之時,他也造就了這個奇異之都。

高第的聖靈傑作:聖家堂 Basilica de la Sagrada Família

004.jpg
●聖家堂

從遠處眺望,這座建築就顯得很不可思議,它高高聳立著,且不只一個塔高高聳立,而是好幾個,以後還會有更多個;走近看時,建築表面的形貌,會更令你驚奇和驚嘆。這是全巴塞隆納、甚至全西班牙最奇特的建築。如果說整個西班牙只能選一個景點參觀,我會說,那就是這裡,就是這座未完工已懾服無數人的建築──聖家堂。

聖家堂,可說就是高第的大半生,直到他過世,直到現在,這座建築都還未完成。聖家堂由建築師畢列爾(Francesc de Paula del Villar)始建於1882年,隔年轉交由高第繼續建造,之後的四十三年高第都持續這項工作,最後十二年他甚至推掉了其他建築案子,專注在聖家堂。

按照高第的設計,這座教堂會有十八座高塔:三個側面各四座塔,代表十二門徒;往內則有四座塔代表四福音者,而這四座塔環繞著最高的中央塔代表耶穌基督──這座塔將有170公尺高;另有一座塔代表聖母瑪莉亞。高塔之下,三個側面各是一座大門:東側的「誕生之門(Nativity façade)」、西側的「受難之門(Passion façade)」、南側的「榮耀之門(Glory façade)」;在高第生前只完成「誕生之門」及其上一座高塔,我們造訪的現在(2011年)則完成了「誕生」、「受難」兩個門面和八座高塔。全部工程預計2026年會完工,但確切誰知道呢?反正,就如高第自己說過的:「我的客戶並不急。」客戶是誰?就是讓高第奉獻晚年的上帝。

005.jpg
●誕生之門

未完成的現在,聖家堂已是很驚人的建築物。不管觀賞外觀、或欣賞內部瑰麗的裝設,都會忍不住從頭讚嘆到尾,很想知道高第頭腦裡究竟想些什麼。內部的設計依然融入了高第常用的自然意象,一根根高聳的柱子如同一棵棵樹木,站在教堂內部感覺像站在森林中,且是很奇異的一座森林。另外,地下室還有聖家堂的博物館,介紹聖家堂至今的歷史、它奇特的結構、高第的發想及設計,走一遍會更了解這神奇的建築和它的建造者。

而我們覺得最神奇的是在「受難之門」一側,有個類似數字方格的方塊。這是個數字組合,乍看之下雜亂無序,但觀察一下,橫列、直列、斜的、四個角落、中央四格……無論你怎麼湊,只要有規律地找出四格,四個數字加起來一定是33!33就是耶穌受難時的年齡。這是個小小的一隅,若沒有仔細聽解說或看說明,很容易忽略掉它;參觀聖家堂真的每個角落都要細看,你會不斷發現隱藏在其中的微妙象徵。

006.jpg
●神奇的數字方格

不過,造訪聖家堂,要有人滿為患的心理準備。我們早上前來,參觀完一圈要逛紀念品店時,竟然要排隊才能進去!大家都想把高第傑作的一部份帶回家哪。等到我們近中午要離開時,連進入教堂內部都要排隊了,看來想參觀熱門景點,還是早上早起點好。

而聖家堂帶給我們的驚奇不只這些,在這個早晨,我們在少雨的夏季西班牙遇到了第二場雨!雨中的氣溫微涼,雖只是綿綿細雨,卻帶走了原本應該襯著高塔的藍天,讓我們只能拍下灰濛濛的背景。不過,也無妨,來到奇異的作品前,就要來點不一樣的氛圍吧。延續百年的曠世傑作,還要繼續創造傳奇,而不可思議的建築師,也繼續以這個傳奇留在人間。

002.jpg
●聖家堂博物館中的高第照片

高第的童話王國:奎爾公園 Park Güell

高第的奇想世界,當然不只雄偉的聖家堂,往巴塞隆納外圍走,你會發現一個童話王國──這是奎爾公園。

這座公園,其實原本並不是公園。奎爾先生原本委託高第在巴塞隆納的市郊山坡,建造一座六十戶的英式花園住宅區,於1900年始建;但後來買方多認為這裡距離市區太遠不方便,有興趣的人很少,於是工程於1914年完全停止,奎爾在1918年去世,1922年他的子孫便提供這裡給市政府,成為了公園。因此,這裡原本預定的住宅只有兩戶完成,其中一戶高第自己買下來,從1906到1925年,將近二十年都居住於此,直到最後他搬去住在聖家堂的工作室;這棟建築現在是高第之家博物館(Casa-Museu Gaudí),展示高第設計的家具和他使用過的物品。

就算從住宅區變成了公園,這件作品仍是很迷人的幻想天地。在奎爾公園,每個角落都吸引了我們的目光。這裡不是規規矩矩的整齊花園,也不是美輪美奐的優雅城池,這裡是可以滿足最天馬行空想像的地方,每個設計都是奇幻夢境;進到奎爾公園,彷彿進到了每個人小時候都憧憬過的童話王國。這個王國,在1984年被列入世界遺產。

在奎爾公園,最廣大的區域就是中央廣場。高第和奎爾都很欣賞希臘文化及劇場,因此,這個廣場被高第稱為「希臘劇場」。廣場最受歡迎的還不是廣場本身,而是周圍呈波浪狀的長椅,這些長椅以瓷磚做馬賽克式的拼貼裝飾,綿延半圈,如同廣場的彩色鑲邊;長椅本身是高第的作品,而上面的拼貼裝飾則是跟他合作的建築師胡侯爾(Josep Maria Jujol)所設計。且長椅也不只是美觀,它們的設計是符合人體工學的,我們實際去坐了一會兒,如果不是椅上沾著之前的雨水,還真不想起來。

008.jpg
●廣場邊波浪狀的長椅

廣場前方有一個充滿列柱的空間,稱為「百柱市場(Sala de las Cent Columnes)」。這裡由八十四根石柱頂著波浪狀的屋頂,頂上有好幾個圓形的馬賽克裝飾,仔細看,每個圖案內部還有更細緻的圖案;這個區域原本是要作為住宅區的市場,石柱原本也是要建一百根的,但最後沒有全部完成。從旁邊的階梯向下走,中間會看到一隻身上也拚貼著馬賽克瓷磚的蜥蜴──或者說是小龍。牠雖然只是個裝飾,但已成了整座公園的標誌,許多和奎爾公園有關的書、月曆、明信片等商品,都會放上這隻動物;因此,這隻蜥蜴(或彩龍)的身旁也總是人滿為患,要找一個人稍微少點的時機拍照,得要費點功夫。

007.jpg
●百柱市場

樓梯下來的地方,也是奎爾公園一個受歡迎的區域。這裡是原本住宅區預定的入口處,已經建好了兩棟小屋,左邊是管理室,右邊是守衛室。這兩棟屋子的造型真的太童話了!石頭的牆、各種形狀的窗子、彩色的窗框、不規則狀的屋頂……守衛室這棟有座藍白小塔,上面有個可愛的十字架──這棟現在是間紀念品店,裡面有各式高第商品和介紹資料;而管理室那棟的窗戶由各色圓形圍著,得到了「糖果屋」這個暱稱。

009.jpg
●原預定為守衛室的小屋

這兩棟房子──不,應該說這整座公園真是太令我心花怒放了!忍不住想像,若這裡真的建成住宅區、真的住進這些奇境小屋,會是多棒的感受;不過,它是公園也好,我們才能像現在這樣隨意遊逛,親近這些迷人的設計。這裡值得花一整個下午、甚至一整天來悠閒地漫步、欣賞,或者找個地方坐下,看著來來往往的遊人、佇立不動的景物,感受一下高第世界的奇妙氛圍。

在這裡,在這個童話王國,什麼都不做就是一種享受。

高第的幻想奇境:米拉之家 Casa Milá

體驗完了高第的教堂和公園,市區住宅也是不能錯過的,在這其中,有棟建築是遠近馳名的代表作──米拉之家。

有時候,這座建築並不被叫「米拉之家」,打從它在建造期間,巴塞隆納人便給了它一個暱稱──「採石場(La Pedrera)」。遠遠看,它還真像由石頭堆疊而成的,而它的材料也真的是取自一座採石場的灰石;但它被賦予了波浪般的流動,整座建築像是柔軟的,沒有一個直角或硬梆梆的直線。米拉之家其實是兩棟建築,也各有一個入口,但它們被巧妙地結合起來,看起來就像一體成形。這是高第建於1905到1910年的作品,跟奎爾公園一樣,將他從大自然得來的「自然」意象融入建築中,而米拉之家也跟奎爾公園一起,在1984年被列入世界遺產。

010.jpg
●米拉之家

這座建築是私人公寓住宅,可以參觀的只有地面樓、最上面一層樓和屋頂。光是站在中庭往上看,就會驚嘆於高第的奇思。若奎爾公園是童話王國,米拉之家就是幻想奇境,來這裡之前,大概只有在夢裡或電影裡會見到這樣的空間吧!至少,對於總希望墜入奇幻世界的我,是如此喜歡著這種設計。

進入米拉之家,大夥兒決定運動一下,爬樓梯上頂樓。屋頂上是米拉之家的極致,一走到外面,我有種進到太空世界的錯覺。高第最神奇的設計,就是把屋頂上的煙囪和通風口都變成不知名的形體,也許看介紹書會有各種詮釋,但我覺得可以任意想像,高第並沒留下一個標準答案。在我眼中,這是一個星際空間,有披著斗篷的大將,有戴著頭盔的武士,還有眼神散發神秘光芒的外星戰士,以及不知名的太空生物;在我們眼中這些都是靜止的,但也許,在不知道哪一個次元的異空間,正進行一場星際大戰呢!

011.jpg
●1:我稱之為太空世界的屋頂 
●2:出現了不知名太空生物 
●3:另一種不知名太空生物

這是我眼中的屋頂情境,不過,這是個幻想國度啊。所以,你也可以有你自己的世界。

從頂樓進到內部,就是介紹高第建築的展覽室(Espai Gaudí),有高第的平面設計圖、影片照片、以及模型。另外還有一間高第所設計的公寓可以參觀。這裡沒有那麼天馬行空了,但可以見到二十世紀初的住宅內部情形,我很喜歡這種典雅的歐式風,感覺在裡面拍照的自己也變優雅了。

走出米拉之家,毫不意外地,入口又是長長的排隊人龍。而我們仍繼續瞻仰著波浪狀的外觀,我心裡又忍不住想像,若能住在這樣的房子,會不會,也像愛麗絲一樣夢遊奇境呢?

跟隨藝術的翅膀:畢卡索美術館 Museu Picasso

012.jpg
●畢卡索美術館

在巴塞隆納,有無數間大大小小的美術館能夠參觀,有無數名曾在各個領域發光的藝術家可以認識。這一位畫家,想必你一定聽過他的大名、看過他幾幅作品,他是畢卡索。

巴布羅‧畢卡索(Pablo Ruiz Picasso)於1881年生於西班牙的馬拉加,父親是美術教師;畢卡索從小就展現了非凡的繪畫天分,父親親自栽培他,並送他到巴塞隆納及馬德里的學校,但後來由於生了場病,他沒有繼續馬德里的學業。之後,畢卡索陸續來往於巴塞隆納、馬德里、巴黎,曾經陷入極為貧困的時期,但他後來成為少數在世時便得到名聲和利潤的畫家。畢卡索後期的生活定居於法國,過世於1973年。

畢卡索九十二年的人生中,畫風經過多次轉變。比較特別的有幾個時期:「藍色時期」,大致為1901到1904年,一般認為畢卡索因為一名好友的自殺,陷入憂鬱的低潮,這個時期的畫作多帶著陰沉、晦暗的色調;「玫瑰時期(又名『粉紅時期』)」緊接在後,大致是1904到1905年,也有說法是到1906年,這個時期畢卡索與一位模特兒相戀,畫作多用明亮、鮮快的顏色,也少有前期的陰鬱氛圍;而後期的「立體時期」就和早期有極大差異,這個時期的畫作已經走向抽象,以破碎和重組為元素,突破傳統藝術的束縛。

在巴塞隆納的這間美術館,建築由十五世紀的舊亞吉拉爾宮(Palau Berenguer de Aguilar)整修而來,於1963年開幕,主要收藏畢卡索早期的創作,並能看到他幼年時期就極傑出的素描。可以發現他早期的風格和後來差異極大,早期的作品還沿習著傳統技法,有人形容為「成為畢卡索前的畢卡索」,如果對畢卡索不熟悉的人,很難想像這些畫作是出自大眾印象中抽象的他之手。

除此之外,也有少數畢卡索晚年的畫作。記得在普拉多美術館介紹過的、委拉斯蓋茲那幅〈侍女〉嗎?因為我對這幅畫的偏愛,在這裡,我印象最深刻的也是這個──是的我沒說錯,就在畢卡索美術館這裡。畢卡索在1957年,他七十六歲之時,以委拉斯蓋茲那幅圖為基礎,畫了一系列共四十四幅的〈侍女〉。不過,這可是跟原畫氛圍相差十萬八千里的〈侍女〉。你仍然可以看出原畫的形貌,但畢卡索的〈侍女〉是抽象版的,以許多形狀和各種不同色調詮釋這幅畫,有幾幅人的臉還是三角形、多邊形的。另外,還記得原畫鏡子中的國王和王后嗎?在原畫中可說是一個隱藏的主題,但在畢卡索版的畫中有個共通點:畢卡索不喜歡皇室權貴,因此鏡中的國王王后都很不清楚,大部分都是模糊的形影或兩個點,有些甚至根本不畫出來。

這一系列畫讓我們玩味了許久,原來一幅畫可以有這麼多「玩法」。即使不很懂美術也沒關係,以欣賞的心情來認識畢卡索,也許,你也可以在某一個契機,跟著藝術的翅膀來場飛行。

追隨畢卡索的足跡:四隻貓 4 Gats

觀賞完畢卡索的作品,可以跟隨他當年的腳步,悠閒地休息一下。在巴塞隆納的第二天午餐,我們便來到一條小巷子中,這裡有一家特別的餐廳,它有個好記的名字:四隻貓。

十九世紀末時,有名男子在巴黎著名的「黑貓(Le Chat Noir)」歌舞酒館工作,他受那裡的氣氛影響,決定在巴塞隆納也開一家類似的餐廳;於是,1897年六月,「四隻貓」在巴塞隆納開幕。這間具咖啡館或酒館性質的店,成為許多藝術家、建築師、知識分子的聚會場所,當時正展開的現代主義運動,也在這裡有過許多討論。1899年,十八歲的畢卡索來到「四隻貓」,此後他在巴塞隆納的時間,便成為這裡的常客;他在這裡舉辦過展覽,還替這裡的第一份菜單畫了圖。但1903年「四隻貓」關閉,一直到1981年,「四隻貓」重新開幕,內部裝潢復原當年的模樣,讓現在的人也能感受當年的藝術氣息。

「四隻貓」店裡有著黃色的牆,因此,呈現出一種略帶黃色的光線。裝潢以木頭為主,並掛有不少畫作和雕刻,其中有幅大大的圖等於是這家店的標誌,我們的紙餐墊上也印著這幅圖,這是畢卡索的朋友畫的;而畢卡索為第一份菜單所畫的圖也可在牆上見到,真跡要往店的裡面走,外面那幅並不是原稿。整家店感覺有點小擁擠,但也必須如此,才能感受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咖啡館氛圍;當初有名人們的高談闊論,在現代,則是親朋好友聚坐用餐、喝飲料。

014.jpg

013.jpg
●1: 「四隻貓」內部 
●2:畢卡索為「四隻貓」第一份菜單畫的圖,現在還是菜單的封面
●3:這幅圖算是「四隻貓」的標誌

我們吃的是三道式的套餐,而我愛上了其中第一道的麵。那是種略帶QQ的硬度、每根都短短的麵,盛成一盤吃起來好過癮!偏愛歐洲口味的我,回到台灣後,還對「四隻貓」的麵念念不忘呢。不過,就在我們要離開時,店內感覺有點混亂,似乎是兩名日本女生的包包放在椅子背後,無聲無息地被偷了!所以更要警惕自己及今後來西班牙的親朋好友,不論在哪裡,尤其是人多的地方,一定要隨時注意自己的包包。「四隻貓」很有名,因此人潮也多,就成了隱形偷兒下手的地方了。

但只要小心一點,在巴塞隆納,你還是可以遇到很多美好的人、事、物。除了畢卡索之外,還有很多藝術家等著你去認識;街上隨處走走都能遇到的高第作品,也還有很多值得探索的瑰寶。

高第之城,藝術與建築之城,時尚與歷史之城;在巴塞隆納,我們也留下了奇異的腳印。

本文節錄自《舞一曲伊比利──西班牙‧葡萄牙》,原作者邱千瑜

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對台灣的啟示?書展79折
未命名-1.jpg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17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