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在海上,鏈索是鐵的淚痕...... 一把魚刀白進紅出 猛然劃開海的胸膛!──江中明《獵海者》

Top

洛夫專序

 

又是一個出土文物,數十年後挖出一看,仍是那麼熠熠生輝,他就是現任遠離詩歌之美的《蘋果日報》副總編輯兼主筆的江中明。

台灣現代詩發展史上,有兩件事令人感到不大不小的遺憾:一是瘂弦在創作力最旺盛之年停筆輟耕,似乎無再復出之日,另一位是江中明,當其初露鋒芒,創作的勢頭正在拔高之際,突然偃旗息鼓,撂挑子不幹了,而巧的是這兩位詩人都先後投向了媒體團隊,陷身於毫無詩意的方塊字油墨中,日夜與之拚搏不休,從此台灣新聞界多了兩位傑出的編輯與記者,卻少了兩位對台灣詩壇可能產生難以估量之影響的詩人。

江中明崛起於九○年代中期,以思想早熟,史筆縱橫,意象凝練,典麗而靈動著稱。在《創世紀詩刊》當年醞釀換代,調整編輯陣容之際,他曾一度擔任過主編,和當時初初出道而頗具潛力的沈志方、侯吉諒等形成了不僅是《創世紀》,甚或是整個台灣詩壇的一股新銳力量。在他投效《聯合報》的前後時段中,一共寫了六十多首詩,其中一九八○年寫的〈律詩〉一詩,啼聲初試,一鳴驚人,次年即獲得第一屆全國學生文學獎大專新詩組首獎。此一作品巧妙地把甜美而委婉的愛情,有機地穿插在律詩書寫的轉折和自然變化季節嬗遞之中,用語之典雅,意象之精緻,有其不可湊泊的透澈玲瓏。此詩堪稱是一位早慧詩人啟步邁向成熟的一個里程碑。

這個集子收有江中明從二十年前寫的作品中精選出的五十九首詩,我們從中不難讀出他早期獨具一格的美學追求與心靈探索:

 

在海上,鏈索是

鐵的淚痕

……

一把魚刀白進紅出

猛然劃開海的胸膛

   

─〈獵海者,一九八四〉

 

從這些詩句中讀出的冷雋而深沉的思想,險峻而精準的意象,都能透射出塵世難以遮掩的詩性光芒。

我在百般的惋惜中,仍對江中明的復出寄以無窮的厚望。是為序。

 

Top

〈讀張繼「楓橋夜泊」〉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我讀著一排江楓

客從李唐來

連同滿天飛霜及江邊漁火

留我一夜未眠

 

留住千年

鴉兒們嘈嘈切切

在姑蘇城外談著姑蘇

說雪娘子入城時蓮步款款

輕紗曼舞在琉璃瓦上

響起許多美麗的跫音

 

跫音為雪

我飄泊後的憂愁是

數句押韻的新詩未了

是想以濃濃的鄉音與你交談

 

說我孤獨的旅程

舉杯邀來鐘聲

而寒山的寺僧都睡了

我客居的旅夢卻仍徘徊在

楓橋的天明

Top

〈呢大衣〉

 

喜歡穿父親的呢大衣

三十年的愛和鄉愁

口袋中有閩江水的餘溫有故鄉土的芳香

雙手放置其中

很溫暖

 

很溫暖,父親的呢大衣

即使夜晚

也能穿著指認星圖涉水歸來

如果清晨,緩緩靠船在彼岸

那些濃濃的鄉音必會說:

「咦!怎麼多年前離去的,那少年

又青髮的歸來?」

 

Top

〈錦瑟〉

 

最終總是

我手提公事包

穿戴好臉譜,趕搭

擁擠的早班公車

繼續閱讀

昨天的廣告和謊言

偶爾,偶爾佇立於

光潔的櫥窗前

驀然驚視一朵浮雲

蕭蕭自瞳中掠過

那是我﹙是我﹚

霓虹燈管中,一隻畫眉

嘶聲為狼嘷

 

想必妳有一架電視機

進行七彩迷離的

愛情悲喜劇。一部

裝鑰匙的電話

嘀鈴鈴拷貝

菜單和閒話

假如妳

嫁作商人婦

更加上一幢

精緻的鴿籠

填詞磨硯的手轉塗

蔻丹,李清照

消瘦於昨晚的

連續劇擂台。總是

總是無法連續的

 

最初

假如我倆

竟偶然在黃昏的街道相逢

妳將察覺

那曾瘦如浮雲的我

唉寧願長成路旁

一棵無語的樹

 

Top

〈獵海者〉

 

在海上,鏈索是

鐵的淚痕

 

六月初九,熱帶氣旋

自呂宋前來東港避暑

一尾尾被珊瑚黥面的魚

汗流浹背游入

山地女子的茶室,生猛

活海鮮,滲米酒

先小浪後大浪

只待半暝起身,驅趕燈火

去海面展露我桀傲的刺青

 

一把魚刀白進紅出

猛然劃開海的胸膛!

 

北緯,二十三點五度

暴風迅速

從手繭的紋路登岸

海鳥悚然飛離

傾折的桅杆

木質的年輪明確顯示

風濕、咳嗽

和極有可能成災的雨量

而我依舊癡愚入網

 

在海上

鏈索是鐵的淚痕

 

Top

〈春〉

 

一株花就將春天

舉起

 

所以滿城的草都喧呶著要分點花的顏色

說那樣才能繼續談

她們的羅曼史

所以許多貓躺在街的碎紅裙子邊

揉些雲玩

並且偶爾微笑

所以我在夜晚偷偷登高

想把我的長臉

釘成一顆方方的美星子

一不小心,卻摔成扁扁的

第二個月球

所以小河領著一隊隊歌手到上游迎親

山就把整谷的綠

嫁了過來

所以一匹狗子向櫻花樹根

掘牠去冬收藏的骨頭

竟然挖出一條

 

春天的尾巴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422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