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在城市裡,被自己的影子以沉默繫綁著:蘇家立《向一根半透明的電線桿祈雪》

Top

【推薦序】一捧雪色的火焰
/馮瑀珊


一捧雪色的火焰。我這樣形容家立的詩,更形容他的人。像雪那樣清白,像火那樣熱情。雪與火,冷與熱。是的,家立也有他矛盾的一面。這樣的矛盾,常常使得他的詩產生一種特別的美感。既強調生命本身,卻也厭棄生命本身。全部,只為了心中的信仰而活著,他的詩,反映了這部分的人格特質。


「只有安眠藥和網路線的房間中/四季過得比呼吸更快/他喝下最後一口碳酸飲料/一顆泡泡碎了像沙漠/又一年在水平線上過了/日記留白一篇篇中輟的戀情/他以貓的執著關上桌燈」(〈在日記折角的污漬上旋轉〉)


家立是堅定的,對於他信仰的詩和愛,不惜生命去守護捍衛,就算冷酷,就算死,都甘願。具備雪的清白和冷酷,火的熱情和毀滅。這樣的矛盾,在他的詩裡,並行不悖。反而產生一種決絕的美感,像雪熔化在火焰之中,而火焰被染成無瑕的雪色。那樣的互為表裡,那樣爆裂,卻又無悔的捨身。


再讀這兩段,更能看清楚,這捧雪色火焰的姿態:


「我能還妳什麼?/在碎石子遍佈的沙灘上/將手腕靠近心臟/割下一條曾經沸騰的血管」(〈思念的代價〉)


「我的內心也有一枚颱風/叫囂著失語的愛情/妳的眼睛是連夜偷渡的流星/點燃我曾經無機的天空/啊。那是天花板/每一片仍彼此吻合的往事」(〈我不相信今晚仍能看見星星〉)


家立是重情重諾的男子漢,這剛毅的柔情在詩裡表露無遺。對於他重要的人事物,騎士般守候,誓願不離不棄。就像這麼多年,身為他的「姉樣」,我感到十分溫暖欣慰。這就是家立,其人其詩:一捧雪色的火焰,看似冷,卻無比溫暖。


Top

〈妳只是像雪一般的思念〉

 

並非玻璃鞋裝滿著雪


手拉手的縫隙剛滲入上邪


童話溢出的指針


匆匆刺穿愛的行李


又匆匆轉動


馬鞍開始淡泊的木馬


我不曉得季風的恐怖


吹動白夜時連夢也凍結


妳是剎那間失蹤的雪


只有溫度和颱風還不想年輕


像走過的足跡一般清澈


妳銀白的影子慢慢拉長了鐵軌


越過了春天以及


枕木邊緣的淚


我在深冬堆積著妳


像夏天貪婪落下的雪


輕輕揮毫絕色的,妳


或沒有星星的銀河。


等玻璃鞋跌出夜櫻的歌聲


再繼續加熱,我從不想回頭的


單行道


 

Top

〈我不想在雨天使用折疊式雨傘
〉

 

我不敢在雨天使用折疊式雨傘


當我把它收起來時


它可能會咬我


把我的心


弄得糊糊的


像出水的提拉米蘇


我不敢在雨天把它撐開


它身上的斑點


很像老師送給我的小圓貼


集滿了可以換禮物


但我明明要的是老師的擁抱


我寧願淋溼也不想撐傘


手卻不願放開它


即使被咬


我還是相信它拿在手上


很冰很冷


像一罐好喝的養樂多


空腹時飲用最佳


 

Top

〈生氣──致藍
〉

 

氣球在飛走後


請以藍天的誠懇


撫摸它拖著小河的尾巴


輕輕地


假裝自己正在溺水


兩顆氣球在妳臉頰


鼓鳴著初夏的


沁涼


倘若有通往夜空的雲階


請別踏錯關鍵的音高


我提醒著


差點失足的鞋尖


通常是圓潤的滿月吧


在消氣前


汽球是輕飄飄的


像粉紅色的棉花糖


要融化


也要等貓兒願意


搬一顆顆彗星回家


 

Top

〈如果必須在清晨嗜血
〉

 

輕輕拍手


一隻蚊子在掌心


墜落了前夜


路線詭異的短暫飛行


(打開窗簾


有點冷的陽光


替煎好的荷包蛋


打上一層薄薄的霧)


昨天剛去醫院打針


護士粗糙的技術


讓我不敢露出


比嫉妒更深邃的


細孔


故意關掉滅蚊器


妳脫下圍裙朝我走來


拿刀子對準針孔


用盡說謊的力量撐大


看著它噴泉


有點躁悶的青春


(如果必須在清晨被吸血


我沒有合適的十字架


只有廉價的嘴唇)


把獠牙和吻一同注入


我倉促的一生


妳開始收拾餐桌


悠哉地喝下


沒加糖的豆漿


蚊子還是在吊扇旁飛來飛去


所有能打開的都還沒打開


 

Top

〈寵物不宜放生〉

 

那個印象中的晚上 


我等了十年的朋友 


終於帶著自己的遺書 


跪門拜訪 


他的笑容從未改變 


我也一樣 


我們做為聽話的寵物 


外貌要規格英俊化,在年老前 


大量送上生產線 


他問起我的主人 


我指著背後的臥房 


那裡,正是脫衣戰場 


寵物,像我這樣 


必須容忍食物鏈的突變


他問起我背後 


那個五個月大,還在哭 


一直哭的舶來品 


喔。在偉大的減數分裂下 


那只是一個頻頻維修 


消耗資源的零件 


他問起我左手的掃把 


右手的鍋瓢 


還有下半身的,赤化 


我說鸚鵡式的寵物早已退潮


現在的愛情社會 


講究先端,高科技勃起 


我們要做到


全寵皆兵,全男皆妻 


他還有很多問題 


我還有很多解答 


主人還在激戰 


雨還下著資本主義


我們的國度在液晶螢幕裡


我看著天花板發呆。猜想


自己被餵食的時間:明天八點。 


郵差會把報紙丟進鐵窗裡 


天晚了我得送客


然後我要去廚房弄盆洗腳水


(他慢慢自我們的國度中被刪除,洗去登錄)


我應不應該向主人報告 


脖子上的項圈好像鬆了


而且有點生鏽,名字


看不見了 


我很害怕


主人會不會鞭打我 


罰我看一星期的 


購物頻道 


想到這我就吐了一地 


原來,這就是 


懷孕的真理


 

分享: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39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