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外交官劉瑛趣談中國近代外交史扛鼎之人葉公超

Top

葉公超的「偷天換日」


筆者四十六年六月進外交部,當時,外交部長是葉公超,次長是胡慶育和時昭瀛,胡慶育的國文、時昭瀛的英文,都是一時之選。


葉公超從小赴美,中學大學都在美國讀的,大學畢業後,又赴英倫讀劍橋大學,獲得文學碩士學位。葉公超大學時代所選修的第二外文是法語,並曾赴巴黎大學研究院研究了一年,才返國工作。歷任北京大學英文講師,並在暨南、清華、西南聯大等大學任英文系教授兼系主任,最後,他考取法語翻譯員,進入外交部工作。葉公超不但中、英、法文都很強,又精於詩書畫,一時有才子之稱。


時昭瀛的英文程度也非常好。筆者讀大學時,常閱讀《學生英語文摘》月刊。其中最多的,是梁實秋和時昭瀛的文章。梁實秋的散文《雅舍小品》便是由時昭瀛譯成英文的。


有一天,時次長擬了一個英文稿,呈給葉公超部長。那篇文稿有三頁之長。葉部長看過之後,改動了一個字。文稿退給時次長,時次長看完之後,十分不高興、不服氣。他寫了兩頁的理由,說明他那個字絕不可更動。原稿和解說的文字一併再送呈葉部長考慮。葉公超看到之後,正預備批示,而官邸有急電,找他立刻到士林見老總統蔣公。葉部長隨即驅車赴官邸,在官邸整整商議了一個下午。而後,蔣公又留他吃晚飯,繼續商討要公。次日接待某友邦元首來訪,又花了一天工夫。第三天他回到辦公室時,發現辦公桌上又多了一份時次長的辭呈。


葉部長覺得茲事體大,立即請時次長到部長辦公室。葉部長對時次長說:「第一,我同意你的英文原稿一字不改;第二,希望你撤回辭呈。」


時昭瀛也是有名的才子脾氣,堅持不撤回辭呈。於是葉公超說:「你的英文文稿,我已經同意不改,用你原來的那個字。但你的辭職簽呈,我可要改半個字,你同不同意?」


時次長說:「只要不改主文,我同意。」


葉部長說:「好。」


公文程式的規矩,每一件公文都必須註明擬稿的年、月、日。於是葉公超把時次長的擬稿日期「四十三」年,在三字上添了兩直,「三」字變成了「五」字。時次長看了,啞口無言。葉公超並沒改他要辭職的主文,但日期卻延晚了兩年。他若要辭職,必須再等兩年才能提出辭呈。一場風波,就此結束。


這雖然是一件小事,但從這件小事,我們便能看出葉公超的大度、幽默感和智慧。


哲人已矣,但他生平事蹟,有好多值得後輩稱道和學習的。


Top

葉公超智服老美


葉公超是我國歷任外交部長任期最長的一位。一任達八年十個月之久。抗戰期間,他出任中央宣傳部國際宣傳處駐倫敦辦事處主任。一九四九年政府遷台前,他是外交部次長。不久即升任部長。


二次世界大戰後,我國國力大損,人民生活窮困,政府財政支絀,美國成立善後救濟總署,將作戰剩餘物資,分贈友邦。贈送給我們的有衣物、被服、奶粉、罐頭,甚至藥品、血漿等等,種類十分繁雜。政府因為財政艱難,於是把這些物資廉價賣給人民,得款以挹注政府的開支。


血漿以廉價賣給西藥商,西藥商竟以高價轉賣給病患。適逢美國一位記者到我國採訪新聞,把藥商賣血漿的事加油添醋,大事報導,引起美方的不滿,派員到南京向我政府抗議。美方派出的兩位大員,先禮貌拜會了蔣委員長,而後到我外交部正式提出抗議,由外交部次長葉公超接見。葉次長對兩位美國大員說:「假如我送給二位十公斤牛肉,那這十公斤牛肉是屬於你的,還是屬於我的。」


兩位大員說:「當然屬於我們的。」


葉公超又說:「那麼,你們要把這些牛肉拿來紅燒、或者清燉、或者火烤、油炸,甚至乎送人,我還能管得到嗎?」


「當然管不到。」


「那麼,我能要求你只能在晚上吃,中午不可以吃,行嗎?」兩位大員已經有點怯意了,說:「恐怕也不行。」


「那好。」葉公超說:「你們把這些剩餘物資贈送給了我們,那便是我們的東西,我們有權處理。政府財政支絀,把這些東西賣了來補貼;或者我們拿來送給比我們更需要的國家,你們當然也管不到。是不是?」


兩位美國大員覺得錯在自己一方。大不了將來不送東西給中華民國,既然已經送了,便不能要求中華民國如何處理。雙方相談不到半小時,事情解決了。美國大員道歉而去。


這件事曾經在報上喧騰了一些時候,然後由於葉次長說話得體,理由充分終於把這一事件畫上了句點。


Top

公超先生二三事


筆者從事外交工作整整四十年。四十年間,我發現:凡是頭腦聰明、反應快速、能力超強的長官,大多數都有脾氣。有時甚至不講理。葉公超任部長時,他的副官王仲文便經常無緣無故的受到責罵。有一天晚上,十一點了,突然電話鈴響,王仲文一接聽,對方說是聯合報的記者于衡,有緊急的事要找部長。王仲文把話筒交給葉公超,並報告來電者是于衡。葉公超聽完電話之後,突然聲色俱厲的罵道:「部長也是人,也需要休息。三更半夜,你為什麼還要我接聽電話?」


王仲文無言以對。


過了幾天,又是晚上十一點多,電話聲響,王仲文接電話,也沒問何人何事,便直截了當的說:「對不起,部長已經休息了。」然後掛上電話。不料葉公超又罵道:「人家三更半夜打電話來,一定是有要緊的事。你憑什麼不讓我聽電話?」完全不講理。


筆者一九六一年第一次外放時,部長是黃少谷。一九六八年任科長時,部長是魏道明博士。葉公超已由駐美大使調回國內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一九六九年,我的一個科員結婚,葉公超係證婚人,我則是介紹人。喜宴中,我有幸被安排坐在葉公超的右手邊。閒談時,葉公超說:「我同你們部長(指魏伯公)道明不一樣,我是考翻譯員進外交部的,算是科班出身。」


我說:「魏伯公有一點比不上您。」


葉公超問:「他哪一點比我差?」


我說:「伯公民國前十三年出生,民國十六年二十九歲任司法行政部長,他現在七十一歲了,還是部長。四十多年來,一級也沒升。所以您升官可升得比他快多了!」葉公超只能笑笑。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32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