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前國安會副秘書長高長推薦

北京古都歷經世代更迭,這個城市早已在我們心中定了型,那兒有飽含故事的老胡同、莊嚴肅穆的紫禁城,以及萬頭鑽動的天安門和王府井大街,當然也有名聞遐邇、香氣四溢的全聚德。然而,隨著經濟全面快速發展,時間的推移與環境的改變,傳統的北京印象已逐漸開始不同。這本書帶領讀者認識由傳統走向現代、由閉鎖走向開放、不同風貌的北京城,久居北京的作者以臺灣人的角度,娓娓細數這千年古都的點點滴滴,其箇中三昧非短暫停留數日的觀光客所能體會。躍然於紙上的北京,或許會顛覆你所認為的北京曾經,值得你我細加品嚐。

本書安排有十八個篇章,涵蓋了老北京的文化與進步城市的繁華,不僅探討生活的文化,也涉及政治的文化。作者從北京近幾年的崛起為開頭,並談論到政治與社會的議題,作為傳統與現代北京的分水嶺,自此,一個進步且現代化的一線城市展露了它不同於以往的風貌;「王府井」、「大悅城」、「金融街」、「藍色港灣」等充滿「洋氣(臺灣所謂的「時髦」)」的紙醉金迷,已重重打破臺灣人對北京的土味印象。

本書對北京的「人文」特色也談了不少,例如第四篇「北京的文化符碼」、第六篇「北京人的性格特色」、第七篇「北京人的語言語詞」、第八篇「北京的人情世故」等,有感性,更有知性。雖然臺灣人與北京人說的話相去不遠,彼此在基本的溝通上沒啥大問題,但要在北京生活,不學幾個方言或幾句當地的順口溜,便彷彿與這座城市脫了節,那北京味兒也就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也。本書對於與北京人溝通上所需注意與認識的語詞介紹,著墨甚多,讀來趣味橫生。

Top

奧運後的北京

唐聖瀚,一位臺灣知名的設計師,在回答《旺報》記者的提問時這麼說:北京在奧運以後就不一樣了。這句話同時也解除了很多人的心中的疑團:北京,到底是甚麼時候開始真正崛起的?

北京,奧運.jpg

    ●北京奧運讓世人了解北京的實力,外國人開始真正重視中國的力量。

的確,2008後的北京,猶如一隻浴火重生的高飛燕,快速的飛進世界各個角落的視野與腦海。北京不再是古老的紫禁城和長城,北京是一連串令人稱豔的驚嘆號:鳥巢、水立方的奧運開幕式、十多條地鐵的同時完工、千餘名來自各國的嘉賓、無與倫比的金牌選手、倏忽間進場撤場的秩序、星羅密布的志願工作者、迎奧運樹新風的口號,甚至還有早在一兩年前強迫拆遷的爛房子,以及必須及時遮蓋的大面古宅和舊牆,加上多數以往沒有門的廁所改建,全部耳目一新。遠在斯里蘭卡的朋友發過來一張郵件,上面寫著:恭喜北京奧運成功。這位女企業家和數以千萬計的外國人一樣,從奧運轉播的實況中看見了崛起的東方龍,正在用一種千姿百態的形象,述說著嶄新的古老中國。他們中間有很多人以為今天的北京人還在留著清朝的長辮子,還有人認為來到北京必須帶著乾淨的礦泉水,還有人擔心買不到新鮮的水果蔬菜,更有人以為上個廁所可能要打傘。無疑的,這些假設和想像都錯了。

早在申奧成功的那一刻起,北京的各項準備就千頭萬緒的展開了。因為各種展場和賽場的建設,國際的鋼價漲了;因為要迎接外國客人,街頭的計程車司機開始每天練英語。小學生熟讀奧運有哪些比賽,中學生參加志願工作者的形象大使,大學生從萬中選一的角逐參與機會,武警忙著操演超大型舞蹈與排練,即便是一個火炬手都要從含著眼淚的試煉中走進人們的視角,更多的藝術家、建築師、美術設計,環環相扣的交織出一幅幅北京的新畫面。

於是,唐聖瀚這個參與過台北101世界高樓,以及台北故宮設計的老將,在與北京的設計師再度交手後,被對方一句話折服:奧運後,我們不一樣了。奧運這個國際化的盛會,給北京的不僅是增加了碩大但此後毫無用處的建築物,更給了北京一個參與世界洗禮的契機。中央電視台的一個訪問節目中,一位年過六旬的老者,眼見可能會有招呼不周的來客,自發性的每天背單字,以便在奧運期間能夠「看見外國客人不認路,可以幫他一下」,這在以往保守而防禦心很重的北京人來說,算是破天荒的驚人之舉。

馬路畫上了奧運專用車道。開車如果走錯要罰錢。在這以前,罰錢的意義在北京不大。普通老百姓很小心,駕車很少錯誤到要罰錢。敢被開罰單的爺兒們,多半是有背景的老大。罰單對他們不管用,有的當著交警的面就給撕了;還有的拿回單位報銷了;更有的還會給開罰單的單位一頓排頭。大街小巷許多黑頭車可以逆向行駛,閃著大燈,車上裝著空氣喇叭,高速公路可以走路肩,普通道路可以闖紅燈。計程車司機還會指著某些車牌說:這種號碼牌的車,咱惹不起。奧運後,這些霸王車不僅銷聲匿跡,北京市政府還逐步管制上路的車輛。實施每天有兩個尾號的車輛不能上路、嚴打酒駕、買車必須搖號(抽籤),公車站牌前有志工吹號(吹哨)提醒人們排隊,外地進京車要檢查,超重車輛要嚴查,一連串的管理措施,讓以往的髒亂無序社會,逐漸有了「好習慣」。雖然說,滿地吐痰和丟垃圾的人還是不少,但比起奧運以前的北京,無異有天壤之別。

綠化也是另一個改變的好例證。北京每逢國慶節,就會從外地運來千萬株鮮花綠草點綴著這座城市的「秋風得意」。可是細心的人很容易就發現,這些佈滿大街小巷的花花草草,不用幾天就全數歪歪倒倒,可見質量「很一般」。但是奧運前後北京的綠化極為徹底,就連氣象局都能打包票可以「改變天候」,讓比賽那段時間「風平浪靜」「不冷不熱」,事實證明,果真如此。此外,選手村也悉數採用世界最先進的環保科技供熱排水,讓各國選手刮目相看。

可以說,2008年的奧運,不僅僅是表面風光而已。更重要的是,這個舉世矚目的體育賽事,讓全世界看見的不是「廣告的中國」,而是「進步的中國」。讓北京人不僅是驕傲於可以在這個首都完成了光輝的一頁,更透過各種實質的參與八年的準備過程,完成了「自我提升」的任務。

Top

反腐倡廉的中國

中南海【編輯按:中南海位於中國北京市西城區西長安街街道,現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中共中央書記處中共中央辦公廳等重要機關辦公所在地】,一個美麗又權威的名詞。現今最令世界矚目的動作,不是在調整以往最關心的GDP,而是在執行最殘酷的任務:反腐倡廉。

問題,還得從一句全大陸都耳熟能詳的台詞開始談起:「我爸是李剛。」2010年10月16日晚上9點多,一輛牌照是「冀FWE420」的黑色轎車,在河北大學新區超市前面,把兩個女孩撞倒,一人死亡、一人重傷。這本是一件普通禍,卻因為車窗搖下後,開車的人撂下一句:「有本事你們告去,我爸是李剛。」自此引起軒然大波。

李剛,保定市某公安分局副局長,開車的是他兒子李啟銘。李啟銘開車撞倒兩個正在玩直排輪的大一新生,非但沒有停車減速,還從第二個人身上輾過。學生和校警攔下他,這年輕人居然說:「你看把我的車刮的,你知道我爸是誰嗎?有本事你們告去,我爸是李剛。」酒後肇事的這個李啟銘自此成為「官二代」的代名詞。網友還據此賦詩一首:「葡萄美酒夜光杯,欲見女友把命催,醉駕撞人咱不怕,李剛就是我老爸。」

「官二代」的種種囂張行徑,早就讓大陸老百姓敢怒不敢言,此案一出,無論是媒體或是網民,紛紛加碼大肆發表意見。還有所謂「國產四大名爹」的出爐,自此,各種節目和活動中,「拚爹」的笑話更是層不出窮。不必靠努力,只要仗勢欺人就可以橫行霸道,一時成為風尚。有些小姑娘甚至說,「沒爹,拚乾爹」也行;所以,巷議清談變成「拚爹」口語大競賽。有人還寫了歌曲,諷刺這個笑貧不笑娼的社會。

北京,天安門廣場.jpg

    ●北京天安門廣場。

「富二代」也不遑多讓。這些腰纏萬貫的紈褲子弟,往往一執千金的氣不喘、心不驚,讓人看得瞠目結舌,咬牙切齒。這兩年的案例是「七千萬嫁女」。

話說一位山西柳林的煤老板是當地的首富,2012年在海南島的三亞為女兒辦婚宴,包下當地的幾家頂級酒店,找了大明星開演唱會,還用三架專機運送所有親友入場,搞得噱頭十足,風光無限。然而僅僅不到一年,這位煤老板就因為負債三百億,公司面臨重整或破產。

驕奢浪費如果是自己賺的錢,倒也罷了。但是大家知道,「官」和「富」的財源,往往在中國都是不明不白的居多。當官的有錢,都是貪官。發財的有錢,都是不義之財。這才是社會的亂源。一個小小的村書記,也可以在當地充「土豪」,吃喝嫖賭不說,完事後還能把對方捏死。更大的官就更不必說有多黑了。

中南海,終於下猛藥。只要有人檢舉,先查再說。而且,無論多大的「官」都照樣拉下馬。

於是,先是要求各公家機關必須公開「三公經費」。哪「三公」呢?就是指政府單位的「公務出國」、「公務用車」、「公務接待」費用。換句話說,為了要實施一種陽光法案,讓各單位自己說說,你們到底要花多少預算在這些「灰色地帶」。

此令一出,立即見效。一位北京的計程車司機說,自從「三公」之後,街頭的公務車明顯少很多,以往過節送禮的人群也不見了,還有,以前搭車的時候車資是30元卻要300元小票(發票)的也沒了。連機場出差的客人也少了一半以上。

這只是頭一招而已。不久之前頒布的一紙《決定》,更徹頭徹尾的粉碎了許多人認為「新官上任」只有「三把火」而已的論調。事實上,中南海這回是「玩真的」。一套「深度改革」的高壓政策已經讓許多大小官員人人自危,深怕自己的事跡敗露,不知道哪一天就被查到。

最有趣的是,陸續「落馬」的官員,多數都是被自己的「二奶」所舉報的。網路上的「落馬官員一覽表」當中,居然還有女市長擁有十一個情夫,其中之一是自己的女婿。

反腐倡廉不僅是一種國家政策、社會風氣,更重要的是一種改革。有些專家稱之為商鞅變法,無論怎麼變,總比沒有變要好。北京開風氣之先,過去一年多以來,據統計已經倒了兩三千家豪華餐飲酒店。目前又在雷厲風行的嚴查「會館」與「會所」,讓以往的這些神秘地帶無所遁形。

清潔大掃除之後,中國會變得更乾淨,GDP自然會更增長。

 

Top

外國人在北京

2013年12月,英國首相卡麥隆到北京,說出一句公道話:中國有甚麼可怕的,危機就是商機。這位首相還帶領了一隻龐大的訪問團,被英國保守派人士譏諷為「賤賣英國」。團員中除了有他的岳父、六位內閣大臣、還有著名企業Air Bus、Rolls Royce、英國石油、Barclays Bank、利物浦大學及英國商會。很顯然,這些人是來做生意的。

不管喜歡不喜歡,沒有人會把財神爺往外推。中國自英進口的商品總值,從2009年的78.8億美元增至2012年的168億美元,年均增長率高達28.7%。這種數字即使被罵兩句,又有何妨?卡麥隆在訪京前一個禮拜就開始做功課,先去看了「中國古代繪畫名品特展」,在首相官邸唐寧街十號招待華人吃點心,並且還開了一個中文微博,在在讓人知道,他要來北京當「超級推銷員」。

他說:我們有機會成為中國成功的一部份。

想成為中國一部份的外國人何其多?只要在北京大街小巷隨處走走,到處都有操著不同口音的外國人,他們欣賞風景、上班或者做生意。央視四台每週六下午一點,有個「外國人在中國」的節目,經常訪問一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國人。這些人並不是走投無路來中國掏金、或是看上中國姑娘來泡妞,他們可是貨真價實的來這裡淘一桶金。並且許多人有模有樣的,把來北京當成終身職志。

北京,外國人.jpg

    ●在秀水街購物的外國客。

最有名的可能就是「大山」了。他可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不認識他?那就遜斃了。大山原名是Mark Henry Rowswell,加拿大渥太華人。1984年他考上多倫多大學東亞系以後,開始攻讀中國研究。他的老師給他起了個中文名字叫路世偉。1988年,他到北京大學讀中文系,偶然參加央視著名的春節聯歡晚會(春晚),扮演一個叫做「大山」的青年,自此一夜成名。他拜相聲演員姜昆學藝,成為中國第一位外籍相聲演員。2006年榮獲加拿大勳章,2010年被任命為加拿大總代表,2012年被加拿大總理任命為加拿大中國親善大使。

另一位是「胡潤」。沒聽過他是誰,在中國也就甭混了。胡潤本名是RupertHoogewerf。1970年出生於盧森堡。1993年畢業於英國Durham University。此人有極佳的天賦與語言天才,通曉中、日、德、法、英、盧和葡萄牙語。他是英國註冊會計師。曾經在人民大學學習漢語。1999年他創立了《胡潤百富榜》,每年發表中國首富的排名,被認為是「單槍匹馬闖入中國財富人物的外國人」。

雖然內地很多人對他發表的數字有些質疑,但是他所經營的三本雜誌:《胡潤百富》月刊(Hurun Report),《胡潤馬球馬術》(Hurun Polo & Equestrian),以及《名校指南》(The Schools Guide),還是中國商業界和媒體熱議的指標。

「老外在北京」常駐的不計其數,所以他們自有一些網路社群,透過彼此的互動,找工作、找房子,甚至教導如何「翻牆越獄」(訪問國外被封鎖的網站)都一應俱全。另外,如果到北大、清華這些名校,那更不用說,他們還有專門替外國學生幫忙解惑的各種團體。北京各樣的「中國通」多如牛毛,走在北京街上看到老外,他們開口講的「京片子」有時候比中國人還溜。他們燒出來的中國菜,也可能比道地的北京人煮出來的還好吃。

最能印證老外在北京的地方有三處:一是秀水街、二是三里屯、三是使館區。就算不買東西,到秀水街去逛一下商場,看看那些會砍價的外國人和操著流利各國外語的售貨員討價還價,真是一種樂趣,同時也能享受一種特殊文化與異國情調。三里屯酒吧一條街更不用說,根本是外僑大本營。吃吃喝喝之外,還可以看看不同國家的小館和餐廳。使館區有好幾處,上班的幾條街都戒備森嚴,但到他們的住宿地方,就可以知道北京與外地有多大的不同。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14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