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08

2018/8/5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08

  喀!
  轉動鑰匙的聲音在空蕩的樓梯間迴盪,讓開門的允書更加小心翼翼,夜已深,最近總是練得特別晚,他輕輕地闔上門,正想要偷偷穿過昏暗的客廳回房時,燈亮了。
  「給我站住。」河母站在走廊邊,流利的韓語中還帶點台式口音。「你爸加班,你也給我加班啊?」
  她抱胸看著眼前面露疲態的兒子,無法理解他每天早出晚歸把自己弄得這麼累是做什麼。
  「媽,早上不是說了嗎?我晚上要練團!」允書口氣有些不耐,站姿倒是恭敬。
  「練什麼團需要給我練到半夜才回家?」河母目光撇向他背上的吉他。「又是搖滾!又是搖滾!河允書,我讓你來這裡念書不是讓你來玩的啊!」
  「我沒有玩!我是代表學校去比賽!」他嘗試解釋了很多遍,可是母親總覺得他是在玩樂,他不懂,母親什麼時候才能稍微理解自己?
  「就算是這樣好了,你有沒有先顧好自己的成績?」河母展開手上慘兮兮的國文考卷。「不及格啊!河允書,你對得起我嗎?」
  「媽!你又進我房間!」允書忍無可忍地回嘴,上前幾步抽走考卷,回房摔上門。
  「你那什麼態度?我是你媽怎麼不可以進你房間……河允書!」河母跟在後面怒吼,門另一邊的兒子卻無動於衷。
  她嘆了口氣走進廚房,那鍋剛熱好的湯還擱在瓦斯爐上……
  房內的允書隨手丟了東西,把自己也甩在床上,攤開那張慘不忍睹的國文考卷,背面還歪歪曲曲地寫著「YouRock!」。
  他不是不想把書念好,中文是母親的語言,他很想學好,可是對他來說就是這麼不熟練,想起錄音時東明說過的話,其實他聽了也不好受,越急著想進步,就越是原地踏步。
  咕嚕嚕……
  練習時消耗的能量讓還在生長期的他很快就餓了,他起身倚著門板,確認門外沒有動靜之後才出去,躡手躡腳地來到餐廳,餐桌上擺著一鍋湯、一副碗筷……
  湯未入口便滿嘴酸澀。

  週末,「YouRock!」聚集在東明的工作室裡,正在各自做準備。呂澤和詠燦在對拍子,辰禹和宥亭討論吉他獨奏的變化,唯獨允書一個人蹲坐在角落盯著注釋得密密麻麻的筆記,嘴裡念念有詞。
  「都差不多了吧?我們先合幾次看哪裡還需要調整的。」宥亭走回琴邊,聲音集中了大夥的注意力,除了允書以外。「河允書?」
  「是!」他突地站起來,沒搞清楚狀況。
  「練習囉。」呂澤遞上麥克風,推著他走到中間。「有問題就停下來沒關係,還不趕進度。」
  不,說好聽如此,但允書也清楚距離複賽已剩不多時間。
  預備拍後樂音齊下,鮮豔明朗的鋪陳讓人愉快,這份愉快卻在允書錯過進歌點之後突然消為寂靜。
  「啊……對不起,請再來一次。」允書低著頭,誰都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拿起筆在開頭處畫了顆星星,這已經不是第一顆。
  「好,從頭再一次。」宥亭向詠燦點點頭,讓他再打一次預備拍。
  練習繼續,這次允書成功進入歌曲之中,看似一切順利,卻說不上是哪裡漫延出微弱的異樣,讓人不得不在意,宥亭嘗試做了很多調整,那隱約的違和感仍然沒有消失。
  「老大,你第一次副歌後面的間奏好像沒有跟鼓對齊耶,我合上去的時候總是有雜音。」休息時間,辰禹拿著譜湊到呂澤身邊。
  呂澤眉間微微皺起疑惑。「抱歉,我剛剛那邊第一個音彈錯,後面就落掉了。」
  得到解答,辰禹豁然。「喔~原來如此,沒關係啦老大。」
  呂澤眉間的紋路擠得更深。「老大?」
  「嗯,老大啊!」辰禹笑得沒心沒肺。「你是最大的,我剛剛想了一下要怎麼叫你,我覺得老大順口。」
  呂澤愣了愣。「嗯……可以換一個嗎?」被叫老大的感覺好像是什麼幫派分子。
  「換一個呀?」就在辰禹沉吟的時候,出去喝水的宥亭回來了,他趕緊退回自己的位子。「讓我再想想。」
  「喔。」其實不用刻意去想也沒關係,這不重要啊……呂澤感到莫名其妙。
  再次展開練習,每個人都有些許出錯的地方,都有手滑車禍的地方,但剛才那種奇怪的感覺仍然存在,一遍又一遍的反覆尋找都沒有答案,越練越低氣壓,這讓宥亭有些苦惱,盯著樂譜思考了許久,時不時發出嘆息。
  而這一聲聲嘆息聽在允書耳裡反倒添加了一層層負擔。他自己也錯了不少,尤其是發音咬字的部分,舌頭和牙齒好像失去了控制,總是找不到錄音時的感覺。
  「嗚依……嗚銀?烏雲……」於是他利用時間,再次練習發音。「若、落……若四、是……ㄌ……不對,日、日止、日子……」
  細微的呢喃聲傳來,宥亭抬頭看向蹲在牆邊的允書──她找到原因了。
  她對其他團員做了個暫停的手勢,然後走向允書,示意他到外面去。
  「又休息啊?」辰禹放下吉他,興高采烈的跑到呂澤身邊。「雖然思考的時間短暫,但是我想好了,我就叫你『大哥』!」
  「哈哈哈……」不遠的詠燦大笑出聲。
  呂澤聽了差一點碰摔了譜架,對眼前這個執著給自己取綽號的男孩感到萬分納悶。「不是,你這個跟剛才那個沒有差別啊!」
  依然像幫派分子又沒什麼創意。
  「這個也不滿意啊……」辰禹煞有其事地托著下巴,轉身時突然指著玻璃外面:「他們在幹嘛?」
  小廳內,宥亭和允書並肩而坐,表情凝重。
  在允書有限的表達之下,她開始體會他的難處。允書的母親在韓國的時候是個中文老師,對他的語言能力要求極高,允書儘管不太會說,但由於是媽媽的語言,他還是很渴望學會,現在也可以坐基本的交流,生活上不成問題。可是來台灣後,課業上的學習卻不盡如意,他聽不懂課堂上的內容,想跟同學請教也總是因為表達不順暢而碰壁;練團時也是如此,他常常無法介入討論,需要調整的地方也要換很多種方式說明才能了解,他認為自已拖慢了大家的進度,更不喜歡這種要別人遷就自己的感覺,覺得自己扯大家後腿,讓他對團員們感到愧疚。
  「其實是我才要跟你說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你的狀況。」
  聽到宥亭的話,允書拚命搖頭。「不是的,我應該更努力練習!」
  「你已經很努力了,可是只有你一個人努力不行啊……」她要他抬頭,看看早就跟著出來關心情況的團員們。
  「你總是盡全力跟我們說話,但是我們從來沒有盡全力跟你說話……」她停頓了一會兒,確認他有聽懂。「這樣好了!我們來學韓語吧!」
  呂澤點頭,向允書比個讚。
  「好啊!」無時無刻高亢奮的辰禹高舉雙手表示贊成。
  「我覺得這提議不錯,其實我也很好奇這傢伙平常在碎碎念什麼。」詠燦伸手在允書頭上亂揉一通。
  「學長!」允書壓住自己的頭髮抗議,對上詠燦得逞的笑,心情好了一半。
  「喔不,我覺得要從稱呼開始學起!」辰禹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張紙,畫了五個火柴人,其中一個穿了裙子、打了蝴蝶結。「韓劇都有演,我記得叫什麼……『歐爸』!對,就是這個!你以後就這樣叫我!」
  「我不要!那是女生叫的!」允書再次抗議,滿臉驚恐。
  「真的假的!那要怎麼說……」
  呂澤帶著無奈的表情向詠燦求救,他不懂這傢伙為什麼對暱稱如此執著,然而收到的只有愛莫能助的眼神。
  「阿澤學長年紀最大,所以就叫他『老大哥』!」
  「蛤?」聞言,呂澤驚喊一聲,完全不曉得自己錯過了什麼。「什麼老大哥?」
  「哈哈哈哈……老大哥,這三個字都往數字大的地方跑啊,哈哈哈……」宥亭拍腿大笑。「阿澤,這個超適合你!」
  「任宥亭!」呂澤扶額,無可奈何加重成生無可戀。「唉,算了,隨便……」
  嘻笑打鬧的景象讓允書備感安慰,這種被理解的溫暖竟是從未體會過的──你不是一個人,你是我們的一份子,我們是一起的──宥亭想要告訴自己的,大概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姐姐(韓語),」輕聲地,他第一次這麼喚她。「謝謝妳。」
  宥亭豎起大拇指和食指湊上嘴邊,抿起好看地唇線。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