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社會學-銀髮族的社會地位

2018/7/2  
  
本站分類:創作

老年社會學-銀髮族的社會地位

 

隨著年紀增長所帶來生、心理的變化,有時或多或少會使銀髮族感到力不從心而且覺得沮喪,而退休後的銀髮族更可能因為離開工作崗位,而感覺到沒有生活重心、失落和無聊。老化並非一定產生疾病,但老化會導致身體功能逐漸減退,容易罹患各種慢性疾病,再加上失能、獨居、家庭及社會角色改變、缺少社會支持網絡,往往容易罹患心理疾病,如憂鬱症等,影響生活品質。從人口老化的過程看來,老年人必須面臨和適應的問題主要包括生理、心智、社會、家庭、心理等五個方面:

生理:一般老人避免不了生理功能的退化,日常生活自理能力的減低,及罹患各種疾病等。

心理:容易產生寂寞、孤獨、憂傷、憤怒、依賴、自尊心降低及害怕死亡等問題。

心智:由於功能的退化,易產生知覺混亂、方位喪失、情緒不穩定和思維障礙等。

社會:老人必須面臨退休、人際親密度減低、缺乏同儕支持(遷移或死亡)及社會疏離等問題。

家庭:必須面臨子女獨立、配偶死亡、獨居及經濟依賴等問題。

 

因為身心衰老及缺乏支持系統,使得多數老人因為老化而產生的問題不斷的延伸,老人需要更多的關懷、協助與支持。銀髮族雖然經歷生理、健康狀況的改變,但其在心理層面的需求並無太大改變,當一個人從中年進入老年生活,並不是要與社會隔離或撤退出來,只不過是將原來所扮演的舊的角色轉換成新的角色而已。老年社會學強調老化過程是人類生命中的一個階段,它是一個正常的生命階段,就如同青少年時期與壯年時期般一樣,每個階段都是一個必經的過程,老化只是在走完生命的一個階段所顯現出來的生理機能變化。

高齡者的性格區分

成熟型:積極面對事實,悠閒自在,理解衰老、死亡。

安樂型:在物質或精神上期待別人援助,外表悠閒自得,不喜歡工作。

防衛型:觀念上固執、刻板,自我防衛機轉較強,不喜歡依賴他人、不服老,以不停的活動抑制衰老的恐懼。

憤怒型:無法承認衰老的事實,把失敗歸咎於他人,並表示出敵意和攻擊性,偏見較深、恐懼、憂鬱。

哀怨型:把不幸全歸咎於自己,悲觀;對人事物了無興趣。

 

銀髮族的社會角色所涉及的是「年齡規範(Age Norms)」,年齡規範是當人們到達某一年紀年齡該扮演什麼角色,因此年齡規範作了假設跟年齡有關的能力與限制,認為一個人到了某一年齡就能夠與應該做某些事情。社會的行為規範,可由社會政策與法律正式表達。例如,我國統計勞動的參與年齡為:十五歲至六十五歲,把人們放在時間之軌道工作。在工作場所中所學習之高效率生產技術或管理領導,在退休後之休閒活動變成無用。隨著老年人口的增長,福利政策與措施不僅需要對這群人口需求予以回應,也必須發展出新的回應方式。為確保老人良好生活品質或生活風格的可能性,福利政策與服務措施應該正視的方向如下:

結合社區服務:可將老人的休閒、娛樂、教育與志願服務結合,以社區為單位,讓服務變成一種快樂的、喜悅的與他人互動和交流的機會。

重視老年教育: 老人教育可帶動老人的自我成長。

鼓勵志願服務:對於從事志願服務的老人來說,志願服務工作不僅提供一種互惠利益,並且增進和維持個人的福祉。

考量需求差異:針對老人不同特性與需求應給予個別協助與照顧,並且賦予老人新社會價值。

強調休閒娛樂:幫助老人克服生活困難與強化其獨立性,並且增進其能力以從事休閒、娛樂與觀光活動。

 

隨著科技及醫學的發達,人類平均壽命逐漸延長,使得老年期幾乎占滿了個體生命全程的三分之一,依據臺灣的平均餘命年齡水準,六十五歲的高齡者約有十五年的餘命,故提供高齡者生涯規劃可以使高齡者不斷地發展自我、擴展視野,瞭解社會並具有適應變遷、與時俱進之能力,透過學習及參與,有助於老人重新確認個體生命的意義與價值,並對高齡期的生涯發展有重大幫助,有助於高齡者完成在成年晚期應有的發展任務及社會角色。

 

銀髮族在社會上除了是消費者外,也可扮演資源提供者的角色,如志工或顧問等,透過社會參與以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銀髮族除能對於整體社會有所貢獻外,也可協助銀髮族建立新的人際關係與社會情境,因而在退休生活中能感到較有成就,在面對病痛或喪偶等狀況時,也會比較能夠適應,故能提高退休生活的調適與生活的品質。檢視世界社會福利先進老人健康和社會照顧政策的發展,歸納出下列九項共同特色:

在地老化:在地老化已成為政策之目標。

多元經營:服務項目愈加多元化,但以居家式和社區式服務優先。 

需求評量:由於國家資源有限,故將資源配置給最有需要的人,因此需求之評量愈顯重要。

相互協調:正視服務之提供中,服務整合組織協調之必要性。 

連續照護:主張連續性照顧之理念,努力嘗試連結急性醫療和長期照護服務。

預防保健:強調預防保健,老人的生活型態和生活態度值得進一步研究。

家庭照顧:增進對家庭照顧者的支持,以維持其照顧能量。

專業團隊:重視各類人力培訓以及團隊合作模式的建立。 

社會參與:照顧式混合經濟是各國推動老人照顧的範例,故照顧服務朝民營化和產業化趨勢發展。

 

銀髮族並不需要與社會隔離,但需要將原來所扮演的舊的角色轉換成新的角色;例如可從資源接受者轉換為資源提供者,透過主動的社會參與以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進而對於整體社會有所貢獻外,也可協助銀髮族建立新的人際關係與社會情境,提高退休生活的調適與生活的品質。高齡社會的成員需培養「基本關懷高齡能力」的觀念,此包括瞭解長者、關懷長者及準備成為老人,從認知、心態和實際行動,學習面對高齡社會帶來的改變,並尊重多元與接納差異。而加強老人學相關課程、跨科技學習經驗、老人照顧相關醫療科技發展、建構多元化的老人服務體系、完善老年經濟安全體系、協助高齡人力生涯規劃、建設或整修適合長者居住的住宅、建構友善老人的通行環境及倡導逐步將老人照顧社會化、本地化,同時避開長者照顧機構化和大型化的困境等,皆是面對人口老化的政策方向與具體措施。

 

本文摘錄自《老年社會學》,秀威經典(秀威資訊)提供。

老年社會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5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