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攸關人類滅絕危機的生死密碼!--《古茶布安的獵物》

2018/7/2  
  
本站分類:創作

挑戰攸關人類滅絕危機的生死密碼!--《古茶布安的獵物》

睽違兩年──粉絲瘋狂敲碗、影視公司望眼欲穿,華文旅情推理巔峰代表作《沙瑪基的惡靈》系列第二集,大格局壯闊登場!「秘密帳戶」的巨大陰謀,逼使李武擎與唐聿闖入致命病毒環伺的古蹟險境搜查,挑戰攸關人類滅絕危機的生死密碼!
屏東縣政府文化處處長吳明榮、刑事警察局偵查員王士銘、《古查布鞍遷村一年》作家/學者林倩如、醫師/詩人作家蔡文騫、推理作家李柏青、鬼故事夜遊團團長清源、第三屆尖端原創大賞逆思流組金賞《罪人》作家金──興奮推薦!

兩百年前,降臨古茶布安的恐怖瘟疫終於平息,被封印在神石之下。
兩百年後,神石遭到刻意破壞,古老病毒即將蔓延……
屏東縣發生連續殺人事件,兇器竟是檢驗後恐怖程度更勝「伊波拉」的進化型絲狀病毒!兇手並向縣警宣告,24小時內縣府需公告世人他們在七年前所犯下的「罪行」並道歉,否則將進一步在台灣擴散病毒!縣警江鑫在縣府不願配合的艱辛狀況下偵辦,逐步觸碰到2007年聖帕颱風來襲下被各機關聯手隱蔽的驚人悲劇之核心……
另一方面,為追尋母親死亡真相,而與檢察官秦泯一達成秘密協議的刑警李武擎,與摯友督察唐聿來到屏東支援,與疾管署的研究人員會合後,追尋著病毒基因研究學者費尚峰的提示,在魯凱族獵人的領導下翻山越嶺踏入霧台鄉的舊好茶村,探索病毒的源頭以尋找治療辦法。他們尚無暇欣賞名為「古茶布安」的這座雲豹故鄉中自然景致與石板屋聚落之美,竟然便遭遇了不可思議的事件──附會「希白巴力」傳說的洞穴命案!接著還遭遇神秘的持槍份子襲擊,原來尚有第三方人馬覬覦著病毒。面對重重危機,李武擎該如何保護負傷的唐聿、破解犯罪謎團,並潛入傳說中被神石隱藏多年的地下神廟裡,揭開潛藏於生命起源的震撼病毒秘密……!
掩蓋在過去的悲劇、被遺忘的災難,以及和平表面下殘缺的社會現狀、人性善惡,與祕密帳戶策劃掌握「未來」的陰謀……兼具娛樂性與藝術保存價值、宣揚舊好茶珍貴在地文化,新世代女性代表作家沙棠.宏大探討人類歷史與慾望的極品推理冒險鉅作!屏東縣政府文化處官方推薦,劇本改編同步進行中!

立即訂購《古茶布安的獵物》

 

內容試閱

7
在江鑫任職於屏東警局里港分局偵查隊的這些年,轄區裡發生過不少刑案。但他認為刑案的發生沒有地緣關係,說到底就是挾怨報復,不然就是兩派人馬互毆。就算理由再惹人發噱,每個人心底的引爆點都不同,概括而言就是如此。
不過比起其他地區,這一帶的確和平許多。儘管不像其他城市天天有值得上報的新聞,勤務仍從未有一刻稍歇,而且他搞不懂毒販數量與詐騙案件為什麼那麼多,明明隔三差五就會有毒販落網,但繼起的罪犯還是層出不窮。
他們分局前陣子才灑網逮捕一批販毒集團,完成移送之後,他以為可以清閒兩天,沒想到這回又出了強盜案,地點是一家藥局。電話來的時候,還說嫌犯有故意殺人的嫌疑,重傷的藥局老闆在大半夜送醫,經過數小時的急救還是陷入昏迷,尚未脫離險境。媽的,江鑫想他如果再這麼值勤下去,他這不堪負荷的身體也得陷入險境了。
當江鑫抵達現場時,這棟華麗的別墅已經被警車與媒體記者團團圍繞。
這下麻煩了,他心想,要閃躲記者的長鏡頭是一件不簡單的事。他極力避免小學二年級的女兒看見他和罪犯合照的畫面。在他壓低存在感穿越封鎖線時,他看見法醫公務車就停在旁邊,車身一如平常染著不知是鐵鏽還是泥巴的顏色。
鑑識組的人從屋子裡走出來。江鑫感覺身後有閃光燈閃了一下。他趕緊進到別墅裡頭,不耐的心情才稍微放鬆一點。
「小江,你來啦。」偵查隊隊長孫志忠向他揮了一下手,「法醫也剛到。喂,你身上的衣服該不會是上禮拜我看見的那件吧?」
江鑫低頭一看,順手拍掉衣領附近殘留的麵包屑。「這個案子只要談論我的服裝就好了嗎?太好了,看來很輕鬆。」
「天哪,你的幽默感還是糟糕透頂。」孫志忠誇張地嘆了一口氣。
「我糟糕的還不只幽默感而已喔。」江鑫往前走,順著鑑識組的人錯落最多的地方走過去。
對老友接近自暴自棄的自嘲,孫志忠一笑置之。
他們已經相識多年,兩人一同見識過轄區裡各種光怪陸離的事,當然還有衰到極點的事。江鑫一直挺佩服孫志忠始終可以保持那張笑臉,圓潤的臉頰和小眼笑起來像彌勒佛一樣。反觀他僵硬的臉部肌肉,如同長期被尼古丁與焦油侵襲的硬化器官,感受不到任何笑意。
江鑫環顧周遭,看見以為只有在賓館特色房才會出現的異國風情裝潢。雖然他連這是哪一國的特色擺設都不知道,但能觀察出來屋主對住家環境頗為期待。
孫志忠跟在江鑫身後說:「挺漂亮的房子吧,可能才落成沒多久。如果是我的話就會加裝保全系統。走這邊,右轉。」
他穿越客廳,順著孫志忠的指示前行,然後在敞開的後門看見庭院綠油油的草坪一隅。他又接著往前走,先看見的不是屍體,而是聽到法醫的一聲驚叫。
「全部後退!」
被這聲怒吼驚訝到了,鑑識人員們瞬間僵住。
「我說後退!」法醫再度揚聲強調。
圍繞現場取證的鑑識人員們才紛紛退離現場。
趕過來的孫志忠與江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了?」孫志忠問。
法醫舉起手阻擋他,「不要靠近。」
江鑫瞄了一眼屍體。死者的雙眼、鼻孔與嘴角都有滲出血液,加上死者死不瞑目,模樣猙獰,連江鑫這個老手也不禁震驚了一會兒。
這法醫叫林振合,和江鑫合作過許多次了,是個工作認真、略帶幽默感的中年男性。這次林振合嚴肅的神情讓江鑫警惕起來。
林振合看了看四周的人,刻意壓低聲音說道:「看樣子可能是傳染病。」
「很嚴重?」
「普通情況不會七孔流血。」林振合說,「希望是我多慮了,不過保險起見,吩咐所有人不要靠近現場,也不要碰觸屋子裡的東西。實際情況等我解剖之後再通知你們。」

8
解剖室內,徐源泰的屍體已安置好。林振合將徐源泰的屍檢擺在第一順位,因為他判斷任何出血性的傳染病都不得拖延,畢竟他無從判定徐源泰體內的致死原因到底是潛伏在體內多久了。徐源泰生前曾接觸的人都有染病的可能,他必須盡快通報衛生局進行應對。就因如此,在地檢署依規定發出報驗單前,他取得解剖案號後就先行行動了。
他這次只帶一位助手,在向對方說明死者頗有疑慮的死因後,這位助手同意協助。他再三交待必須小心,也先檢查過助手的雙手是否有傷口,雖說帶著手套,但難保沒有意外。準備就緒後,他們打開攝影機,記錄解剖過程。
原本檢察官、書記官和負責偵辦的刑警也該到場參與相驗過程,但這次情況特殊,林振合建議不要有多餘的人到場,以免增加感染風險,相對而言,攝影器材的數量增加了。
一開始是測量死者的身高、體重,以及觀察屍身外貌。林振合很快就在死者的側頸找到針孔注射痕跡。助手一一拍攝死者的情況進行記錄。
當林振合下刀,打開死者的胸口時,他們都對死者體腔內的狀況感到驚訝。死者的內臟都有明顯的出血,顯示死者的凝血功能出現異常。林振合依序取出死者的內臟,由助手負責秤重與切片。
「千萬小心。」林振合再度提醒。
「好。」助手謹慎地將器官切片放進福馬林中。
解剖的過程寂靜無聲,透出一股緊張感。這次沒有警方的人在場,林振合無須一邊解剖一邊進行解說,但他在心裡的揣想卻從解剖開始就沒停止過。
他隱隱約約聯想到了什麼,但因為不知是因為太久遠了,還是曾逼迫自己忘記的關係,他看不透這起死亡的全貌。
切片製作結束。接下來是抽取死者的體液,包括血液、尿液、眼球液。林振合想了一下,決定也抽取死者的精液一併進行病理分析。這些事都完成後,就將器官放回死者體內進行縫合即可。但林振合連這點時間都無法再等待。
「縫合交給我就好,你先去把檢體送去病理檢驗。告訴他們要快,情況緊急,還要告訴他們得做好任何感染風險的事前準備。」
「我知道了。」助手將檢體放入箱中,仔細密封。

9
「一個人嗎?」
洪心潔拉開男人對面的椅子,語帶淘氣地問。
看似正在回覆手機訊息的男人頭也不抬。「我很忙。」
「還真是冷淡啊。」洪心潔坐了下來,臉上的笑容未減,倒是有幾分碰了軟釘子的委屈,但這只是讓她原本就漂亮的臉龐添增幾分嫵媚。
倘若她穿著自己最喜愛的連身短裙,這時會讓她的表情更加動人,不過現在她的美貌有半數都隱沒在帽子的陰影裡,連姣好的身材也被款式簡單的直筒褲隱藏。
「再一分鐘。」男人說。
對於這個男人,那些把戲是沒有用的,洪心潔心想。她索性趁這一分鐘點好一杯咖啡。
這是一間很樸素的咖啡廳,大大的落地窗,素色牆壁,其他一律以盆景代替裝飾。一道木製半牆面作為隔間貼在這張桌子旁邊,牆上裝飾的茂密黃金葛剛好擋住開放式空間有可能瞥來的視線。但她猜測最符合他心意的地方是這裡昏黃的燈光以及夜半時分貧乏的人力。
夜班身兼多職的服務生送上咖啡,又繼續鑽回櫃台忙著分內之事。
洪心潔替咖啡加了兩匙糖。她注意到男人眉宇間的疲憊感。他身上那股若即若離的冷漠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沒有消失過,好像在警告旁人不得擅近,但偶爾會有那麼一瞬間讓人懷疑那是錯覺,因為他看上去是那樣富有安全感,高大強壯,彷彿隨時可以替心愛的人阻擋任何威脅。
這個男人放下手機,喝光杯裡剩餘的咖啡。他看著她問:「查得怎麼樣了?」
「不先禮貌性的寒暄一下嗎?」她笑問。
男人直直望著她。「最近天氣都不錯。」
洪心潔很快意識過來自己對牛彈琴的舉動。「當我沒說。」她決定切入主題,也許這樣還比較能引起他的興趣。「如你猜測,仔細調查之後,新晴生技公司的運作的確有黑幕。」
新晴生技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一家藥品廠,五年前轉型為生技開發,號稱以醫療的長遠願景為目的,利用生物標記瞭解疾病的多樣行,進而採取及早預防的診療措施。
「新晴生技的資本額有五億,員工數是二十八人,」洪心潔繼續說:「在業內是小有名氣沒錯,但似乎沒有什麼代表作,只有去年開發一款有關抑制心血管疾病的藥,但也不是發行廠,是協助研發者。」
「公司地點在哪?」他問。
「在高雄。」她說:「要我去一趟嗎?」
「有必要再說。然後呢?有關資金方面?」
「這間公司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握在總經理梁家祥手裡,他是最大股東。另外百分之四十在大戶手裡,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由散戶持有。資金來源分布得很平均,股價波動也很穩當,但我還是查到不尋常的部分。」她露出有些得意的微笑,「最近一個月,新晴的大戶持股比例逐漸下降,連帶的,那些依靠大戶持股率觀望股價的散戶也紛紛退場,售出股票,造成新晴股價難得持續跌停板。」
「是新晴公司釋出什麼不好的消息嗎?」
「沒有。就是這樣才奇怪,新晴既沒有出紕漏,也沒有任何交易失敗的壞消息,那麼那些大戶為什麼突然把股票賣了?」略微停頓後,她說:「這種狀況,如果不是有心操縱新晴的股價,就是內線交易,知情人提早把知道會虧損的股票賣掉。」
他露出有些讚賞的表情,對她說:「沒想到妳這麼熟股票。」
她笑了笑。「大致瞭解是怎麼一回事啦,但如果要仔細分析股市就差得遠了。說真的,這次會察覺新晴股價下跌的異狀,是因為我偶然間發現那些大戶和散戶們都掛在同一家證券公司名下。」
「妳怎麼發現的?」
「那家證券公司不久前舉辦了一場產業座談會,很多投資客都在場地打卡發文,一下子就被我發現了。座談會內容很明顯在暗示其他人必須釋出新晴股份,不然會損失慘重,好像間接表明他們掌握了什麼內情似的。」
「同一家證券很奇怪?」
「當然。既然都是同一家證券,那很有可能是在作帳行情,而且,如果我猜得沒錯,為了躲避證交所的耳目,那些散戶其實就是人頭帳戶也說不一定。因為大進大出很容易引人注意,分擔風險最好的辦法就是以人頭買賣,而且現在散戶的持股率逐年上升,不去調查根本不會發現哪些都是人頭戶。」
他默不作聲,若有所思。
她又補充:「但這只是我的假想,還需要觀察大盤和個股走勢才可以確定,這部分我可以找在這方面有專門領域的人來幫忙……」
「不,這樣就夠了。」他忽然說:「你剛剛說他們的交易都是透過同一家證券公司,那家證券是什麼名字?」
「全名叫盛祥證券投顧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她說:「公司地址就在我們台北中山區那裡,網路上有查到一些資料,看起來規模滿大的。」
他拿了筆在紙上寫下「盛祥投顧」。洪心潔盯著他,說:「我有幫上忙嗎?」
「嗯,謝了。」他道謝的時候仍是一臉鎮定。「接下來就交給我,妳還有徵信社的工作要忙吧?」
「那個啊……」她微微嘟起嘴,有些撒嬌的感覺,把話說得很小聲。「其實也不怎麼忙啦,如果你想聯絡我隨時都可以啊。
他沒回應她,只看了看時間。「我差不多要走了,還在值班。」
「等一下!」她忙喊。「最後有一件最重要的事!」
「嗯?」
洪心潔的表情瞬間變得有些嚴肅。她從包裡拿出一封牛皮紙袋,放在桌上時還刻意瞥了瞥他的反應。
事實上,她發覺這一招的確成功吸引他的注意力。
她緩緩從牛皮紙袋內摸索出一張紙,然後在他的注視下翻開―只見他的眼眸登時半瞇起來,在看見內容物的真面目後,隨即恢復興趣缺缺的模樣。
「這太過份了!」她埋怨,同時指著白紙上列印出來的某個網頁。「這絕對是你吧!你跑去小琉球了!」
那是從一個叫做「靴子旅遊去」的部落格截圖下來的某段文章與照片。照片是一個男人在海濱碼頭的背影,文章十分露骨地寫著「期待一場充滿邂逅的旅行」。因為部落格主人是頗為有名的部落客,文章經常出現在首頁,她無意間點進去看就發現這一段。
只見他看了那張照片一眼,沉默不語。
「雖然只有背影,但我知道的!絕對是你!」洪心潔信誓旦旦,「你怎麼可以偷偷跑出去玩呢?我看那時候你應該還在懲戒期閉門思過的呀,你不會是為了跟這個女的去約會而暗中溜出家門?」
「……」
眼見對方悶不吭聲,洪心潔簡直要氣壞了,她嘟起嘴,可憐兮兮地說:「好歹你也應一聲嘛。」
「多謝妳的調查,我要回去值班了。」他起身,順手拿起帳單。
洪心潔悶悶地望著他走到櫃台結帳的背影。
真是太可惡了,居然什麼都不說,她將紙張收進牛皮紙袋,正覺得無趣想離開時,服務生送來一塊蛋糕。
「咦?我沒有點這個。送錯了嗎?」洪心潔趕緊說。
「這是剛剛那位先生讓我送來的,已經買單了喔。」服務生說完又趕緊跑回去站櫃。
消沉的情緒登時又高昂起來。
「李武擎你這個壞蛋!」洪心潔小聲埋怨了那剛剛才離開的男人,接著帶著幸福的表情慢慢吃下這塊蛋糕。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