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外傳 亞瑟的奇幻七日 3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外傳 亞瑟的奇幻七日 3

.幸福本色

雖然昨天的幻象讓我一夜都沒睡好,但今天下班後,我仍控制不住我的腿朝那超市走去,亞瑟依舊在那裡,彷彿他一直沒離開過,不同的是,今天他手中多了個精緻的桃紅色煙斗,但他好像不太會用,點老半天了都沒點著。

我好奇的問道:「你也抽菸啊?」

亞瑟一邊忙著點火一邊和我說:「想嘗嘗是什麼味道。」

看亞瑟點菸的樣子全錯了,我便將他的煙斗和打火機接過來,示範給他看,同時說道:「點火的同時要用力吸,像這樣才能點著。」

接著我就把點著的煙斗還給亞瑟,好心的叮嚀道:「吸小口一點,別嗆著了。」

他接過後吸了一小口,跟著吐出好長一道白煙,那道煙筆直的朝天空飛去,而且都沒有被風吹散。

我驚訝的問道:「你是怎麼辦到的?」

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繼續抽了幾口,像在品嘗什麼新奇的食物般,跟著又搖搖頭,反問我:「你抽菸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我說道:「像嘆氣的感覺吧,生活上有太多不如意、不開心的事,但又沒有解決辦法,悶在心中,像一塊大石頭壓在胸口,你看那吐出白霧,就像是將那些鬱悶吐出去一樣。」

亞瑟接著問道:「這樣問題就會解決嗎?」

我苦笑道:「問題當然還是存在,但除了這樣又能怎麼辦?人生就是這麼無奈,當每件事都不如意,只剩下讓人窒息的挫折和無力感時,要有任何方法能讓人片刻脫離現實……」

我沒有再說下去,但亞瑟像是了解我的感受,只見他點點頭後問道

:「你是從生意失敗後才開始抽菸的,對吧?」

我點點頭。

亞瑟接著說:「那段時間,你過得很不好,你的生活像是一輛失去控制的列車,沒有一件事情按照原本的計畫進行,事業、家庭在一夕之間全部支離破碎,親友們對你的態度也從崇拜、親近變成了輕視、疏離,所有的因素都在於錢,對嗎?」

聽著亞瑟的話,我無法反駁,像隻喪家犬般說道:「是啊,錢。」

亞瑟說:「在你們的社會,一個人擁有錢的多寡,就等於那人存在的價值,對嗎?」

我回答:「當然,不然為什麼這麼多人想發財,哪樣東西不需要錢,又有什麼東西是錢買不到的?」

亞瑟跟著說:「那我猜在你富有的時候一定覺得很幸福吧?」

我回想了一會,當我有錢的時候接觸的都是些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物,雖然表面和善但內心都在勾心鬥角,盤算著怎麼把對方的生意搶到手,每個人都因為利益而相聚,這樣的生活實在稱不上是幸福,但若拿現在的生活條件和從前相比,我仍選擇回到過去。

於是我回答:「自然是比現在幸福。」

亞瑟看著我的眼睛,他的眼神像能穿透我的心一般,在他面前我任何掩飾的話語都沒有用,他知道我言不由衷,但沒有點破,轉頭凝視星空,抽著他的紅色煙斗,告訴我他體會過的「幸福」

亞瑟說:「現在我也還記得一些美好的回憶,一次是在我小時候,那時我們家住在郊區,屋外是一片金黃色的麥田,我最喜歡在麥子成熟的時候,跑到麥田裡,自己跟自己玩躲摸摸。

某天,當我穿梭在麥田裡時,我聽到了一個非常微弱的叫聲,斷斷續續的,我順著這個聲音找去,小心翼翼的播開麥梗,看到一隻受傷的小野貓倒在土堆上,牠有著一身雪白的毛髮,但後腿處卻不知是什麼原因流著血,把白毛染成了紅色,虛弱的攤在地上,我將這隻可憐的小貓抱到倉庫去,仔細檢查牠的傷口,察覺到牠是被一條小蛇給咬傷了,幸運的是那條小蛇的毒牙還沒發育完全,但若不急時消毒,牠仍然會死亡。

於是我急忙去找我現世的父母,告訴他們要準備哪些藥水幫牠醫治,我親手溫柔的幫牠消毒,為牠喝牛奶,陪牠說話,還替牠取了一個名字叫做小雪。

之後我每天都跟小雪膩在一起,抱著牠跑東跑西,小雪的身體一天天康復,直到一日早晨,我跑到倉庫時發現牠不見了,我焦急的在諾大的倉庫尋找牠的蹤跡,叫著牠的名字,但空氣中只有我空蕩蕩的回音,我無助的哭了起來,手裡拿著我昨晚熬夜為牠做的鈴鐺,上面刻著小雪的名字。

凱薩琳和邁可聽到我的哭聲也趕來倉庫,安慰我說小雪一定是躲在倉庫的哪個角落和我玩躲摸摸,我們三個人花了大半天,找遍倉庫都沒發現小雪的蹤跡。

正當我們累癱坐在地板上時,上方的梁柱傳來了貓叫聲,抬頭一看,正是小雪,在他身旁還有一隻較大的貓咪,是牠的母親。

小雪的傷已經痊癒了,牠媽媽也找到了牠,牠們兩個就在梁柱上對著我們喵喵叫著,像是在和我們道謝。

我又哭了出來,但和剛剛焦急的淚水不同,這次我流的是開心的眼淚,開心牠終於和家人團聚,我舉起手上的鈴鐺晃著,發出清脆的聲音,告訴小雪這是我為牠做的。

小雪像聽的懂我說的話一樣,靈巧的跳了下來,慢慢的走到我腳邊,用身體反覆摩擦我,然後伸出脖子低下頭,讓我把鈴鐺掛在牠的脖子上,掛好後牠又快速的跳上樑柱和牠母親離去。

看著牠們離去的身影,我的視線又再度被淚水給模糊了。」

我問道:「那小雪後來有回來找你嗎?」

亞瑟露出溫暖的笑容說:「每天晚上小雪清脆的鈴鐺聲都會響起,在月光下,牠就像披了一件雪白色的外套,在窗沿上來回走動,讓我摸摸牠,有時候也會直接跳進我的房間,直到牠生命的盡頭,老邁的牠仍吃力的跳上窗沿,安靜的躺在上面,在我的安慰下,安詳的離開這個世界,那晚上也是我最後一次聽到那清脆的鈴鐺聲。」

聽亞瑟和小雪的邂逅後,我心中也浮現一種奇妙的感動,我想要聽更多這樣子的故事,於是我第一次主動催促亞瑟,問道:「那還有第二次嗎?」

亞瑟沒有立刻回答我,皺著眉頭好像在從他的大腦中搜尋那段到現在想起來還會微笑的記憶,隔了一會,亞瑟皺著的眉頭鬆開了,跟著說道:「那也是一段令我非常感動的回憶。」

接著亞瑟緩緩的告訴我今晚的第二個故事:

那時他還是個剛出社會的毛頭小子,遇到了他的真命天女,也就是他後來的妻子泰芮絲,他們相處起來非常愉快,泰芮絲也不會嫌棄他微薄的收入,兩人交往了三年後,亞瑟就決定要和這個女人廝守終身。他將所有的存款拿去買了一個鑽戒,鑽戒的後面刻著「亞瑟永遠深愛著泰芮絲」的字樣,亞瑟趁著和泰芮斯在街道上散步的時候,拿出了那顆鑽戒,單腿跪在人行道上,向她求婚,泰芮絲沒有出現一般女生那種掩面哭泣的舉動,只是蹲下來,親吻亞瑟的額頭,淡淡的說了聲:「傻瓜,我當然願意嫁給你。」

泰芮絲將亞瑟扶了起來,牽著他繼續散步,兩人十指緊扣,那一晚很寧靜,沒有燦爛的煙火、沒有豪華禮車、沒有路人在一旁鼓譟歡呼,兩人就這樣平靜的,緊緊的握著彼此的手,和往常一樣走在回家的路上,兩人都確信對方是會牽著自己一輩子的人,也都知道他們的幸福是恆久穩定的,他們之間的愛是不需要借助其他物質來證明。

經過一家醫院時,他們遇到了一個小男孩靠在路旁的消防管哭泣,哭的非常傷心,一邊哭還一邊用手用力槌著自己,自責的罵道:「我怎麼這麼沒用,都是我不好。」

他們便前去關心,問那小孩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小孩說,他的母親深受重病,但他們家很窮,一直沒錢看醫生,母親的身體也就愈拖愈糟,一日不如一日,為了賺錢給母親看病,他白日到工廠做童工,晚上就沿街撿破爛換錢,但隨著母親的病愈來愈重,所需的醫藥費也就愈來愈貴,遠遠超過他所能負擔的程度,醫生告訴他知道有一種手術可以治好母親的病,但他沒有足夠的錢,而今晚就是關鍵期了,過了今晚,即使他可以籌到了那筆錢,母親也沒救了,在照顧病重的母親入睡後,他感到非常自責,眼見有方法可以醫好母親,但自己卻賺不到那筆救命的手術費,所以跑到大街上哭泣。

聽完這小男孩的故事後,泰芮絲蹲了下來,看著這小男孩的眼睛,然後將手上的鑽戒拿下交給這個男孩,說道:「來,把這個拿去換錢,應該足夠付手術費了。」

那小孩看著泰芮絲疑惑的問道:「我又不認識妳,為什麼要幫助我?」

泰芮絲摸摸他的頭說:「沒有為什麼,拿去吧。」

小男孩伸手畏畏縮縮的接過了鑽戒,仍懷疑的問道:「妳真的要把這麼貴重東西給我?」

泰芮絲笑說:「你不想救你的母親嗎?」

小男孩說:「想,我當然想,但我該怎麼報答你們?」

泰芮絲說:「我們並沒有要求你的回報。」

小男孩說:「那至少告訴我你們的名字。」

泰芮絲說:「我叫做泰芮絲,是這世界上最愛我的男人亞瑟的妻子。」

說著泰芮絲牽起亞瑟的手。

那小男孩說:「我叫肯恩,謝謝你們,我一輩子都會記得的。」

接著肯恩便站了起來,跑向街道的另一端,消失在轉角處。

亞瑟問泰芮絲:「妳不覺得可惜嗎,那個鑽戒?」

泰芮絲深情的看著亞瑟說:「你對我的價值遠遠超過那顆沒生命的石頭,如果那顆石頭,能拯救另一個生命,那將是你送給我最好的禮物。」

亞瑟又問:「妳不怕那小男孩只是隨便編個故事,騙取他人的同情嗎?」

泰芮絲猶豫了一會說:「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的確滿讓我傷心的,希望他不是這樣的人。」

十年後,泰芮絲懷了亞瑟的第二個孩子,但懷孕的過程非常不順,很可能出現難產,危急母子兩人的生命,醫院裡的醫生都不願意負這個責任,此時,一位新進的醫生,主動爭取這個極具挑戰,有很大機率會斷送他大好前程的任務,他徹夜不休的照顧著泰芮絲,終於讓泰芮絲順利生產,母子平安。

亞瑟在病房外一聽到這個消息,便立刻衝進去看他心愛的妻子和那剛來到世上的小生命,泰芮絲虛弱的躺在病床上,護士將小孩抱到她的身邊。

泰芮絲說:「為這個難纏的小子取個名字吧。」

亞瑟早已滿臉淚水,除了心疼心愛的妻子外,也為新生命的到來感到喜悅,他看著那位為他們母子甘冒大風險的醫生,說道:「願以你的名字做這小孩的名。」

那醫生脫下了口罩對他笑道:「我叫做肯恩。」

說著將他掛在胸口的一個鑽戒摘了下來遞給亞瑟,亞瑟一眼就認出來那是十年前他向泰芮絲求婚的那個鑽戒。

亞瑟激動的說:「你就是十年前的那個男孩。」

肯恩禮貌的回答:「是的,先生,是我。」

泰芮絲也不感置信,對肯恩連聲道謝。

肯恩緊握著兩人的手說道:「我才要跟你們說謝謝。」

即使泰芮絲剛生產完身體還很虛弱,但仍堅持要知道肯恩母親的事後才願意休息。

肯恩說,那晚他接過鑽戒,便跑向街角的當鋪換錢,動手術的錢是夠了,可惜仍沒救回他的母親,之後他便立志要做一個醫生,經過數年的苦讀成為醫生後,他回到當鋪想贖回那改變他一生的鑽戒,幸運的是鑽戒還在那邊,當舖老闆還和他抱怨,當時沒仔細看,這鑽戒後面有刻名字,害的他都無法轉賣出去,肯恩就把那鑽戒贖了回來。

當他在醫院聽到其他醫生談論起泰芮絲的案子時,肯恩立刻認出泰芮絲就是當時給他鑽戒的女人,便自告奮勇的接下這任務。那天,有新生命的喜悅、妻子平安的喜悅和肯恩報答的喜悅。

亞瑟說著眼角也泛起了淚光,似乎回想起那晚在醫院的情景,而我也感受到亞瑟的情緒,感到眼眶有些濕潤。

還沒等我從那份喜悅抽離,亞瑟就接著說:「當然,這些事情都讓人值得高興,即使時間過了這麼久,想起來都仍感到溫暖,但遠比不上我遇到造物主的喜悅。」

我好奇的問:「遇到造物主?你怎麼遇到的?祂是什麼樣子?」

亞瑟說:「祂沒有固定的形體,祂是純粹的、最根本的存在,祂可以是任何的型態,是昆蟲、是植物、是一陣風甚至是整個宇宙。」

我問道:「那你怎麼知道遇到了祂,祂在你面前……該怎麼說,顯靈了嗎?」

亞瑟說:「不,祂根本不需要這麼做,當祂要讓你知道時,你自然就會知道了。」

我咕噥的說:「你這樣說我哪能理解啊,至少也描述一下你們相遇的情況給我聽啊。」

亞瑟解釋道:「那天我和平常一樣開車著到公司上班,在擁擠的街道上等著號誌燈,突然一道奇異的光線,罩住了我的全身,跟著我整個人就緩緩的漂浮了起來,穿過了鋼鐵做成的車頂,一直往上飄,我看到街道上的車子變比螞蟻還要小,我看到大樓最頂端的避雷針,穿越了雲層,接著我的視線開始快速的扭曲,雲朵、大樓、汽車、行人都像擰抹布一樣都被捲成一陀,被分解成細小的顆粒,跟著我發現我自己也被粒子化,周遭的一切仍在快速扭曲,緊接著就像馬桶裡面的水一樣,所有的物質都混為一體回到最原始的狀態,而我就在那裡見到了造物主。」

我好奇的問道:「那裡是什麼樣子?像你之前描述的天堂一樣有滿地的青草和彩虹嗎?」

亞瑟說:「不,那裡模模糊糊的什麼都看不清楚,像是一團厚重的灰塵。」

我繼續問道:「既然你什麼都看不清楚,你怎麼知道造物主在那裡?」

亞瑟說:「我聽到祂和我說話,不,用說話來表達當時祂和我溝通的方式有些不太適當,因為那並不像我和你現在的溝通方式,而且我也沒有看到祂,但在那模糊的空間內,我的確聽到了祂叫我的名字,祂告訴我,這層厚重的星塵就是祂製造星球和生命的材料,祂說我們看到的一切都是由這片星塵所構成,這些星塵就像泥土一樣,造物主可以依照祂的喜好做出各式各樣的星球,而地球,是祂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接著祂就告訴我在這世上的使命,包括原本亞瑟在病床上經歷的事情,也就是前天我和你說的故事。」

我忍不住好奇的想知道接下來的事情,便問道:「之後呢?他還說了什麼?」

亞瑟說:「沒有了,祂跟我完這些話後我只感到像是腳踩空一樣的下墜感,隨後我就回到了現實,依然坐在車上手握著方向盤,依然卡在車陣中,但在那之後我就有了不一樣的眼睛,使我能看透一切。」

我緊接著又問:「然後呢?」

亞瑟說:「然後我就以一個觀察者的角度將這世界上發生的事情和我自身的感受通通記錄下來。我看到你們一生都在追逐虛幻的事物,名利、金錢、權利等等……

在遇上祂之前我也是如此,我的人生道路跌跌撞撞,沒有方向,那是因為我們從來到這世上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被這個問題困擾著,為什麼我們會來到這世上?祂告訴我來到這世上的使命,使我不再疑惑,幫助我跳脫出現實的框架,賜給我自由。」

我搖搖頭說道:「很抱歉,你這個故事對我來說太難以理解了,我無法像你前兩個故事一樣感同身受。」

亞瑟點點頭說道:「慢慢來,不要急,這可能是花上你一輩子的時間都解不開的一道難題。」

此時一道初陽劃破了黑夜,已經是黎明時分了,我忍不住打了個大哈欠,我沒意識到時間居然過的這麼快。

亞瑟微笑對我說:「今天就說到這吧。」

我站起來,舒展一下筋骨,準備回去,臨走前我想到一件事回頭和亞瑟說:「菸少抽一點,明天起我可不會再幫你點菸了。」

亞瑟看著我的背影,滿意的點著頭。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