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療癒的文字,感動無數少男少女!--《不會飛的彼得潘.青草苗》

2018/4/3  
  
本站分類:創作

溫馨療癒的文字,感動無數少男少女!--《不會飛的彼得潘.青草苗》

彼得潘會飛,自由自在,不用待在陸上苟延殘喘,
那是我的夢想,展翅飛向永無島,在那裡,永遠不必長大。

譚子媛是拒絕長大的「彼得潘」,
荒蕪的原野中,她是一株初長的青草苗,因此世界視她為異類。
在一次李想的出手相救下,兩人的紅線就此繫上。
隨著距離越靠越近,她漸漸發現李想與人隔絕的悲傷原因,
背負著沉重過往,他放棄了棒球和自己,總是拒人千里之外,
面對屹立不搖的冰牆,她用純真善良將其融化,使他的心悄悄產生變化。

她只是平凡的女孩,一個不會飛的彼得潘,卻想要為李想長一雙翅膀;
想替他帶來希望,想當他的彼得潘,帶著他前往永無島。
她相信只要找到永無島,所有人都能夠幸福……

立即訂購《不會飛的彼得潘.青草苗》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彼得潘症候群,流行的心理學名詞。
  具有成熟年齡的成年人,行為思想仍像孩子般幼稚。他們在心理上保持童心,沉溺在自己的夢幻世界裡,拒絕長大。
  他們就像孩子般的成年人,因此,也被世人稱呼為「大孩子」。

  一如既往,她坐在窗邊聽著奶奶說童話故事,不經意望向窗外,剎那間,她看見了飛舞的精靈,邊灑下璀璨亮粉,飄落到她的唇邊,使她的嘴角彎起美麗弧線。
  霎時,她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聲,思緒無法自我,一股腦的想追逐著那美麗的姿態,卻沒注意腳下的坑,右腳用力一踏,她整個人墜落進大坑洞中。
  「譚子媛……妳又怎麼了?」歷史老師站在台上,望著摔出教室窗外的譚子媛,心中感到百般無奈。
  「她好像在……抓蝴蝶?」全班同學看見她摔出窗外,原本愣住,聽見坐在身後的同學描述她的舉動,才開始哄堂大笑。
  譚子媛緩緩站起身,從手掌和膝蓋傳出的痛楚叫她咬緊下唇,充斥在空間裡大大小小嘲笑聲並沒傳進她耳中,她只在心裡可惜沒抓到精靈。
  因為奶奶說,只要抓到精靈,就能向祂許願,就像阿拉丁與神燈一樣。
  而她唯一的願望,至今未曾改變。
  午餐時間,她一如往常坐在頂樓俯瞰整個校園,將鮪魚飯糰送入口中,獨自將寂寞全數吞下肚。
  她想起國小時明明大家都是一樣嬉笑怒罵,每天都在期待玩樂時光,但升上國中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同學逐漸成長,唯獨她還站在原地不肯往前邁進。
  她不願長大,想要永遠當個孩子,只是抱著這樣單純的願望,卻被當成怪胎一樣。
  不長大是不可能的事,何況正值青年的孩子們渴求長大,想要變得成熟、想要獨當一面,在他們眼裡,她就只是個行為舉止詭異的笨蛋,是異類。
  人生就像一條河流,槍聲響起,所有孩子一躍而下,順著河流漂流擺盪,人生大概也就這樣了,順理成章。
  但她不願意,沒有逆游而上的勇氣,就只是站在一邊發愣,就此與正常人的世界畫下一條界線。
  彷彿中間有一條深不見底的大鴻溝。
  午餐時間結束,她回到教室,班上同學原本聚在一團,看見她的身影後突然一哄而散,搞不清楚狀況的她並沒有在意。
  她將座椅拉開,卻發現椅子變得搖晃不定,貌似被人動過手腳,她蹲下身查看,沒有發現異常,只有椅墊和椅腳的連接處有明顯痕跡,像是剛黏上去的強力膠,將椅子固定。
  小小腦袋容不下太多問號,她不敢多問,決定不去多想。一到午休時間,她抱著從家裡帶出來的兔子娃娃陪伴,習慣將外套蓋著自己,不受外界光線干擾才能安心入睡。

  「總有一天,小媛會遇到妳的英雄,他願意與妳並肩同行,也會把妳變得更堅強。」

  在睡夢中,她看見約莫七、八歲的自己躺在奶奶的膝上,又聽見了奶奶說著同樣的話,像搖籃曲一樣,溫柔的觸感拂過自己的臉龐,令人安心入眠。
  她並沒有聽出奶奶話中的意思,認為奶奶說的話只是在給她加油打氣,不管在哪裡跌倒了,只要躲到奶奶的懷中都能馬上痊癒。
  即使奶奶不在了,妳的小媛也能遇到願意與她並肩同行的人嗎?
  「喂,起床了。」她隱約聽見有人在身旁說話,換了個姿勢,她繼續和周公下棋,直到自己的課桌被狠狠踹了一下,一瞬間將她驚醒。
  「什……什麼?」嘴邊明顯掛著口水痕跡,她嚇得魂飛魄散,思路還轉不過來,定睛一看,才發現眼前佇立的人是班上的資優生。
  她對這個資優生很不熟,因為他開學後兩個月才進來,就像是剛轉來的學生一樣,一開始無法融入大家,現在倒是跟班上同學都處得很好。對於晚兩個月才來上課的原因,她倒是感到有些好奇。
  「上課了。」李想雙手插在外套口袋,面無表情盯著她,IPHONE原廠耳機還掛在脖子上。
  譚子媛呆滯了幾秒,環視四周,才發現教室空蕩的只剩二人,原本迷迷糊糊的腦袋瞬間清醒,想起體育老師宛如惡鬼的恐怖面容,嚇得倒抽一口氣,「完蛋了!體育老師超兇的!」她匆忙披起外套,拚命往操場奔去。
  正好老師在點名,譚子媛趕上了才免於被記曠課的慘況。所有同學看見譚子媛跑來,全都驚訝得瞪大眼,臉上滿是疑惑,甚至在底下開始窸窸窣窣了起來。
  「妳為什麼這麼晚才來?」面對體育老師凶狠的質問,譚子媛不敢告訴他自己睡到沒聽到鐘聲的實話,只好低著頭不發一語。
  「妳不說話就算遲到,先去跑操場兩圈!」
  譚子媛望向一旁的同學們,裝作沒事的、見死不救的、嘲笑的、看戲的,所有人的眼光掃在她身上,像是無數隻冰柱擦過她臉頰,無情產生的疼痛讓她感到滿腹委屈。
  緊抓著衣角,黯然垂下眸,她轉頭準備起跑。
  「老師。」李想突然的叫喚讓譚子媛停下腳步,「你可以問問看他們啊,說不定他們知道原因。」他抬了抬下巴指著坐在地板的同學,語出驚人。
  全班同學立刻抬頭驚愕看向他,老師也一臉疑問:「為什麼要問班上同學?」
  「班上的人故意不去叫醒她,把門窗都鎖起來,故意讓她這節不能來上課──」
  「李想!」班上和李想較好的朋友難掩憤怒情緒,李想在班上和同學們關係都很好,甚至是班上的中心人物,沒想到居然會這樣背叛他們!
  「別急,我話還沒說完,我是用猜的,你幹麼這麼激動?」李想盯著眾人的目光變得冰冷銳利,「還是你……心虛了?」他嘴角微微上揚,明明知道卻還裝作不知情的樣子來諷刺他們,令人看了惱火。
  「李想說的是真的嗎?」老師臉上的青筋多了幾條,背後的火已經燒到頭頂,眼見班上同學都不敢說話,他爆炸般對著大家咆哮:「除了譚子媛跟李想,其他全部人留校察看!」
  老師的肺活量真的不是蓋的,怒吼聲音迴盪在整個校園,鬧得整間學校都在今日下午知道這個班因為陷害同學而留校察看。
  「都是李想啦,幹麼破壞我們計畫,害我們還要留校打掃跟罰寫!」到了放學時間,看著學生個個幸福洋溢的揹著書包準備歸家,大家卻得被留下來,滿懷的怒氣爆發!
  「吃午餐的時候譚子媛都會去頂樓,還以為全班討論不會出什麼差錯,沒想到居然有內奸……」女同學不甘心地嘟噥。
  「李想這個叛徒……乾脆全班一起排擠他好了!」
  「怎麼可能排擠李想啊?要是他被排擠,你要女生們怎麼辦?學校帥哥就這麼幾個!」見又開始花痴的女同學,男同學自討沒趣繼續擦窗戶。
  「李想是我們的中心人物,就像沒有支柱的話,我們再大的房子也會垮啊。」另外一位男同學邊排桌椅邊唸道,他排完最後一個椅子,抬頭一看,發現李想就站在門口,嚇得他倒抽了口氣。
  「李想!」與他最好的男同學衝上前去,「你是真的想被班上排擠啊?大家一起計畫要整譚子媛,你為什麼要幫她?你如果站在我們這邊,大家還是一個圓,不是很好嗎?」
  「你問這麼多問題,我要先回答哪一個?」
  「你,為什麼要幫她?」男同學神情嚴肅,全班同學停下手邊動作,屏氣凝神等待回答,沉默的空間讓人渾身不自在,安靜得感覺彼此的呼吸聲都能聽得到……
  李想沉默不語,看似若有所思的樣子讓所有人更緊張,突然,他從容地聳了一下肩:「不知道。」
  全班很戲劇性地來個綜藝跌,面對眼前這個我行我素的臭小子,實在束手無策。
  「什麼不知道啊!我們以前笑她你也都不會出面幫忙啊,為什麼這次計畫好要整她卻要幫她?該不會……午餐那時候的椅子也是你搞的鬼?」
  「對啊。」他從口袋拿出擠壓過後的強力膠,「剛好身上帶著,不用白不用。」
  「什麼不用白不用啊?我們拆椅子拆很久耶!還辛辛苦苦弄得跟原本的一樣!」
  「椅子壞了不就要修嗎?」
  「你……」李想無所謂的態度讓男同學更怒火中燒。
  譚子媛從廁所回來,見班上幾乎四十比一的戰況,她深感罪惡,認為李想幫了自己卻害得他被班上討厭,自己卻幫不上什麼忙的話,豈不是太對不起他了?
  希望他可以趕快舉白旗,制止這陣濃濃的火藥味,也是為了他自己好,不要再繼續找架吵了……
  她站在後門,眉頭深鎖,滿臉擔憂,清楚看見李想瞥向自己一眼,心跳似乎落了一拍。
  「喔,我知道原因了。」李想倚靠著前門,像是課堂上要回答問題般的舉起手,他對著譚子媛空中喊道:「如果連我認為不對的事我都能視而不見,那我比那些嘲笑妳的人還要罪惡。」
  「為什麼你認為這是不對的事?只是在整她,又不是霸凌,幹麼搞得這麼嚴肅?明明是很稀鬆平常、很有趣的啊!」和他最好的男同學還不肯諒解。
  「你們常笑她幼稚,但你們比她更幼稚。」李想轉身想離開,嘴角勾起了誘人的角度,像是奸笑般讓人又愛又恨,「她幼稚得像孩子,你們幼稚得像白痴。」
  聽見李想幫助她的原因,班上沒有人有反駁的話語,有些人甚至沉默低下頭省思,反倒是和他最好的男同學像是做錯事還硬要辯解,「你……你難道不怕被排擠嗎!」
  李想轉過頭看向男同學,丟下一句:「無所謂啊,我也滿討厭你的,說話時嘴邊的痣一直動,看了很想吐。」逕自走出教室,隨後教室內引起一陣爆笑聲。
  譚子媛呆愣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彷彿連呼吸也忘了一般,愣愣看著眼前的人,周遭彷彿冒出幾顆閃爍星星,整個人像是被光芒壟罩,閃耀得令人無法直視,昂首闊步,依然泰若自然。
  這個世界人云亦云,若是有了自我意識就會變成異類,面對那條應該要隨波逐流的河流,她不想隨著水流漂蕩,也沒有勇氣逆游,所以她更沒有想到……
  逆游而上的人……居然真的存在。
  李想經過譚子媛所佇立的後門,「妳也要留下來打掃?」
  「沒、沒有啊,我要回家!」譚子媛恍惚回答,隨後立刻跟上李想的腳步。
  譚子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李想簡直……超酷!超像電影裡的英雄,完全不畏懼別人的恐嚇,堅定自己的信念,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永遠站在正義的一方!
  這是譚子媛對年少時的李想的印象,她並不愛慕他,但她非常欣賞他,像是不留名也不需要回饋的獨行俠,獨自一人伸張著自己的正義。
  從那次之後她便追隨著他,就像少林武功剛入門的小師弟跟在師兄屁股後面跑的情況。他是在所有人都用異樣眼光投視在她身上時,唯一不想為了和別人打好關係去做自己認為不對的事。他是在所有人開始轉變成長的時候,唯一一個即使長大了,還願意站在她這邊的人。
  她決定主動邁開腳步追逐,只為了他曾經與她並肩同行的那一瞬間,只為了能再和他並肩同行走下去。
  因為他正是奶奶說過的英雄。
  是願意與她並肩同行的人。

 

了解更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0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