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重新看見陽光背面的微陰處。--《我的老師是恐怖分子》

2018/3/30  
  
本站分類:創作

讓我們重新看見陽光背面的微陰處。--《我的老師是恐怖分子》

九篇短篇小說,詭譎奇幻,愛慾與死亡並存,為不屬於正典的異端發聲!
「小說藉落後衰敗而又撲朔迷離的奇幻神話傳說,細緻鋪陳負面頹靡的異質情慾,發掘當代被自由主義資本主義所棄絕和打壓的他者、邊緣人和被貼上負面標籤的恐怖分子,叩問和反思繁華與頹敗的共生鏡像關係,讓我們看到陽光背面的微陰處,不時閃現親密動人的浮光掠影,而在敘事時間的前後推移、斷裂延遲、重複差異下,小說中一幅幅斑駁漫漶的畫面,顯得捉摸不定,有待考證。這是許通元這部小說文字的迷人之處。」--張光達

立即訂購《我的老師是恐怖分子》

 

內容試閱

*節選自〈我的老師是恐怖分子〉

(…前略…)

  戈松紮營基地的山洞下,一群馬來友族正在燒烤垂釣獲得的巴汀河魚,營煙裊裊。我們在不遠的木屋卸下行李,望著他們不亦樂乎,在嬉戲爭奪已經烤好的焦魚。薩風從行囊中取出竹筒飯,配牛肉鬆、番茄與醃黃瓜紅蘿蔔當午餐。他旋開水龍頭,讓污黃的水流淌成白淨的水後,裝滿水壺,置放煤氣爐上煮。你正閒著拍打飛撲而來的黑斑蚊,抹血跡於石頭上。
  我故意詢問薩風知曉阿查哈里的事件時,他點頭說當然知道。我探問阿查哈里選擇這條路的原因時,你馬上打斷這個話題。
  薩風看了我一眼,繼續說:「聽說他跟隨來自印尼回祈團的首領阿布峇卡,在烏魯地蘭的法官祿瑪諾宗教學校開辦的課程。回祈團是東南亞的賓拉登網絡。他們視阿富汗等回教國為典範,自小就灌輸孩童回教聖戰、塔利邦戰士等精神。中學畢業後,他們將前往巴基斯坦與塔利邦相關的人群相處。所以,他們回到馬來西亞後,產生了將馬來西亞、印尼等恢復成似阿富汗的回教國觀念。似阿查哈里、旺敏等受過高等教育的工大講師,自小沒受過嚴格的回教基本教育,在阿布峇卡領袖的誤導之下,很快就進入狀況。」
  「你幾時成為這方面的專家了?」你故意打斷薩風的話。
  「有學者認為這群受過高等教育者最容易被回教戰士的理想主義影響。
  他們相信回教國貧窮是因為深受西方霸權及非回教徒的影響。馬來西亞成功在九一一事件及峇厘島爆炸案發生前,偵破逮捕他們,是因為之前有了馬共深遠的歷史影響。」
  「果真是專家,馬共也搬出來了。薩風,水沸騰了,快去泡白咖啡吧!」
  你故意大聲嚷。
  「為何打斷他精彩的言論?」
  「肚子餓了不能叫,給香蕉,還不要,你說好笑不好笑。」
  「好笑個死人頭!」你發出的語調確實逗笑。
  薩風在我們填飽肚子,休憩時間繼續說:「阿查哈里曾赴菲律賓南部參加軍事訓練長達兩個月。在那裡,聽說是開始與羅曼阿戈紀學習製作炸彈。這導致他完全改變對人生的信仰。」
  「你這麼肯定嗎,薩風?好像你就是阿查哈里的化身。」你一見弱點就攻擊。
  「這是我多方採集資料的結論。韓巴里在馬來西亞與阿布峇卡接觸時,開始看上阿查哈里,之後還送他去阿富汗的法若營實習做炸彈半年。我在閱讀《賓拉登秘密檔案》時,懷疑阿查哈里是在賓拉登阿富汗基地內,接受埃及人阿布•阿布都拉領導的達朗塔軍營接受訓練。當時還有一位阿爾及利亞爆破專家在那地方訓練一批未來的準恐怖分子。」
  「在訓練自殺式炸彈襲擊者時,他們以五十公里的時速撞牆,腰上綁著一團炸彈。眼看著同伴一個個慘死,他們非但不會嚇破膽,受到阻嚇,反而激發他們絕望混雜希望的能量。這些聖戰組織每個月從賓拉登那邊獲得二十萬美元的輔助,購買武器炸藥,維持自殺隊員的生活和訓練。」
  「夠了,薩風。我不是來山裡聽你胡扯這些東西的。」你忍不住,大聲叫嚷,阻止他再說下去。
  「好了,薩風,學一學古典小說中愛用的章回末語:欲聽故事如何,卻聽下回分解。」我不知你為何氣得臉紅脖子粗,薩風似踩了你的尾巴。最讓我奇怪的事情是,薩風整個人的改變,說話時異常精明的眼睛,而且對阿查哈里的舉動瞭如指掌。我不介意他所編織的故事,真實性有幾分,但是他說故事的神情、流暢,與我之前認識的薩風―判若兩人。這是我最詫異之事,通常上過大學碩士教育之後,嘗試改變得如此徹底的成人,我印象中是鳳毛麟角的。

(下略)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