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震撼潮音湧 遙悼---潮聲笛兄

2018/4/17  
  
本站分類:生活

龍騰震撼潮音湧    遙悼---潮聲笛兄

       當年南越海韻文社成立前、神交的幾位住在中區芽莊市、文名遠播的作家村夫、季夫,夜心與詩人潮聲,竟然皆是欽廉才子。及至文社創會,我由小草文友推荐參加“海韻”後,仍無緣與這幾位大才子相識。

       直至1966年歲末我由從義市前往芽莊,始與前來接載的村夫兄初見,當晚在軍營中意外的同時認識了夜心、潮聲和季夫兄,大家開心的把酒言歡。我們彷彿是老朋友般暢談越華文壇與詩壇的趣事,在歡笑與潮音湧動聲聲海韻中安眠。

       冷笑著的歲月把我們從青春無悔的青年,轉瞬間偷走了超過了半個世紀時光,越戰結朿後文友們紛紛設法奔向怒海,越洋安抵彼岸也就各分東西南北了。

       忘了如何得知潮聲兄定居舊金山郊外,竟與長女一家居所相距頗近;因此、每有赴美國探親,總會去潮聲府上探望,幾乎成了過去無數次遠赴加州時,在預定聚首親友名單中,必定會將潮聲文兄(原名龍震潮)列入。

        每次到達女兒家居後,潮聲兄必與我通電話,言猶未盡時,不是我再掛去便是老龍又打來,自然相約前往龍府拜訪;熱情好客的老友記會邀宴午茶,飲茶後再回去繼續未完話題,要到黃昏前才電知女婿到老龍家接載。

        三月初臺灣秀威出版公司通知拙著散文集面世了,細算水路託運的時日,如順利恰巧在原定六月初赴美,前往參加孫兒在史丹福大學的碩士畢業禮前,書冊會運到。贈新書給舊金山市親友們、詩人潮聲自然是在名單上。

        晴天霹靂的竟然接到老友記的噩訊,幾乎絕難相信這則無情訊息的真實性?可是當讀到各國笛兄弟姐妹們,紛紛在風笛網上撰作弔唁詩人潮聲的無數感人詩文時,我才肯面對現實心不甘情不願的去相信那則噩訊。

        新書剛出版的悅愉瞬即被老友記騰龍羽化飛天的哀愁所淹沒了;六月再到加州、我整個行程中的某一天要與老友記歡聚的安排已如夢幻泡影。嗚呼!天何無情,竟不容兩個相知相交五十餘年的老友記,再次重逢相見最後一面,便下殺手喪我至友?天何不憫啊!天何殘忍冷酷喲?

        舊金山市與墨爾本兩地距離萬餘公里的飛行路程,關山遠隔萬水遙,至讓我無法為老友記送行,甚至在靈堂前瞻仰詩人潮聲兄遺容也欠奉,遑論鞠躬道別與送殯呢?

        苦苦追憶後,才想起與潮聲兄相聚相見最後一次是幾年前、在洛杉磯市由風笛詩社梁柳英笛姐(風笛公關)安排召集該市的笛兄弟姐妹們,舉辦一場隆重歡迎愚夫婦與著名詩人方明先生的聯歡午宴,風笛老總荷野詩兄還專程從芝加哥蒞臨,親自主持這場風笛零疆界詩社筵開六、七桌的大聯歡會。潮聲笛兄也從舊金山前往洛城參加盛會,並與愚夫婦、季夫與彩珍賢伉儷一齊合影留念。

        再前就是去詩人府上,為他的電腦安裝大新倉頡中文輸入法,裝好之後順便將如何應用敲鍵的方法,速成的在那幾小時裏簡略講解。當然、在那段時間中話題也離不開當年越華文壇及詩壇的陳年往事,以及海韻文社和今朝的風笛詩社種種因緣果。

        那次潮聲兄帶路陪我一起前往舊金山的華族養老院,探望越華知名報人陳大哲先生,在離開回程的途中,我們莫不感慨良深不勝唏噓,同是閩南老鄉的陳大哲先生,敵不過歲月魔手的折騰而成了疾病纏身的老人。

        老友記最多比我大一兩歲,分手不過幾年;居然如此匆匆的奔騰到極樂世界提早享仙福了?潮聲兄喲!為何如此匆忙的不告而別呢?六月當我再到舊金山,請告訴我呵老友記,何處覓君魂呢?

       自您羽化騰龍奔天後,您那位遠在南太極的老友記,心情悒悒寬容難舒;本該焚詩以遠祭君魂,無奈詩意在哀念中渺茫難顯,唯有敲鍵略陳咱們超越半世紀的老友記相知相惜之情。

        嗚呼!三月秋風寒冷中您的老友記在萬里外敲鍵盤,讓跳動的字粒追思悼念永誌不忘的老友記,遙望南天點燃三炷心香,虔誠祝頌潮聲笛兄一路好走、、、、、、

 

    二零一八年三月廿六日初秋於墨爾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