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新鄉靈思飄飛 代序---南十字星空下的呢喃

2018/4/10  
  
本站分類:藝文

白雲新鄉靈思飄飛    代序---南十字星空下的呢喃

        忘了何時與林寶玉文友結文緣、肯定早過七年前我創辦“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時;因為創會後紐西蘭地區的華文作家名單中,林寶玉已是榜上有名。特別容易記得她的名字,可能與紅樓夢中的賈寶玉有關吧?這一男一女、古早與當代之人,分別扮演的是花花公子與華文作家。角色有異後者卻背負了在海外弘揚中華文化的重擔呢。

         二月初外遊回家、意外接到寶玉電郵、並附上了經已編輯好準備出版的新著,要我代序;也不問老朽願意與不願意,是否有時間等等客套話。單刀直入非要你代勞不可的爽直,讓老朽頗難說「不」?應允後是不能食言了,告知要排期半月,以為十幾天後該忙的事一定忙完啦!殊不知非但沒忙完,新事、雜事一件又一件排隊爭著趕到,忙亂中也得硬起頭皮「信守承諾」啊!

         撰代序一定要先讀完全書,這是個人習慣,上網展書,才知此書分兩輯,第一輯   蜿蜒小徑上的奇花異卉,收錄了三十二篇包括了極短篇與閃小說這兩類文體。第二輯 豆棚瓜架話當年,共有四十四篇散文,加上三篇代序與作者序文,全書恰恰是八十篇。總字數八萬四千八百字。首輯篇章可是靈思飄飛的故事,後輯則是阿寶在白雲新鄉的生活見聞,屬散文及小品。

        讀完首輯那三十二篇極短篇與幾百字的閃小說,心頭像被阿寶重重的從奇異國揮搥擊中,也不知那些小說是真是假?在她巧妙的靈思構想文字裏,散發著淡淡哀傷與愁緒、、、、、、。

        首篇“情斷異域”的男女離婚收場了,“異鄉夢”的李淑香失婚,遇人不淑被洋男人控制,真個應了李清照那句「欲語淚先流」。“天倫夢絕”無辜的小齡、要承受雙親因兩地分居最終真成了「分飛燕」的苦果。“幸福”共有一千六百餘字,超越了極短篇一千五百字的限定;醫生夫人張惠玲為了兒女前途而與丈夫分居兩地,反諷的是滿以為婚姻幸福的惠玲忽然回原居地,要給丈夫驚喜,卻換回「鵲巢鳩佔」的無情打擊。

         “移民路”的單親范芳帶了兩個兒子到奇異國,她本是報社編輯與中文作家,在英語世界為主的紐西 蘭再難重拾舊業,最後無法支撐而黯然回流。

           “夢醒時分”是篇兩千兩百餘字的短篇小說,妮妮帶著兒子到新鄉,後另結新歡再嫁洋老公,可謂拋夫毀家的狠心人,最終她與洋丈夫離婚,深愛她的前夫、恰恰於此時大醉後又「心臟病死」?

         阿金夫婦在新鄉大展鴻圖,名成利就時,忽然晴天霹靂,老公患上了「痴呆症」,生活由絢麗繁華、不得不歸於平淡,此篇“執子之手”是引用詩經為題的不到千字極短篇,頗有此類小說結尾令讀者意外的餘韻。

          “ 年糕嫂 ”的主角做了拿手年糕,竟不是買賣營生,而是到處贈送親朋鄰里,難能可貴的還附送親友「養生之道」的說明。阿寶有福氣,因而能與年糕嫂為芳鄰呢。

        讀罷“甦醒”,不到七百字的閃小說,心有千千結的主角「她」,十年漫長歲月中單獨在海邊生活,是何因由促成她改變生活方式?小說的構思,離不開創作的「起、承、轉、合」等規律,合是結果,也是讓讀者明白的點題。當然、故佈疑陣留下空白讓人深思的小說結尾,是另類作法。與這篇行文造成的「忽略」不能相提並論。

         閃小說“疑”的主角蘭心,身體不適整天茶飯無心,進出醫院忘著各式各樣的體康檢驗,無非都因為談癌色變;及至收到醫生的報告,原來那只是個囊腫,疑似癌卻並非癌,她才放下心頭大石。其實有病淺中醫,就不會被「疑心病」無端折騰到無以名狀的驚恐啦!

         第二輯收錄的是作者在新鄉見聞,對於準備移民到紐西蘭的各地讀者,頗有參考價值。也可從這四十餘篇文字中、了解新移民們從原居地轉去新鄉的種種甘苦與辛酸,這可是阿 寶在奇異國生活的切身經驗呢。

         這冊新書的篇章長短不一,文類就包含了極短篇、閃小說與第二輯的散文;想是阿寶在新鄉仰望夜空、面對明亮的南十字星座,浮想連篇呢喃自語而將其化成作品,有緣讀者尤其響往著南太極紐西蘭這個奇異國家的人,多少能吸取到在那塊白雲之鄉、彷似仙境般的淨土上,人們甜酸苦辣生活中的種種趣聞,也正應了那句「開卷有益」的老話,是為序。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 七日、農曆戊戌年正月初二於墨爾本。

      

     ( 心水先生是定居墨爾本的資深華文作家,為“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創辦人,已出版各類文學著作十一部,作品獲海峽兩岸三地及澳洲頒發十四 類文學獎、其中四項是首獎。)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