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略五○年代上海灘的大城小事。--《上海往事碎影》

2018/1/22  
  
本站分類:創作

領略五○年代上海灘的大城小事。--《上海往事碎影》

★資深新聞工作者的親身見聞,以第一手資料創作之紀實文學作品。
★帶讀者領略五○年代上海灘的大城小事

她幾十年來周遊各地,到東北插隊、到日本留學,在外面轉了一大圈,當再次回到這故鄉地,細細端詳這美麗、魔幻的城市時。突然,她有一種深深的體會:從書籍被燒、文物被砸,到寺廟被毀,這個城市也和她一樣歷經了許多人間滄桑,以及許多大時代下的哀愁……

原來她不太喜歡上海,有滿滿幾抽屜的日本照片,可是沒有幾張上海的風景照,在外面轉了一大圈,她才知道上海灘的魅力。

葉落歸根,她終於能靜下心來看上海、寫上海。回憶當年背著書包,走過的每一條弄堂,那裡有平常人家,也有上海灘上的名人:對面洋房裡著名畫家程十發先生、隔壁院子裡住的筆桿子姚文元、長樂路上周信芳的家。

她好奇地走進了當年轟動全國的豪宅「水晶宮」中,看到一個和外面完全不同的世界……於是她開始採訪,原來這深牆高院裡,有這麼多曲折而有趣的故事。

當年的小姑娘終於結束冒險回到故鄉,她溫柔的回望那些往事韶光,並執筆寫下當年的所見所聞與大家分享。

立即訂購《上海往事碎影》

 

內容試閱

【少女的祕密】
記得那年,我才十二歲。那一年,家中為妹妹過周歲生日,好不熱鬧,來了許多親戚朋友,請來了廚師,大擺宴席。

在眾多的親戚中,來了一位佩戴著大隊長標誌,很神氣的男生,他進門就很有禮貌,文雅的叫了各位長輩,看他的模樣比同齡人成熟多了。

他剛進門,我的目光就轉向他,我從小就喜歡觀察周圍的一切。第一次見到他,不知道他是誰?是我家什麼親戚?從我記事起,沒有看到這樣文雅、英俊的少年。我非常羡慕、不時地看看在陽光下閃著耀眼的三道紅槓。

當親朋好友都在互相寒暄著,他獨自坐在圓桌旁,翻看著一本《少年文藝》。

我不知道他是來幫家裡還錢的,還是代替父母來祝賀妹妹的生日?

他翻看著書,看見有人進來,抬起頭微微地點頭表示問候;突然,我發現他那雙眼睛烏黑閃亮,那麼有神!看到他的眼神,我的心頓時慌張起來,哦,怎麼回事?從來也沒有這樣的感覺!

按照心理學家的解釋,這種朦朧時期對異性的愛是兒童對外界的瞭解後,逐漸由母愛轉向對異性感興趣的初級階段。

他看到我在注意他,對我微微一笑,我迅速地回避了他的目光。

後來我才知道他是我繼父叔叔的兒子,雖然我們同姓,但是我與他沒有一點血緣關係。他比我大一歲,高一年級。

周圍的大人誰也沒有注意到我當時微妙的感覺,後來與我同齡的小娘娘好奇的問我:「你們什麼時候開始好上的?」

我隨口說道,十二歲。

小娘娘大吃一驚,你那麼小,思想就這麼複雜!

「不是複雜,是暗戀。」鄉下娘娘不懂什麼叫暗戀,她連連搖頭,意思是不懂你們城裡人的想法。

他家離我家很近,也住在延慶路,他小時候不住在父親那裡,住在黃浦區的母親家裡,星期日回來看看父親,所以我到他家去玩,或者借用煤氣燒飯,一次也沒有見到他。

就在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一瞬間起,上帝安排了我們一場漫長而坎坷的愛之路!我的人生與他緊緊地接連在一起。我那顆誰也駕馭不了,奔放的心,竟被他緊緊地牽住了。

那天也不知道是誰買了二張東湖電影院的電影票《魔術師的奇遇》這是一九六二年上海天馬電影製片廠,放映我國第一部彩色寬銀幕立體故事影片。

當時票子非常難買,大家都想去看,我家離東湖電影院很近,十分鐘就到,可是今天是妹妹過生日,誰也不能去看,只好退票。

啥人去退票?大人們正饒有興致的在「嘎訕糊」(編按:上海話,聊天之意),沒有人能願意去。

他說,我正好要回去了,可以幫助去退票。

還要去一個人,把錢拿回來。母親看了看我說,你跟他一起去吧。

我們互相看了看,他沒有說什麼,我也保持沉默,關係有點微妙。

我們像一對兄妹一樣,並肩朝電影院走去;我們在路上沒有說一句話,看得出,他不是喜歡和女生搭訕的男孩子,我當時也不是很喜歡和陌生人說話的女生。

後來當了記者,沒有辦法,必須要在幾分鐘內和採訪的人一見如故,幾句話就能讓我們之間互相信任。

也許當時我貌似文雅的模樣,不像有些女生瘋瘋癲癲的,讓他有了初次見面的好感。誰也不沒有想到,六年後,我們戀愛了。

也許他已經記不清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可是我仍然記得,因為那是我少女時代朦朧的愛。

那天一起退完了票,到了他家門口,和我說了一聲再見,就自己上樓回家了,也沒有叫我去家裡坐一會;當時我有點失落,看得出他是很穩重的男生。

我很掃興的一個人回家,有些掃興,記不清生日宴會吃的是什麼,所有的記憶都是他那雙明亮的眼睛。我還在嘈雜、熱鬧的親戚中尋找,想再看到他;看到了他?那麼文雅地坐在椅子上,那雙明亮的眼睛閃著柔和的光,他朝我笑了……

母親看到我恍惚的樣子,問道:「你做啥?一個人傻坐著幹什麼?」

「剛才出去有點吃力了。」我緩過神來,撒了謊。

生日宴會結束了,親朋好友紛紛告別;看到空蕩蕩的家,頓時我覺得今天遺失了一件心愛的東西。

後來這三道紅槓,鮮紅的大隊長標誌深深地刺激了我!我怎麼連一道槓也沒有?怎麼成績這樣差?還留過一年,太丟臉了!我第一次感到羞愧!我要好好學習,努力向上!這也是我第一次對自己下決心。

後來的幾年裡,我們一直沒有見面,我已經忘了那一瞬間朦朧的暗戀。當我再一次看到他時,已經進了初中,那年我十五歲。

有時他來我家,幫他父親還錢,每當我聽到他的聲音,心跳得很厲害,說話也慌慌張張的,不敢朝他看一眼,彷彿那雙明亮的眼睛會洞察我在想什麼。

有一次晚上,我已經在閣樓上,偷偷的在看小說《青青之歌》他又來了,聽到他的聲音,我放下書,情不自禁地趴在欄杆上悄悄的想看到他,情竇初開的少女之心,開始憧憬美好的戀情。

閣樓很低,好像他聽到了聲音,抬起頭,我嚇得慌忙縮回了頭,這是我第一這樣迫切的,悄悄的窺視一位男生,也是我人生中最後一次。

後來我心中的「白馬王子」竟會看中我這個「灰姑娘」,有點意外!

我小時候很瘦,臉色有點黃,梳著二條細細的小辮子,額前沒有劉海,板著臉,沒有微笑,像逃難的鄉下小姑娘。小學裡又很調皮,不和女生一起玩,喜歡和男生一起打彈子、蹺起膝蓋鬥雞。

班裡成績好的女生多麼漂亮,可愛,說話嗲嗲的;小辮子上兩根粉紅色的蝴蝶結,隨著跳舞的身姿而飛翔著,老師、家長都喜歡她們。

如果他一直出現在我眼前,我不敢去追求他;我雖然有些自憐,內心還是很高傲的,不奢望他喜歡我!如果他不理睬我,我一定不會和他搭訕的。

當然,我也不會難過,因為我喜歡學習,學習游泳、打兵乓球、學自行車、溜冰等,覺得世界上有那麼多的東西可以學,哪有時間來傷感。即使我有不高興的事,一會兒就忘記了。

那句名言很有哲理性:上帝為你關上了一扇門,必定為你打開另一扇窗。因為我的調皮、不好看、學習成績不好,上帝憐憫我有一顆善心,讓我感受他的愛和溫暖。

我的一項愛好,游泳幫了我的忙。那天正好游泳回來,臉色紅撲撲的,肚子非常餓,狼吞虎嚥在吃飯,他正好來了。

奇怪的是,那天我竟沒有慌張,很大方的告訴他,父母沒有在家,我剛游泳回來。

「你喜歡游泳?」他終於對我說話了。

「是的,非常喜歡,我很喜歡體育運動,」我一邊吃飯,一邊像和熟悉的同學閒聊一樣。

「我也很喜歡,你游了幾年了?」他又問我。

我很驕傲的說,才兩個暑假,我已經橫渡過黃浦江了。

他感到很吃驚,微笑著,柔情地看著我。這時,我有點心慌了,趕緊低下頭吃飯,當時我不知道在吃什麼菜。

就是那次很短暫的接觸,後來他告訴我說,那天他看到我,被我吸引了!

我感到很意外:「是什麼吸引了你?」

他說,你豪爽、大方,健康而有活力!那天你非常得好看!

我更是吃驚:「你看錯吧,我一點也不好看。」

其實很多女生不知道,女大十八變!小時候看起來不漂亮的小姑娘長開了,越長越漂亮。所以我一直不明白,小端家三樓一位從印尼回來的漂亮主婦,告訴她說,一直來你家的女生很漂亮!

同學的姐姐說,你們班的朱慧玲很好看!

媽媽的同事也說,你女兒越長越漂亮了!非常耐看。當時連耐看的意思也不明白!反正我不再是一個黃毛丫頭了。

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常常照鏡子,有什麼好看的?就是五官端正,不是塌鼻子,小眼睛。

我一直以為他會喜歡漂亮,柔情的小女生,恰恰相反,他不喜歡。

「我不喜歡那些說話嗲嗲的,嬌柔造作的女生。」

我沒有談過戀愛,不知道男士的心理。現在想起來,可能喜歡他的女生都想表現得文雅一些;而我卻不修飾,以淳樸的性格出現在他面前。

「你很能幹,還會做家務,我爸爸一直在誇你!」

哦,第一次知道女生會做家務也是讓男生欣賞的事,有點得意;看來他是現實主義者。

我們相處的幾年裡,我一直是仰視他的:十二歲那年,看到鮮紅的大隊長標誌深深地印刻在我腦海中,無法磨滅!因為当时,我無法達到那個高度!連小隊長也做不上,後來還是一名留級生!

現在我才認識到,我應該感謝他賞識我;也許是他的讚賞,使我內心的能力發揮出來了!後來,也是他的離去讓我更加發憤努力!

在与他分手的那个夜晚,我曾對著天上的星星發誓:我要爬到金字塔的頂峰!沒有任何力量能摧毀我!告訴他,我是最好的!

後來我在學校的演講中,告訴學生:發現自己,設計自己,走向成功和世界!當然也可以走向愛情,走向婚姻。

感謝他的一雙慧眼,看到了我內在的潛力。不過,他沒有發現我真正的優勢!這是後話了,當我分手後二十年後,他對親戚說,我當初沒有發現她有經商的眼光。

我對親戚說,他讓現實蒙蔽了雙眼,做人一定要放眼看世界!千萬不能太現實、太勢利。我能清楚地知道十年,二十年後会發生的事,所以我會提前設計自己的人生。

奇怪的是,在我們戀愛的日子裡,我從來也沒有對他說過:我曾經害羞得發抖、坐在小板凳上燒飯,連回頭也不敢、躲在小閣樓上悄悄看他的情景……

也許少女內心神聖、隱私的祕密,只有自己享受、回味。

後來他請我看電影,我很高興的答應了。可是看電影時,我心慌得在發抖,不知所措,想馬上逃出電影院。可能他也有點不知所措,看電影時,我們只說了一句話,說什麼也記不清了。

看到電影中列寧揮著手,激昂的向群眾說了一句話:麵包會有的!這個時候我好像被影片中的氣氛感染,心情有點放鬆了。

好不容易熬完了電影結束,走出電影院,我慌張的向他告別,騎著自行車趕緊逃走了。後來他問我說,你怎麼看完電影就走了?

我沒有說,因為害怕,想趕緊逃走;我狡辯的說,回家要做飯,來不及了。

「當時看到你的背影覺得很奇怪,怎麼看完電影就跑了?」他一直不明白。

我無言,一直沒有告訴他為什麼。後來我們開始長達八年艱難而歡樂的初戀,由於諸多原因未成眷屬:家裡反對我們談戀愛,我已經到了工廠,他還在江西插隊;我已經帶薪上大學,他還在農村。可是我對他一往情深,雖然相隔千里,我癡情的想,如果他還在農村,我就辭掉工作,到他插隊的農村去;只要倆人在一起,即使每天吃青菜、蘿蔔也是幸福。

後來他在返城回上海的火車上,遇見了一位同在江西的上海知青,就住在隔壁的弄堂裡,長得有點像我。

而我還在東北,不可能調回上海,於是他選擇了現實,與隔壁弄堂認識不到一年的女知青結婚了……

愛情有時很軟弱,它抵禦不了現實,所以我在一本書裡寫到:「女人的淚流在臉上,男人的淚流在心裡;誕生是自己在哭,死亡是別人在哭,生與死之間的不幸愛情是所有人都在哭!」

當然哭完了,還得繼續自己的人生!

今天又一次來到東湖電影院,眼前浮現出過去的一幕;在時光隧道裡,朦朦朧朧的看見我們去退票的情景,佩戴著大隊長標誌的男生,他朝我走來……

晚風似夢,悠悠流動,借風而語,寄出相思:十二歲時朦朧的暗戀,八年難忘的初戀,它一直隱藏在我心靈深處,直到永遠,永遠!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