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去如抽絲

2017/11/21  
  
本站分類:生活

病去如抽絲

九月撰作了與“脆弱的生命”有關的系列文章,包括了對:心肝脾肺腎、眼耳口鼻舌、腸胃腦骨血等這些人體器官皆能奪命的隨想。其實何止這些呢?男女的尿道感染、前列腺膧大、子宮頸癌、喉嚨炎、結腸癌、卵巢、皮膚癌等等都會終結生命。

由於老朽並無醫學專業的資格,因而尚有許許多多病毒病菌,能讓生命消失的劊子手,是無法深入了解;單單撰作了那四篇隨想後經已有不寒而慓之感。何況除了人體內會衍生致命病變外,脆弱生命還操控在無常之手;此外海嘯地震、山崩火災、戰爭屠殺、交通意外、恐怖份子突擊、瘋子大開殺戒等(不久前拉斯維加斯賭城的屠夫亂槍掃射萬人露天演唱會),也都隨時隨地任意奪取活生生的人命喲!

我們除了自求多福、諸惡莫作,行善積德,利益人群,希望善因而獲善果,讓自身脆弱的生命在無常人生中,屹立至天年,那也就無愧來此人世間的福報了。

老朽向來健康,可能是因童年時期發生兩次右手脫臼之災難,天可憐見而不再讓我受病苦折騰。

過去那麼多年、偶而在每年冬季傷風感冒外,幾乎休息幾天就好了。然而、隨著不居的流轉歲月,體能下滑一如頂上烏黑的頭髮,曾幾何時漸進式的飄白了;初始驚訝發現黑髮中冒出白絲時,往往狠狠拔去而後快。以為只要能決心每見必拔,白絲自然無「立足之地」啦?

想當然是和事實有距離,一兩根白絲冒出能拔之而後快,可是、當七、八根傲然豎起時、笑著看你如何面對?再狠再忍痛下手吧。歲月卻獰笑著在頭顱頂上、剎那間分開長出十七、八根白髮來,問你如何是好?除了投降外或遁入空門,剷除滿頭青絲與白絲,逞一時之快也換不回逝去的青春啊!

不知不覺中過往感染風寒時、只要幾日又恢復體力的速度,彷彿時不我予了?十月初參加了慶祝雙十節酒會後、那天在泳池和泳友用越語暢談事時,心情愉快的在晚餐時享用賢內助拿手烹飪的佳餚與喝紅酒,能享受如此晚年生活真不知是幾生修來的厚福呢?

老天爺也許不滿老朽的歡樂時光?竟悄悄的將傷風病毒趁我毫不防備時撒入體內?晨起喉頭發出的聲音居然沙啞不清,喉嚨發熱微微疼痛,接著開始咳嗽,偶而一聲兩聲後,慢慢增加了次數。

傷風感冒啦!找出猶若萬能仙丹般的怕那多藥片(Panadol)吞服兩顆,以為像往昔似的頂多兩、三天後傷風菌就會被 “怕那多”全殺光了?唉!所謂人算不如天算,三天後不但病毒沒有全軍覆沒,尚且招朋呼友聚合老朽體內玩樂。咳嗽聲聲害老伴無法安睡,唯有趕堅轉移臥房,到客房中孤枕獨眠。

感冒病毒殺不死後,只能前往聆聽家庭醫生高論,這位女醫生門庭若市,多年前就不再接待新的求診者。醫生診斷前往往和我閒談人生、時事,從來不在乎和我傾談十分鐘或更久,每次就診彷如老友久別重逢,總有談不完的話題。

她有時也會出題讓我撰作文章?家庭醫生也算是我們的忠誠讀者,愚夫婦每有新書面世,去求診不忘呈送一冊請她斧正。這位喜歡閱讀的醫生、我多次建議她退休後或週末開始創作文章。(定居拉斯維加斯的美國核能專科醫生尹華,退休後搖身一變撰稿出書,除了成為 “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的副秘書長外,年前更被選為“拉斯維加斯華文作家協會會長。)真心期待將來澳華文壇會有一位出色的醫生作家呢。

傾談後開始望問聞切,張大口腔給她照喉嚨、照耳朵、聽心臟、按脈搏後,說要用抗生素,買藥後回家,滿以為藥到回春?幾天後就能再去游泳啦?本來經已答應了至交老友游啟慶兄,要前往博士山市他執教的國學文化班、與同學們結文緣。沒想到一拖再延至今仍無法實現承諾?任你心慌、心急也沒用,病毒才不管那麼多,繼續日夜在老朽體內作祟。

抗生素吞完了,本來是乾咳嗽、如今開始有啖了;可是仍然喉痛和咳嗽不止;再去見醫生,改換另類抗生素,再吞服了六天。糾纏了整整十餘天的感冒咳嗽,每天除了看看書報和上網回電郵,再無精神敲鍵創作文章了。病毒在體內作怪,藥片與傷風菌混戰,不論雙方死活?老朽卻四肢無力,思想無法集中,睡不安寧。咳嗽時聲浪高低緩急不一,聲聲起伏,彷彿喉頭有不少蟲卵在爬行,非要將它們盡數驅趕出去不可?又好似五臟六腑都要從口中吐出方休?

藥片吞完了、再求診時美麗醫生笑容可掬的又與我閒聊天下事;竟全不涉及感冒傷風曾狠狠襲擊老朽的事。回家途中、終於明白了一道極淺的理由,無論沾染了那類病痛,病者再心急、再緊張、再惶恐都沒有用,終究是病去如抽絲啊! 

二零一七年十月廿二日於墨爾本、重感冒初癒時。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