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既往地不避諱生活的黑暗和傷疤。--《我的罪:西楠現代詩作選集 2005-2017》

2017/11/6  
  
本站分類:創作

一如既往地不避諱生活的黑暗和傷疤。--《我的罪:西楠現代詩作選集 2005-2017》

在這本詩集中,西楠從死亡、精神病,探討至對國、對家、對上帝、對愛的體悟,字句表面不溫不火、樸實無華,細細品味便能立刻感受到那與外觀反差極大的濃烈與如同伏特加般的辛辣,並可以從中讀出她豐富的內心世界。
文字裡,西楠一如既往地不避諱生活的黑暗和傷疤,充滿直面生活的勇氣。歲月帶走了她的一切,唯獨沒有帶走這份彌足珍貴的純粹。

立即訂購《我的罪:西楠現代詩作選集 2005-2017》

 

內容試閱

【仙女】
他在西班牙旅遊
他去超市買東西
站在超市門口,他看見
一地污水
一地垃圾
在這一灘污水和垃圾之上
曲腿坐著
一個面若天仙的女孩
二十來歲
髒兮兮
理平頭,她在
給自己注射毒品
注射完成,幾秒之後
她突然,目視前方
哈哈大笑起來
快樂至極
純淨至極
不知道她的幻想,是什麼?
他問
接下來的一整天,他都
很沮喪
他說他已有的世界觀
無法解釋
這個垃圾堆裡的仙女

2014.11.14. 於 倫敦

【無題 3】
我渴望黑暗
正如
我渴望光明
我將
永久掙扎在,從
罪惡通往聖潔
的道路上

韓東說:
有人已經
邁入不朽
那就拜拜
就此別過

我並非聖人,也
不想當聖人
天堂,多麼無聊
我將
永久掙扎在,從
罪惡通往聖潔
的道路上

2016.10.3. 於 倫敦

【禱告】
「他媽的,還在幹什麼咯?」
「快點!快快快!」
「還要禱告」
「還要吃早餐」
「還要換衣服」
「還要下樓」
「媽的,又遲到了」
「快快快!」
他火急火燎說完
一串話,像
機關槍掃射,之後
閉眼,雙手合十,及時地
換上一副虔誠面孔
嗓音柔和:
「我們在天上的父」
「請保佑我們全家」
「喜樂,祥和,陽光」
「奉主名禱告」
「阿們!」

2016.9.20. 於 倫敦

【飛機上遇見】
是不是家道中落的舊紳士
是不是退伍老兵
擱置在灰色西裝外套裡的
雕塑一樣的身體彎成衰老但嚴酷的

雙目緊閉,呼吸,如同沒有呼吸
右手搭左手交錯宛若,十字架
為了保持這姿勢你十三個小時內
甚至沒去過一趟廁所
(以至我也沒好意思起身越過你去廁所)
「光輝,榮耀,英雄」…… 諸如此類
你仍在頑固地詮釋哪一種
飛機落地後空姐彬彬有禮地將
一張弓
搬上輪椅,漸行漸遠
輪椅上有一張弓

2012.11.20 於某國際航班上

【女人的仇恨】
舞臺上的歌手縱情演唱
舞臺下的她們交頭接耳
面對一個盛裝出演的
年輕女孩,大媽大嬸兒們
愈加地苛刻嚴厲
皺眉,鼻子嘴唇擠成了一團:
「太瘦!」
「沒腰!」
「不好看,小家子氣!」
沒有人評價她的唱功
也不關心演技

我於是明白了
美麗的女人
如何一步步在輿論中
走向平庸
或者死亡
「所有女人對女人的仇恨,都是女人對妓女的仇恨」

2016.5.13 於 北京

【民主鬥士】
一些男性朋友
關心社會民主
淺薄夜色裡
呷紅酒
優雅皺眉
指點江山的樣子
既貴族又搖滾

話鋒一轉
他們也關心孩子
「棍棒教育有好處」
「風險低,穩定勝於創意」
還讚美妻子
「無私的後勤部長」
「聰明―話少,低調」

2012.5.25 於 倫敦

【爸爸】
你在電話上說著
想領養一個女兒
真假摻拌
什麼時候起,微笑和漠然
成為我僅剩的華服
除了那一次
相互吼叫之後,你送我上火車
我擁抱你
恰似你的前世戀人
眼淚破舊
如腐鏽的刀
你難以自控
疑心我已叛逃
而我在氣味混雜的倫敦地下鐵
反復播放中國民族音樂
耳機裡是你譜的曲
音符喚起過往
你的青春,有過的戎馬歲月
你曾一絲不苟為我指定鮮亮的服飾
標準髮型,和營養食譜
還有懲罰時的怒吼,又悄悄寫下日記:
「西兒……
我多麼抱歉……」
對於詩歌,你讚美而責備
經驗帶給你處世的智慧
卻忘了詩歌與音樂的共通性
像遺傳基因
睜開眼看世界吧。你說
你認為我該活得安穩實際
有時你比往常沉默
我便為自己的出生而難過
揣測它如何損壞了你的威望
使媽媽衰老
許多年了,我背向你們腳步如飛
一面在世間找尋你的影子
我拒絕想像你們早於我離世
或是為疾病所困
或不足夠快樂
可我時常感到無助
像對自己的無能為力
像我對愛過的每一個人感到無能為力
表像頑固而可疑
百無一用的文字能夠安慰你麼,爸爸
璀璨如同白晝的月光,能不能
那畢竟是同一枚月亮呵
我曾夢見過你們的樣子
行走在住宅小區的河邊,叢林
穿過大門口的幼兒園
不露聲色,右轉通往世界
而我正在其中
面目哀傷,脖頸倔強

爸爸

我也許永世不皈依宗教
卻將時常為你們禱告

2013.2.8 於 倫敦

【有些話我很少說出口】
有些話我很少說出口
也不善誘他人說出口
比如:
我愛你;我走這邊;那就
算了吧
取而代之
我們飲酒作樂
在旋轉時伺機凝視
或者,去鄉村
去大海
旅途中別有深意地
沉默,回望
無言記住
這永不再來的一刻
有些話我極少說出口
如同我的仁慈與軟弱
不忍親手將
我們
繫上火刑柱

時間、地點不詳

【流逝】
你說,你這個廢物
我生下你有什麼用
你說,你這個畜生
我要和你斷絕關係
我不要你了
我不要你了
我不要你了
你一連說了三次
爸爸打電話給我
勸我「諒解你」
「斬斷骨頭連著筋」
我並非,不能諒解,只是
有些感情,就是這樣
漸漸流逝

2017.1.5 於 倫敦

【禁止吸煙】
做完乾蒸和足療
我躺在水療館寬大舒適的沙發上
讀詩
扶手印著「禁止吸煙」的大字

左側飄來一陣煙味兒
我望去,是一個
滿頭白髮,形骸放浪的大叔
叼著煙,玩兒手機

「大哥,這裡可以吸煙麼?」
我壓低聲音問
他輕揚頭,挑眉:
「你抽吧,沒事兒!」

我「啪」地按亮了火機

2017.7.15 於 深圳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