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書籍】《滿月酒--電影書》

2015/4/23  
  
本站分類:其他

【推薦書籍】《滿月酒--電影書》

下一個李安?!華裔青年導演鄭伯昱自編自導自演的半自傳電影,台美合資,再造《囍宴》第二! 
電影《滿月酒》探討代理孕母、多元成家等議題:一對分別在東方和西方背景下成長的男同志戀人,想要擁有自己的小孩,該怎麼辦?他們千方百計找到適合的卵子供應者,並蒐尋世界各國尋找代理孕母;在這過程當中,東方母親歸亞蕾該如何接受來自兒子的種種衝擊?! 

電影由歸亞蕾、鄭伯昱、MICHAEL ADAM HAMILTON和莫愛芳領銜主演,本書收錄劇本全文及大量精彩劇照、幕後花絮,並附徐立功、歸亞蕾、陳若仙精彩序文及洪宜君影評;一個不一樣的家庭,也可以很幸福!

 

【自序/鄭伯昱】 
  我第一次失戀是在大學的時候。那年暑假我待在家,孤獨,困惑,而且哀傷。我極需要有人幫我處理這些感受。母親問我怎麼了,「我失戀了,」我說,「為了一個男孩。」 
  那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自從我向母親出櫃後,我們很少談論我的私生活。這些年來,我已經有一群支持我的朋友,但母親則是非常孤單地一個人面對著(或著不去面對)有一個同性戀兒子這件事。每當我們一起出席家庭聚會,有些出於好意但愛管閒事的叔叔阿姨總是天真的問我: 
  「你什麼時候請我們喝喜酒?」 
  「你有女朋友嗎?」 
  我通常只是聳聳肩一笑置之。他們便轉向母親: 
  「Barney怎麼會到現在還單身呢?」 
  「他學歷好又有成就,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倒追他。」 
  然後一定會有以下這句: 
  「我認識一個很棒的女孩適合Barney!我朋友的女兒也住在洛杉磯,我可以安排他們在美國見面。」 

  有人說,當你出櫃的時候,你的父母就藏身隱遁入櫃。臺灣的親戚朋友中沒有人知道我是同志。我原本想告訴他們的,但為了母親的面子,我總是在家庭聚會中保持沉默。我會悄悄的瞄一下我媽的反應。她總顯得不太自在且受挫,彷彿她的生命中少了什麼或者不圓滿,這總讓我覺得自己是個是個讓她失望透頂的兒子。作為人子,這是世界上最痛苦的感受。我們從未談論這件事。過去這麼多年,這樣的沉默只是暫時的解決之道。然而,現在時代不一樣了,這樣的沉默也不再有用了。 
  在美國,婚姻平權是一項活躍的社會運動。我所居住的西好萊塢,行人穿越道上畫了頌揚多元的彩虹色,在那裡,同志就像到處都有的星巴客一樣平常普通。而我母親住在台北,她的親朋好友沒人知道我在美國的私生活。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向親友們分享我的生活,母親能驕傲地向他們介紹我未來的男朋友,並邀請他們參加我們的婚禮。 
  有一次,我發現一部名為「Google Baby」的記錄片。這部片說的是一對以色列男同志渴望有個孩子。由於同志透過代理孕母生孩子在以色列是違法的,因此這對情侶與美國的卵子捐贈者合作,並向印度徵求代理孕母。孩子出生後,他們跋涉千里,橫跨半個地球去接他們的孩子。這對情侶追求這個非傳統家庭的歷程讓我深深著迷。 
  我很好奇像我這樣的單身男同志可擁有什麼樣的家庭,以及可行的選擇。我開始研究代理孕母,參加研討會,並且去了解最新的家庭計劃技術發展。經過省思和研究,我發覺擁有孩子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極其不容易的旅程,尤其是對一個同志。他們面臨幾乎無法克服的障礙與各種面向的衝突:個人的、人際關係的、世代的、法律的、文化的、財務的、道德的以及國際的──這些都是構成一個出色電影劇本的豐富元素。我開始腦力激盪。我自問:我可以說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對整個世界都具有意義,而不只是一個給我自己的故事?我在不到兩週的時間內絞盡腦汁寫下初稿。《滿月酒》成形了。 

  《滿月酒》劇本至少經過了三十次的改寫,到底幾次我真的算不清了。其中最重要的角色是那位母親。2002年,我與伍迪‧艾倫(Woody Allen)合作演出電影《好萊塢終局》(Hollywood Ending),和伍迪合作讓我領悟到「選角」是電影製作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之一。選對了演員,這部電影就成功了一半。我知道我需要一位非常強的女演員來飾演這個母親。 
  起初,我心目中的人選是歸亞蕾。然而我不太確定她的年紀。李安的《囍宴》大約是二十年前的電影,歸亞蕾現在可能八十歲了,這對於劇中的母親一角太老了。於是我和製片面試了許多六十歲左右的女演員,但沒有人適合。 
  接著我看了亞蕾姊在《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 的演出,她的舞跳得很靈活,在片中極其迷人!我發覺亞蕾姊的年紀與我母親差不多,太完美了!我們在洛杉磯會面,我告訴她這部片的背景是一個非常個人的故事,以及我有多麼欣賞並尊敬她的演出。亞蕾姊的演技既生動又自然,她可以同時令你又哭又笑。開始合作後,我才了解到她看似毫不費力的演出源於她的努力。她是我所知道的演員中最認真的。 
  由於電影是一種合作的藝術,對身為導演的我而言,尊重演員的表演過程是很重要的。我鼓勵亞蕾姊大膽的詮釋她所扮演的角色。在我們開始合作之後,我們常常碰面討論,亞蕾姊會給我關於這個故事及其角色的建議。雖然作為編劇和導演,我有自己的觀點,但我非常認真地看待她的建議。我不斷的改寫,改寫,改寫。在我們碰面和工作這段期間,我們的友誼更深了。漸漸地,她成為我的朋友,夥伴,以及母親。 

  我和台灣的製片合作《滿月酒》,但多年來,我們無法籌到足夠的資金。由於這是個跨文化的故事,必須在美國和台灣取景,我們需要許多國際上的合作夥伴來投資這部電影。我們在美國已獲得足夠的資金,然而無法在台灣這邊取得足夠的錢來開拍。即使獲得文化部的補助 ,我們仍然很難募得更多款項。我記得有位台灣的投資者說,同性戀是不道德的,他們絕不會投資這個計劃。 
  至此為止,我在這部片已投入兩年以上的時間,但是還在原地踏步。隨後台灣的製片決定退出,我深感沮喪且心神交瘁。我自問:應該從頭開始,繼續這計劃;還是放棄這一切,轉移目標?我致電亞蕾姊,告訴她台灣的製片退出了。我向她道歉浪費了她這麼多時間。亞蕾姊和我已投入許多,我們也成了好朋友,感情甚篤。她拾起電話打給她的老拍檔──奧斯卡贏家的製片人,徐立功 。 
  2013年9月,我飛來台北見徐老闆。初次見面,由於我的中文程度在對話上很受限,還不能直接理解他說的意思,而徐老闆常常說些深奧的話,我大概只能聽得懂一半,我通常只是微笑,不太懂他的意思,但佯裝點頭同意。還好有我們的總策劃楊惠怡幫我翻譯解釋。雖然徐老闆有點令人生畏,但有仁慈和藹之風。我告訴他拍這部片的動機,並且引以為傲的公開我的同志性向。對我而言,開放、真誠和坦率非常重要。如果他對於我是一個公開出櫃的同志有意見,我想,他就不會是這部電影最合適的製片。 

  我們會面許多次,越多溝通,我就越了解他。當我越了解他,我就越喜歡他。我在偶然間看見徐老闆在金馬獎典禮上得到終生成就獎的YouTube短片。他公開宣示對於妻子和家人的愛。這是一個多麼真誠而浪漫的男人!對我而言,他就像是父親。我們彼此更加信任。我飛回洛杉磯時還不知道這個作品的命運,然而兩個月後,我們在台北開拍了。 
  拍攝非常困難,無時無刻都戰戰兢兢。每天都像是與時間和陽光賽跑,收工的時候都像是一個奇蹟。因為在這個作品中,我具有雙重角色:導演和演員。身為導演,我是這艘船的船長。我希望為我的演員和工作人員提供一個令人安心的工作環境,讓大家能夠發揮所長。我需要具備很清楚的視野,並向團隊傳達我的想法;一個最糟的導演就是不能下定決心。身為演員,我則需要擺脫束縛,當下全新而坦誠的活在每個瞬間。我必須非常清楚我的角色所處的情感曲線所在的位置。每當完成一個場景,我會卸下演員的身分,換上導演的角色,走向螢幕去檢視我們剛剛拍攝的影片,給演員和工作人員調整的指示,再迅速回到那個場景,保持冷靜,深呼吸,然後再試一次。我演出的每一個鏡頭都這麼做。這真的很瘋狂。 
  99.99%的演員都是自戀的。演員天生喜歡受到矚目。為了讓《滿月酒》成為一部好電影,我知道我必須與自戀的傾向對抗。這很不容易。我不斷提醒自己,對於每一個鏡頭,除了我自己的演出以外,還必須檢視場景中的其他要素。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我提醒。因為我明白,如果沒有專注於所有的細節,電影就拍不好。後製期間,我非常幸運能和傑出的剪輯顧曉芸合作,她是我的客觀之眼。藉由她的幫助,我能客觀地為這部片做出最好的剪輯。 
  徐老闆說,每部電影都有它自己的命運。亞蕾姊和我每每回首這條路,總覺得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祝福著我們。之前久久無法募得充足的資金的經歷其實是件好事,延遲開拍讓我們有更多時間發展這個故事,並且使角色更加豐富。當我們開拍,我們才有更充足的準備來戰勝這看似無法克服的一仗。假如我們早幾年得到資金,這故事不會如此完滿,我不會遇到徐老闆,這部電影也不會有這樣好的結果。 

  藝術是很私人的。它等同於向世界分享絕大部分的靈魂。影像具有感染力並且能影響一個人的生命。這段從研究、撰寫《滿月酒》的劇本直到開拍的日子已是我人生最棒的旅程之一。這段歷程從感情上、智性上和藝術上都挑戰著我。從私人的層面來說,我拍攝了這部片,因而能與母親分享我的想法和觀點。我完全無法預料電影上映後,她會如何反應,她的朋友會怎麼想。但我知道這故事需要被訴說,不只是因為私人的理由,更因為這世界需要看見它。 
  拍攝《滿月酒》有許多高低起落。我很感恩在這條路上能遇到這麼多不可思議的人。亞蕾姊就像是一位母親,她在這計劃最低潮時伸出了援手,並將我介紹給徐老闆。徐老闆成為我另一個爸爸。我記得在台北後製期間,徐老闆和我每天都邊喝綠豆湯邊討論電影進展,多令人回味無窮!有人告訴我,有位男同志的媽媽看了《滿月酒》的預告片感動落淚了。我一位男性異性戀朋友告訴我這部電影深深觸動了他,並提醒他建立一個家庭有多麼不容易。一個同志朋友告訴我,看完這部電影,他打算跟隨《滿月酒》的腳步,邁向成為父母之路。藝術的追求是一個非常孤獨的旅程。這些故事和我遇到的那些美妙的人,讓我的旅程不那麼孤獨,並提醒我這所有辛苦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每個人的旅程都是不同的。儘管我出櫃了並引以為傲,我知道許多同志、雙性戀和跨性別者 仍然在暗處掙扎著。台灣就像世界上其他地方,正邁向令人振奮的同志平權運動。我希望我的電影能改變人心。透過我的電影,我希望人們能更理解同志一些,我們其實也就像其他人一樣。我希望這部片能鼓勵更多同志及其父母公開,並驕傲地追求我們的所愛,我們的幸福。這旅程將與《滿月酒》一同開始。轉變一小步,人生一大步。 

     Barney Cheng 2015.1.1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