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未記.第九章 登仙階

2017/9/29  
  
本站分類:創作

修仙未記.第九章 登仙階

    第九章  登仙階
 


「你猜得沒錯,從五年前開始,青齡就秘密幫我練功。」宋仰澤說:「冥合神功也是她傳授予我。
「那時你撞見我倆雙修,青齡情急之下出手將你打成重傷。你驚嚇過度,中掌性命垂危,事後記憶喪失也是情有可原。縱是青齡醫術超絕,也是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將你從鬼門關拉回來,再偽裝成急病,由我帶回功房照顧。」

想起當日的情景,為濟心臟不禁砰砰狂跳。這與愛慾無關,而是根深蒂固的恐懼。左青齡那一掌,可是鐵了心要為濟的小命。如果宋仰澤沒有追上來查看,及時將為濟帶回施救,他這條小命就沒了。


「所以,龍女幫大師兄——雙修?」
「她與我雙修,助我練成木靈真氣。只要有木靈真氣護體,天劫於我而言便不再是問題。這道法門被封印在太乙聖化元典之中,就算是仙界一眾太乙、真仙,也鮮有人能通曉。」

可是他卻把這麼珍貴的真氣傳給為濟。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已經做過的事我不會後悔。」宋仰澤說:「我說過了,你是因她而傷,我這一半木靈真氣算是代她還你。」
「大師兄不該拿自己的命和我賭氣。」為濟說:「既然龍女可以幫你修成真氣,一定也可以幫你補回來。就算你要去血渤海作戰,只要想辦法雙修的話,就一定還有機會。等明年再挑戰度劫吧!別讓為濟因此內疚。」
「傻小子,這就是你不懂的地方。」宋仰澤哀傷地說:「今年中秋,青齡就要和遺泰山新任掌門成婚了。」

為濟頓時傻了。

「錯過這一次,青齡就再也沒有機會幫我修煉,甚至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了。」兩行淚水從他眼中落下。為濟從來沒看過他這一面,向來成熟穩重的大師兄,像小孩一樣哭得雙眼泛紅。
 
「不管我度劫成功與否,今年已經是我們兩人最後一次見面。」
「不可以!」為濟回過神喊道:「大師兄絕對不能因此絕望!要是大師兄自己走上絕路,那以後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你以為我沒想過嗎?登上真仙之位是我唯一的機會,只要我夠傑出,就能突破靈胎才能登仙的限制。我這麼多年來,難道不是為了這個目標不斷努力嗎?我、我只是、我只是沒想過,我居然會對她……」
宋仰澤五爪箕張,指尖刺進胸口,血珠沁出皮肉。

「如果可以,我何嘗不想物我兩忘,斷欲絕情?但這有什麼好處?不過是血渤海上又多一個死人而已。」

宋仰澤伸手搭住為濟的手掌,把他拉到面前。

「我知道你擔心我,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自尋絕路。」他說:「我想過了,就算只有一半的木靈真氣,我還是要賭他一睹。這是我最後的機會,並兼顧你一線生機的方法。」
「我的生機?」為濟有些疑問。「我的生機和大師兄能否登仙有什麼關係?」
「你不懂嗎?我們兩個可以打破規則,挑戰雷風雙尊的權威——雖然他們可能根本不曉得這件事。」

又哭又笑,宋仰澤的樣子有些瘋狂。

「也許我們兩人之間,還真有一道看不見的連結。放心,我會把一切告訴你,至於你信不信,要不要照我的方法去做,就全看你自己。」

宋仰澤要他坐下,開始指點他劍法和內功。為濟努力記住他聽到的一切,事後後悔不已。
他不願意相信大師兄說的話,可是有些事由不得他。
 




 
二月二黎明一至,雲霧在東方聚集,金色的晨曦穿開天空,為這個仙界的大日子揭開紫色的帷幕。

為濟今天醒得又急又早,踏出禪房時天才剛濛濛亮,淡藍色的雲霧還沒退盡,水氣從柳林和泥土裡透出。他搓搓雙臂,踮著腳尖快步跑上通往青楓林的路徑。時候還這麼早,他沒把握大師兄是不是醒了;如果大師兄和他一樣對這一天充滿期待,那此時應該早就起床準備了才對。

路上沒有半個人,除了膳房那邊有些許煙火味之外,雲瑯琊上下都還在睡夢中。為濟跑過大小濃密不一的樹林,披散的頭髮沾上枝葉間的露珠,冷風吹來酸澀的凍氣。連稀薄的空氣都好像帶著冰晶,每次呼吸都有些微的刺痛,騷動鼻腔深處。

為濟的腳步沒有放慢。一個月來錯綜複雜的陣法在他眼裡,變得和普通的小路沒有兩樣。雙腳自己知道遇上哪塊石頭,或是風向改變時要轉向哪裡,對應時辰變化平安繞出困陣。有時候為濟忍不住會想,究竟是他太熟悉這個陣法布局,還是宋仰澤的陣認出了他,主動引導他走上正確的路。

但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安靜的早晨很快就會過去了,為濟要快點找到宋仰澤。

他的大師兄已經穿戴完畢,負手站在功房前。為濟放輕腳步,以免打斷宋仰澤沉思。


「為濟?」
「大師兄,我沒打擾你吧?」
「沒有,我只是站著,想想事情而已。」宋仰澤轉過身面向為濟。「我要你練的功夫練得怎樣了?」
「我練成了。」為濟禁不住得意說:「大師兄的預感果然沒錯。有了木靈真氣之後,什麼困難的法門對我而言都不是問題。」
「太好了。」宋仰澤讚許道:「這也是你自己的造化。我的真氣只是幫你功力更上層樓,要能隨心運用,還是要靠你自己努力。」
「可是大師兄,你擅自教我納虛法門,難道不會惹上麻煩嗎?」為濟說。
「只要你等一下別一口氣跨上兩級登仙階,我們兩個都不會有麻煩。」

難為情的為濟不住傻笑。大師兄就愛開他玩笑,他真氣雖然飽足,但元嬰依然維持胎狀,能否向上跨階還是未定之天。宋仰澤偏偏拿這件事來做文章,明明自己也是面臨生死關頭,卻絲毫不願表露心情,真是個矛盾的人。

「我交給你的劍呢?」
「在這。」為濟舉手運氣,鋒利的銀芒自掌中現出,倏地凝成一柄長劍。
「很好,這套納虛取物你學成了,我的丹青就暫時托你保管,你可得好生收藏。」

為濟望著手中的長劍,赤紅細紋沿著劍脊勾畫,古樸的劍身隱隱透出冷光。他不懂為什麼這柄劍叫丹青,更不懂為什麼宋仰澤堅持登階時,要為濟替他保管這把劍。

「不用多想。」宋仰澤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我讓你保管丹青,不是要以防萬一什麼的,而是要增加我的勝算。身體裡藏著金鐵之器,去和天劫降下的火殛神雷抗衡,怎麼想都是不智之舉。那些度劫失敗的人,多半以為有武器就能增加勝算,卻連這一點火剋利金的道理都忘記了。」

宋仰澤翻手化出一顆杯口大的黑色寶珠,寶珠裡有股黑氣盤旋,一亮相隨即有股水氣氤氲的濃重氛圍,圍繞在四周空氣中。

「這是青齡給我的玄碧珠。只要有這顆寶珠,我就能常保體內水元不絕,滋養木靈真氣對抗火殛神雷。」

他聽上去信心十足,為濟先前擔心宋仰澤會走上絕路,現在看來完全是庸人自擾。

「我已經算好天時,等我們兄弟兩人一同登階成功,就一起到血渤海去作戰。」宋仰澤說:「有志者事竟成。等我們建立前無古人的功業,還怕什麼遺泰山掌門嗎?」

為濟很高興他想開了。能替他保管寶劍是種榮耀,等大師兄成為百年來凡人登仙的一人時,再將丹青取回的時候,風采勢必加倍耀眼。誰知道?說不定為濟還能跟著沾一點光呢!
不遠處鐘聲陣陣,正是寅時盡,卯時鐘響,早晨正式來臨。

「走吧,是時候去登仙了。」宋仰澤拍拍為濟的肩膀。為濟將丹青收回;如果他連納虛法門也可以輕易學會,只是跨過元嬰階還有什麼難的呢?未來正如東昇的朝陽,在兩人面前鋪展一條光明的道路。


走出青楓林,一陣風隨即迎面而來。為濟閉上眼睛,享受一下清風撫面的爽利。今天雲瑯琊的霧氣躲開小路,讓出空間給眾門徒行走,不過只要抬頭向上望,依然可以看見雲霧飄渺。事實上,今天的雲霧比往常更加震懾人心,乳白色的水氣隨風繞成長龍,在碧綠的樹林頂上盤旋,往頂峰的聖德宮聚集。

為濟摒住呼吸,每年此時乍見此景,總是難免這麼一下。無數雲龍在空中昂藏舞動,隨穆法尊呼喚聚集聖德宮前。眾門徒莫不正裝頂禮,隨鐘聲指引聚集。

咚巄!

今天的鐘聲比平時更加深沉悠遠,籠罩雲瑯琊。初昇的晨曦耀眼奪目,與聖德宮的金黃風采相互輝映,朝陽在天上被雲霧折射成千萬道霞光,散射點落在每個上山的門徒臉上。宋仰澤臉上也沾了相同的光,風度翩翩的他看上去彷彿神祉,修成青春不老的天外飛仙。

「我們往山上走吧。」他說。為濟點頭附和,伸手握住他的手掌。

碰觸到對方時兩人都愣了一下,做錯事的為濟趕緊收回手掌,學大師兄平時的樣子把手負在身後。宋仰澤不禁莞爾,帶著他稍稍彎腰,放低重心走上山坡。現在他們每一點真氣都至關緊要,不能浪費在施展輕功上。

從他們身邊走過的門徒多半快步疾行,呼吸和腳步凌亂毫無章法,要不了幾步路就氣喘吁吁。為濟保持和宋仰澤同樣的和緩速度,每次腳步收放都配合著呼吸的節拍,保持中庸守柔的強度,將雙腳的負擔減到最小。

行走、呼吸也是修行,睡覺、用餐也是功課。掌握這兩個訣竅,才是養生主的法門。為濟深呼吸,放輕腳步,大師兄的真氣在他體內循環,充實他的精氣神。

路上他瞥見白水德和一班納虛階的同修從身旁經過,心中想起好友們。

果然,大有和晉仕也在其中,為濟向他們打手勢示意,要他們保持原本的路線,不要過來打擾大師兄。大師兄趁著走這趟路的時間調息運氣,不能有所分心,為濟要陪他。大有和晉仕你看我我看你,滿頭霧水被其他人推著往山上走,為濟向他們揮手。沒關係,等等再追上他們就好了。


不知道有多久,他的心都沒這麼平靜過了。美景和人群總是有意外的療效,光是行走在其中,加入朝聖的行列,都能令人身心平靜。當然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有大師兄帶著他往前走,前方有他們一同努力的目標,再加上好友們等待聚首,他要怎麼不平靜?

不知道左青齡是個怎樣的人?為濟不禁猜想,如果去掉險些要了他小命這件事,她也算是一眾師兄弟的大嫂不是嗎?如果大師兄成了師尊,那她就是眾門徒的師母了。

「笑什麼?」宋仰澤問。

為濟搖頭說沒有。穿過紫藍相間,夾道互生的醉仙桃花徑,雄偉的聖德宮就在眼前。抬頭望去,樹海上的雲龍漸漸向下匯流,彷彿群龍聚首頂禮聖德。在這般驚人的景象之下,穆法尊就站在一列崎嶇的小山旁,宛若一座鎮風的石獅威武護守聖德宮與他身後的登仙階。

每次看見這登仙階,為濟總不免訝異它的平凡與不平凡之處。說穿了,那只是一列七顆高矮依序排列的怪石,剛入門的弟子會先踩上最矮的練氣階,然後依序凝丹、元嬰、納虛、合體、度劫,一年又一年慢慢向上爬。無數弟子止步的度劫是七顆石頭中最高的一顆,最後的真仙階反而稍遜幾分。

不談階級,不說修仙,那就只是七顆青黃灰綠,色調不一的怪石而已。乍看之下也就是尺寸比山裡的石頭更大一些,有些青苔雜草依附在石縫中。

但就和神秘的宙心池一樣,只要一踩上平矮的第一階,腹中突如其來的空虛感,天地倒錯、混亂精神的壓力便隨之襲來。修為不夠的人,怎樣也無法踏出下一步,穩健向上邁進。踏上第三階的為濟,在邁步下一級的旅程上失敗了三次。每次失敗,他就會從石階上摔下來,踩空的步伐失去平衡,狼狽地跌進石階的縫隙間。

他今年勢必要有所不同。

穆法尊舉手動風雲,雲氣繚繞登仙階,為這七級石階注入雲瑯琊蘊積一年的仙氣。終生未竟的挑戰就在眼前,所有弟子莫不露出徬徨的神色。沒有人想要失敗,更沒有人想在中師兄弟面前丟臉。踏上第七階也許是生死交關的考驗,但是看不見的第八階,凌駕在眾位真仙師尊之上的太乙神人之境,卻令人垂涎三尺。

怪的是愈往上走,反而愈多門徒選擇裹足不前。為濟不懂這是為什麼,但是人群確實在無意間慢慢分成這兩個群體。一邊是躍躍欲試的低階門徒,站上納虛或是少數幾個還留在雲瑯琊修行合體的門徒,成了一小群向後退縮的人。

合體成功,穿著黑袍立身此地的,更只有宋仰澤一人。

他的眼睛如此專注,為濟一時間還以為他在看即將登上的石階,可是仔細一看才發覺不對。宋仰澤看的不是簡陋的登仙階,而是登仙階旁的聖德宮。


雲霧環繞朝陽而動,穆法尊的真氣籠罩雲瑯琊上下,在他龐大的氣場中,悶雷隱隱在遠天作響。聖德宮七層光耀的塔樓上,畫出一道燦爛奪目的金光,昭聖天尊踩著優雅的步伐緩緩向下,與穆法尊比肩而立。如果剛才眾門徒中還有任何一點騷動,在昭聖天尊雙足落地的剎那,也完全靜止了。輕卻響徹耳畔的雷聲,在那時靜止,連風都隨之停下。雲瑯琊眾師尊們帶領學生,向雙尊彎腰行禮,致上最高的敬意。

昭聖天尊向眾位門徒點頭致意,穆法尊面帶微笑,收起風勢將舞台讓給天尊。霎時雲收天青,緊繃的氣氛更加凝重。


「終於,又到了此時。」
天尊清亮的聲音向外擴散,氣勢一點都不輸方才穆法尊的招風納雲的功力展演。
「眾門徒齊心修煉,守護人間界的安危。在五濁惡世侵略的腳步日漸加緊的當下,能立身此地,見眾弟子精誠團結,赤心奉獻,老夫不勝欣慰。」

他舉起右手,一道虹光向東方的天空射去。

「血渤海之上,我無數仙門弟子,正與五濁惡世的邪魔大軍奮勇廝殺。一旦陣線崩潰,邪魔將肆虐人間,毀我崆峒九重天諸般寶器。屆時人間界將成煉獄,萬劫不復。
「雲瑯琊自千年前瑯琊道祖伊始,深知此戰終期迢迢。欲斷絕邪魔侵擾,天上天下靖平祥和,非百代之功不可。故道祖立下雲瑯琊基礎,為九重天教育門徒,為血渤海培養生力軍。如今,此一重任,要落在諸位肩上。」

他慢慢垂下雙手,耀目的虹光隨之轉向,照在登仙階上。

「登上此階,肩負重任。待人間靖平,仙宮之上生生世世佳釀仙眷,舞樂飄揚。這青春不老的修道之路雖長,但有諸位相伴,老夫也要聊發少年狂。」

不少笑聲從人群裡傳出,原先向後退縮的弟子變得比較有勇氣一些,而初階的年輕門徒門,更是已經迫不及待了。

「閒聊已畢,現在便請諸位真仙,引領門徒登上登仙階。」


昭聖天尊指令一下,初階門徒門立刻按照階級分散,各自湧向屬於自己的群體。為濟下意識抓住宋仰澤的衣角,生怕被人群衝散。

「怎麼了?」宋仰澤問:「不去和你朋友一起嗎?」
緊張到說不出話的為濟搖搖頭。
「跟著我的話,你可能要最後一個登上登仙階喔!」宋仰澤警告說:「到時候所有人都會看著你的。」
為濟還是搖頭。出於直覺,他不想和大師兄分開。
「隨你。」宋仰澤往人潮外站,為濟也跟著他脫離其他階級長長的隊伍。

最先上場的,是剛入門剛開始練氣的門徒。他們年紀都約莫十歲上下,小得像是從另外一個世界來的動物。為濟真不敢相信幾年前,他也不過是那般大小而已。

這一階的孩子很多,但是登階流程非常順利。每個孩子往低矮的石階上一站,等從石階上浮出的虹光散去,馬上就可以下來了。說實話,為濟在雲瑯琊這幾年,從沒看過有人站上練氣階,卻不被石階認可的。他也很好奇是否真有人會在一開始,就被登仙階拒絕入門。

再來是去年入門,今年要踏上凝丹階的門徒。這一階通過的人數也不少,雖然說登仙階隨著階級提高,愈往上難度會愈高,可連第二階都踏不上的也實在少之又少。

等到第三階,差距就開始出現了。凝丹終於大成,可以挑戰元嬰的門徒,要比剛才前兩階的人數足足少了一半。一般人多半至少要兩年功力,才能蓄積足夠的元丹之氣,踏上第三階。

不過從這一階摔下來挑戰失敗的人也是少數。


再來是要踏上元嬰階的人。有了足夠的丹氣,踏上元嬰階便輕而易舉。為濟就是站在這一階上,看著不少過去落後他,或是比他晚入門的門徒,一個個追趕過去。能修成元嬰,隔年立刻向上跨足第四階的人,人數已經相當稀疏了。能踏上這一階的,多半都是為濟認識的老面孔。這些人從他的師弟變成他的同修,如今成了他的師兄。

不過今年他不會再被人趕過去了,有大師兄幫忙,他有自信趕過他們。

比起前幾階,要從納虛階要踏上合體階的人,變得少之又少。大部分的門徒都站在原地觀望,等著放棄今年的機會。幾個由師尊們親自點名挑戰的門徒,不消多時就狼狽地摔下來,灰頭土臉地從登仙階下爬開。

他們失敗只是摔下來而已。換個念頭想,一旦他們成功了,就要準備前往血渤海了。為濟的目光不自覺把視線往那一群白衣人身上投去,他們的臉色就和衣服一樣,灰白參差,茫然失措。
今年沒有合體階的門徒要站上度劫階。
為濟抓住宋仰澤的手。


「輪到我了。」宋仰澤堅定地推開他。「我去去就回來。」
他的力氣比為濟還大,為濟只能放手,向後退到人群裡看著他走到雷風雙尊面前。
「弟子宋仰澤,今日將度劫成仙。」他拱手作揖,向兩人深深鞠躬。「在此,拜別兩位太乙尊者,以及眾位師尊。」

穆法尊沒有說話,只用眼神向身旁的老僕示意。老僕拿起手上的簿子,不曉得在寫了些什麼。他每年都站在那裡,為濟卻一直到這時才注意到他會寫字。


「好膽識。」昭聖天尊拍拍宋仰澤的肩膀說:「待汝功成,聖德宮裡那罈醉仙吟,少不了汝一杯。」
「弟子先謝過天尊。」

昭聖天尊帶著微笑,慎重其事親自帶著宋仰澤來到第一階前,拱手送他走上登仙階。宋仰澤一個吐納,舉步踏上石階。

霎時,登仙階金光大作,雲瑯琊群山共鳴!

眾門徒莫不目瞪口呆,他們從沒見過有人踏上登仙階時出現這種情境。萬里晴空突然雲雷交織,電光四射,彷彿要與皓光閃耀的登仙階爭勝一樣。眾位師尊們有的抬頭望天,有的緊盯石階上的宋仰澤。

他向上跨出第二步,然後是第三步,接著是慢得驚人的第四步。

為濟的心一點一點跟著抽緊,全身大汗淋漓。

宋仰澤站在第四階上,那困難萬分的第五步,好像怎樣都踏不出去。當他跨出去的時候,天上的閃電變得狂亂無比,不少門徒驚聲尖叫,嚇得抱頭躲避。

最後兩步,只見宋仰澤的身影慢慢移動。他似乎看不見周圍刺眼的金光,或是感覺天上意圖嚇阻他的雷網。他跨出的五步平靜得和周圍的騷亂格格不入,正如他平靜無波的臉,就算考驗萬分痛苦,也沒有洩漏一絲一毫。

然後,第六步。為濟推開人群,慢慢走上前去。


最後一步——
 








<待續>


歡迎訪客澆水交流
言  雨 部落格 http://showwe.tw/blog/main.aspx?m=3064
不定時電影、讀書心得更新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7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師兄弟才是真愛,仙女只是防腐劑吧=W=
回應    0    0
言雨    
言雨
不、不、不,其實—— <作者已被隔音抗爆處理.>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