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萌芽的春天———陳千武〈終焉〉賞析@陳慧文

2017/9/12  
  
本站分類:藝文

愛萌芽的春天———陳千武〈終焉〉賞析@陳慧文

(民眾日報2000.6.21)

   風喊叫屋頂

   苳的樊籬 花萎了

   季節 釘上鐵的十字架

   黃昏 寂靜的時候

   只有追憶使人哀憐

   瞑想卻像薄紗般恍惚著

   愛萌芽的春天

   成為戰慄的過去

   在昏暗的秋日

   凝視著被冷落的草叢

   現在 兩個人的純潔

   愛已終結

   和著單音 悲哀低訴的弦

   風一般地歌唱吧

   向鐵的十字架 挽著手——

 

   本詩是陳千武先生早期的作品,民國三十年以日文刊於臺灣新民報,一九四二年編入私家版的《花的詩集》,其後作者自譯為中文。本詩有助於了解陳千武先生萌芽期的詩風,及日據時期台灣新詩的風貌。詩中將年輕人對愛情的嚮往及失落感,描述得非常動人。

   房屋本是最溫暖安定的地方,如今卻被風吹刮著,就像現實的無奈不斷侵襲;花木本是充滿自然生命力的象徵,如今樹木受困於藩籬中,花朵凋萎;「季節」本是生生不息、循環不已的,卻在十字架上被釘死了,而且是「鐵」的十字架,更顯得冰冷無情。詩開頭的三句,便以並置的意象,暗喻原本年輕蓬勃的生命受到了拗折。

   場景設在黃昏寂靜之時,這種天色將暗未暗、矇矓不明的時候,特別容易引發人的追憶和瞑想。愛萌芽的春天,用來比喻年輕人的勇於嘗試、勇往直前,甚至有些血氣方剛、年少輕狂,正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確,年輕人總以為「真愛無敵」,只要勇於表達、勇於追求便可共浴愛河,但愛情豈是這麼簡單輕易的呢!付出的感情若得不到相同的回應,就只是一廂情願;即使兩情相悅,仍須面對彼此和週遭的種種挑戰。於是這一鼓作氣的熱情卻被潑了冷水,變成「戰慄的過去」;如今朗若晴空的青春心情不再,代之的是秋日的陰暗寥落,就像路邊的草叢倍受冷落,無人珍惜。過去兩人那純潔率真的愛,劃上了休止符。

   不再純潔、不再天真,卻不是絕望,而是成長的陣痛。西諺說:「未經長夜哭泣,未足以語人生」,詩末三句,作者勉勵自己從失落的情緒中超脫出來,面對現實,面對人生。僅管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僅管人生的基調可能是孤獨的單音,或悲哀的弦響,僅管無情的命運如風呼嘯著,我們仍要歌唱,仍要和世人挽著手,面對世間的磨難,面對鐵的十字架。作者用「歌唱」做為擺脫自傷自憐的一種手段,顯然是要用詩歌的誦吟與創作,來轉化、昇華失去愛情的痛苦,乃至人生所有的悲哀。

   〈終焉〉顧名思義說的是一場戀情的結局,看似悲傷消沉,實則是以積極奮勉的態度作結,作者不陷溺於哀憐的情緒,也不駝鳥式地逃避現實,他承認、正視世間的現實,在不如意的人生中勇敢且儘量快樂地努力活著、創作著。這種處理失戀、面對挫敗的態度,是值得我們看齊的。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