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未記.第五章 仙門貴客

2017/9/12  
  
本站分類:創作

修仙未記.第五章 仙門貴客

    第五章  仙門貴客
 


自從和大有兩人不歡而散之後,又隔了好幾日,為濟才有機會去尋大師兄。去的時候宋仰澤和往常一樣,在青楓林裡打坐調息,素白的短衣長褲,乾淨得好像會發光。大有和晉仕想學人家用法術把衣服洗白,顯然還有好些功夫要練。


「你來啦?」宋仰澤睜開眼睛。「你今天倒是來得古怪。難不成你學那些頑劣的榜樣,偷偷逃課了?」
「不是。」為濟搖搖頭。「懸壺師尊說我不用再躺了,但也不許我去上課。他說我該乖乖休養,不是拿性命去養元嬰。」
「但你還是跑到我這兒了?」宋仰澤挑起一邊的眉毛。
「再過不到一個月就要登階了。」為濟說:「我沒有時間休養。」
「先坐下吧。」

為濟順他的指引,屈膝盤坐在他面前的蒲團上。

「我知道你心繫什麼,再多說其他的閒話只會讓你更焦急,這便進入主題。」宋仰澤說:「這幾天我反覆思量,總算有了結果。你先前之所以無法孕養元嬰,最大個關鍵就在你心火失衡,侵奪另外四行元氣。我給你喝的培元茶,正好替你滋養內腑,開通了氣脈通衢。火元受外力資助,陰陽調劑大成,又逢你運氣推動,正好助你一舉成就了元嬰雛形。」
「這是真的嗎……」
「我是誤打誤撞,不小心解了你的難題。」宋仰澤苦笑。「我原先的用意,是你入陣時已有運氣累積,用這茶幫你疏導氣勁。培元茶只是尋常練功用的增長方子,一般門徒功力尚淺,平時不會用上這茶來幫助運氣。只不過你體質特異,陽火太旺,陰火偏虛,這帖藥和我的陣法意外成了大補仙丹。」

原來如此!怪不得平時為濟不管怎麼運氣,最後總是消耗流失,沒有辦法孕養元嬰。原來問題就出在他體內的火原陰陽失衡,阻礙了其他氣脈運行。

「長期氣脈不順,也難怪突然疏通之後,你會運氣過度不支倒地。」宋仰澤繼續說:「如今找到關鍵,往後就知道該麼進行了。」
「我可以再喝那個培元茶嗎?」為濟期待地問。
「不行。」宋仰澤搖頭說。
「可是如果不喝那個茶,我不就……」
「藥劑畢竟是外來助力,你該想的是怎麼用自己的方法,平衡體內陰陽消長。」
「可是登階日馬上就要到了!」為濟說:「如果趕不上這次登階日,趙水——我是說坤輿師尊,很可能就要把我送出仙門了!」
「為了一時痛快,壞了一身修行值得嗎?」宋仰澤厲聲問:「難不成你想跨過元嬰階之後,往後的日子都困在同樣的階層上嗎?你和那不成形的元嬰合體,這種程度的修為能去面對天劫嗎?」
「為濟不想度什麼天劫,我只想和大師兄一樣,到東方海上斬殺邪魔!能不能登上真仙的位置,我根本不在乎!」
宋仰澤臉色瞬間鐵青。「為了跨上登仙階,你可以連命都不要?」
「沒有跨過這一階,我的命也可以不要了。不能和師兄弟們一起斬殺邪魔,那修行又是為了什麼?」

他不要再被人落下,當初他追不上他的父母,這一次他不想再被其他師兄弟超越。如果他過不了這一關,意味著仙門再也容不下他,同樣的心痛又要重來一次。而且這一次為濟不再是懵懂的孩子,而是能夠清清楚楚,記下這份創傷的年紀。

「為濟拜託大師兄了。」他向前壓低身體,對著宋仰澤跪倒。「請大師兄一定要幫我這個忙。」
「你這傻瓜。難不成前日發生的事還不夠警告你嗎?」宋仰澤說:「要是再出一次意外,你很可能真的會心火逆衝,五內焦焚而死。」
「為濟不在乎。」
「逞強沒有好處。」宋仰澤嘆了口氣道:「既然你這麼堅持,那先把初一發生的事說的清楚,再告訴我懸壺師尊都幫你開了那些藥。」
「所以大師兄願意幫我了?」為濟抬起頭,急切地問。
「你這小瘋子連命都不要了,我還能說什麼?」宋仰澤沒好氣地說:「快點把初一的事說清楚。光陰寶貴,再不快講登階日都要到了!」
「是的、是的,為濟這就說!那天——」
 

 


為濟差一點就趕不上迎接望嵯峨的仙女來訪。

好不容易調勻了呼吸,心痛終於慢慢平復,為濟從泥土地上爬起來,右手捧著胸口,左手四處亂扒好不容易才撐起身體。他拖著身體坐正,雙手交疊在腹部上,用力推動丹田裡的氣勁。熱火從他的胸口向下燒,幾乎要毀了他的元嬰。他必須盡快把這股氣推開,將這把無名火導回正路。

好在仙山之上不乏清冷地氣,四周又有水泉脈動。藉著吐納山水竹林的氣息,為濟很快就壓下了心中暴躁的火焰,內息稍得平穩。

他剛才是怎麼了,一提起仙女內息就激動成這個樣子?要是給其他師兄弟知道他因為仙女兩個字內息翻湧,到時不被笑死才怪。

可是事情有這麼簡單嗎?

為濟轉念想想,也許不只如此,更重要的是晉仕臨走前那一番話。他們不信任大師兄,是因為怕有邪魔入侵,還是只是單純的嫉妒?為濟知道樹大招風的道理,在輩分排序上,宋仰澤是未跨過天劫的門徒中位階最高的人,大師兄三個字當之無愧。一旦跨上真仙這一階,他將是繼輩份最淺的武藝師尊之後,百年來第一個度劫成功的道士。大有和晉仕都說過自己想成為這百年來第一人,或許他們對這句話的重視,遠遠超過為濟所認知。

百年來第一人,這也難怪了。

難怪大師兄要離開大展長才的戰場,回到雲瑯琊潛修。大有和晉仕況且如此,像他天分這麼高的人,自然目光會放得更遠。


思緒理出條理,為濟的心痛也慢慢壓制下去。算算時間已接近午時,再不回去換掉這身汗濕的髒衣服,就來不及參加迎賓典禮了。據說望嵯峨鎏金頂這次不只派使者來訪,還有傳說中的仙女親自駕臨,為濟要是錯過鐵定悔恨致死。

為濟顧不得內息才剛平穩,腳下使出輕功,往雲瑯琊後門飛奔。好在今早三人有先見之明,沒跨過還本道離開護山陣法,否則山門、後山一來一往之間,絕計要錯過時辰的。

沒時間吃午飯了,反正他肚子裡還隱隱作痛,趕時間狼吞虎嚥反而不利身體。為濟索性繞過膳房,直接回禪房裡換衣服。不少門徒和他也是同樣想法,午膳時間還沒過,大伙兒已經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位前,拉開大通鋪前的抽屜翻找衣物換裝。

這通鋪前的抽屜櫃和宋仰澤功房裡的相去不遠,不同的是功房中僅僅獨立一個,這裡卻是連綿不絕,排列在窗櫺之下。每個門徒都有一列三個抽屜可以利用,分別堆放衣物、書籍和其他什物。為濟找到自己的抽屜,脫下身上的髒衣服塞進底層,換上最後一套乾淨的道袍,再從什物堆裡翻出頭巾和髮簪把頭髮紮好。

還有布鞋。為濟的兩雙布鞋都是趕赴戰場的師兄們留下來的,他換掉平常穿的髒鞋,換上體面的那雙,再綁好綁腿就算整裝完畢了。

鐘響了。

平時如果不是時辰交接,報時鐘是不會響的。午時還沒過完,突然鐘響就表示——
「別發呆,要集合了!」幾個年紀較小,手腳不俐落的門徒匆匆忙忙呼朋引伴,捧著腰帶、布鞋、髮簪,不一而足的小東西跑出禪房。有些動作慢的手裡還抓著頭髮,一邊跑一邊手忙腳亂地想把髮髻盤好。為濟不像他們,他深呼吸拉緊腰帶,輕鬆跟在他們後面趕赴集合。他還有點喘,不過不礙事。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今天雲瑯琊裡繚繞的雲氣,要比平時多上許多。門徒們匆匆集合到山門牌樓兩側,分立青石舖造的廣場兩側。剛踏上練氣階的門徒由傳法、養氣兩位師尊帶領,站在右首,左首則是凝丹階的門徒和坤輿、武藝兩位師尊。

為濟小心不去對上趙水鏡的目光,順著人群移動到左側第二位的隊伍裡。這裡是登上元嬰階門徒的位置,人數和前方兩個隊伍比起來少了一些,元嬰師尊和懸壺師尊站在前方。在對向的隊伍前方,為濟可以看見大有和晉仕站在矮胖的納虛師尊旁,正與師尊熱烈交談。他們和最後一列由合體師尊帶領的隊伍,都一樣穿著白色的道袍。

唯一一個穿著黑色道袍的人影,靜靜站在廣場左側的最後一位,近得好像為濟開口呼喚,他馬上就能夠回應。

但是他不敢。剛才和大有他們那一席話,讓為濟覺得自己背叛了大師兄。宋仰澤待他如兄弟,他卻把秘密隨意洩漏出去。

況且也沒時間讓他胡思亂想了。

突然間,清風拂面,所有的道士、門徒噤聲不語,雲瑯琊周圍雲氣消散,天地間陰霾盡掃,太陽光輝照臨大地。

仙門第二人,穆法尊駕臨。

穆法尊踏出前殿,嚴肅的面容配上滿頭銀絲,清矍的利眼正如其號。和其他師尊相較之下,穆法尊與昭聖天尊兩人,才是年歲與根基相當的太乙真仙。他身上耀眼奪目的紅袍,正是他歷經八百年寒暑考驗的修行證明,去老還少的面孔比白髮蒼蒼的眾位師尊更有威嚴。

穆法尊身前的青衣老僕捧高托盤上的木鐸,只見法尊緩緩舉起右手,木鐸隨著他的手勢受氣流牽引,從托盤上飛起快速旋轉!


木鐸謙柔悠遠的聲響,隱隱震盪在場眾人的心。穆法尊不只是隔空托起木鐸,更用內功將木鐸的聲音擴散出去,令其響徹雲霄,隨風飄揚。這不只是通知雲瑯琊裡的眾人貴客將臨,也是對仙山外的客人傳訊,歡迎他們進入雲瑯琊地界。

穆法尊輕描淡寫的動作,就已使為濟摒住呼吸,連大氣都不敢稍喘一下。其實憑穆法尊的修為,就算有人在這廣場上敲鑼打鼓,也蓋不過木鐸柔和的聲響。木鐸聲帶動風勢,遍掃雲瑯琊內外,牌樓、前殿霎時光耀如新,山林隨之共鳴唱合。

驀地,穆法尊嚴肅的臉上出現一絲微笑。
稍微眼尖一些的人,都看得出他為什麼微笑。

白色的雲霧散去,原本一片澄明的視野,慢慢出現一抹紅雲。

隨著紅雲從山腳下一路向上翻滾,開始變換五彩光芒,熠熠生輝。五色雲霧宛若一條沿地鋪展的華麗毯子,湧進雲瑯琊山門牌樓之內。不少門徒發出驚嘆,張大嘴巴低頭抬腳,想躲避雲霧之氣。穆法尊臉上的微笑愈發明顯,再舉起左手將木鐸引至身邊,清風隨之流轉匯聚,將五色雲霧吸引聚攏。

「一別經年,穆法尊風采依然,教慕芙蓉好生敬佩呀!」

一眨眼,身著青衣的妍麗女子隨雲霧飛昇上山,宛若一朵水上芙蓉隨波飄至,姿態說不出的優雅美麗。為濟看在眼中,驚在心裡。女子貌美如花已經令人讚嘆,那凌虛飛渡的身法更令人驚豔。就是眾位師尊,也難得幾人有此修為。
 
穆法尊收回木鐸,放回托盤上讓老僕帶下,回頭對慕芙蓉笑說:「小龍女今日怎麼有閒光臨雲瑯琊了?自前次一別,皇甫非馬至今還沒有機會,向小龍女祝賀度劫成仙之喜。」
「穆法尊忒謙了,小小度劫,有什麼好四處恭喜的?」慕芙蓉格格輕笑,顯見相當得意。
「其他貴客呢?」穆法尊問。
「你這雲瑯琊每次來,都有這陣清風拂面。我等不及就先上山了,三位姊姊還落在後頭呢!」
「三位?」
穆法尊和其他人的疑問,立刻就得到解答。只見地上雲霧升起,向牌樓正門聚集,頓時仙樂飄揚,緩送異香。十幾名青衣美婦或捧花藍、或捧樂器,簇擁著三個身著朱衣的美豔仙女。

三名仙女現身祥雲之中,雲瑯琊眾門徒不禁發出無聲讚嘆。方才一朵水上芙蓉就令眾人驚艷,隨之而來的三位仙女更是各有不同的風采,各自仙姿卓秀。穆法尊抱拳行禮,為三人的美深深折腰。

「靈府七龍女,皇甫非馬今日一舉逢四,雲瑯琊上下不勝光榮。」
「新艷等三位妹妹遠赴遺泰山戰場,今日不克出席,卓貴雪好不慚愧。」為首的仙女卓貴雪一身金線桂雨相互交錯,隨她福身行禮款擺,好像隨時會灑落一片花雨一般。
「鳳冠龍女這一說就太客氣了。」穆法尊說:「靈府七龍女芳名遠播,仙界上下誰不爭先一睹風采?」
「能得法尊青眼,姊妹們苦心修行就有價值了。小妹法尊已經見過了,且讓另外兩位妹妹也與法尊問候。」
「鳳羽翎趙寒香。」
「初陽晨雨左青齡。」
「還有我小龍女慕芙蓉,見過穆法尊!」

一眾仙人忍不住呵呵直笑,從為濟的角度看過去,他們宛如圖畫般美好又不真實。左青齡離他最遠,為濟看不清她的面容。不過趙寒香的樣子他就看得一清二楚,自稱風羽翎的趙寒香和卓貴雪有幾分相似,身上都帶著一股冷冽高傲的美。不同的是卓貴雪更有長者風範,舉手投足間多了一分圓融。

慕芙蓉身姿宛若蝴蝶一般輕盈無骨,看上去年紀最小,和穆法尊間的言談也最活潑。但即便如此,她和另外兩人一樣,身上真氣脈動強健。這印證了為濟方才的第一印象;要論修為,這女孩般的仙女不遜於雲瑯琊任何一位師尊,另外三位仙女更是人中龍鳳。

要說有誰在他們之上,雲瑯琊上下不作第二人想。


「仙樂、異香,諸位仙女風雅依然。袁利亨有失遠迎,真是失敬、失敬!」

忽地九天之上,驚雷開道,一道虹階從雲瑯琊頂峰跨下,雲瑯琊掌門昭聖天尊從天而降,爽颯現身。此時雲瑯琊牌樓、前殿、石階,無不透生七彩光輝,以迎聖駕。

「弟子拜見天尊、法尊!」師尊們領隊喊道:「恭迎靈府七龍女玉駕光臨!」
聞聲昭聖天尊哈哈大笑,對四位仙女抱拳行禮。仙女們帶著隨從一同作揖回禮,一名青衣侍女捧著一只通體碧綠的玉香爐,走上前福身高捧。

「貴雪見過昭聖天尊。」卓貴雪說:「鄙門聖母師尊偶然得知天尊雅好異香,特別要貴雪呈上這只九轉碧玉爐,和爐中一味流雲龍涎香。一點小小心意,盼能回報雲瑯琊風雷雙尊款待盛情。」
「鳳冠龍女太客氣了。調味焚香不過是老夫修行之餘,分心培養的怪癖,想不到竟得金鼎聖母如此看重。下回造訪鎏金頂,必當親自感謝!」

說是老夫,但天尊的笑臉哪有半絲皺紋。面似冠玉的他黑髮如墨,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近千年的修行歲月已經取得了回報,返老還童的他不像是雲瑯琊的大家長,反而更像他們的師兄弟。目睹雲瑯琊雷風雙尊風采,再看看左近的宋仰澤,為濟覺得大師兄相較之下還略顯老態。

這就是修行的境界不同,天尊、法尊還有眾位仙女已經超脫年歲,與凡人的思維分道揚鑣了。看著他們,心中瞭解只要潛心修煉,總有一天也能達到相同的目標,說為濟不動心是騙人的。

他的心跳得好快。仙女們身上有股令人手腳發軟的香氣,隨著微風吹在臉上。不少定力不夠的門徒,都已經眼神迷茫,昏昏欲睡。這樣看下來,現場最警醒的人,說不定就數為濟和宋仰澤。這個雲瑯琊眾門徒的大師兄,孤身挺立,雙手負在身後緊緊扣成一團。

這也難怪了,一下子看見這麼多仙界先天聚集在一起,為濟也是緊張得心臟怦怦直跳。想想他還要跨越多少關卡,才能和他們比肩站在一起?為濟呼吸困難,稍早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內息又開始四處亂竄。他想必非常害怕。

沒辦法,阻擋在他面前的障礙太高太大了,他卻連一級小小的登仙階都跨不上去。修道是去慾存我,反璞歸真,無窮盡的一條辛苦道路。即使是宋仰澤,也和為濟一樣還有好長的路。
宋仰澤的站姿僵硬,不過似乎沒幾人注意到他的怪樣子。


「據聞今歲貴門,將有一名凡人才俊要挑戰天劫?」卓貴雪的聲音和雷風二尊一樣,都混著內力向外傳,好讓眾弟子聽見他們熱絡的寒暄。
「正是。」天尊說:「若能成功度過天劫,將是本門百年來第一人。」
「那貴雪得好好看看這位才俊,也好在他功成之際,物色人選相互匹配呀!」
「耶,還是龍女想得深遠。仰澤,過來見見眾前輩。」

天尊呼喚宋仰澤走上前去,四位仙女稍稍站開,好讓出一點空間讓這個傳說中的青年才俊立身,給他們品評端詳。

「弟子宋仰澤,見過各位前輩。」宋仰澤的口氣略嫌生硬。為濟懂他為什麼緊張,他自己也是一顆心好像快跳出喉嚨了。他到底是怎麼了?
「狐毛小子?」不知道是誰在他耳邊呼喚。
「怎麼了?」意識迷濛的為濟隨意應了一聲。
「你滿頭大汗是怎麼了?」第二個聲音說:「別過來,我可不想得病。」
「沒事,我只是有些氣悶。」不行,他不能引起其他人注意。要是打斷迎接仙女的儀式,不用心火燒灼,他光是羞愧都能致死了。
「可是——」
「我說沒事!」為濟低吼,壓制了關切的聲音。他眼睛裡都是霧氣,令人窒息的香氛繚繞不去。
宋仰澤行過禮後,卓貴雪讓開一步。
「三位妹妹也過來打個招呼吧!」她說,三個仙女依序往前,宋仰澤一一行禮。
 
趙寒香是第一個,接著慕芙蓉占地利搶了先。第四個仙女不以為然地等小妹移開腳步,走到宋仰澤面前。為濟看到一對雪白的酥胸,和她微帶潮紅,但是冷冽異常的絕美容顏。汗水浸濕了她的身體,宛若一朵雨後的薔薇。

「哇……」

不知道是誰怪叫一聲。為濟滿嘴鐵鏽味,霎時間心上灼燒的火彷彿找到出口,拚命向著喉管湧出。他把那團火吐出來後,整個人頓時輕鬆不少,雖然有些頭暈,但是至少不再感到痛苦了。
第二團火從他嘴裡湧出。群眾這次有了反應,大批臉色慘白的門徒嚇得四散逃逸,不顧禮節打亂隊伍,像群驚惶失措牛羊緊緊靠在一起。身穿朱衣的仙女站在宋仰澤身旁,兩人的臉色都是一般鐵青。其他先天們或納悶或好奇,銳利的眼睛彷彿要將為濟刺穿了一樣。

「不好。」

宋仰澤身旁的仙女嘴裡似乎說了這麼兩個字,手腕一抖,閃亮的長劍對準為濟的要害刺來。

對了,她的名字是青齡,她的聲音很好聽。

為濟不知道這有什麼重要的,在昏過去之前吐出第三口血。
 
 
 









<待續>

歡迎訪客澆水交流
言  雨 部落格 http://showwe.tw/blog/main.aspx?m=3064
不定時電影、讀書心得更新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