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夏繼《搖滾戀習曲》之後最新一部愛情小說。--《我的男人是狐狸》

2017/8/21  
  
本站分類:創作

朱夏繼《搖滾戀習曲》之後最新一部愛情小說。--《我的男人是狐狸》

不同種族間的愛情,由誰來定義愛的價值?
超越《狼的孩子雨和雪》的溫馨浪漫,
原來和狐狸精談戀愛、結婚到生孩子可一點都不容易!

「抱歉騙了妳,其實我是隻修練六百年的狐狸精。」
在蘇于晴生日當天,交往五年的顏以傑突然向她表明身分,她瞪大眼,先是忍不住搓揉那對大耳,又看向他背後,用力拉了兩下尾巴。
「為什麼決定現在說?」蘇于晴盯著他,表情疑惑。
「這件事很重要,因為我想娶妳當我的妻子。」顏以傑牽起她的手。

兩人決定結婚時,卻因為蘇于晴是「人類女子」遭到男方父親強烈反對,又是遭茶杯砸破頭、又是下跪請求同意,這段身分懸殊的戀情,歷經重重困難總算獲得長輩的祝福。
興高采烈準備婚禮的蘇于晴,卻在無意間發現未婚夫隱藏的重大祕密,在結婚前夕她竟選擇消失蹤影……

不同身分的愛,需要付出的犧牲更多,
無論遇到什麼阻礙,請記得我愛你。

立即訂購《我的男人是狐狸》

 

內容試閱

【序章】狐狸男友

  星期五傍晚,熱鬧的商店街行人來來往往。馬路上車燈、七彩招牌閃爍,人們嘻笑狂歡準備迎接假日,燈紅酒綠的景色下,根本沒人注意到一隻蹲坐在路旁的流浪狗。那隻小狗躲在柱子旁,看著川流的人潮,面露無辜。然而在這群人當中,卻有一名女子停下腳步。
  「嗨。」她注意到小狗,越過人群,走到小狗面前蹲下。
  「你只有一個人?你媽媽呢?」她對著小狗說話,小狗迎上前,在她腳邊撒嬌。
  她伸手摸摸小狗的頭,小狗跳起來,盯著她胸前搖晃的工作證。工作證上頭寫了她的名字:「蘇于晴」。她這才想起自己為了赴約匆忙下班,竟忘記把工作證取下。
  「你一定是餓了吧。」蘇于晴對著小狗微笑,將工作證取下收進皮包裡的同時,從中取出一包狗餅乾,放了幾片在小狗面前。
  她從小就愛狗,常常放學看到路邊的流浪狗就忍不住餵食,導致流浪狗也愛跟著她,把狗帶回家後又討母親一陣挨罵。由於家裡已經養了一頭柴犬,她母親禁不住女兒淚汪汪的眼淚攻勢,老是得幫她替流浪狗找新主人。
  但是自從大學離家後,她最寶貝的寵物柴犬過世,她沒能見到愛犬最後一面,哭了一個多月才好,但難過的心情卻怎麼也忘不了。因此她再也不敢養狗。
  「對不起,我只能給你食物,不能帶你走。」蘇于晴說著輕摸小狗的頭,把隨身攜帶的狗餅乾收進皮包裡。流浪狗年紀幼小,白色的毛相當柔軟,她忍不住摩搓小狗的頭。
  「妳在幹嘛?」
  蘇于晴聽見熟悉的聲音,轉過頭,一名身穿灰色風衣外套的男人,揹著雙肩背包,手插口袋盯著她。那就是她的男朋友──顏以傑。他搔搔一頭褐色柔軟的頭髮,面露不滿。
  果然他今天是要跟我做了斷吧。蘇于晴內心徬徨不安。
  她回想三天前,上班午休時間和朋友吃飯時的對話──
  「妳生日快到了吧。打算怎麼慶祝?跟妳的小男朋友嗎?」同事兼好友的楊雅筑問。
  「普通方式過而已,還會怎麼過。但我男友說我生日當天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我說。」蘇于晴面帶微笑,滿面春風藏不住。都交往五年了,重要的事還會有什麼,不就是求婚嗎?她當時這麼心想,然而楊雅筑卻面露憂色。
  「怎麼了?」她一臉疑惑。
  「蘇于晴,妳要小心了,妳的三十二歲生日,可能沒有妳想像中得美好。」
  「什麼意思?」
  「我問妳,妳男朋友幾歲?」
  「二十七。」
  「加減算術妳會吧。你們相差五歲耶,老實說,妳年紀也不小了,他跟妳交往一開始只是喜歡妳熱情活潑的個性,可是男人是很現實的,永遠喜歡年紀輕的女孩,而妳已經不能被稱為女孩了。」
  「女、女人有什麼不好?不是很流行姊弟戀嗎?」蘇于晴結巴回應,一臉心虛。
  「妳電視劇看多了,現實生活中哪有那麼多姊弟戀,更別提最後修成正果的有幾個啊?」楊雅筑嘆了口氣,「所以我說,妳要有心理準備,這可能是妳最後一次和弟弟男友見面了,好好珍惜最後和鮮肉相處的時間。」
  「小晴、小晴。」顏以傑搖了搖蘇于晴的肩膀,她才回過神。
  「妳還有嗎?狗餅乾。」男友問。
  「嗯,你想餵牠吃?」她放了幾塊狗餅乾在顏以傑掌心上,然而對方卻沒有餵流浪狗,竟然反將餅乾放進自己嘴裡。
  「那是狗飼料耶。」蘇于晴驚呼。
  「我有點餓了,反正吃進肚裡都一樣。」顏以傑說著,從蘇于晴身後抱住她的肩膀,目光瞪向前方的小狗,小狗發出嗚嗚聲,嚇得快速跑掉。
  「你幹嘛嚇走牠啦。」她臉紅側頭看向自己的男友。
  「那是因為妳都不看我。而且妳不是說再也不養狗了嗎?那麼就不要給別人過多的期待。」
  在顏以傑帶有醋勁的口氣聽來,流浪狗倒像是個真人。
  「你不起來嗎?還是想要我揹你。」蘇于晴苦笑。她的男友在交往這五年,總是很喜歡撒嬌,或許是因為這樣她才覺得對方可愛。
  顏以傑靠在她耳背後嗅了嗅,鼻尖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狗在聞東西。他輕聲說:「我喜歡妳耳朵和髮際線之間的味道。」
  他的氣息搔得蘇于晴耳背發癢,耳朵瞬間漲紅。
  耳朵和髮際線之間的味道?蘇于晴對這模糊地帶不禁皺眉。
  蘇于晴回想起五年前和顏以傑第一次相遇的事,那是某個星期六下午,太陽毒辣到不少人被熱死。
  她撐著陽傘出門買東西,途中經過附近的自動販賣機,本來想買罐汽水解渴,但站在前面、看似大學生的一名男人一直用手指猛戳販賣機的玻璃,彷彿以為可以穿過玻璃拿出飲料。
  「需要幫忙嗎?」她也想買飲料,見對方這樣怪異的舉動,等得不耐煩了,忍不住問。
  「我問妳,這台機器不是按了就會有飲料出來嗎?」男人轉頭看向她,一雙大眼露出像狗兒般埋怨的眼神。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太陽太過刺眼,隱約覺得男人身上的汗毛發著微光。
  蘇于晴盯著對方的表情不由得想起以前過世的寵物,當下覺得失禮輕咳一聲:「你想喝什麼?」
  男人指向上頭的運動飲料,面露期待。他這張臉又讓她想起寶貝的柴犬。並非說對方長得像狗,只是單指他的眼神,而且認真來說男人五官十分端正、細緻,不太像這個時代的長相。
  「你沒用過販賣機嗎?」蘇于晴別過臉,幫他按下按鈕。
  「我不信任機器,只是天氣實在太熱了。啊,掉出來了!」男人驚呼,開朗的笑容讓蘇于晴看得不禁失神。
  「怎麼了,要不要我請妳一罐?妳想喝什麼。」男人問。
  那就是他們相遇的起點,在那之後,蘇于晴經常在那台飲料販賣機前遇到男人,他們巧遇時總是忍不住聊天,而且交談的時間一次比一次長。
  「啊,已經晚上了,沒想到竟然聊這麼久。」她輕敲自己的大腿,站著不動,雙腳已經發麻。那次他們一聊就不小心聊到天黑。
  「明天可以再見面嗎?」男人在她準備轉身離開時握住她的手問。
  「明天?」蘇于晴被握住的手開始發燙。他們向來只有巧遇才會聊天,從未特別約定時間見面。
  「我一直都在這裡等妳出現,我大概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就喜歡上妳了。」男人表情因緊張而板了起來,雙眼直盯著蘇于晴的臉,看得她從手一直熱到頭頂。
  「嗯?」她瞪大眼睛,愣了幾秒才有反應。那時她甚至不曉得對方的名字。
  「我叫顏以傑,妳可以和我交往嗎?」男人用力嚥下口水,彷彿為了說這句話,練習了上百次。
  蘇于晴一臉呆愣,睜大眼點頭。面對一個身分不詳、老是埋伏等待自己的男人,到現在她仍不明白自己怎麼會答應得如此草率,所幸顏以傑並不是什麼可疑份子,因此目前她人財兩在。
  做詐騙的硬撐五年也太拚。蘇于晴不禁開始胡思亂想。
  「小晴,妳又發呆了。」顏以傑依舊抱著她不放。
  她苦笑勉強站起身,作勢要揹起黏在背後的男友,但顏以傑個子比她高,兩腳垂地,自然是揹不動。
  「走吧,我餓了。」蘇于晴說著,顏以傑才鬆開手改站在一旁牽起她的手。
  這說不定是最後一次牽手了。她想著,背後還因剛失去的溫暖而感到一絲寂寞。
  「今天奢侈點,到餐廳去吧,我訂好位了。」顏以傑露出微笑。
  「因為要談分手,不想給妳太難看,所以訂了高級西式餐廳。」蘇于晴喃喃唸起楊雅筑唱衰自己時說的話,不禁冒冷汗。
  「怎麼了?」顏以傑看她遲遲不進餐廳,轉頭問。
  「沒事,只是想說我穿這樣合適嗎?」她隨便掰了個理由。
  「當然,妳很漂亮。」顏以傑摟著她的肩帶她進去。
  蘇于晴聽了臉頰又是一陣紅,就算只是安慰她也開心。

  兩人走進高級餐廳,在靠窗的座位坐下。服務生幫他們點好餐後離開。他們靠著窗,從這裡可以看見路過的行人和遠處川流的車輛,紅燈、黃燈好不熱鬧。
  「小晴,妳今天有點奇怪。」顏以傑看著她。
  「沒有啊。」蘇于晴回過頭對男友擠出微笑,試圖保持冷靜。
  「沒事就好。」
  「對了,你說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我,是什麼?」她故作開朗的表情問。她實在等不及了,這些天一直擔心男友會提分手,忍不住想直接知道答案。
  「現在說嗎?」顏以傑面有難色,搔了搔瀏海。他的表情切中了蘇于晴的擔憂。
  「早說晚說不是都要說。」她話才出口,眼眶已沾濕。她盯著顏以傑看,見對方將水杯放下,表情凝重。拜託不要說分手。蘇于晴望著他心想,不論如何她還是很愛他,捨不得跟他分開。
  「妳說的對,這些事我憋在心裡很久了,不說我也難過。」
  從很早之前就想跟我分手了?你是這個意思嗎?蘇于晴淚汪汪望著小男友。
  「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她勉強擠出微笑望著他。
  「我想說對不起,這些年我對妳說謊了。」顏以傑站起身鞠躬道歉。
  「你說了什麼謊?」蘇于晴睜大眼仰頭望著對方。她不眨眼睛,以為這樣可以把眼淚曬乾,因此臉上的微笑變得不自然。
  「我其實不是二十七歲。」顏以傑表情不安,抓了抓脖子。
  少胡說了,拿年齡來開我玩笑,好說服我分手嗎?蘇于晴在心裡默唸,深呼吸,維持完美的僵硬笑容:「不是二十七歲,難不成你想說你十七歲未成年?」
  「當然不是。」顏以傑皺眉,「但我騙妳的不只年齡。」
  「那你還騙我什麼?難道你想說你不是男人嗎?」
  顏以傑雙眼微睜,抓抓臉頰:「接近,但正確來說我不是人。」
  沒錯,拐了我五年的青春,認真說起,確實不是人。蘇于晴想著,露出極度委屈的表情。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是人,年齡還是光年計算,不知是哪裡來的外星人?」蘇于晴不禁諷刺道。
  「小晴,光年是距離單位,不是真的指年的意思。」顏以傑蹙眉,面露困惑。
  蘇于晴因為發現自己講錯話,臉頰一紅,頓時感到羞赧。
  「好嘛,你不就是想分手,就分手啊,繞這麼大的圈子,還講那些奇怪的謊話騙我。今天就結束了吧,再見。」她說著抓起皮包和外套,什麼也沒想便衝出店門外。她努力忽視旁人的目光,跑進一旁的小巷裡,用手背胡亂擦拭哭花的臉。
  「小晴。」顏以傑的腳步聲傳來。
  「你來幹嘛,要跟我討飯錢嗎?多少我付就是。」蘇于晴低頭翻攪著皮包,模樣狼狽。
  顏以傑心疼靠向前,伸手把她抱在懷裡。
  「抱歉,我說謊惹妳哭了。」
  「不想要我哭,那你為什麼要騙我?」蘇于晴頭靠在他胸前啜泣。
  「因為喜歡妳,所以我不敢說真相。」
  「那真相是什麼?」蘇于晴被他的話弄糊塗,都要分手了還說喜歡,這不是謊話嗎?
  「妳要保證知道了不會被嚇到,不然我不好告訴妳。」
  「我不會被嚇到,請你告訴我真相。」
  「真相是這個。」顏以傑握住她的手放到自己背後。她感覺掌心碰觸到毛茸茸的東西。
  「什麼東西?」蘇于晴仰頭看他。
  「我的尾巴。」顏以傑表情十分鎮定。
  蘇于晴瞪大眼,看向他背後,忍不住用力拉了兩下尾巴。
  「唉、唉,別拉了,會痛。」顏以傑握住她的手阻止,以免尾巴和本體分離。
  「所以這尾巴是真的?」蘇于晴交替看著顏以傑的臉和尾巴。
  「貨真價實。」顏以傑說著,又將她的手放到自己頭上,不到一秒,掌心被撐起,底下多了一對蓬鬆的尖耳。
  「喂!這是怎麼變出來的?」蘇于晴忍不住搓揉那對大耳,使顏以傑很不自在,臉頰發紅。
  「它們一直都在,只是被我收起來了。」
  「別開玩笑,又不是汽車側照鏡,收縮自如。」她說著,一臉困惑,將顏以傑的肩膀向下壓,認真查看耳朵根部確認。
  「嗯……差不多就像那樣。」
  「那你這兩隻耳朵呢?」蘇于晴拉扯顏以傑的人類耳朵,柔軟的耳朵突然和頭分離躺在她手心。
  「哇!」她嚇一大跳把耳朵扔在地上。
  「這個不便宜耶。」顏以傑彎下腰撿起人耳,輕拍幾下黏回頭上,同時不忘把狐狸耳朵和尾巴一齊藏好。
  「我不理解現在是什麼情況?不是說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我?」蘇于晴盯著他,表情疑惑。
  「對,我今天就是要向妳坦白我的身分,我是狐狸精不是人類。這件事很重要,因為我想娶妳當我的妻子。」顏以傑牽起她的手。
  「妻、妻子?」蘇于晴以為自己幻聽了,舉起雙手拉拉自己的耳朵。
  「從我第一眼見到妳,就很喜歡妳,那時早就決定要讓妳當我的妻子。」顏以傑微笑。
  「你說販賣機嗎?」
  「其實是在更早之前。」顏以傑羞赧地抓抓頭髮。
  蘇于晴聽了這回答,內心有點毛,不曉得顏以傑是在什麼時候就已經鎖定自己,但見對方表情認真,恐懼馬上被心跳掃得一乾二淨。
  「為什麼決定現在說?」
  顏以傑靠向她,伸手輕觸蘇于晴的臉頰,深情望著她:「我想我們的關係是時候該前進了,而且妳也已經不年輕。」
  蘇于晴本來高興的心情被男友過於老實的嘴狠狠刮去一半。
  「妳當我的妻子,好不好?」顏以傑問。
  「但是我已經不年輕了耶。」蘇于晴忍不住耍脾氣。
  「沒關係,反正我已經活了六百多年,妳和我比算幼齒了。嫁給我,好嗎?」顏以傑認真看著她,這表情令她心動不已。
  「既然不年輕了,我還有別的選擇嗎?」蘇于晴露出淘氣的笑容,顏以傑會心一笑,靠向前親吻她的唇,並將戒指套上。
  「所以從今天起我就是狐狸太太了嗎?」蘇于晴展示自己手上的戒指,用半夢半醒般的口吻說著,這話連她自己也不相信。
  「幸好妳答應了,不然妳可能會有危險。」顏以傑鬆口氣,輕拍胸膛。
  「少開玩笑了。你頂多只會刪掉我的記憶吧。」
  顏以傑搖了搖頭:「妳小說看多了,那種能力我可沒有。實際上如果妳知道我的身分,卻不願意嫁給我,我恐怕得把妳打暈扔到海裡。」
  「你只是說笑,對吧?」蘇于晴輕拍他的肩膀,但見顏以傑沒笑才知道對方的話是認真的。
  顏以傑突然一臉尷尬,抓抓臉頰說:「在正式結婚之前,我們還有一道難題。」
  「什麼難題?」蘇于晴接受求婚後,整個人輕飄飄,笑著問道。
  顏以傑苦笑回應:「我還沒告訴我爸媽我要娶人類女孩的事。」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76  回應:4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他該不會喜歡吃油豆腐吧(被拖走)
回應    1    0
朱夏    
朱夏
我想他會比較喜歡吃肉XD油豆腐是日本狐狸的習慣(地方風俗不同?!
回應    0    0
秀威資訊    
秀威資訊
要修仙的話或許是素食主義?
回應    0    0
朱夏    
朱夏
修仙的話,我想他會有複數條尾巴(九尾成仙,哈哈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