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隱娘的前世今生》侯孝賢:文字的想像遠比影像厲害

2017/7/19  
  
本站分類:藝文

聶隱娘的前世今生》侯孝賢:文字的想像遠比影像厲害

侯孝賢對《刺客聶隱娘》題材的興趣,源於大學時期閱讀唐人傳奇的經驗,他說河洛圖書出版的那本黃色書皮的《唐人小說》,都被他翻爛了。可見改編唐傳奇成為影像,早在大學時代就在心中植下根苗。傳奇中那混身神技的聶隱娘,在侯孝賢原先的人物設定中,讓人十二萬分的神往:我最初設計聶隱娘,你看那個「聶」字多好,有三個耳朵,然後是隱藏的一個女子,她是用耳朵聽的。我本來設計她眼睛閉著站在節度使府外面的樹上,黑魆魆的沒有人發現她,她一直在聽聲音,蟬聲、人聲,清清楚楚,她可以追蹤聲音,到一個程度,眼睛一睜開,嘩地就下去。 

侯孝賢對聶隱娘的詮釋,單由他對姓名三個字的詮釋,即覺察出他文字的敏銳覺察力,以及豐沛的賦比興能力,由此大抵可知,當他浸潤在豐富的唐史資料中,早在心中構築出無比絢麗的美妙影像。只是落實到開拍時,想像與現實仍然有著無法克服的巨大差異。 

我到現在拍聶隱娘,還是一樣要面對地心引力,在拍打戲的時候限制也很大,用的方式就有點像日本,是實際的,不是那種咻一下就把對方給宰了。……後來發現不行,那姑娘在樹上一下去就是一聲慘叫(笑),第一天拍我就知道完了,根本不可能,她有懼高,眼睛一直閉著。從那時候開始就一直調整,後來我就放棄了,從另一個方式根據現實的環境、現實的狀態,看景之後再去想怎麼克服。 

他雖被唐傳奇中的聶隱娘這個人物深深吸引,但無奈主演的舒淇會懼高,在電影中只能向地心引力低頭。光是此點,就明白拍攝現實的殘酷。侯孝賢在接受陳文茜訪問時,也明確提到文字的想像,遠比影像更為宏濶,更為厲害。他說:我小學五年級以前是看漫畫多,五年級開始看武俠小說,那時我哥哥讀左中,我每次都負責去借武俠小說。而且看得非常快,看到最後我跟我哥都沒書看。初中訂讀者文摘,《教父》連載就是那時候看的,所以後來我看《教父》我完全清楚。尤其一開始,在樓上走,要刺殺那一個,完全一模一樣,所以其實文字比你想像中的厲害多了。也就是說它會存在腦子裡然後你有你想像的畫面。這個比電影要厲害,所以不要相信電影,但是一定要相信文字。 

侯孝賢熟讀武俠小說,在心目中上演的武俠影像,早己不下凡幾。而此武俠大夢,終借《刺客聶隱娘》實踐,雖獲佳評如潮,但對他而言,離他閱讀武俠小說的想像世界而言,仍有段距離。他說:因為我感覺我拍這個片子,因為是第一次拍武俠片,我自己知道他還是離我自己想要達到的,其實還有很大段路,其實我感覺是沒把握的,因為我感覺這個,普通啦!真的,因為我心裡面想的,要比這個更厲害,但是你要知道她們兩個又不是專門練這個的,為了這個要設計他們練,練完以後打,打完一段,然後再去練下一段,這花了多少時間!我知道這是很難的。我小時候看日本片,因為以前鳳山四家戲院,一家是演歌舞團,其他三家都演武俠片。我從小就:「阿伯,阿伯,帶我進來!」 那時候的武俠片很多日本的,還有神怪的,什麼三日月童子、里見八犬傳、到後來的宮本武藏都有,還有那個小次郎他們,決鬥的什麼種種。不像我們就是劍,舞來舞去,花招一堆。他們是「鏗、鏘、磕、殺」就解決了。 所以我一直想要這個,那個要練,要練很長才有辦法。 

成英姝專訪侯孝賢時說這部電影裡的武打動作設計,侯孝賢要求是「動作不要花招,要有能量,簡單。」他心中理想的武打動作,是近似小時候常看的日本片裡的劍術。劍道是日本的傳統,也保留至今,那樣的武術不花俏,沒有刀光劍影蝴蝶亂竄的比劃,跳上跳下忽左忽右的團團亂轉,往往一撃傾力而出,乾脆俐落,迫力凶猛。《刺客聶隱娘》的劇本,與其說是中國武俠小說,倒更像日本劍客小說。以武士為主角的日本劍客小說,不似中國武俠小說那般寫不食人間煙火超凡入聖的俠士義行,而是更貼近時代的庶民生活。日本刀法頗有禪味,居合拔刀術乃出鞘瞬間殺人,甚至以刀不出鞘可觀勝負。侯孝賢在武俠小說閱讀中,體驗到文學的想像世界,實在遠比影像來的厲害。影像的高度,遠遠難以企及人類閱讀文字時的無邊想像。即使是文言文的作品,依然可以在清楚暸解文意後,任憑想像力去恣意馳騁。 

 

聶隱娘的前世今生-書封圖檔(小).jpg
本文節錄自聶隱娘的前世今生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