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米比亞的人文關懷,奇幻與冒險的成長故事。--《嘉布塔斯》

2017/7/5  
  
本站分類:創作

納米比亞的人文關懷,奇幻與冒險的成長故事。--《嘉布塔斯》

他們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生於大自然,死後歸塵土。
納米比亞的人文關懷 ✗ 奇幻與冒險的成長故事

非洲納米比亞的草原上,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的新生命在誕生,但也有許多的生命走到了盡頭。獵豹凱斯在姊姊與母親的呵護下,從小過著還算無憂無慮的日子。然而在某一個連日無雨的乾涸日子裡,凱斯所習慣的世界土崩瓦解。他被迫承受全新的使命──接受了守護神「嘉布塔斯」的神祕指示化身為人──而這將永遠改變他與這塊土地的命運。凱斯必須要適應詭譎的人類世界與複雜難測的人心,幫助這個國度面對傳染病、糧食危機與內戰的考驗……
究竟嘉布塔斯的指示將引領凱斯前往何方?在凱斯奇特的生命中所遭遇的人事物,究竟只是當下的巧合,還是埋下了日後命運的轉折?如果可以,凱斯最終希望,可以回到那片美麗的草原,那令他無限懷念的故土。

立即訂購《嘉布塔斯》

 

內容試閱

【第三章 嘉布塔斯】
凱斯受傷了,剛剛就算是以地表最快的動物速度奔馳,仍然難逃子彈的飛速衝擊。彈粉炸開的餘燼埋在血肉裡,有如烈火在體內灼燒,痛得無法繼續前行,必須找個地方躲藏起來。
他找到一處洞穴鑽進去,舔拭著染血的絨毛,意識逐漸模糊,緩緩閉上眼睛。回想起從出生到斷奶、跟在母親的後面一起狩獵,以及經歷親情從生命中消失,現在總算可以停止種種的掙扎及奮鬥,一切都太累了!
此時自洞穴深處發出了奇特的聲音,聲音相當遙遠,但確實是從洞穴另一端傳出來的。儘管傷口疼痛不堪,他還是循著來源緩緩走去,只聽見渣渣的怪聲越來越清晰。也許是覺得將要面對死亡的威脅,連膽子都壯大了不少,不知哪來的勇氣繼續朝黑暗中鼓足前行。忽然,凱斯見到了讓他驚異不已的事物。
他看到了一堆黃金的雕像,雖然被塵土覆蓋,但仍然非常耀眼。除了黃金,還有許多的象牙藝品,然而吸引凱斯目光的,不是這些年代古老的文物,而是一座座精美的動物雕像,佇立在黃金刻成的王者側邊,以對稱的型態望向彼此。這是獵豹的雕像,雖然上面漆的色彩已經斑駁,但那優美的形態及流線的弧度,他再熟悉不過!
此時,凱斯彷彿聽到了一個聲音在呼喚他,這個陌生的語言、陌生的聲音。但不知為何他居然聽得懂,也感覺到這聲音不是從耳朵傳進去,而是直接穿透他的腦波,與靈魂對話。
「嘉布塔斯,你終於來了!我已經等你很久了。」
凱斯循著聲音繼續前進,洞窟滲水不斷滴落在傷口處,微酸的水使他感覺更加疼痛了。終於,前方出現一處小小的水塘,水面隱隱透著一絲光亮,原來是側邊有個洞口,使外頭的月光流瀉了進來。池水晶瑩澄澈,他望著水面,才發現與自己對話的聲音,來自於池中的倒影,波光中那隻獵豹眼中閃爍著磷光,讓人感覺到一股寒顫。
嘉布塔斯?這名字對凱斯而言十分陌生,倒影中的那頭獵豹,散發著炯炯有神的目光,彷彿可以透視任何的心靈。凱斯覺得,這種目光和剛剛看到的黃金雕像頗為神似。
「嘉布塔斯,你剛看到的就是你本身,還不明白嗎?」直接傳達到腦波的聲音,又再次呼喚了那名字,但這一次,他有些微震撼的感覺。凱斯忽然很想跟這聲音溝通,而令人驚訝的是,他聽到了自已的心聲。
「為什麼?剛才我看到的是我本身。嘉布塔斯?又是誰。」凱斯心中發出許多疑問。「嘉布塔斯是這塊土地古老年代時,神賜與伴隨在王者身邊輔佐的使者。他以獵豹的姿態出現,但是經過了許多年代更迭,許多野心勃勃的統治者,嘉布塔斯的聲音逐漸不受重視。雖然多是以獵豹及宮廷寵物的姿態在王者身邊,但無法感受到力量的庸主越來越多。」
「歷經了這麼漫長的歲月,嘉布塔斯逐漸消失了。直到今天,嘉布塔斯再次出現,因為有著必須完成的任務,以及許多來自未來的指引。其實,就是你。」
凱斯聽來似懂非懂,如果照水中倒影的敘述,那似乎是一種神祕的誕生。問題是,他感覺到自己跟一般生物沒什麼不同。如果真的有神的力量,他不太想當什麼嘉布塔斯,他想要有親情的陪伴,為什麼,在神所在的土地所允許的狀況下,他接連地失去至親及姊妹,被迫孤獨地活在這世界上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水中的自己忽然這麼說,把凱斯嚇一跳,似乎是他的心聲都可以直接透過腦波傳導,毫無溝通的間隙。
「繆加還活著!如果你想找到她,必須答應身為嘉布塔斯該做的事情。」
凱斯聽到,心情為之一振!沒想到繆加還活著,她在哪裡?她是否也在焦急地找可憐、無助的弟弟呢。
「我不能告訴你繆加在哪裡,只能提示你她還好好地活著,這部分必須保密,因為這是你命運的一部分,在這個階段,你必須對她的情況毫不知情。否則,會影響你的天命。我的指示會接連到來,到時你就會知道該怎麼做了!」
去他的天命,凱斯現在才不想管這些,他只急於知道繆加的下落。向水面撲了過去,但是一陣水花飛濺後,看到的只有自己原來的倒影,那個對話的聲音也消失了。大量的失血使他憔悴,感覺到傷口的疼痛再度襲來,彷彿被抽去筋骨般癱軟在水池旁,任由意識漸漸遠去。
再次醒來時,已經是黎明時分了,他出現在一片荒地中,感覺到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前腳無法著地,身體也變得相當沉重,找不到可以像以往自由奔馳的感覺,他檢視全身,四肢變得跟上次用黑色長管擊中自己的生物一樣!
是人類,他變成人類了嗎?凱斯看著此時現身的荒地,是一個奇妙的圓圈,中間是光禿禿的一塊,旁邊卻長滿茂盛的草地。當地人管這種現象叫仙女圈,它的形成過程瞬息變化,讓人無法掌握。凱斯沉浸在種種困惑及未知的命運轉角,待他一回神,才發現光禿禿的小塊荒地已經消失了,再度被雜草覆蓋過去。
他已無力思考這一切,急於尋找水源地,已經好一陣子沒喝水了,或許也為了看清楚自己的樣貌。他摸了摸這陌生了臉頰,感覺到額骨、眉弓的菱角、高挺的鼻樑,這一些觸感都相當新鮮。
更奇妙的是,傷口已經消失了,難道,隨著新生的身體,傷口也已經癒合或是轉移了嗎?想到之前崩裂般的灼燒感,至少他現在不再感覺到痛苦。而且他發現,這類似前爪的肢體可以更自由地活動,可以握拳,也可以抓住東西,是全新的體驗。美中不足的是兩腿無法再像從前那樣奔馳,他還在習慣運用它們的感覺,眼前似乎想要踩穩著走也不是容易的事。
凱斯終於找到了一處水塘,雙腳跪地就是一番痛飲,並用不熟練的雙手鞠起冰涼的水清洗臉龐,他這才從倒影中看清楚自己的樣貌。如果以人類的觀點來看,這是一個相當俊朗的青年相貌,眼睛深邃,看得出他從前還是獵豹時,那代表性深色淚溝的特徵。只是尚未理過的鬍子爬滿了面頰,凱斯摸了摸鬍子,感覺到有種想把它除去的衝動。忽然,方才那聲音又再次傳進了腦中,他感覺到水面漣漪,知道那倒影已經不是自己了。
「嘉布塔斯,你看到了嗎?這就是你目前的模樣。」水中的倒影,再次變幻成熟悉的樣子,懾人的目光直透進凱斯的心底。
「你所見到的倒影是你本來的面貌,但是嘉布塔斯須融入人類社會,這一切賦予了你人類的本能,以及語言能力。你可以理解各方的語言,因為你不是用以往的經驗學習,而是直接解讀對方的詞彙。」
「為什麼我需要這樣的能力?所以我現在可以直接與人類對話?」凱斯不太理解這種神祕的力量是從哪來的,但他的確感覺到,他現在可以輕易地說各國的語言。從西非小國或各部落幾百種方言,到萬物之間彼此傳遞的訊息,彷彿都能感應自如。
「我接下來到底要做些什麼?還有我的肚子很餓!人類都吃些什麼,野兔?田鼠?可是我現在這副身體根本跑不動!」凱斯抗議道。
「首先,你得先穿件衣服,把自己整理得像個樣子,還有不能再吃生食,因為血淋淋的肉會把周圍人嚇壞,你要融入正常人類的生活。」「另外告訴你,你再往前走個幾百呎,會有一個舊倉庫,有些可以穿的衣物。你也可以找到小刀將鬍子刮掉,然後收在身上藏好,之後可能會用上,那裡還有一些乾糧,放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這些你到時候自然就會遵循本能達成,我也會再給你指示,現在先用這池清水把身體洗一洗吧!」
此時水中倒影又再度變回那陌生的人類面孔,他忍不住多瞧了幾眼,看到自己光溜溜的身體時,居然也像當初伊甸園亞當及夏娃般產生了羞恥感。他急於找遮蔽物,也想把那濃密鬍子剃掉,就洗滌一番準備出發了。
凱斯走了幾百呎,終於抵達了那個小倉庫。裡頭空無一人,幾個箱子上蓋住的帆布積了厚厚的塵埃,他努力翻找,總算找到幾件舊衣和鞋褲。凱斯穿上了衣服,感覺尺寸小了點,他現在的身高將近六英尺,不過也只能湊合著用。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些再理所當然不過,似乎不太需要摸索及適應的樣子。
另外他找到了一把小刀,剃了自己那捲曲細軟的鬍子後,就隨手抓了一只皮袋往裡頭塞,角落處似乎有一團團東西被塑膠包住。上前察看後,原來是某種動物的腐肉,早已爬滿了蛆和蒼蠅,這熟悉的畫面令人作嘔,他快速打包行李離開這間庫房。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9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