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林小道@陳慧文

2017/7/1  
  
本站分類:生活

楓林小道@陳慧文

(2000.4.23台灣新生報副刊)

   清大最著名的風景是「梅園」,其次就是「柳蔭直,煙裡絲絲弄碧」的成功湖;此外因為位於「風城」,校園中遍植檔風的木麻黃,也是特色之一;但清大的網站名稱卻與梅、柳或木麻黃無關,反而叫做「楓橋驛站」,想必和文學院前那一段緩坡旁的兩排楓樹有關,畢竟每天上下學必經的道路雖小,卻比廣大校園中的其他景點更親切得多吧!

   大學畢業後工作了兩年多的我,去年突然想多念點書。還記得考研究所那天,一大早緊張兮兮地奔向考場,心中直抱怨清大的文學院怎麼那麼僻遠——設在學校後面的山坡上,從校門口坐校園公車,最後一站才到;錯過了公車,走路少說要二十分鐘;那天我汗流浹背地走在坡上,幸好有位好心的文學院職員停下車問我是不是考生,可以載我一程,使我感激涕零,如蒙神恩。在這種情況下,當然無暇顧及路旁的景色。

   考完後我有點洩氣——因為緊張,犯了幾個張冠李戴的可怕錯誤——卻也大大鬆了一口氣。下山時才發現夾道的楓樹真美,修長的身姿上,滿樹薄薄的葉片像某種冰涼的翡翠——幾乎讓人以為會發出錚錚鏦鏦的風鈴聲;我常覺得植物也有陰陽寒暖之分,榕蔭雖涼,那龐大的樹冠、粗獷的體態總是陽性的;在炎炎夏日,沒有比欣賞清秀、陰柔、涼性的楓樹更沁人心脾了。

   真正成為清大的學生後,剛開始卻也沒有留心楓林的光景;每天總是抱著一堆參考書,算準了時間趕公車上下課;而且我向來以為臺灣四季如春,植物沒有什麼時令的變化,所以就算長期忽略,也不至於錯過了什麼。後來為了控制體重,下定決心每天爬坡運動,楓林小道才成為我每天「苦行的僧途」。

   秋天過了,楓林仍舊一片蒼翠;直到初冬的一場寒流,樹梢才逐漸泛黃轉橙;我驚喜地凝望,以為這是台灣楓樹最盡力的演出了,沒想到精彩的還在後頭——去年的冬天特別嚴寒,冷氣團一波又一波;過慣了「暖冬」的我,每天毛帽、圍巾、手套等全副武裝,在山坡上呵著霧氣,殷勤垂詢楓葉最新的消息;年底楓林全部轉紅,在冰天凍地、輕雲薄霧間有著不可思議的冷豔;樹下紅透了的落葉飄零散亂,有一回我看到一對拍婚紗照的新人,被攝影師安排躺在滿地楓葉間,攝影師的助手不斷地把美麗的楓葉,灑落在新娘雪白的婚紗上——真是如夢如幻!

   對一向以為臺灣沒有四季的我來說,這一切實在太誇張了——樹下落葉愈積愈厚,到了今年——千禧年初,楓林已完全變成兩排光禿禿的樹幹。婀娜俏拔的枝幹雖美,在隆冬卻使人看了不禁打起哆嗦。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個多月,所謂的春雨已連綿不絕,卻沒有一點「春暖花開」的跡象;樹下的落葉已全部被潮濕的土壤吸收了,景象愈來愈蕭瑟淒涼;這個冬天實在是出奇的長,就像總統大選的選戰打得出奇的久,一切像是蟄伏了太久,濕氣重得令人憂鬱。

   太奇妙了,就在三月選舉那天,久違的陽光普照大地,天氣出奇的好,投票率出奇的高;儘管我所支持的候選人並未當選,卻也明顯感受到一片「新天新地」的嶄新氣息;無論如何一切都明朗化了,所有揣測忐忑一掃而空;選舉假期後上班上課的第一天,大家回到崗位繼續為推動巨輪奉獻一己之力;我遙望著坡頂上白色的文學院,往上邁進的同時,竟發現樹上迸出了青綠的新芽……!

   這條楓林小道醞釀著美妙的生命,飽含著豐富的情緒;隨著季節的挪移,時局的更迭,反應著不同的表情;她是那麼敏感,那麼細緻,讓人禁不住被她的思緒牽引,而低迴沉吟,而魂牽夢縈。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4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