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試閱活動 CH6

2015/3/10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試閱活動 CH6

覺醒者─命運重啟 

CH6

菲力聽到那女生的介紹後,好像沒聽清楚一樣,又問了一次:「妳剛剛說什麼?妳就是那位神秘的制裁者黑白?」

那女人點點頭,蘇西喝著果汁,似笑非笑的觀察菲力的反應。

菲力小心的,緩慢的一個字一個字說:「就是暗殺那些逍遙法外壞蛋的制裁者黑白?」

那女人又點點頭。

菲力搖搖頭不相信的看著蘇西問:「這是怎麼一回事?老傑克怎麼變成這位年輕女生?怎麼又是黑白?」

那女人說道:「菲力,謝謝你那天的幫忙,那天你見到的傑克是我沒錯,我和蘇西都認為你是個值得相信的人,所以在你面前我也不需易容,一來表示我們信任你,二來我相信你不會笨到想把一個全國公認最危險殺手的身分洩漏出去。」

菲力雙手摀者臉來回搓揉,想把自己弄清醒一點,眼前的情況已經出乎菲力能理解的範圍了,但菲力沒有感到害怕,反而是有種興奮的感覺,畢竟他每天都在期待平凡的生活中能發生點什麼不一樣的事情,再來就是眼前這位年輕的女生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讓人感覺不容質疑。

菲力右手來回搓著下巴看著二人,頭上像冒出了很多的問號一樣,繼續問道:「妳是黑白,那蘇西是?」

那女人伸手摸了摸蘇西的頭,兩人互看一眼後,蘇西向那女生點點頭,轉頭向菲力說:「紐特里一家的案子你有聽過嗎?」

菲力說:「那已經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

蘇西說:「有個小女孩一直沒被找到。」

聽到這,菲力已經可以猜到蘇西接下來要說的話,他瞪大眼睛小聲的說:「不會吧……」

蘇西冷靜的一字一句清楚的說道:「我就是那個女孩。」

菲力雙手摀著嘴喃喃的說:「我的天,妳們是認真的嗎?」

菲力看到蘇西和那位女生的表情正經凝重,一點也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他起身到冰箱拿了一瓶啤酒,大口的灌了幾口,接著又坐回沙發上,說道:「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妳知道街頭巷尾都在亂傳妳消失的原因嗎?紐特里案最後也不了了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黑白知道不把事情從頭說起,菲力是不會了解的。

 

紐特里滅門案不只讓警方陷入膠著,黑白也追查了好幾個星期才有一點頭緒,她入侵了紐特里家周圍所有的監視系統,將畫面定格、倒帶、重播尋找線索。但當地偏僻,設置監視器的數量本就不多,造成許多視線上的死角,還有許多監視器只是裝飾,根本沒在運作,所以黑白蒐集到的資料也很有限,但她仍憑著直覺過濾出一些可疑的人。

其中一位身高約一百九十公分、身材中等、滿頭散亂白髮和長鬍子老先生,是黑白鎖定的目標。

透過監視系統的畫面串連,黑白追查到那位老先生在推定的犯案時間出現於紐特里住家周圍,之後走進不遠處的一間教堂就沒有再出來過。黑白在禮拜日的時候隨著教徒們走進教堂,教堂的牧師是一位年紀約四十上下,體格健碩的黑人,他在台上帶著眾人宣讀聖經、唱聖歌,門口的壓克力板寫著他的名字──荒山牧師。

當天夜晚,黑白潛入教堂,正要走到休息室詢問牧師時,聽到在樓梯下的儲藏室發出小女孩的聲音,她心想:「擺放雜物的儲藏室內怎麼會有女孩的聲音?」

儲藏室門的四周沒有光線透出,但的確在裡面有稀稀疏疏的聲音,可以肯定裡面有人。

正當黑白想解開儲藏室的鎖時,休息室發出開門的聲音,有人正要出來,黑白立刻躲到教堂的鋼琴下。

出來的人正是監視畫面出現過的那位滿頭白髮的老先生。

但黑白在教堂外觀察了好幾天,都沒有看到這名老人,白日也只有年輕牧師進入休息室,她可以肯定這人和自己一樣會易容術,心中也愈加認定此人就是兇手,而黑白對犯罪者決不留情。

正當老先生走過鋼琴朝儲藏室前進時,眼角看到一道人影從鋼琴下方竄到他身後,之後就是一把冰冷的利刃抵在他的喉頭。

身後那人說道:「紐特里的案子和你有沒有關係?」

老先生沒有回答,反倒是用右腳向後勾住對方的右腳跟,左腳向後用力一蹬,讓身子靠著身後的人倒下,藉此讓對方失去重力,雙手也快速抓住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以免對方順勢刺入自己的喉嚨。

身後的人被老先生一勾一撞,在快要因跌倒而被對方壓在地上之際,左手和左膝同時猛力推向那老人的背部,被抓住的右手也用力向外甩出,將那老先生往右拋開,接著右手握著的刀也很巧妙的劃破了對方的手指,使對方吃痛鬆手。那人一跌落地面就快速向左翻身,站起,雙眼盯著眼前這位動作俐落的老先生。

老先生也站起來看著眼前這位剛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人,是一個約一百七十公分,身材中等的光頭男人,這男人就是易容後的黑白。

黑白說道:「我看到你在紐特里案的案發時間出現過,如果我沒猜錯,你就是早上那位年輕的牧師對吧?」

矯健的身手、易容和儲藏室裡的女孩,此時黑白已經認定眼前這個人就是紐特里案的兇手。

荒山牧師沒有否認,雙眼透著憤怒,冷冷的回答:「紐特里一家人都該死。」

黑白不再說話,右手握著刀柄突然轉向對方,從中射出一物,雙方距離很近,黑暗中也看不清楚什麼東西,荒山牧師根本沒有意識到要閃躲就感到身體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接著身子一麻蹲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了。

刺中荒山牧師的是一根裝滿處決死刑犯時用的藥劑的針,會讓人產生呼吸中止症狀,也就是窒息,狀態持續約莫二十五分鐘後,犯人才會因器官缺氧而死亡。

荒山牧師開始在地上歇斯底里的掙扎,像溺水的人一樣,不斷用手指撓抓地面,朝儲藏室的方向爬去,一直爬行了好幾公尺來到儲藏室門口,大力的撞了幾下後,口吐白沫的癱軟在門前,死了。

黑白向前踢開了兇手的屍體,將儲藏室的門打開,房間內藏的正是紐特里一家下落不明的女孩。

女孩非常害怕的看著黑白,接著看到躺在黑白腳邊牧師的屍體,女孩慢慢的走到牧師身旁跪了下來,臉龐靜靜的流下眼淚,她牽起牧師的手,誠摯的為牧師祈禱。

女孩的反應讓黑白感到很奇怪,無法理解。

她看著女孩伸手溫柔的揭去了牧師的易容,露出牧師本來的面容,並在牧師的額頭上深深的親了一吻。

黑白心想,女孩一定被這牧師洗腦了,於是為了安撫她,也將自己的易容揭下,拿出身上的填充物,露出年輕甜美的臉龐,瞬間從一個光頭男變成美麗的東方女人。

黑白靠近女孩告訴她:「我是來帶妳回去的。」

眼淚仍不斷的從女孩的臉頰上流下,女孩搖搖頭,默默的說:「我哪都不想去,牧師把我從地獄救了出來,這裡就是我的天堂,我的家。」

女孩將牧師平穩的放在大腿上,靜靜的看著他,眼神中有感激,有懊悔。她感激牧師救出了自己,也懊悔因為自己而害了他。

沒過多久,女孩轉頭看著黑白說道:「紐特里一家人都是惡魔,是荒山牧師將我從那裡救出來的,對我來說他就是上帝派來拯救我的天使。」

黑白看著這女孩,感到很意外,她沒有同齡女孩們會展現的激烈反應,相反的,這個女孩,給她一種飽嚐人生苦難的無奈感。

此時女孩仍雙眼通紅,但已止住哭泣,她看著黑白緩緩說出她的故事──

她叫蘇西,是個孤兒,在八歲時被紐特里家從孤兒院領養出來,原本她也為自己終於有所謂的家人而感到開心,但很快的,她就知道紐特里一家根本不是人,是天底下最邪惡、醜陋的惡魔。

紐特里一家信奉奇怪的宗教,相信和少女性交可以淨化自己的心靈並移轉厄運,從被領養的第一天起,蘇西就被養父性侵,甚至變態到強迫她跟寵物犬交配,把她折磨的死去活來才肯罷休。

他們也不讓她上學,把她關在狗籠裡,就這樣度過了整整四個年頭,直到她十二歲。

那年的聖誕節,荒山牧師的教會到他們社區辦傳福音的活動,大家都快樂的去參加聚會,開心的唱著詩歌,她縮在狗籠裡,聽到牧師的話,讓她燃起了一點希望,她牢牢記住荒山牧師這個名字。

紐特里一家人也難得的在那期間出國旅遊,蘇西不知道他們會出去幾天,但她知道這是她逃離紐特里家唯一機會,她試圖掙脫狗籠,使盡全力將雙手從細長的鐵籠縫隙間伸出,手指的皮膚因此被細長的鐵欄杆割到露出了骨頭,關節也因過度擠壓而變形,好幾次都因為受不了痛楚而暈了過去,但她沒有放棄,終於打開了鎖,成功的逃出來。

面對陌生的街道,四年沒見的藍天,她不知道該到哪裡找荒山牧師,或許真是上帝聽到了她的禱告為她引路,讓從沒出過門的她找到了教堂。

到了教堂,她也不知道該向誰開口,牧師長什麼樣子她也不知道,她呆呆的站在門口,身上破爛的衣服和散發的酸臭,引來那些穿著講究的信徒鄙夷的目光。

為了避開那些目光,她躲到教堂裡一個木製的小房間,整個人非常緊張、不知所措,同時也感受到身體傳來的劇痛,她用力咬住下唇,不因痛苦叫出聲來,血肉模糊顫抖的雙手,讓她感到一陣暈眩。

就在此時,有人隔著房間和她說話,問她有什麼事情要向上帝告解,上帝能赦免她的罪,並給她祝福,蘇西在那個小房間裡說出了她的故事,祈求上帝能帶她離開地獄,撫平她身上的痛苦。

那日後不久,紐特里家滅門案便發生了,當紐特里一家人愉快的開門進屋時,荒山牧師已在屋內等候多時,對紐特里一家人來說,他是從地獄出現的魔鬼,但對蘇西而言,他是實現願望的天使。

黑白聽完後感到錯愕不已,她知道自己錯殺了一個好人,一個像她一樣願意為了正義背負罪惡生命的人。

蘇西帶黑白來到荒山牧師的休息室,拿出一本記事本,裡面貼滿了有關黑白新聞的剪輯,這位牧師居然因崇拜黑白,而去模仿黑白的行為。

黑白沒注意到自己的眼淚也無聲的從眼角流下,此刻她心中只充滿了後悔。

她抱著蘇西哭著說道:「對不起,現在起由我來保護妳,我會教妳我所有的一切,我會帶著荒山的愛雙倍保護妳。」

不管她有多少轟轟烈烈的事蹟,卸下面具的黑白也只是一般的女生,有著比平常人對生命更多的熱愛和尊重。

 

菲力聽完這段故事,也忍不住掉下淚來。

蘇西也是一陣難過,為了轉移話題,趕緊說:「這些事都過去了,我們是來拿新電腦給你的,快看看,這可是最新的款式。」說著,蘇西從黑白身後拿出一台新電腦擺在桌上。

蘇西開心的說道:「這可是我們昨天連跑三家店才買到的最新款電腦,你一定要收下,不可以拒絕。」

菲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說:「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收下了,謝謝妳,蘇西。」

黑白故意輕咳了一聲。

菲力趕忙說道:「當然還有老傑克黑白。」

黑白說:「黑白這個角色已經不存在了,叫我艾達吧。」

菲力吃驚的說:「為什麼?」

艾達說:「我們相信,只有最純淨的靈魂才能對抗罪惡,一旦傷害到好人,也就沒有資格代表正義了。」

菲力說:「但那是一次失誤不是嗎?」

艾達說:「那是一條生命,是我親手奪走的生命。」

菲力無話可說。

艾達說:「雖然遺憾,但是,我也獲得了一件寶物,那就是蘇西。」

艾達溫柔的摸著蘇西的頭,接著說:「也許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不管如何,能遇到黑白還是讓菲力非常興奮。

菲力說:「對了,我女朋友莎曼珊也很崇拜妳,我可以把妳們介紹給她認識嗎?」

蘇西調皮的用右手遮著嘴說:「女朋友~~」

菲力用充滿期盼的眼神看著艾達,希望得到她的允許,艾達點點頭。

菲力開心的叫了聲:「YES!」

正要播電話給莎曼珊時,門鈴就響了。

菲力說:「我去看一下,應該是她回來了。」

果然是莎曼珊站在門外,右手還提了一大包的麥當勞炸雞。

莎曼珊很自然的就要往裡面走,菲力趕忙攔住她,說道:「等一下,我有話跟妳說。」

莎曼珊說:「先讓我進去把東西放好了再說。」

菲力靠近莎曼珊的耳朵小聲的說:「裡面有客人,妳猜是誰?」

莎曼珊說:「唷~~難得還有人會來找你。」

菲力說:「什麼話,我打賭妳絕對猜不到是誰。」

莎曼珊笑著說:「你朋友太少了,我還真猜不到。」

菲力小聲的說:「是黑白,傳說中的那位制裁者,還有紐特里家失蹤的那個小女孩蘇西。」

莎曼珊伸手摸了摸菲力的額頭說:「沒發燒吧你。」

菲力說:「算了,說也白說,進去就知道了,總之妳別嚇到了。」

炸雞的香味早就充滿了整個房間,蘇西忍不住說道:「好香!」

莎曼珊進門看到一位年輕漂亮的東方女生和一個可愛的金髮小女孩,先是一驚,轉頭看見菲力開心的傻樣,不由得一股怒氣從心裡升起,臉色也慢慢愈來愈難看。

正要發作時,菲力已經瞧出不對勁了,還沒等莎曼珊說話,就搶先說:「妳在亂想什麼?」他趕緊把莎曼珊拉到一旁,將之前在湖邊碰到蘇西被野狗攻擊的事情,和剛剛黑白說的話快速的跟莎曼珊講了一遍。

莎曼珊聽完後雙手摀著嘴,睜大眼睛看著黑白和蘇西,不敢相信的問:「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艾達和蘇西都對著莎曼珊點頭。

莎曼珊拿起桌上的酒大灌了幾口,接著坐在沙發上,右手敲敲自己的頭說:「我的天。」

蘇西笑道:「妳的反應跟菲力一樣耶,難怪你們是一對。」

艾達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莎曼珊一會看看艾達,一會瞧瞧蘇西,她一向很崇拜黑白,也常和菲力討論這位被描述成超級英雄的人物,莎曼珊總猜黑白是一位男性。

菲力看著莎曼珊的表情,猜到莎曼珊心裡的想法,露出勝利的手勢說:「妳猜錯了。」

此時蘇西的肚子發出了咕嚕一聲,莎曼珊才回過神來,把食物放在桌上打開,請大家吃。

蘇西禮貌的問:「我可以吃嗎?」

莎曼珊說:「當然可以,不夠跟姐姐說,我馬上叫菲力去買。」

蘇西說:「那我就不客氣。」

菲力說:「別客氣,大家一起吃,一邊吃一邊聊。」說著就幫大家去張羅飲料。

莎曼珊對著艾達說:「我和菲力都很贊同妳做的事情,我們都支持妳,一萬個支持妳。」

艾達對莎曼珊點頭微笑,又重複一次剛才對菲力說的話:「黑白這角色以後不會再出現了,叫我艾達吧。」

莎曼珊繼續說道:「可以多和我說一些妳的故事嗎?好一段時間都沒有妳的新聞,大家都傳說妳被……」

菲力覺得莎曼珊問的太直接了,急忙叫道:「喂!」

菲力嘴巴上雖然這麼說,其實他比莎曼珊更想知道眼前這位傳奇人物的故事,只是故作鎮定。

就這樣,菲力和莎曼珊不斷的打聽艾達曾做過的事情。艾達對這二位剛認識的人也沒有隱瞞,只要是對方問的問題,都會大方的回答,有些故事連蘇西都沒聽過,因此蘇西也是聽得津津有味。

講到壞人所做的惡事,還有他們如何壓迫那些弱勢的家屬時,菲力等三人無不罵聲連連。有些故事讓蘇西想到自己的遭遇,聽著聽著竟留下了眼淚。

艾達語調始終是淡淡的,就好像在敘述別人的故事一樣,菲力等人則是聽的情緒激動,倒是把自己想像成故事的主角了。

四人一直聊到深夜,雖然菲力和莎曼珊都還想聽更多眼前這位神祕東方少女的故事,但看到蘇西哈欠連連的模樣,也不好意思繼續問下去。

艾達表示時間差不多,要帶蘇西回去了。

聞言,菲力和莎曼珊都頓感失落,心想可能以後再也見不到這兩人了,臉上滿滿是不捨的表情。

送她們到門口時,菲力期待的問道:「以後還見得到妳們嗎?」

蘇西也對著艾達問道:「我們還會來看菲力和莎曼珊吧?」

艾達說:「會的,只是現在時間晚了,大哥哥他們明天還要上班。」說話的同時,艾達遞了一個黑色呼叫器給菲力,說道:「要找我們,只要按第一個鈕輸入訊息就可以了,我們要找你也會透過這個。」說完就帶著蘇西離開。

菲力和莎曼珊回到房間後,就躺在床上研究艾達給的呼叫器。呼叫器中間有一個可顯示訊息的螢幕和兩個凸起的按鈕,第一個鈕上面的文字寫著「sent」、第二個鈕上寫者「del」,其餘的和一般呼叫器沒什麼不同。

菲力說:「真的沒想到連絡黑白的裝置居然是最原始的呼叫器,我以為像她這樣傳說的人物,應該會拿那種看都沒看過的高科技產品,妳看這個『del』鍵是什麼意思?」

莎曼珊說:「你別亂按,我想呼叫器或許才是最安全的方式吧。比起這個,黑白是一個這麼漂亮的東方女人才讓人不可思議呢!」

菲力摸摸自己的頭又摸摸莎曼珊的頭說:「我們剛剛都不是在做夢吧?」

兩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剛剛發生的事情,直到天亮都興奮得不想睡覺。

在當天接近早晨的時候,菲力接到了一通來自醫院的電話,卡特傷重不治,就在剛剛去世了。

-------------------------------------------------------------------------------------------------------------

3/6-3/10只要在《覺醒者》試閱文章留言達到30字,並將當天試閱心得分享至FB,就有機會獲得《覺醒者──命運重啟》乙本!

參加辦法

1、3/6-3/10活動期間於的試閱文章FB訊息按讚,並分享到個人的FB動態上,上頭寫著「大家一起來參加作家生活誌《覺醒者》抽獎吧!

2、留言超過30字,並留下個人的FB帳號orFB網址,這樣我們才知道獎品要寄給誰喔。

註:每天皆有一篇新的試閱文章,只要於該篇文章完成上述步驟就獲得乙次抽獎機會;每篇都能獲得抽獎機會,惟單篇文章抽獎機會不可累計。

活動時間

(一)2015年3月6日(五)~3月10日(二)(共五天)

(二)留言截止日期:2015年3月11日(三)晚上11:59:59。

(三)公布得獎名額:2015年3月13日(五)下午5:00。

* 每人可每天留言,但抽獎機會不予累計,僅限當篇抽獎資格有效。

* 每人只限獲得一本書。

* 活動僅限台澎金馬地區。

購買方式在秀威作家生活誌與各大網路書店皆有販售,亦可至以下實體門市購買

金石堂全台各大門市

三民書局重南店/復北店

墊腳石全台各大門市

國家書店松江門市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0  回應:7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answer    
answer
黑白和蘇西的故事讓劇情增添了不少溫情,但過完這個溫馨又開心的晚上,緊接著而來的卻是卡特的悲劇,每一章的結束總是讓人迫不及待的想往下探索~
回應    0    0
answer    
answer
個人FB: https://www.facebook.com/xiao.mao.144
回應    0    0

魁洛痕    
魁洛痕
看似好人的壞人,與看似壞人的好人。被害者與加害者不代表正義或邪惡,只是看的角度不同,沒有人想犯錯卻又不得不嘗試。到最後好像仍然是命運掌控了我們呢!喜歡每一段承接的方式,自然而不突兀,會想繼續讀下去。
回應    0    0
魁洛痕    
魁洛痕
FB:https://www.facebook.com/darkceller
回應    0    0

Julin    
Julin
黑白與蘇西的出現揭露了一樁悲劇,但也讓我不禁思考是不是也曾被眼睛誤導?關於真相的追尋,我們不僅需要耐心更需要謹慎,別吊人胃口啦~~HC Julin
回應    0    0
Julin    
Julin
可以從不幸中走出來的人物,絕對有過人的吸引力!!
回應    0    0

littlelin    
littlelin
菲力讓女朋友知道自己的身分,會不會太過大意了!? 這會不會導致甚麼後續結果呢?! 真是令人期待啊!!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