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人日记》

2023/9/9  
  
本站分類:藝文

《疯人日记》

fengrenriji.jpg

孔乙己被打斷腿之後一連三天卧病不起,屎尿稀稀拉拉地落在床鋪上散發著惡臭,腚上的爛瘡腥臭潰爛,孔乙己的淚水滾進了喉嚨,哽咽了幾口,是苦是鹹已經不重要了,他望著床旁邊的那碗發了霉的稀飯,想起身去端卻只能無力躺平,他用盡全身力氣還是翻不了身,翹起的腚從半空中重重落下,屙出稀泥一樣的屎,這是他生命盡頭最後時刻的一次反抗,他喃喃自語道:「我孔乙己淪落到今日這般田地不怪自己,只怪滿清達子太毒,遺毒我華夏子民三百年,他們的思想已經長了辮子。」 

孔乙己叫讓道:「隔壁張媽,張媽,你聽見我叫喚了沒有,我命不久已,只求您快來見我一面。」 

 

張媽從隔壁趕過來,推開房門聞到惡臭掩了口鼻,面露不豫之色,踟躕了一會,才進了房屋,歎道:「哎,好歹是鄰居,看到你如今落到這般田地,我也替你難過,可是我上有老下有小,恕我直言,恐怕我能力有限愛莫能助。」

孔乙己眼神中透露絕望,他把視線投向桌上的那把剪刀,說道:「我只求你把剪刀遞給我,讓我自行了斷。」

張媽擺著雙手支支吾吾地說道:「這,這怎麼可以,這不是害你性命,我成了殺人犯,是要蹲大牢的。」

這時聽到門咿呀的一聲響,一個小男孩探出頭,嘻嘻一笑,張媽見狀道:「晨晨你怎麼來了,不好好呆在家裡做作業,來這裡做什麼還不趕快回去。」

孔乙己見到孩童模樣的身影由遠及近,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他把頭搖向一側瞅著晨晨:「晨晨啊,好久沒見,阿松挺想你的,今天學校都教了什麼呀?」

晨晨走到跟前說道:今天教的是寫作,老師說要積累好詞好句和名人名言,這樣才能寫出好的作文。孔乙己說道:「寫作文我之前不是教過你,要多想象和對生活的觀察,你看那窗外的葉子像什麼?」

晨晨把頭側向窗外沉思了一會,答道:「嗯……像銅錢!」

孔乙己會心一笑說道:「那我可不可以把你說成是一顆搖錢樹!」

他把目光投向張媽說道:「你的小孩很聰明,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你願不願意

張媽見他越來越啰嗦,有些不耐煩地說道:「生病的人不好好靜養,對於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哪有那麼多話要說。」

孔乙己聞罷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他硬氣地說道:「張媽,扶我起來,我要和你家小孩聊聊。」

張媽悻悻然走到他的跟前,使得一把力氣,扶著他半截身子靠在床頭。

孔乙己斜著身子,一只手撐著床板對著晨晨說道:「晨晨啊,讀書是為了明事理,我們悠悠華夏幾千年的文明到了啊叔這一代已經青黃不接了,我是憂心你們這一代會挖了我中華文明的根基呀。」

張媽插嘴道:「我看你是老糊塗了,晨晨學校裡有老師教,在家還有兩個上過學的姐姐輔導作業,大家都誇他成績進步很大,何須此言?」

孔乙己把目光掃向張媽,聲音顯得低沉,語種心腸地說道:「滿清達子入關以來剃髮易服,又大興文字獄,然而我中華文明根基深厚,華夏文明璀璨奪目,最終讓夷狄從野蠻走向漢化,然而現在的學堂教育愈發功利,恐怕不是什麼好兆頭。」 

旋即扭头對著晨晨頷首而笑道:「晨晨啊,想不想學儒家的學問,先從唐宋八大家的韓愈說起如何呀?」 

晨晨捂著雙耳嘴里念叨:「不聽不聽王八念經!說完就跑到張媽身後躲了起來!」

孔乙己見狀,長籲了一口氣道:「 我是不是應該也學王國維做一回孤臣孽子投湖自盡呀!」 

說完嚎啕大哭起來!張媽蔑視道:「 都一把年紀了對著小孩還這樣哭莫名奇妙的哭,說一些胡言亂語害不害臊。」 

孔乙己回過神來眼睛直勾著張媽,流露出急切的表情,說道:「 張媽,晨晨何等聰明,他是我中華文明的香火,讓他給我磕個頭拜我為師,我把畢生所學都交付與他你看如何?」

孔乙己是藏不住话的读书人,他是在祈求,祈求張媽能懂他的意思,結果張媽沒了好臉色,不屑地說道:「你算啥?晨晨都不認你是先生,自己幾斤幾兩還學做教書先生也不讓人笑話?」

晨晨從張媽身後探出腦袋道:「媽,阿叔是個神經病,還想做我老師,我們學校裡有老師!」

孔乙己聞罷泣不成聲,說道:「罷了罷了,這或許就是常說的造化弄人。」

張媽溫情地遞過手帕,孔乙己一邊唏噓一邊抹淚,許久片刻才平復了情緒,愣在那裡對著空氣自言自語道:「張媽,我命不久矣,我所有的家當加起來也買不起一口棺材,我死以後你幫我找個僻靜的山野埋了,買不起棺材就用這張床的木板平鋪了,既然生不得自由,死總得自由。」

張媽歎息了一口氣道:「不是我不幫你,現在城裡都要求登記火化,你就別老頑固了,你安生歇息,晚飯我會幫你端碗粥過來。」

張媽牽著晨晨走了,合上門的那一刻,只聽到裡面「咣當」一聲,是碗碎的聲音。

晨晨抬頭望著娘說道:「阿叔是不是又發神經了?」

張媽臉色顯得惆悵:「不用管他,老頑固一個,死了便好。」說完眼圈一紅像是要流淚狀。

晨晨轉過身去說道:「那我們還是進去看看阿叔吧,萬一他發神經砸壞了家中的東西。」

張媽嗔道:「小屁孩管什麼閒事,還不回家做作業。」晨晨低著頭無趣地跟著張媽回了家。

張媽做了晚飯,咸菜小米粥,雞蛋餅,幾個小傢伙吃的不亦樂乎,飯桌上卻沒有人提起孔乙己,疫情三载家中的口粮不多了,多一口糧先管饱自己才是活下去的真諦。

張媽從鍋裡盛了一碗粥,擱在桌上,又從筷子籠里抽出一根湯勺,放在碗裡。對著孩子們說道:「你們誰替我去看看阿叔?」

瑤瑤默不作聲,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晨晨瞄了一眼娘,繼續狼吞虎咽地吃著碗裡的雞蛋餅默不作声。

張媽走到八仙桌前,收拾了落在桌上的碗筷,歎息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晨晨你啊叔手殘腦殘不会干事,他也幫過你,不如你替为娘去瞧瞧他,把這碗粥端予他。」

 

晨晨抹了抹嘴,耷拉著臉,說道:「剛才你讓我別管閒事,現在你讓我去我偏不去。」

張媽無奈,只能自個兒端著粥去瞧孔乙己,一推開門見孔乙己頭上长了一個「紅腫滲血」的大包,臉也磕的青一塊紫一塊,孔乙己坐在冰冷的地上,一襲長衫踡縮在他的身子下,旁邊是一個打碎了的越窯蓮花碗,床單上的屎尿散發著惡臭。

張媽見狀罵道:「你要死就別連累我,我已經夠可憐了,兩個小孩要養,還要照顧你這個手殘腦殘的。」

 

孔乙己見到張媽來了,一下子來了精神,似乎看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在眼前,他沖著張媽傻傻笑道:「誰說我想死,我也有求生的慾望,我只想喝那碗粥,對是那碗粥。」

張媽說道:「那粥已經發毛了怎么还能入口,說話跟放屁似的,准許是你想死,沒有一頭撞死。」

 

張媽走到孔乙己床前,把腥臭的被褥和床毯收了丟在一旁,又走向櫃子,尋覓起乾淨的被褥。

孔乙己傻笑道:「不礙事,等我腿腳好了自己來!」

張媽嗔道:这三年你让我遭受了多少罪多少苦,你會幹啥,只會躺著變冬瓜,我不想再伺候你这个手残脑残的人了,我走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這話像毒刺一樣扎進孔乙己的心裡,孔乙己又開始發神經了,讓道:你只会趋炎附势,你后悔跟我就回去和你的前夫团聚,他能养活你和孩子!

張媽眼圈一红,却又恶狠狠地把门一甩,嚷道:「废物,谁会伺候一个无业游民。」

张妈走后,天空中淅沥沥地下了一场雨,孔乙己望向窗外,只见雨后天空中流淌出霁色的澄,晕染出粉色的晚霞,逶逶迤迤拖出绚烂的衣带,孔乙己鼻子一酸,感慨世事无常,脑海中酝酿出一首诗词来。 

 

有诗为证:

 

《鸟瞰爱情》

夕阳露出淡淡的羞涩
唇色的云彩飘逸出婀娜的身段
她想坠入凡间去海边偶遇情郎
俯视形影相吊的有趣灵魂
却无法越级和他相视而笑
时间,空间,思维
不在同一个高度
故事没有伊始
夕阳却已浸出血色的惆怅
她想尝一口人间烟火
却不知自寻烦恼
金钱,权利,情欲,
是勾勒爱情美好的鸟瞰图
没有利益交集的爱情
往往会无疾而终
人们憧憬晚霞
就像夕阳憧憬爱情一样美好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