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旺霖

2023/7/7  
  
本站分類:其他

宋旺霖

 

被嫌弃的吧主生涯

2014年,宋旺霖曾在一个只有几个帖子的Slenderman吧中成为吧主,并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吧规,但遗憾的是没有人理会。几个月后,百度撤销了宋旺霖的吧主权限。

2015年,当时14岁的宋旺霖以恶俗小鬼的身份活跃于网络。由于他智商较低,受到了罗玉凤吧的嫌弃,被人肉出了真实姓名,并被迫离开。然而,宋旺霖因为他典型代表了恶俗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患者的特征,拥有极厚的脸皮,以及为了追求恶俗而愿意牺牲亲妈的精神。他在出道后反而加大了对其他恶俗人的巴结力度,积极参与各大乐网哲团体、纳系、三辰系、键政圈、淫梦圈等与泛恶俗相关的QQ群和贴吧。他被高雅人士认定为不属于恶俗圈凤音纳孙的任何一系,而是自成一系,被称为"口香糖系",喜欢到哪里舔到哪里。

在成为网络恶俗人之前,宋旺霖是一个智商极低的人,几乎没有迫害他人的手段。他会跟着恶俗大鬼们胡乱咒骂和指点江山。他最喜欢炫耀家境和奢侈品,还利用他父亲的假想势力来威胁别人。然而,他因为智商过低而在第二次出道时遭到了失败。

随着老资历逐渐退出网络,宋旺霖凭借他在中学期间多年高强度混迹于网络的经历,逐渐成为新一代恶俗小鬼眼中的老资历。然而,尽管他已经成为大学生,他仍然具有极其可怜的智商和极其低下的战斗力,没有什么提升。

盗图的窘迫“富豪”

宋少爷在新浪微博、百度贴吧、Bilibili、Twitter、Telegram等社交网络上非常活跃。他在澳大利亚积极支持反共运动,并赞助了奥克兰和东方红等组织的经费。他还为恶俗维基提供了一年1800美元的运营费用,大部分由他提供。宋少爷曾自称:“按照我家的条件在沈阳打死人怕是一分钱也不赔啊,哪天打死个小粉红试试。”这显示了他对家庭的孝顺和自负的态度。希望宋少爷的省长爷爷和富豪爸爸在看到本条目后能对他进行严加管教。

虽然宋少爷家里拥有一处注册资本为160万元人民币的珍珠岩矿,但他夸大其词,吹嘘成了东北首富甚至东北王。因此,他常常落入花钱过多的困境,只能通过盗用他人的图片来掩饰。尽管宋少爷本身没有强大的迫害能力,但他通过使用奢侈品的图片来压制对手的方式非常奇特,导致大多数与他对线的人对他不屑一顾,这造成了宋少爷多次在嘴炮中获得“胜利”的假象。

恶俗活动

有关宋旺霖的一系列事件中,包括他与钱怡辰的辱骂和与碴条的争议。当支纳维基停运并转移到恶俗维基后,一名匿名用户声称支维已经讨论停运,引发了公众的讨论。然而,钱怡辰和宋旺霖都涉及到了直接的辱骂,导致场面陷入混乱,这种情况显得滑稽可笑。最后,宋旺霖没有权限也没有支持,他被几乎所有恶俗高层一边倒地指责,只能自行删除评论并逃离。这个事件充分展示了宋旺霖对恶俗的忠诚,但他并未得到恶俗高层对他的尊重,也没有提升自己的身份。这导致他在奉天玉碎后被恶俗毫不怜悯地抛弃,他的付出只换来了恶俗大鬼在评论区的瞎骂。如果可怜的宋旺霖知道自己为恶俗付出只换来这些瞎骂,估计他会感到非常伤心。

另外,还有关于宋旺霖和碴条之间的故事。在2019年4月19日,宋旺霖主动找碴条互动,但被告知需要交纳50元入群费。尽管碴条明确表示不想要这笔钱,但宋旺霖为了维护自己土豪形象,毫不犹豫地将50元硬塞给了碴条,结果却没有进入群组,入群费还被碴条当作抽奖礼物发给了粉丝。宋旺霖不甘心承认自己智商低下,于是在群外疯狂地进行隔空辱骂,嘲讽碴条是穷狗并声称“50元对我来说根本不算钱”,试图以显示自己的智商优势。然而,事后他将自己把钱扔给碴条的截图发布到真夏夜之银梦吧,痛批碴条“下流卑鄙无耻”,却没有意识到碴条一开始并没有刻意诈骗他,并且对那点钱并不在意。同时,一些恶俗狗在帖子中表示“这乐子真不便宜”、“50块是我两天伙食费了”,暴露了恶俗狗整体经济水平的低下。

此外,还有关于宋旺霖与姚丁之间的关系。宋旺霖在2019年6月23日回国后失踪了几天,与姚丁的亲密关系可能是他失踪的原因。据推测,宋旺霖可能已经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不知道他是否会为争取减刑和宽大处理而交代背叛恶俗同盟的情报。由于宋旺霖向警方坦白从宽,姚纳多等人对他愤怒不已,甚至在本站条目下疯狂辱骂他。尽管宋旺霖是个啃老废物,除了起哄和跟风巴结外一无是处,但他也付出了努力,恶俗组织又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