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長灘島五日遊雜感 ◎陳慧文

2017/4/20  
  
本站分類:旅遊

菲律賓長灘島五日遊雜感 ◎陳慧文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0954370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detail/0000954885

(更生日報副刊2017.2.13-14)

        菲律賓長灘島五日遊雜感         陳慧文

    之一、既競爭又合作的台菲關係

   女兒小羽從小愛玩沙,所以,菲律賓長灘島上號稱世界最細砂質的白色海灘(White Beach),一直是我們計畫出國旅遊的口袋名單之一。只是三年前台菲關係緊張,外交部一度將菲律賓的旅遊燈號轉為紅色,表示不鼓勵台灣人民前往菲律賓旅遊。因此,一方面配合國家政策,一方面考慮一家大小出國旅行的安全,這個計劃就延後了。今年暑假,原以為台菲關係已許久未生風波,前往長灘島應可放心無虞,所以,已退休的婆婆、今年國中八年級的兒子小翔、小學二年級的女兒小羽和媽媽我,四人便前往長灘島半自助旅遊。

   沒想到,旅程的第三天(105年7月12日),荷蘭常設仲裁法院發表「菲律賓控告中國案仲裁書」,指南沙群島——包括台灣管轄的太平島——是「礁」不是「島」,此說有損我國漁民在太平島經濟海域的權益,因此台灣政府嚴正表示不承認、不接受,並在隔天派遣康定級巡防艦迪化號,巡弋南海,宣示捍衛台灣主權的決心。

   身處菲國境內的我透過WiFi在手機上看到這些新聞時,額頭不免出現了好幾條線。擔心接下來的幾天,會有尷尬或不友善的氛圍。還好,南海糾紛和島嶼主權爭議並未延燒到長灘島,這個島上的人民,仍然每天熱誠而忙碌地接待來自中國、台灣、韓國的大批旅客,及少數日本及歐美的觀光客。

   台灣境內有許多來自菲律賓的勞工和家傭,菲律賓境內每年總湧入許多台灣觀光客。但是南海諸島的主權爭議和台菲漁船的糾紛,像不定時炸彈,每隔一兩年甚至幾個月,就要引爆,真希望能有和平理性的解決之道啊!

    之二、遇見陸客

   近幾年台日韓的旅遊型態,已接近歐美人士,轉型為二到十人之間的同儕、情侶、家庭或家族旅遊,就算是員工旅遊,也才十幾二十人,較少動輒三、四十人且團員來自四面八方、原本互不相識的大團體旅遊。看到大型遊覽車載著整團的觀光客,十之八九是大陸旅客。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發現我的生活周遭充滿了陸客。在我居住的台北,每個大飯店、餐廳、景點前,每天都有整車整車絡繹不絕的陸客。今年寒假回娘家金門過年,我看到整車整車的陸客。清明連假到花蓮旅遊,我看到整車整車的陸客。端午連假到宜蘭旅遊,我看到整車整車的陸客。暑假到長灘島,我還是看到整車整車的陸客。我突然有種感覺:中國是不是要以人海戰術征服全世界啊!

   在前往薇絲塔渡假村(Alta Vista De Boracay)的接駁巴士上,一群陸客大聲地批評長灘島的落後。道路不平、車輛老舊,島上供電不足,每天總會整區大斷電幾次,許多地方的廁所沒有門鎖、馬桶沒有坐墊,餐廳的桌上總有揮不散的蒼蠅,偶爾還有菲律賓小孩上前搭訕道:「Chinese?Money?(中國人?有錢嗎?)」

   我想起二十五年前大陸剛開放觀光時,高中二年級的我隨著父親踏上以往只能在書中想見、夢中得見的神州大陸。當時宛如古畫的山川文物令我讚嘆不已,但人民的困苦令人揪心。那時的大陸廁所不要說沒有門鎖了,根本連扇門都沒有;不要說沒有馬桶坐墊了,根本連馬桶都沒有。每到一個景點,台灣觀光團一下車,成群的小乞丐便擁上前,搖晃著朝上的小手掌、喃喃地念叨著:「好心的,行行好!好心的,行行好!」那些孩子在下雪的寒冬中衣著單薄襤褸、臉頰蒼白枯瘦,直到今天回想起來,還覺得於心不忍。

   當然,現在的大陸,今非昔比了。現在的陸客,穿著時髦,大人小孩人手一支手機或平板,除了說話大聲、人數眾多外,與台日韓客幾難分辨了。我很好奇他們在批評菲律賓不夠先進的時候,是否還記得二十五年前的大陸呢?

    之三、世界最美的沙灘

   在晴天的艷陽下,清澈的海水從沿岸到天邊,隨著深度的不同,一層層呈現淺綠、深碧、蔚藍、寶藍的色澤。海面藍白色的風帆,岸邊搖曳的椰子樹,點綴著熱帶風情。這裡就是曾數次被世界旅遊雜誌評為世界最美海灘的長灘島「白色沙灘」。

   綿延四公里的白沙灘,砂質綿柔細小,當地人稱為「Powder Sand」(麵粉沙),漫步其間,果如踏在輕柔的麵粉堆上,即使滿腳沾滿了沙,也如輕拍了薄薄一層麵粉般舒爽,完全沒有被一般砂礫沾腳時那種刺癢難耐、極欲沖洗的感覺;抓起一把細沙,果如抓揉麵粉,由於砂質細膩,不易鬆垮,極易雕塑,從專業的沙雕藝術家,到喜歡堆城堡的孩童,都得其所哉。女兒小羽則真的把細沙當成了麵粉,捏出一個一個的麵包,有圓形的、長條的,還有芒果、椰子、哈密瓜等各種夾心口味,要招待阿嬤、媽媽和哥哥吃。玩沙玩累了,便跑向海裡泡泡水,這兒的海水純淨、坡度平緩,從岸邊往大海走50公尺,海水仍只到大腿,來自世界各地孩子們不分國籍、膚色在海水裡游泳、奔跑、潑水、嘻笑,有兩個膚色黝黑的菲律賓小孩,還表演起後空翻跳水的特技,令阿嬤看了樂得拍手大聲叫好!

   這片美麗的沙灘能保持潔淨,未被成千上萬的觀光客破壞,是有原因的。菲律賓警察雖然低調、不至於打擾遊興,其實是經常默默在附近巡邏著。若有遊客點起一根香菸,那可是要罰500披索(菲幣單位。台幣:菲幣約1:1.2);若將菸蒂丟在沙灘上,罰金更高達1000披索。將珍貴的麵粉沙攜帶出境更是違法行為,旅客將麵粉沙放置寶特瓶或玻璃瓶當作紀念,即使是小小一罐,若在機場安檢中被搜出來,罰款可是2500披索,或判處有期徒刑一到三個月。重罰之下,違者必少,星期五海灘之所以成為世界之最,不僅是得天獨厚的自然因素,更有著法治嚴明的人為因素啊!

    之四、特色交通工具——嘟嘟車和螃蟹船

   來到長灘島,一定會看到兩種特別的交通工具: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嘟嘟車,以及航行在近海和鄰近島嶼礁岩間的螃蟹船。

   嘟嘟車(當地人稱tricycle)是島上普遍隨招隨停的計程車,是在摩托車旁加裝乘客車廂而成,經過這樣組裝,原本只能載一兩人的摩托車變成可以載六個人,可說是以最小的動力發揮了最大的效益。由於島上的小型接駁巴士大多老舊、冷氣不強、悶熱難耐,而且經常塞車,相較之下,搭乘嘟嘟車反倒是機動性高、通風暢快些。在觀光客最常遊逛的大街(main road)來回,公訂價60披索,還算便宜。

   「螃蟹船」是在一般遊艇的兩側外加四根伸出去的支架,遠遠望去,這些長了八隻腳的船隻浮在湛藍的海面,像螃蟹、又像蜘蛛,所以就被稱為「螃蟹船」或「蜘蛛遊艇」(當地人稱Bankga)。此特殊結構是運用平衡原理使船隻更平穩,減少搖晃,避免暈船、翻船。但是天有不測風雲,2012年長灘島螃蟹船曾發生翻船意外,造成台灣旅客三人溺斃。所以現在菲律賓政府規定,外國觀光客在菲律賓境內搭乘螃蟹船、從事任何水上活動,都必須穿上救生衣。「來到長灘島,無論你泳技多高超,就算是奧運游泳選手,也請你穿上救生衣!」當地的領隊大聲地宣布,對於這多一層的保障,我們當然是欣然接受囉!

    之五、值得一試的水上活動

   我的婆婆七十二歲,身體仍相當硬朗,經常呼朋引伴遊山玩水,遊興不輸年輕人,對於長灘島上五花八門的水上活動,她也興致勃勃,只可惜她有輕微的心臟病在吃藥控制中,為了安全起見,不便參加,唯一能體驗的是風帆船。風帆船沒有引擎,也無須船槳,完全靠風力前進。船上有一藍一白兩片大帆布,兩個水手拉繩調整帆布的角度,便能順著風勢控制航行的方向。船身兩側加設網架,乘客坐在網上,迎著海風、乘風破浪,雙手雙腳輕觸清涼的海水,觀賞浩瀚無垠、海天一色的景致,真是快意無比!

   從小體育欠佳、泳技更差的我,對於水上活動其實有點「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所以只對包含在團費內的項目如:浮潛、香蕉船、風帆船,以「不要浪費」的心理一定參加,至於自費項目,一向是敬謝不敏。兒子小翔則是個宅男,寧可待在岸上、最好是待在旅館裡,狂玩手機。只因節儉的老媽我硬是不肯浪費團費,逼他「下海」,他才勉為其難地加入。幸好,儘管行前碎碎念,親身嘗試後他也不得不承認還滿好玩的,感覺不錯。

   玩得最盡興的就是最年幼的、七歲的小羽了,完全不會游泳的她,對各項活動都迫不及待、興奮莫名,經過教練的一番指導,穿上浮潛裝備的小羽就優游在五花十色的熱帶魚間,拿著教練給的麵包開心地餵魚,直到這一批浮潛的遊客都已經累得爬上接駁船休息了,小羽仍流連忘返、樂此不疲,最後教練將小羽帶上船,要她脫掉裝備,小羽還意猶未盡地說:「不用脫呀!因為等下我還要玩!」阿嬤情急地說:「什麼還要玩!大家都在等妳,要去吃午飯了!」有幾個旅客便七嘴八舌地調侃她道:「那妳繼續在這裡浮潛,我們回岸上吃飯好了!」「乾脆妳就留在長灘島好了!」「妳跟教練回家,以後就可以天天浮潛了!」大家聽了都哈哈大笑!

   玩香蕉船的時候,雖然事前已被告知菲律賓的香蕉船依法是禁止「甩尾」翻覆的,但船身時而左傾、時而右倒、時而潑濺大量浪花,仍令乘客驚叫連連,老媽我尤其是嚇得驚聲尖叫、緊閉雙眼、緊抓把手,心中只希望這驚險刺激的過程趕快過去。兒子小翔雖然沒有尖叫,卻也全身僵硬、動都不敢動,事後只說了句「嚇死了!」反倒是女兒小羽毫無懼色,樂在其中,還不時放開一手開心地歡呼「唷呼!好玩!」其他乘客們都紛紛說:「那個小妹妹玩得最開心了!」「對呀!她好勇敢!」

婆婆雖然考慮身體狀況未能浮潛、坐香蕉船,但這些活動她在年輕時早已玩過多次,所以不至於遺憾,還不斷以親身經驗大力鼓吹、慫恿我和小翔小羽一定要體驗「拖曳傘」。所謂拖曳傘,就是在乘客身上綁著好似大型降落傘的傘狀物,用繩索接在快艇後方,快艇高速出航,乘客和拖曳傘便像風箏般被「放」到約十層樓高的空中。有點懼高的小翔原本不願參加,一人一趟約台幣一千五的價格也令我有點躊躇,不過婆婆強力推薦,小羽則興奮異常、又叫又跳地非參加不可,我和小翔便「捨命陪小羽」,有如被「趕鴨子上架」般地坐上了拖曳傘。

待拖曳傘升上了高空,我們發覺並沒想像中的恐怖,登高臨下,藍天白雲、汪洋大海、島嶼風情、礁岩景致盡收眼底,真是眼界遼闊、心胸舒暢。原本百般不願的小翔這時興嘆:「幸好有來!」我趁機機會教育:「我們要有像小羽一樣的赤子之心,多嘗試新事物,將來年紀大了、體力無法再參加時,才不會有遺憾。」出乎意料的,平時總愛與我抬槓、唱反調的小翔,這次居然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

後記

在前往長灘島前,旅行社發了旅遊手冊,我也在網路上搜尋了不少資料,瀏覽了許多圖片、影片,自以為已「神遊其中」,對長灘島有了相當認識;但實際走訪後,卻發現原先的認知和想像,根本是虛無縹緲,切身的體驗和增長的見識,是書本上學不到的,即便是幾可亂真的圖片影片,也與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所感完全不同。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