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適意遊 ◎陳慧文

2017/3/31  
  
本站分類:旅遊

花蓮適意遊 ◎陳慧文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detail/913352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0913830

(更生日報副刊2016.11.3-4)

    「媽媽,出國玩真是放鬆,對不對?」清明四天連假的第一晚,在花蓮特產琳瑯滿目、原住民歌舞喧天的東大門夜市中,小學二年級的女兒小羽仰著小臉,開心地對我說。令我意外的是,小小年紀的她竟也學著大人用起「放鬆」這個詞語。剛考完段考的國中八年級的兒子小翔,平時最愛挑妹妹語病,這時立刻接話道:
     「這裡哪是國外,花蓮是在國內啦!」
     「真的?!」小羽詫異地說:「我一直以為這裡是國外欸!因為到處都很特別,不是嗎?」
     我從小在花蓮長大,直到花蓮女中畢業後,全家人分別因就業就學的緣故先後搬離花蓮。雖然現在花蓮已無我的家人,坐落在花蓮市榮正街的老屋早已出售易主,但在我心目中,花蓮始終是我魂牽夢縈的「原鄉」。每隔一兩年,思鄉之情便會牽引我回鄉一探。把花蓮當成國外,是我想都沒想過的事。不過,小羽年幼,前幾次帶她回鄉時她年紀尚小,加上花蓮幅員遼闊、風情萬種,近幾年觀光事業發達,新興景點、店面如雨後春筍,每次造訪,都有新的發現,對從小在台北長大的小羽來說,花蓮壯麗的海山景觀、熱情奔放的原住民文化、風味獨特的特產小吃,都是平常難得一見,難怪會有置身國外的錯覺。
     假日出遊的樂趣,就在於脫離流於單調的生活常軌,拋卻工作或課業上的壓力,不再是某某的上司、某某的部屬;不再是某某的老師、某某的學生,有可能,會發現全新的自我。像無拘無束的浪人,來到充滿異國風情的陌生國度,所見所聞,風光文物,皆與日常熟稔的有所不同,在這個異地,沒有重擔、沒有煩惱,而且處處是新奇、時時有驚喜。如此說來,把國內旅遊當成出國般的放鬆,倒也是不錯的想法。雖然我這個浪人,與年輕時自由闖蕩江湖不同的,還帶了一雙兒女(外子因工作繁忙未能同行);不過與天真無邪的小女兒及叛逆期的大兒子相伴,倒也別有趣味。
     如前所述,我大約每隔一、兩年就會回花蓮,所以不像那些一輩子可能只來花蓮旅遊一次的觀光客,行色匆匆地要在兩三天內把太魯閣、七星潭、鯉魚潭等經典名勝都玩遍,才算值回票價、了無遺憾。反而,最近一兩年才出現的新景點、或是當地人的私房景點,這些我過去尚未到訪的、或近幾年有些許改變的,才吸引我的目光。並且,我早上一定睡到自然醒,行程也盡量隨興,沒有morning call的打擾,沒有導遊的催促。度假就是要輕鬆自在,若是仍像平日那樣講求效率、緊張兮兮,豈不白搭!
 
         美崙──依山傍海單車行
     這趟花蓮行的第一個落腳處,位於坡度和緩的美崙山上、浩瀚無垠的太平洋岸,一幢仿歐式建築、宛如童話城堡的亞綠亞民宿,前院的盪鞦韆搖椅、屋內的兒童遊戲室,能讓孩子們玩上半天。民宿主人非常親切,早餐豐盛且極富誠意,居然還有大約要排隊兩小時才能買到的、花蓮市最有名的小籠包──公正包子,真是令人感動!
民宿後方就是海濱公園,其海灘與台灣其他地方的細白沙灘不同,大多是比鵝卵還大的石子,走過去不會留下兩排腳印,倒像是走健康步道。離岸不遠海便極深,若不諳水性相當危險,我藉此機會教育,告訴小翔小羽這就是礫灘、岩岸,走路、踏浪,都得更加小心。本來擔心帶著玩沙工具來的小羽會感到失望,幸好石礫下還有深灰色的沙子,倒也讓小羽蓋沙堡、埋寶藏,玩得不亦樂乎。
     沿著綿長的海岸線有完善的人行道和自行車道,散步、騎車兩相宜。民宿提供免費的單車借用,我和小翔各騎一輛,輪流載小羽,第一天從下午騎到夕陽西下,第二天又從早上騎到日正當中;往南騎到靜美的南濱公園、熱鬧的東大門夜市,往北騎到驚濤拍岸的北濱公園、船舶絡繹的花蓮港、色彩鮮豔(紅配綠)的景觀橋。一路上,上坡時舉步維艱、氣喘如牛,極其辛苦;下坡時放輪遠去、迎風滑行,異常暢快。小翔猛踩踏板,要保持領先地位;小羽直喊加油,要載她的人贏;為這悠閒的單車之旅,平添了一些喧鬧與笑聲。白天,山青海闊,令人心曠神怡;黃昏,一抹瑰麗的晚霞、幾點岸邊的燈火,景色如夢似幻;晚上,夜幕低垂,黑暗籠罩了大地,單車行在海邊小徑上,雖有路燈,仍驅不散周遭的深沉與靜默;路邊草叢裡不知名的蟲鳴,和「小心毒蛇出沒」的警示牌子,讓小翔小羽開始忐忑怪叫,製造懸疑緊張的氣氛;在我的安慰鼓勵聲中,單車終於穿出矮叢,那童話城堡般的民宿已在眼前了。
 
       吉安──親子同樂逍遙遊 
     若問兒童節要給孩子什麼樣難忘的回憶,我想花蓮吉安鄉的悠涼民宿是個既別出心裁、又省荷包的好選擇。在此不免俗地把計算機拿出來算一算:這趟花蓮之旅我們共安排了三個住處,一是上文提過的亞綠亞民宿,一晚三、二○○元;一是花蓮文創園區有一百多年歷史、由昔日酒廠高級官員招待所改建的安堂德木屋,一晚一○、一○○元;一是悠涼民宿的水管屋及星空玻璃屋,一間一晚一、八○○元,在連假中的兒童節入住,為了讓小翔小羽這兩個愛吵架的兄妹有自己的空間,我略為奢侈地訂了兩間,好心又實在的老闆算我便宜,使我總共花不到三、○○○元(實際要價是商業機密)。但在票選此行最愛住處時,只有老媽我將古色古香、高「貴」雅致的安棠德木屋列為第一,小翔和小羽都不假思索地將票投給價格最親民的悠涼民宿,讓我深深感慨:孩子們真正喜歡、想要的,也許比我想像的要簡單、「便宜」得多!

    悠涼民宿為何如此受小孩歡迎呢?小翔給它的評語是「酷!」小羽對它的讚美是「超可愛的!」小翔入住的哆啦A夢星空玻璃屋,屋內的床組、擺設、壁飾全都是哆啦A夢的圖案,還有一個比小羽還大、還重的哆啦A夢玩偶,整個天花板都是大片的玻璃製成,躺在藍白色調的床舖上,豪氣舒服地擺個大字形,或是裝可愛地抱著哆啦A夢玩偶,白天欣賞藍天白雲,晚上欣賞燦爛星空,真是超療癒的享受。我和小羽住的小丸子水管屋更是不得了,是由廢棄的大水泥水管改建而成,圓滾滾的外牆和內壁、圓弧形的天花板上,以小女生最喜歡的粉紅為底色,繪滿了櫻桃小丸子的卡通圖案,粉嫩的床組、棉被和枕頭上都有著小丸子可愛的笑臉,還有個跟小羽差不多大的小丸子玩偶,屋內空間雖較小,但淋浴設備、家電用品可是一樣不缺,不僅小羽愛極了這夢幻般的小天地,連已經國中的小翔也忍不住躺進水管體驗一二。玻璃屋和水管屋僅數步之遙,所以我們雖然分住兩間,卻是互串門子,兄妹倆更是玩起捉迷藏,彷彿這棲身之處,比什麼熱門景點都更有趣得多。
     親子出遊,行程安排往往以「遛小孩」為主。悠涼民宿的斜對面,是吉安鄉農會的草世紀園區,園區魚池內超多超大、色彩斑斕的錦鯉魚,飼料一撒,便群聚翻湧跳躍,餵起來超有成就感;由小朋友親自握方向盤操控的小汽車、小火車頭,繞園一週,比機械的遊樂設施更小朋友歡喜難忘。「小小孩」小羽在此玩得流連忘返,老媽我也悠閒地坐坐搖椅、逛逛小店,「大小孩」小翔只點了杯花式冰淇淋,便坐在木椅上狂玩手機……老媽我難免碎碎念起來,希望小翔既然出來旅遊,就該把眼光把虛擬世界中抽出來,看看大自然、看看周遭的人事物、多與家人互動(這樣的親子對話似乎是現在家庭出遊常見的場景)……不過小翔的抱怨也有些道理,我選擇的旅遊地點雖然對小羽來說正中下懷,對小翔來說卻略嫌幼稚。其實,我並沒有偏愛小羽、忽略小翔的意思,而是對於半大不小的國中男生可能喜歡、適合的景點,我實在不大能捉摸啊!
     後來,我騎著一天租金二五○元的摩托車,載小翔小羽前往不遠處的知卡宣森林公園,這裡有漂亮的花海、寬廣的草坪、造型可愛特殊的溜滑梯、攀爬架、迷宮等設施,雖然仍是較適合「小小孩」遊玩的地方,但小翔似乎聽進了我的話,難得地陪小羽在草地上、各遊樂設施間奔跑、追逐,兄妹倆玩得滿頭大汗、臉頰紅通通,一直到「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我們才在園區即將鎖門的音樂聲響中朝大門走去……
 
     文創──浪漫典雅信步遊
     連假結束後,回到工作崗位上,繁瑣的公務和紛擾的人事,又開始纏繞於心。不過,看到案前兩根色彩繽紛、點綴著花葉貝殼的創意蠟燭,瞥見公事包上掛著佈滿動物圖騰的皮製手工吊飾,這幾樣小翔小羽在花蓮文創園區DIY的傑作,令我的心靈彷彿又來到那充滿人文藝術氣息的美麗小鎮。此時此刻,那兒的藝術家們,想必仍在從事著美的創作與傳遞吧!想到這裡,身邊的俗務,似乎不再那樣值得糾結執著……
    漫步在花蓮文創園區的「釀市集」,使用當地材料製作的手工麵包、餅乾、果醬、肥皂、童玩,具有復古風或原民風的衣物、包包、首飾,以及各種老少咸宜的手作課程,令人目不暇給,流連忘返;更吸引人目光的,是身懷絕技的行動藝術家。下午,我們坐在市集中庭如茵的草坪上,觀賞了一場令人嘖嘖稱奇的近距離魔術秀,連續假期多的是攜家帶眷的遊客,小朋友們毫不客氣衝上前去圍繞在表演魔術的大叔身邊,好奇地探頭探腦、指手畫腳,魔術師非但不以為忤,還親切地邀請小朋友們參與互動,結果小朋友們非但未能找出破綻,還當了魔術師的小助手,令隔段距離觀賞的大人們,也直呼不可思議。晚上的表演更是不得了,我們坐在市集前方圓形劇場的觀眾席上,觀賞由東華大學學生組成的ET火舞劇團的精采表演,在這些年輕學子的手中,小支的火條,看似不久就要燒到手指;大根的火棍,目測即非一般力氣能舉得動;然而他們卻都能靈活自如地拿著火把旋舞,好像火是他們最要好的朋友、最深愛的情人,甚至就是他們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火光有時在他們頭上盤旋,像揮舞的螢光棒;有時在他們身邊纏繞,像燃燒的呼拉圈;有時從他們腳下掠過,像飛快的風火輪;配合著或輕柔、或激昂的音樂,夜空下的火舞時而婉約、時而激情,時而穿插吞火、噴火的特技,令觀眾驚呼連連,大呼過癮。
     在這個許多年輕人皆不容易吃苦、沉迷於網路世界、在家當宅男甚至啃老族的時代,ET火舞劇團的年輕學子們能致力於如此高難度、需要極大勇氣和毅力的表演藝術,無疑是值得給予大大的掌聲。但是,在一位年輕表演者不輸前輩、贏得滿堂彩的舞蹈後,中場休息時,團長感慨地對觀眾說:「剛剛表演的是花蓮高中三年級的學生,他雖然是團員中年紀最輕的,體力資質和認真程度卻不亞於其他團員,然而最近由於升學及家裡施加的壓力,即將暫時告別劇團,今晚是他最近的最後一場演出,希望等他考上大學,課業壓力較小時,可以重返舞台。」以台灣的升學制度及藝術工作者的生存環境,這位同學及其家長所考量的,顯然是大家都可以理解的,聽著團長語帶感傷的表示,觀眾們或是微微地點頭,或是暗暗地嘆氣……
    在回程的自強號列車上,這趟豐富旅程的點點滴滴、感動和喜悅仍縈繞在我們心頭,我和小翔小羽一面瀏覽手機中這幾天拍攝的照片,一面熱烈地聊著哪家住宿最優、哪裡風景最美、哪個活動最讚,這時,我突然有種將這一切化為文字的衝動,我告訴小翔小羽,媽媽以前也曾寫過不少文章刊登於報紙,還出過四本散文集,只是這幾年忙於工作和家務,更多的是花了大量心力在督導他們的課業上,以致大約五、六年都沒有動筆,現在,媽媽想要重拾筆桿,重拾昔日的夢想;小翔小羽聽了,不僅大表贊成,還擺出我平日催促他們寫功課的態勢,督促著我務必完成……這就是這篇文章誕生的經過,也是這趟花蓮之旅帶給我(可能也包括小翔小羽)的奇妙的改變。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6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