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晨間發生的小小魔法

2015/2/6  
  
本站分類:創作

[短篇]晨間發生的小小魔法

  那麼,是從何處開始的呢?在陽光輕飄飄又略嫌軟弱地躲開屋簷灑下時,晨露蒸發的、乾爽中帶點微潮的氣息飄散在空中,小巷裡偷偷溜過這樣的傳聞。

  「──它開始走路了。」

  剛結束一個清晨呵欠的虎斑貓用尾巴捎起路邊的信息,傳聞的重量剛好在牠願意拿起來玩弄的標準之下,旋轉兩圈又拋上拋下,虎斑貓最後讓傳聞隨意滾走,屋簷下的黑貓勾勾尾巴,將傳聞釣了上來,不一會又將它遺留在灰綠色的塑膠屋簷上。

  畢竟那不過就只是一個小小的晨間傳言,也許人類會認為那是個奇特的訊息,但對尾巴潛藏著魔力的貓而言,根本算不上什麼,貓晃一晃尾巴,就會發生一件奇特的小意外,但遲鈍的人類向來不會注意到生活中跳過的小小意外。

  真是可惜。

  無論如何,回到那個被善變黑貓遺忘的信息身上,被兩隻貓咪關照過的它搖晃著,吸引到一隻綠繡眼的注目,綠繡眼啄了啄信息,裡面的內容就飛了出來,綠繡眼搖頭晃腦著,琢磨這是否是一顆葡萄的更多可能性。

  幸好一隻小白頭翁從大啖著青葡萄的同伴們中抬頭,捕捉到這個訊息──它開始走路了?小白頭翁飛到支撐葡萄的木支架上拍拍翅膀,這是隻好奇心特別旺盛的白頭翁。雖然好奇心會對貓咪們造成危害,但幸好有翅膀的族群並不特別以此為戒,因此小白頭翁自然而然且自在地開始小小的探索。

 

  「是誰開始走路啦?」

  愈是危險的地方愈可能得到情報。小白頭翁不知從哪得來這樣一個印象,於是潛進幽暗的地底,一個對人類來說叫車庫的地方,叫醒剛睡下的灰鼠。

  所有動物都知道,灰鼠的起床氣非比尋常,但是對第一次探險的有翅族群來說,威脅著要殺死他的灰鼠以及不熟悉的腐敗潮濕氣味,正好為他的行程增添一點刺激,反正,灰鼠又沒長翅膀,白頭翁也不需要碰到地底灰黑色的腐水。小白頭翁叫醒灰鼠,連珠炮似地丟給他一串問題:

  「你知道是誰在什麼時候開始走路之後又走到哪裡去啦?哎呀你還事先告訴我是誰開始走路好啦探險要一步一步來嘛,最近有沒有聽到什麼啊?」

  灰鼠被一連串的高音砸得七葷八素,氣得邊跺腳邊吱吱抱怨,好心的小白頭翁忍不住跟灰鼠說,只要告訴小白頭翁一點消息,他就可以繼續睡覺了,當然還是以令灰鼠難以忍受的超高音連發,灰鼠怒吼了一句小白頭翁還沒聽懂的話後,就鑽到他認定小白頭翁不會靠近的地底深處了。

 

  小白頭翁飛出地底,接觸到清新的微風時才知道灰鼠吼了什麼:「昨晚地底的水在震動。」小白頭翁歪歪頭,嘟嚷著這句難以理解的話,一旁的大蝸牛聽見了,用法國號的音色哈哈笑,問他的小小腦袋在轉些什麼。小白頭翁有點不滿地告訴蝸牛他的探險,蝸牛點了點觸角,叫小白頭翁繼續加油。

  小白頭翁自覺被耍了。

  小白頭翁決定先撫慰一下自己的心靈。

 

  於是,附近人家出名的老好人白狗多了個訪客。小白頭翁劈哩啪啦地抱怨自己明明努力探險,卻在剛才被蝸牛耍的事情。老白狗抬起右邊的眉毛與耳朵,一邊緩慢地點著頭。

  「啊啦,剛才忘記了真對不起啊爺爺你的關節還好嗎?」

  還好、還好,老白狗溫和地點著頭,你是在做什麼探險啊?

  小白頭翁乖巧地告訴老白狗自己的探險,期待老白狗誇獎自己,但老白狗拍拍尾巴之後,卻告訴小白頭翁完全意想不到的話──也就是昨夜因為風濕痛而失眠的老白狗聽聞到了什麼。

  老白狗眼睛雖然不太好,鼻子和耳朵還是一樣靈光。小白頭翁因為預料外的收穫,開心地拍打翅膀,告別老白狗飛到小巷轉角的牆上。陽光的氣息逐漸增強,不過如果順利的話,小白頭翁還來得及回去葡萄架吃個早午餐。

 

  「走到哪裡去了?」

  小白頭翁把僅剩的這個問題唱成RAP,一邊沿著牆上跳,附近的麻雀群吱吱喳喳,在小白頭翁附近飛來跳去。

  「前面!」、「前面!」、「左邊!」、「右──邊!」「下面!」

  麻雀就是這樣,有時候是很好的排悶夥伴,但是在辦正經事時,他們只會惹得你心煩氣躁。小白頭翁有點生氣了,而且怎麼可能會在下面啊?小白頭翁一邊罵那隻換成叫「後面!」的胖麻雀,一邊不經意看身下。

  ──咦咦?

  小白頭翁不理麻雀了,專心研究著地上一條銀亮的水痕,要不要相信大蝸牛呢?小白頭翁決定冒個險。

  畢竟探險沒有意外就無趣了,心情好轉的小白頭翁跟麻雀揮揮翅膀告別,不過爭執左邊和右邊的麻雀吵起嘴來了,其它麻雀忙著加油,沒空搭理小白頭翁。

  小白頭翁不介意地繼續探險,沿著亮銀色的線索飛去,小白頭翁很快就找到了答案。

  在不遠處的小空地,雜草搖曳著晃出一波波有點乾燥的青草味,為遠到而來的大朋友接風。睡過頭的木瓜樹睡眼惺忪,一臉迷糊地跟剛搬來,彎著身子的新鄰居問早,這裡的另一群麻雀則吱吱喳喳地停在新朋友身上問東問西。開心又滿足的小白頭翁停在枝頭歇了歇腳,才決定回去享用他的早午餐,於是他飛過緩步到草叢中的黑貓、飛過還在爭執的麻雀、飛過打算補眠的老白狗、略過睡夢中的灰鼠、飛回還在用餐的有翅同伴身邊,快樂地啄起一顆飽滿的葡萄。

  順便,在蚯蚓納悶著今天鑽土時的障礙物特別少時,告訴他一個小小的傳聞。

 

 

  可惜幾天後震耳的噪音將這個小小的傳聞從小白頭翁的腦中震出去,畢竟這故事比不上甜美多汁的葡萄,只能拿來解解悶。

  於是人類困惑,納悶不解為何原本佔到停車場用地,預定要砍掉的柳樹在沒有人知道的情況下消失了。只不過是一棵柳樹在半夜離開了泥土,穿過幽暗的小巷,尋找新家罷了。所有動物都知道這不過是個生活中的小小突發事件,但遲鈍的人類捕捉不到它,就只好把失落的意外叫做神秘事件。

  人類就是有把平凡的事情搞得好像很偉大的本事。午後,路旁的一隻貓咪懶散地勾了勾尾巴。

 

 

後記(順便推坑):

  2010年,我玩了一個叫作《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海貓鳴泣之時)的遊戲。

  說是遊戲,它其實應該算是電子小說。大意是說在六軒島上的右代宮一家及佣人,共18人,在颱風將島上隔絕的兩天內,全數死亡、無人生還的故事。

  遊戲的重點之一,是主角右代宮戰人,跟「魔女」貝阿朵莉切(以下簡稱貝阿朵),爭論這些不可思議的殺人案是否為人類所為。貝阿朵使用魔法,試圖說服戰人,殺人案是魔女所為,但戰人拒絕相信荒誕不經的魔法,想證明是有外來者殺害右代宮一家。

  但隨著故事進行,貝阿朵以必定為真的紅字證實「島上不存在第19名人類」。因此,若戰人仍要拒絕相信魔法,拒絕相信魔女(並非人類)的存在,就勢必導向「他所熟知的親友之中,有人犯下了殘酷的罪行」此一結論。

 

  魔法是什麼呢?在《海貓》中,魔法不僅僅是幻想,更是人類為了掩蓋殘酷的真相,而編織出的謊言。

  這則不成熟的故事底下也有著不太可愛的真相,但你可以選擇相信魔法。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6  回應:6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路西    
路西
原來momo有這麼多內心小劇場(笑)
回應    0    0
Momo    
Momo
噓,我要保持低調。(?)
回應    0    0
astrid    
astrid
就顯示MOMO了,低調什麼XD
回應    0    0

astrid    
astrid
是妳之前跟我提過的那款嗎?!!!超想玩XD
回應    0    0
Momo    
Momo
我好像跟你提過太多款 也不確定是不是了XDDD
回應    0    0
astrid    
astrid
是是是!我記得,我們那天聊超多XD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