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孫畫家溥雪齋

2015/2/4  
  
本站分類:創作

王孫畫家溥雪齋

圖:溥心畬

民國以後,滿清皇族宗室中人,有兩位傑出的天才畫家:一位是人所共知的溥儒(心畬)(1896-1963),;另一位則是較少人知的溥伒(雪齋)(1893~1966)。溥心畬作為皇室後裔,他不僅自幼博覽群書,更有機會飽覽許多宮廷藏唐宋名畫古蹟,心摹手追,皆能得其神理,善山水、人物、花鳥、走獸。山水以「北宗」為主,筆法參略「南宗」,注重線條鉤摹,較少烘染。溥心畬學畫是無師自通的。他自己說:「蓋有師之畫易,無師之畫難;無師必自悟而後得,由悟而得,往往工妙」。溥心畬又是書法名家,他家藏古代書法極富,面對真蹟心追手摹,所以他臨米芾幾可亂真,臨趙孟頫帖也極得神韻。溥心畬又是位詩人,舊體詩寫得極好,「腹有詩書氣自華」。因此他晚年在臺灣對弟子就曾說:「如若你要稱我為畫家,不如稱我為書家;如若稱我為書家,不如稱我為詩人;如若稱我為詩人,更不如稱我為學者。」溥心畬具備很高的藝術天賦,詩文書畫無一不精。因此當一九六三年他辭世時,藝術史家們蓋棺論定,說「中國文人畫的最後一筆」去了。

溥心畬〈松隱圖〉.JPG

溥心畬〈松隱圖〉

溥心畬是恭親王奕訢(道光第六子)之孫,貝勒載瀅之次子,後因其父載瀅於庚子拳亂獲罪,革職圈禁,奪爵歸宗,所以溥心畬遂無爵可襲。而溥雪齋則是惇親王奕誴(道光第五子)之孫,貝勒載瀛之長子,但後來卻過繼到孚郡王奕譓(道光第九子)支下為承繼孫。他原本居住在惇親王府(俗稱五爺府)內,到後來卻成了孚郡王府(俗稱九爺府)的主人,這其中是有段故事的。

孚郡王是惇親王的幼弟,但在光緒三年死了,他無所出,乃以奕棟子載沛為嗣,但不到一年也死了;又以奕瞻子載澍為嗣。載澍娶慈禧太后內姪女為妻,自成婚起,便夫妻失和,爭吵不斷。有史料說載澍「性情乖張,不遵教訓」,也有史料說他為人耿直;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位貝勒爺是有點口無遮攔。不然小倆口吵架,不會把妻子的娘家人都給數落、責怪一番——包括妻子的姑母慈禧太后。他甚至說過「牝雞司晨,非國家之福」這類在當時被認為大不敬、要殺無赦的話。以載澍說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話,再加上慈禧那種殘酷的性格,載澍的命運是可想而知了。據說,慈禧當時要砍了這位侄兒的頭,幸虧幾位王爺的力保,才得以免了死罪。光緒二十三年,老佛爺降下懿旨,革去載澍的貝勒爵位,交宗人府杖責八十大板,並永遠圈禁。此時慈禧的內姪女方感事態嚴重乃向老佛爺求情,她說是孚郡王因為無後,才把載澍過繼過來,如此一來豈不仍舊是使孚郡王絕了後嗎?她以為如此說法,一定可以打動慈禧的心,那知慈禧棋高一著地說:「我給孚郡王過繼一個嗣孫,這個問題,不就解決了嗎?」因此,溥雪齋便成為孚郡王的承繼孫了。

載澍在宗人府被關了四年,到光緒二十七年才被加恩釋放,但仍不淮回九爺府。光緒三十四年十二月,也就是在慈禧去世之後,載澍才奉旨回到九爺府。民國成立後,載澍還惦記著九爺府的產業,乃具狀向北京的法院申請歸本人享有;但溥雪齋亦延請律師辯訴,兩人打了一場「父子」(繼承人)官司,結果以載澍早已被奪爵歸宗,對於九爺府的產業實已無權過問,法院判由溥雪齋以嗣孫的資格,執行管理。可是溥雪齋最後亦未能保有這份產業,他不善治生,坐山吃空,因此到了一九二七年,他將九爺府賣給了東北軍閥楊宇霆,一九二九年楊宇霆被張學良所殺,九爺府後來又成為前北平大學女子文理學院的校址。溥雪齋則遷往西堂子胡同,那也是一座大宅,是左宗棠的故宅。王世襄在〈懷念溥雪齋先生〉文中說該宅「庭院深深,不下四五進,旁有園,前有廄,仍是京華豪第。」但溥雪齋住了不過十多年,又支撐不下去了,「再遷無量大人胡同一宅中院,已僦居而非自有矣。」

溥雪齋與末代皇帝溥儀,是同為道光曾孫的堂兄弟,溥雪齋六歲時封貝子爵,他年長溥儀十三歲。當溥儀登基當了皇帝,溥雪齋就成了御前行走的侍從官。好景不長,清帝遜位,溥雪齋的仕途也就終結了。民國成立後,溥雪齋從此遨遊在自己的藝術天地之中,以書畫爲生。

溥雪齋畫作.jpg

溥雪齋畫作

溥雪齋自幼飽讀詩書經史、能文善賦,琴棋書畫無不精通,尤擅丹青。他和溥心畬一樣,是全能的畫家,山水、人物、花卉,乃至畫馬,均具風采,兼善畫蘭,風神飄逸,堪稱一絕。他年輕時畫已有名,精於南派山水,和溥心畬互為南北宗之健者。他的畫初承宋、元諸家遺風,後襲明、清文人格調,淡遠蕭疏。惜其成就不能超越溥心畬,而名亦漸為溥心畬所掩。在三0年代有《雪齋畫集》行世。

溥雪齋號松風老人,一九二五年與溥心畬(松巢)、浦僩(松鄰)為首發起「松風畫會」,其中每位成員都取一個帶有「松」字的名號,如浦靖秋(松穎)、啟功(松壑)、和季笙(松雲)、恩雅雲(關松房)、葉仰羲(松蔭)、惠孝同(松溪)等,定期舉辦雅集並小型畫展,成為北方京津畫壇主流。一九三0年他應陳垣之聘,創辦輔仁大學美術專修科,並任導師兼系主任,後改美術系,任教授兼主任,達二十多年。

又他青少年時即師從當時名古琴家黄勉弟子賈潤風學彈古琴,後改彈三弦等其他樂器,一九四七年與張伯駒、管平湖、王世襄、楊葆元等人發起組織了一個「北京琴學社」,聯絡同好,切磋琴藝,使傳統古樂得以流傳發展。一九五四年更名為「北京古琴研究會」。據啟功先生回憶:「每年當翠錦園的西府海棠盛開時,心畬先生必定邀請當時知名文人前來賞花。這是真正的文人雅集,類似這樣的雅集,還有溥雪齋的松風草堂,溥雪齋先生是著名的書畫家,而且精通音樂,他那裡的集會多以書畫、彈琴為主,儼然就是一次小型的畫會或古琴音樂會。」

一九六六年,「文革」風暴驟起之時,像溥雪齋這樣的「遺老遺少」、「封建餘孽」自然不能倖免於難。在八月三十日,溥雪齋就遭到抄家了,他的古琴被毀、字畫遭焚、藏書遇劫,他所賴以安身立命的東西,一下子全沒有了。因此在受到慘無人道的批鬥之後,這位七十三歲的老人不堪凌辱,帶著女兒離家出走了,據說身上還帶了十斤糧票,七塊錢,從此杳如黃鶴,消失於人世間。在那個年月,像這樣的失蹤者何止一個!溥雪齋就如同另一個儲安平,他們同樣都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在中國的舊文人中,他們視古琴為高雅生活方式的行為準則,所謂「眾器之中,琴德最優」。溥雪齋的絕塵而去,應該是抱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決絕之情的。

溥雪齋.jpg

溥雪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