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的好朋友新作提的序言

2017/3/6  
  
本站分類:藝文

給我的好朋友新作提的序言

xinyu.jpg

    說起與作者相識有些時日,這期間多談論創作之道。今有幸為其提序,心之快矣。

    我並非故作文言狀,只是忽而想起,覺得這其中樂趣諸多。既以如此,那便先來談作者,我覺作者對本文的態度可謂之認真,於創作期間,其改過多稿,甚有推翻前作,能做到如此實屬不易。

    依我之見,其從前之作品可不看,但這部不看也許是種損失。雖本文也有不足之處,但與之前作品相比,是有進步,與不同之處的。於作品我不必過多言語,大家看後便知,相信會有所收獲。

 

Ehi

2017.3.5

《心宇将灭》主要人物介紹

汪兆銘:汪偽政權的二號人物,職銜:副主席

胡蘭成:汪副主席的筆桿子,日偽時期的X報社社長。

汪碧城:汪副主席的外甥女。

小倩:汪碧城侍女。

張愛玲:胡蘭成的妻子。

陸曼貞:胡蘭成曾經的情婦。

毛啊四:76號特務

南一輝:日本思想家

祝鴻才:警局老油條。

 

主要人物介紹

汪兆銘:汪偽政權的二號人物,職銜:副主席

胡蘭成:汪副主席的筆桿子,日偽時期的X報社社長。

汪碧城:汪副主席的外甥女。

小倩:汪碧城侍女。

張愛玲:胡蘭成的妻子。

陸曼貞:胡蘭成曾經的情婦。

毛啊四:76號特務

南一輝:日本思想家

祝鴻才:警局老油條。

 

 碧城.jpg

 

预览(一)

突入襲來的秋風比歷年來的都勤快,落葉愁悶似的蕭落了下來,幾片長葉滾著地兒時停時走,猛地大風搐來,一群落葉在空中撲騰翻滾,終究捲入塵封的世界。

 

樹葉發出「沙沙」的摩擦聲,像針刺一樣貫入蘭成的耳根,蘭成的內心感到局促不安,手臂麻木不覺,於是乎掄了幾回胳膊,抖了抖筆,方才攤開紙筆,擬下明日報訊頭版標題:主席政躬日臻健康,喜訊傳來滿巷歡騰。

 

這時門「咿咿呀呀」地發出聲響,時而發出胡琴似的低長音,胡蘭成無端覺得那是一種嗚咽,心情驟然忐忑起來。只見他直起身來,走到門後,手指攏住把手猛地拉開插銷,只覺一道紅光透過門縫灑進屋裏,這光線雖然沒有白天的日頭來的咄咄逼人,卻也逼人擺出遮蔽光線的手勢。

 

胡蘭成微睜雙眸,透過門縫瞧見外面的晚霞傾紅了半邊天;索性敞開了門一腳踏出沿階,見走廊四周萬籟俱寂,這才眺窗望去,只見一只孤騖逐著那輪銅餅似的火燒,甘願化為一顆天際間的黑子,湮滅於夕陽的餘輝下。

 

蘭成看得透徹,心中油然升起一股離情別緒的惆悵來,內心感慨這日頭哪有不落的道理,他的神情像是在須臾什麼,這時,電話鈴聲「叮鈴鈴」地不絕於耳,蘭成晃了晃神,回到伏案桌前,不慌不忙地撩起電話,只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嘶啞的聲音:是蘭成嗎?

 

胡蘭成的心「咯噔」了一下,心跳似乎循著鈴聲到了嗓子眼,胡蘭成從一只手抓電話改成了雙手托舉:是,我是蘭成,緊接著又無趣地問道:汪副主席的身體可好癢些了?

汪兆銘沒有作聲,蘭成心中思忖:「瞧著一言不發的陣勢想必不是什麼好兆頭,」電話的那頭許久才傳出汪副主席的柳州官腔:「我的舊疾你是曉得的,現在說這些已經為時已晚,若還有的治,我亦無須遠赴東洋。」話說到此處,汪兆銘便悲不絕於心,唏噓了幾句,胡蘭成自知汪副主席時日無多,不覺兩行熱淚撲簌簌滾落了下來,滴在自己的「虎口穴」,蘭成哽咽道:主席只需靜養。用不了多日,身體必無大恙。

 QQ图片20170303213247.jpg

汪兆銘平復了下情緒,說道:蘭成,我有一事要囑託你。

胡蘭成畢恭畢敬地回應道:主席請說。

 QQ图片20170301221408.jpg

汪兆銘說道:我不在期間,希望你好好替我照顧碧城,碧城是我的外甥女,想必你是知曉的,現在是戰時統治經濟,物資配給難免緊張,我是曉得你的難處的,已經命令「一區公署經濟處」幫你多要了一些物品配額,方便你的生活所需,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少操點心,如果還有什麼困難,你儘管提出來,我能替你辦到的必然竭盡所能。

 

胡蘭成的眼角噙著淚花,他還想說些什麼,卻如鯁在喉,亦無從繼續說下去了,汪兆銘見胡蘭成默不作聲,隨即掛了電話。

更多章节请关注

 

《心宇将灭》作者:俞小明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4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