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陳慧文

2022/1/11  
  
本站分類:創作

秘密@陳慧文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detail/1313805

秘密◎陳慧文

(更生日報副刊2019-10-28)

「有人說,世上總有某個人跟自己是最契合的。但是,結婚,往往不是跟自己真正最適合、最愛的那位,而是在適婚時剛好在身邊,個性和各方面條件都差不多的人。大家都是這樣的吧!」敦彥像是打哈哈地說,卻掩不住眼底的遺憾和苦澀。

在教師研習課程上,偶遇昔年同事,下課時間打個招呼、閒聊近況,知道敦彥在十年前調校後,透過長輩介紹,認識了現在的妻子,育有一兒一女,湊成了一個好字。巧珍要恭喜他的話才剛到嘴邊,倒聽他發表了這番議論。

「是有這個說法。不過,」巧珍表面上泛泛地說理,實際上是有意對敦彥做勸慰:「那獨一無二、契合無間的完美對象,也許只是傳說。就算是曾經以為極其相契的對象,相處久了、或是結婚以後,還是會發現需要磨合、適應之處。再說,世上有的是水火難容、同床異夢的怨偶,能夠像你說的,與一個個性及各方面條件都差不多的人共組家庭,平安和樂地共度一生,那已是天大的幸運了!」

「說的也是。」敦彥苦笑了一下,端起研習主辦學校提供的咖啡喝了一口,若有所思地望向遠方。歲月不饒人,巧珍注意到,僅管男生比較不顯老,他的髮鬢已出現了幾根白髮,眼睛的魚尾紋也頗明顯了。但接下來敦彥說的話才教巧珍暗暗吃驚:「最近有語萱的消息嗎?」

看到巧珍略帶詫異的表情,敦彥悠悠地說:「我沒別的意思。只是關心一個老朋友。」

 

 「聽說,到頭來結婚的對象,往往不是生命中最愛、最適合的那個人,而是該結婚時在身邊,條件也還過得去的那個人。妳覺得這話有道理嗎?」在台北花卉村的鞦韆餐廳,婉杏—邊搖晃著鞦韆椅、輕啜著花草茶,一邊若有所思地如是說。

「我不知道,」巧珍手一攤,說:「我的前男友一個比一個糟,現在家中這位老爺,雖然有時讓我又煩又氣,但要說世上有什麼人比他更適合我,那也未必,有時我想世上也許根本沒什麼人是適合我的,也許自己根本不適合結婚……」

「我的情況也跟妳差不多。」婉杏點點頭說:「所以,會說那種話的人,想必有著心動卻錯過的曾經。雖然我們會說:那是因為他們錯過了,所以在彼此心目中留下了最美的樣子。如果他們沒有錯過,反倒是天長地久的在一起了,也許就會發現彼此並非想像中的契合……不過,我還是很羨慕,他們心中保有的那分美好……對了,妳最近有敦彥的消息嗎?」

「真巧,昨天我公假參加一個研習,正好遇到他。而且,他也說了,跟妳剛才說的一樣的話,也問起了語萱的近況,看他的神情,似乎對語萱仍未能忘情……」說到這,巧珍猛然一驚,說:「該不會,剛才那段話,是語萱說的?」

「嗯。」婉杏點點頭,嘆口氣說:「有人說,一段戀情持續多久,結束後便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放下。這段話在敦彥和語萱身上,卻不適用。當初他們從相識到分手,前後不到三個月。到現在已過了二十多年,兩人都各自有家庭了,內心卻還掛念著彼此……」

「唉!」巧珍惋惜地說:「我常常想,當年我若是把語萱的祕密告訴敦彥,也許一切會有所不同。甚至在昨天,我看到敦彥那失落的樣子,差點就要說出當年語萱突然離開他的原因,就算現在知道了,也改變不了什麼,總也好過一輩子被蒙在鼓裡,不明不白地被分手……」

「不行!」婉杏突然站了起來,激動地說:「妳絕對不能說!妳一定要答應我,絕對、絕對、絕對不能說!」

 

 「昨天我聽妳說了語萱的心事,又見到敦彥那麼痛苦,幾乎就要把所有的事說出來了。我甚至已經說了『其實語萱突然冷落你,並不是你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她過去的一些事……』我掙扎、支吾了許久,終究還是沒說出來。不過,這樣不說真的好嗎?就這樣眼看著語萱嫁給不愛的人?」

二十年前,婉杏如此激動地要求巧珍絕對要保守祕密時,巧珍是如此回答的。

「我也勸過語萱很多次了。」婉杏無奈地說:「我對她說,每個人都有過去,更何況那件事,並不是她的錯。但她偏偏耿耿於懷,所以她從來沒談過真正的戀愛,每當她覺得動了心,便覺得不能隱瞞那祕密,又不願破壞自己在對方心中美好的形象,因此內心掙扎猶豫,態度若即若離,最後選擇逃避……」

「其實,她根本可以不必在意那過去的事,也不必告訴敦彥。如果還是在意,就告訴敦彥,也許敦彥根本不在乎,那就沒問題了;如果敦彥在乎,那就算了!」巧珍思考簡單地說。

婉杏沉吟了一會兒,淡淡地說:「那是妳因為不認識她,才會這麼說。」

巧珍想了一下。她只見過語萱幾次。她是個仙氣飄飄,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任誰也不忍將任何不堪的過去與她聯想在一起。難怪巧珍無論看到敦彥如何迷惘困苦,也說不出口那秘密。

 

 巧珍和婉杏是師範大學同窗同寢室的莫逆之交,畢業後分發至不同的國中任教,下班後仍時常聚首。那時她們都已有論及婚嫁的男友,而同辦公室還有年輕單身同事。在那個年代,適婚單身男女總會招來周遭親友熱心的介紹,而已經「死會」的則要想盡辦法為單身朋友穿針引線,自認抱著「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的「淑世」精神。

於是,在巧珍和婉杏的介紹下,敦彥和語萱相識了。

剛開始一切都像浪漫的童話。那時敦彥風度翩翩,語萱氣質脫俗。兩人情投意合,相見恨晚,真是只羨鴛鴦不羨仙。但就在兩人情意正濃時,語萱的態度卻突然一百八十度地大轉變,以冰山般的冷峻,拒絕敦彥所有的邀約。無奈之下敦彥只好拜託巧珍探詢語萱的心意,巧珍問了婉杏,婉杏也不解:明明語萱對敦彥用情極深,為何突然拒敦彥於千里之外?在婉杏的追問下,語萱道出了埋藏心底多年的祕密……

在語萱的喜筵上,巧珍見那新郎笑容可掬,看起來是個憨厚可靠的男人。語萱的表情看不出幸不幸福,只顯得平靜。巧珍想到敦彥,不明白為什麼語萱無法面對敦彥,卻可以接受這個新郎。人與人之間的感覺,實在很微妙。試都沒試,語萱就覺得對於這個相親對象,無論有沒有說出過往,或未來會不會知道一切,都無所謂;而對於敦彥,卻怎樣都不行。這其中的況味,實在難以言喻啊!

關上記憶的匣子,巧珍決定同婉杏一樣,一輩子謹守語萱的秘密。她慶幸自己昨天沒有一時衝動脫口說出,否則現在必定懊悔至極。也許對敦彥不公平,但以目前情況來說,絕口不說這個秘密,實在是對大家都好的選擇。就讓這個祕密,永遠埋葬在她們的內心深處吧!※

今日人氣:6  累計人次:9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