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之桑榆@陳慧文

2022/1/7  
  
本站分類:生活

收之桑榆@陳慧文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detail/1301502

(更生日報副刊2019.9.15)

 

收之桑榆@陳慧文

 

 生活中小小的不如意,轉個念想也許是意外之喜,正所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啊!

  箋一、邂逅鳶尾花

早上想泡一杯咖啡,卻發現辦公室的飲水機壞了,怎麼樣都按不出熱水,只好拿著已放入即溶咖啡粉的杯子,走到通道另一端去取水。正感到有點麻煩和不悅,卻驚艷地望見另一台飲水機後面的花圃,綻放了十幾朵美麗的巴西鳶尾。

在修長綠葉的襯托中,盈盈盛開的花朵,有著三片外翻橢圓的粉白花瓣,簇擁著三綹卷曲的藍紫花瓣,六片花瓣的基部都點染著紫紅如酒的斑紋,中央三片纖薄的花蕊吐著潔白分叉的小舌,幾顆淡黃細小的花粉沾在上面。遠觀是高雅脫俗的花仙子,細賞是粉雕玉琢的藝術品,觀賞之際恍如置身瑤池仙洞、目睹奇葩異卉,不覺目眩神迷。

接了熱水,一面賞花一面輕啜,平凡的三合一咖啡竟顯得香醇許多。往回走向辦公室的路上,感覺一整天的元氣都甦醒了。巴西鳶尾花期不長,清晨開花、下午三、四點便凋謝。想到自己平日幾乎不可能走到通道那頭,亦無緣一睹這叢巴西鳶尾的風采,今日能有此美好邂逅,還要感謝辦公室這台日夜操勞而故障的飲水機啊!

  箋二、初識丹麥堡

固定每個週末到樓下的早午餐店,點一份火腿蛋餅和榛果拿鐵。這天早上略有不順,找不到想穿的那件七分褲、忘了零錢包放在哪個側肩包。等到一臉疲態地出現在早午餐店的隊伍時,前面那位高中生點走了最後一份蛋餅。

例行事物被迫更改,感覺好像整天的行程和心情都將受影響,但身後的排隊人潮並不容許太多的躊躇無措,只好隨意點了份當日特餐。從沒吃過的檸檬雞丹麥堡,沒想到令人驚豔:滑嫩半熟的荷包蛋下,是遇熱開始融化的香濃起司片。壽喜燒醬醃漬過的去骨雞腿肉,表皮烤得微焦,吃起來外脆內嫩,甜鹹中帶有檸檬微酸的清香。還有清甜的番茄片和爽口的生菜,這幾種食材加在一起,每一口都是豐富多滋、又純粹實在,而最精彩的還是那丹麥堡的酥皮:圓塔般的麵包,口感近似酥皮濃湯上的酥皮,又比酥皮更精緻;近似可頌麵包,又比可頌更扎實;一圈圈烤得橘黃的紋路,咬進嘴裡香酥鬆脆,彷彿在舌尖跳著小步舞曲。

吃了這幸福感和飽足感都滿分的早餐,突然對丹麥堡興趣盎然,下次還想嘗試不同口味--如豬排、漢堡肉、培根等--的丹麥堡,甚至網購了丹麥堡麵包,打算在家自己加入喜愛的食材,製作營養又美味的丹麥堡。意外的小插曲平添了生活的喜悅與期待,這真是始料未及啊!

  箋三、遇見黑冠麻鷺

午後四點突然天昏地暗、雷雨交加,下起了傾盆大雨。到五點放學時,雨勢雖已減緩,但仍稀疏地下著。從校舍走向停車場,到處是坑坑窪窪,找到自己的摩托車時,見安全帽像個大碗公般盛接了一頭雨水,嘩啦啦地倒掉後仍溼答答地滴著,正感到煩躁難耐,突然看見一隻紅咖啡色、體型圓碩的大鳥,站在微雨的校園中,仔細一看,原來是黑冠麻鷺,雖說牠們近幾年在台北市區繁殖漸多,可也不是每天都能如此近距離看見,我欣喜地放下溼漉漉的安全帽,輕手輕腳走近觀察。

斂著深棕色翅膀屹立在青青草地上,猛一看宛如一截樹幹,定睛細視,見牠頭戴酋長般神氣的黑羽,眼睛周圍塗著藍黑色亮麗的眼影,炯炯有神地左顧右盼。突然,牠有如小狗甩水般地渾身抖動、噴灑水花,看來剛才的滂沱大雨,著實將牠淋成了落湯雞。繼而,牠張開那龐大又美麗的雙翼,完美展現那深褐翅膀末端一道寬邊黝黑的條紋、幾綹潔白羽毛的點綴,牠沿著花圃的邊緣,一邊拍翅、一邊跳著小碎步,來回走跳了幾趟,像是要趁雨勢微小之際,迎著風將牠濕重的羽翼晾乾,這樣跳了大約五分鐘的「風乾之舞」後,大約是翅膀夠乾夠輕了,黑冠麻鷺便振翅高飛,雄踞枝頭,隱沒於濃密的樹葉之中,不再容易得見了。

黑冠麻鷺平日個性低調,一般人看到牠時總是靜止不動、「呆若木雞」,所以俗稱「大笨鳥」,若非這場大雨,怎麼可能看到牠如此張揚活潑的姿態呢?這樣一想,這場雨不但無可詛咒,簡直是天降甘霖,令人開心得手舞足蹈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