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经霜乔木百年心

2021/12/28  
  
本站分類:旅遊

随笔经霜乔木百年心

经霜乔木百年心

 1989.jpg

冬日里驾驶着小汽车穿梭于城市间,透过车窗瞧见窗外金黄色的银杏叶飘逸而下,扇型叶子如漫天飞舞的黄蝴蝶与周围的景物交相辉映,让人思绪有片刻地停顿,脑海里联想起宁波方家河头村里的两颗银杏树,传说那两棵银杏已有七百年的历史,银杏树曾帮助过村民驱除过瘟疫,具体的史实记载已记不得了,只知道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方家河头的银杏树作为药引子发挥了救死扶伤的作用。

 1987.jpg

银杏树也被称为活化石,用一句诗形容它便是“经霜乔木百年心”,银杏树历经2.7亿年的沧桑熬过了无数个寒冬,是地球上最顽强的植物,此刻镇海乡亲正在历经疫情波折,镇海的父老乡亲面临严峻的挑战,想熬过寒冬的人们啊,时间骤然显得冗长,因为居家的日子多了,而我要将内心如刀刃般挺立,以准备对付那千年如一的寒冬,一个人只要有老骥伏枥的千里志,就不怕疑难困阻。一个人如果不去历经风霜,又如何有生活的勇气,我们每个人都在承担突入起来的疫情考验,目的不都是期盼未来的春天幺?对生活充满憧憬就离春天的脚步更近一些了。

 1988.jpg

我驾驶着汽车又见到了远方的一片绿色,感受到了这份绿意承载着人类生命的根基。空气,水,动植物,人类并存于天地间。天人合一,则顺,暴夺自然,则逆。信念,希望与爱,这是我们与自然相处的智慧,思绪随着景物变化着,思虑着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希望城市的建设可以更加慢一点,多保护文化古迹,我觉得农村是城市的后花园,是天然的氧吧,我们需要保留农村的自然环境,我更希望遗留下来的残存古迹能够作为民族文化的语言传承给我们的后人,然而这些年事与愿违,我只能把这些遗憾装进思绪里。

 20001.jpg

我驱车来到了沈家村,循着冬日里踏过枯枝的小径来到的明代的石牌坊遗迹,这里有几处明代遗留下来的坟茔,里面的棺椁已经没有了,只留下一些残垣断壁,里面的石人石像已经消失匿迹了,只剩下几根石柱子,石柱子刻有祥云瑞雀,柱子上的石狮子风化的很严重已经没有了原本的面貌,这里的遗址和周围的环境相得益彰,没有肃杀的气氛,相反坟茔遗址和自然已久融入在一起了,我欣赏古人的落叶归根情怀,因为这是一种对文化的尊重,一个人但凡有了这样的思想,便能为家乡积极献策献力,然而我的内心又是彷徨地,看着城市里到处都是钢精水泥修葺的建筑,就连人生最后的归宿都要用水泥去包裹,以至于几千年都不可能毁坏我的心情又是忐忑的,何时何地生命和自然可以和谐相处,何时何地我们当代的文化能够更加尊重传统,我觉得值得思阕。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