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冬眠的柔情

2017/2/10  
  
本站分類:創作

【極短篇】冬眠的柔情

阿柔剛結婚時什麼也不懂,只是心中漲滿甜蜜濃情。嫁給他,彷彿風箏纏上了燈柱,不必再飄飛;冠夫姓後,強烈的歸屬感盈溢了全身,忘我酡然於幸福的生活裡。

他慌張忙亂,手足無措的摟抱她雪白如棉花般的裸體。她羞赧的緊閉眉睫任他擺布,粗野猴急的闖關;初夜才知道,他竟然像她般不更事,以至未能圓房,阿柔好喜歡,愛意更熾。

每回想起她都忍不住泛起紅潮。兒女誕生後,心思漸漸轉移,光輝的母性超越了一切。午睡巫山行,她難於配合,往往當幼女哭聲響,也不管他正攀高雲端或才爬至半山峰,阿柔雙掌一推背腰凹縮匆匆脫離他。衣服凌落半裸的奔出臥房去擁抱稚兒,留下他咬牙切齒。

三更綺夢正香,他伸手撫揉。日間柴米油鹽醬醋加尿布奶瓶,凌晨才熟睡卻被干擾。任他輕狂撥弄,睡蟲千萬隻在腦內遊走。推開他的手,一次、兩次。他的慾念沒因拒絕冷卻,竟反常的被激掀,像怒獸強伏上去,她反抗掙扎,鬥不過識途老馬,任他奔馳。

被蹂躪的恥辱像千針萬剌般經常折磨她的心靈,百種溫柔在一夜暴風吹殘而凋零。阿柔面對兒女,依然笑靨似桃花,在他身體前彷似遇冰壁,她覺得冷寒;尤其當那微凸的肚皮迫近,深宵索求時,她原本輕鬆的女體驟然如剌蝟,從毛孔的張合到肌膚,都被冷氣侵襲。

她沒有反抗也不聲張、更閉嘴啞口強忍怒氣。他垂涎哀求,逞其口舌功能,阿柔攤開四肢動也不動,冰冷如裸屍。她輕輕的在黑暗中拋來一句話:「要用借你,我沒興趣,快點!」宛若雪水當頭淋濕了他燃燒著的慾火。

他的事業一帆風順,透過朋友介紹、半哄半騙的拉著珠光寶氣的太太去見醫生;治療期他百般討好,可是結果依舊。她無動於衷的猶似整個身體非她所屬,看到他喘氣賣力,祇想笑、偶而忍不住也真的笑出聲來。反正,他需要,就借給他用好了。

舞會上、儷影雙雙,圈子的人很稱羨阿柔嫁個好丈夫。她那男人皮笑肉不笑,為了社會地位及兒女,他無法可想。

到海外出差,他摟抱南北佳麗,享受金錢換取的歡樂。每回仍然是冰冷的反應,不免想起和阿柔的身體一樣,興趣索然。

銀婚酒會,阿柔對鏡更衣,望著豐滿的裸體,憶起早年初夜。冷戰多載的肉身無端發熱,彷彿冬眠初醒,多盼他那雙猴急的手來撥搓。

兒子慌張驚恐的呼喊聲突然傳來:「媽咪!快來、爸爸中風跌倒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