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漫步珊瑚島@陳慧文

2021/12/20  
  
本站分類:旅遊

海底漫步珊瑚島@陳慧文

http://www.matsu-news.gov.tw/2010web/news_detail_101.php?CMD=open&UID=204884&keyword

(馬祖日報副刊 2019.2.14)

 

海底漫步珊瑚島/陳慧文

 

 潔白細緻的沙灘,行走其間柔軟舒適,但是漸往海水走去,碎浪帶的顆粒便扎腳了些,仔細一看,是許多多碎裂斑斕的珊瑚礁石,真是名副其實的「珊瑚島」。

 

 來到普吉島的第三天一大早,趁著寒假參加五日遊的我們一家四口,穿著橘色救生衣、搭乘白色快艇,乘風破浪來到珊瑚島。驕陽下漸層的海水,從岸邊到天際呈現淡黃、淺綠、藍綠、寶藍的色澤,黃色浮標圍繞的海域內,影影綽綽著墨綠斑駁的珊瑚礁,是自由游泳、浮潛的區域。泳技頗佳的外子和十六歲的兒子,在清涼海水中一會兒仰式、一會兒自由式,欣賞藍天白雲、水中游魚,愜意無限;泳技不佳的我和十歲的女兒,穿著救生衣隨波逐流,不時被浪濤拍打得又笑又叫,有如暢玩驚險設施,也覺刺激痛快。

 

 黃色浮標之外的遼闊海面上,有人駕駛快艇劈波斬浪,有人乘拖曳傘凌空翱翔,有人泛舟海上持竿垂釣,而我們一家一直掙扎著是否嘗試的,是這幾年相當夯的海上活動--海底漫步。

 

 在出發前已聽幾位曾經海底漫步的朋友,將此經驗說得多麼奇妙,但也曾在新聞中看到觀光客在海底漫步時發生意外。我自忖泳技欠佳又容易緊張,女兒年幼稚嫩,兒子有視網膜剝離的病史,眼睛不宜承受深海的水壓,因此瞻前顧後,逡巡不前。不過,外子說醫囑視網膜術後兩個月不宜潛水,而兒子術後早已超過一年;教練說下水後若有不適,可以趕緊比手勢上岸;加上兒女也都躍躍欲試,我只好鼓起勇氣,「披掛上陣」了。

 

 快艇載著十幾個觀光客前往適當地點,便開始魚貫下水,只見前面的夥伴們都是在艦艉比個勝利手勢,與透明氧氣玻璃頭罩合影後,便神采飛揚地出發了,而我心中愈發忐忑。輪到我們一家時,因為外子要墊後看顧兒女,老媽我居然是一馬當先,頭個下水。在船上一位、水中兩位教練的指引下,我順著船尾的扶梯往下走進海裡,在只有頭顱露出水面時,迅速地被戴上那重達三十五公斤的玻璃頭罩,然後整個身體就像遇到水鬼般不由自主地被往下拉,這時耳膜痛得彷彿就要爆裂,在那有如卡通《海綿寶寶》中松鼠珊迪戴的頭盔,那有限的空間和空氣中,聽著海底神祕的水波聲,和自己沉重的呼吸、急促的心跳聲。曾在科幻小說看到一句話說:「最可怕的不是疼痛,而是不知道疼痛的盡頭。」當我甫進海中、耳痛隨著深度愈加劇烈時,內心便有這種感覺,當時只覺得自己有如俎上魚肉,就算登時耳朵突然爆破、七孔突然流血,也只能認了,眼下之計,也只能信任教練們的專業和經驗,任憑擺布。

 

 幸好這身不由己、令人惴惴不安的過程並不很久,幾秒鐘的時間,教練已將我拉到海底六米深的固定步道上,扶著鐵欄杆就定位,教練將手伸入我的頭罩,用藥劑將我眼前玻璃的霧氣擦拭乾淨,令我模糊的視野登時一亮。教練用手勢詢問我是否OK,我比了個OK手勢後,教練就要我跟著前面的人走。這時我耳膜的疼痛因深度固定而不再加劇,因此漸能忍受和適應。只是仍不習慣在水中走路,身體彷彿隨時不知會被洋流帶向何處。心裡擔心後方家人的狀況,困難地略微轉身想看一看,就感到身體難以控制正常的行走姿勢和前進方向,甚至差點抓不到欄杆,只好暫時放棄了回頭看的念想,老老實實地緊握欄杆向前邁步。

 

 這樣如太空人異境漫遊般地走了幾步,心下剛覺得踏實些,卻感到頭頂的氧氣管有所拉扯,使我舉步維艱,跟不上前人的腳步。教練突然衝到我前面,示意我止步,再三地檢查我的頭罩,又問我是否OK,我示意OK後,他游向後方,不知去處理什麼事情。我往前看同伴已走遠不見蹤影,往後看家人也沒跟上來,真是「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四週除了黑漆漆的鐵欄杆外,只看得到充滿著「皮老闆」(卡通《海綿寶寶》中的角色,是一種浮游生物)的淡綠色海水,我內心又升起新的不安,不知是我的裝備出了問題,還是我的家人出了問題,當時我真是度秒如年,但我知道此時若是過度驚慌反而賁事,只能力持鎮定,耐心等待。

 

 雖然當時感覺好像過了一世紀那麼久,但如今想起來大約只有五分鐘左右吧!教練總算出現並示意我繼續往前走,我走著走著跟上了前人,不久兒子和外子也跟上來了。三人會面時,還真有點「大難之後,清點人數、互報平安」的感覺。我用手勢詢問兒子眼睛狀況如何,兒子表示無礙;又用手勢和眼神問外子「女兒呢?」外子比了個「沒來」和「無奈」的手勢和表情,我便知道怎麼回事了。

 

 女兒沒跟來,我們固然擔心又遺憾,但想來她在船上安全無虞,我們既花了一人一千六百泰銖(約合台幣一千六百元)來此,也只有「既來之,則安之」了。教練們用許多麵包屑,吸引來成群的五線雀鯛,在我們的面前身邊靈巧活潑地喋食。這種可愛親人的熱帶魚,我們過去在綠島浮潛時也曾看過,而浮潛時俯瞰的視角,與海底漫步時平視的角度自是有些不同。仔細觀察牠們橢圓白色的身軀、五條黑色的縱紋,背部還有一抹鮮黃的色澤,成群巡遊、數大為美,真是賞心悅目、蔚為壯觀。零星地還游來幾隻全身漆黑、帶有三個白色斑點的「三點白」,前來分一杯羹。教練抓到了一隻透明無毒的水母,拿給我們輪流握一下,軟Q又帶點韌性的手感還真是特殊。這樣觀察了大約二十分鐘,由教練用深海照相機替我們照了幾張貌似英勇帥氣的照片後,也就上船了。

 

 走上甲板,見女兒紅著眼眶可憐兮兮地坐在船板上,趕緊上前勸慰,女兒說她一下水就覺得耳朵痛、喉嚨痛、腳也痛,因此趕緊就比手勢要上船了。看來這個活動對她來說還是太刺激了,加上沒有心理準備,連老媽我甫下水時都心生疑懼,也難怪小女驚惶失措了。爸媽和哥哥七嘴八舌地分享了海底漫步的經驗,鼓勵妹妹多多吃飯、快高長大後,再來挑戰「海底漫步」。所謂「一回生、二回熟」,經歷過整個流程後,回想起來其實並不可怕,下次若有機會,應該可以更從容愉快地享受漫步於海底龍宮、與繽紛熱帶魚同游的樂趣吧!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