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研中國現代史 令狐萍胡佛挖寶

2017/1/24  
  
本站分類:其他

鑽研中國現代史 令狐萍胡佛挖寶

《人物》鑽研中國現代史 令狐萍胡佛挖寶
January 22, 2017, 6:10 am 723 
 
 
令狐萍教授(左起) 捐贈令狐溥檔案給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圖書檔案館館長Dr. Eric Wakin,及該所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及研究員林孝庭,攝於2016年12月16日。(令狐萍提供)
令狐萍教授(左起) 捐贈令狐溥檔案給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圖書檔案館館長Dr. Eric Wakin,及該所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及研究員林孝庭,攝於2016年12月16日。(令狐萍提供)
令狐萍的雙親令狐溥及馬慧瑗,攝於1945年。(令狐萍提供)
令狐萍的雙親令狐溥及馬慧瑗,攝於1945年。(令狐萍提供)
令狐萍教授(右)接受周密訪問。(周密提供)
令狐萍教授(右)接受周密訪問。(周密提供)
胡佛研究所。(令狐萍提供)
胡佛研究所。(令狐萍提供)
令狐萍教授(右)與胡佛研究所所長Dr. Tom Gilligan, 2016年4月11日。(令狐萍提供)
令狐萍教授(右)與胡佛研究所所長Dr. Tom Gilligan, 2016年4月11日。(令狐萍提供)
令狐萍(左二)擔任中國僑聯 13 卷《世界華僑史》的唯一海外編委,在北京出席編委會議,2013 年 10月 28 日。(令狐萍提供)
令狐萍(左二)擔任中國僑聯 13 卷《世界華僑史》的唯一海外編委,在北京出席編委會議,2013 年 10月 28 日。(令狐萍提供)
令狐萍在邁阿密大學讀博士學位時擔任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會長,主持全校慶祝中國新年的聯歡會,1988 年 2 月。
令狐萍在邁阿密大學讀博士學位時擔任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會長,主持全校慶祝中國新年的聯歡會,1988 年 2 月。
令狐萍博士(右) 與吳仙標副州長(左)同席演講,2007年9月22日。
令狐萍博士(右) 與吳仙標副州長(左)同席演講,2007年9月22日。
令狐萍教授(左)在清華大學演講,2010年5月26日
令狐萍教授(左)在清華大學演講,2010年5月26日
令狐萍新書發布會,2012 年 6 月 2 日。
令狐萍新書發布會,2012 年 6 月 2 日。
令狐萍(右)接受華中師大長江學者聘書,2013年5月6日。
令狐萍(右)接受華中師大長江學者聘書,2013年5月6日。
令狐萍(左四)任中國教育部長江學者講座教授,在華中師大為研究生講述美國華僑史,2013 年 6 月 6日。
令狐萍(左四)任中國教育部長江學者講座教授,在華中師大為研究生講述美國華僑史,2013 年 6 月 6日。

中華民國兩位前總統蔣介石和蔣經國的日記訴訟案,於2016年11月11日在台北地方法院開庭處理。國史館發布新聞,說明該館不得不對少數幾位蔣家人提告,是因為史丹福大學在美國提訴訟,以決定兩蔣日記的主權歸屬。但是國史館強調「相信蔣家人和國史館對於維護兩蔣文物的心意是一致的」,將繼續與蔣家人保持良好溝通,最終期望能讓國府順利取回兩蔣文物。

從蔣介石、孔祥熙、宋子文、史迪威到陳獨秀、彭述之、胡適、雷震等,這些在近代中國史名噪一時的人物,生前各自有恩怨,然而他們的私人文物卻和平共處一室。很多人大概想不到,竟然都在美國,也就是前述的加州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圖書檔案館(the Hoover Institution Library and Archives)中。除了中國近代史料,胡佛研究所還有世界各地的近代史的收藏,都是與戰爭、革命與和平有關的檔案文件及書籍。

兩蔣日記於2004年12月由家屬應允借存在胡佛研究所,蔣方智怡並與胡佛研究所訂下協議,將存放50年或直到有一固定存放處所為止。蔣介石生前交付日記給蔣經國,再由蔣經國於生前交付兩蔣日記給蔣孝勇,蔣孝勇再交付給蔣方智怡。目前除蔣孝嚴、蔣友梅(蔣孝文女兒)、邱如雪(蔣緯國妻子)之外,多數蔣家後人已將對日記的權利捐贈給國府。

目前擔任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的令狐萍說,胡佛研究所是全美最重要的智庫之一,她指出「胡佛研究所有全球最大的民國史料檔案」。她對兩蔣日記有濃厚的興趣,尤其是蔣介石日記橫跨55年,從1917年到1972年,誠屬近代史最重要的第一手資料。

令狐萍於2016年榮任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

杜魯門大學令狐萍教授在學界以亞裔移民史的成就著稱。由於她在學界卓然有成,經審核與面試,榮獲胡佛研究所研究獎助金,於2016年成為該所客座研究員。她是第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美國學者得此殊榮。目前胡佛研究所有兩位來自台灣的專家,一位是胡佛研究所研究員郭岱君,另一位是胡佛研究所研究員(Research Fellow)、胡佛研究院胡佛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林孝庭。

令狐萍接受訪問時表示:「胡佛研究所甄選客座研究員時,除了候選人在學術界須為領軍人物,研究方向更是主要考量。」

令狐萍的研究題目是「劍青:蔣介石的親信」(譯名,Sword Blue: A Chiang Kai-shek’s Man),很合乎該所戰爭、革命與和平研究之宗旨。這本書稿經由令狐溥(字劍青)個人的經歷,敘述從1910年到2010年長達一世紀的中國歷史。

令狐溥,字劍青,1910年出生於一個晉商家庭。令狐萍說,晉商意指山西商人,在中國近代以「誠信」著稱。劍青1937年畢業於中國大學政法系,時值日寇擴大侵華戰爭,攻陷北平,捕殺抗日志士與進步學生,他遂參加國民軍抗戰。1945年日本投降後擔任國民黨山西省黨部執行委員。同年與太原名媛馬慧瑗結婚,育有一子三女。令狐萍為幼女。國民政府於1949年兵敗撤退至台灣,政權更替,此後共產黨執政,劍青以「敵人」的身分奮力存活了半個世紀。

令狐萍在1990年代已經展開這項長期研究項目,這是她最珍視的一個研究,除從事口述歷史的訪問,還包括自己的父母,他們的同事以及家庭成員。多年來令狐萍分赴山西、北京、南京、台灣的檔案館,以及美國各大研究機構做研究。

2017至2018學年,令狐萍將繼續擔任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令狐萍說,她將近一步深入研究胡佛研究所新近解密的珍貴檔案,特別是蔣介石日記、孔祥熙文件、宋子文文件、史迪威將軍(Joseph Stilwell)文件,以及國民黨檔案,同時採用她在二十年內收集的令狐溥檔案─包括令狐溥的日記、回憶錄、家庭歷史照片,令狐溥家譜及馬慧瑗家譜等,完成「劍青」一書。

「自共產黨於1949年接管中國大陸以來,鮮有書籍探討有關國民黨員在大陸的試煉與勝利。」令狐萍意味深長地表示,「他們如何應付隨之而來的種種暴力與刑罰,歷經超過半個世紀的身心磨難之後,仍然忠於他們的信念和夢想?這些蔣介石的追隨者對中國及其未來產生什麼樣的薪傳貢獻?經由家族歷史,這本書由衷的披露這些被遺忘的國民黨員、這些堅信民族主義革命的黨員,如何生存在共產黨治下的中國。」這個書寫計畫將闡明上述重要議題,期能引起學術界的關注。

新史學興盛 如何收集資料

龐大史料收集後的研究與歸納是必不可少的,令狐萍認為先要紮實做學問,有雄厚史學基礎,就會知道研究重點。她一路走來,都以原創性研究為目標。所謂原創就是「觀點不要重複別人的,史料必須是別人沒有用過的,或者是新發現的史料。然後,要能從不同的視角,發展出新的理論構建,而且應當有其獨特的說服力。縱使沒有太多新史料,專心治學也能產生新的解釋與新的看法。」

當今新史學興盛,很多華人退休後從事史學研究,樂此不疲。令狐萍以史學教授的身份特別就史料的發掘,做一分析。

她說,史料基本上分為原始資料(Primary source)和第二手資料(Secondary source),後者如博士論文、專著專論、雜誌、會議論文等。

有關原始資料的來源深廣不一,站在史學鑑定標準上,原始資料一定要選擇重要的有價值的資料。第一種是檔案資料,檔案分國際級的、國家級的,和地方級的。

市政府或私人機構的報告紀錄是另一種重要的原始資料,比如說:政府人口普查,美國從19世紀即開始普查,在上世紀六○年代開始更分出白人、非裔、亞太裔等不同族裔的來源。此外,有聯邦政府、國會、各州、市鎮的報告及年度預算,民間組織的會議紀錄。另外電話簿,各行業的出版物都可提供一定的線索。

比較新的一種原始史料叫作口述歷史。不論歷史學、考古人類學、社會學都廣為採納,這是自六○年代末期從事婦女運動史、少數族裔史而開創的新方法。由於傳統只有君王大臣和大人物才有傳記,小人物沒有公開的紀錄,所以需要靠訪談收集資料。當然口述歷史肯定會有其謬誤,記憶有時候不大可靠,不論是有意或無意的錯誤都會發生,所以必須佐以交叉檢查。

最後一種原始資料是歷史文物,例如來自中國城的實物、歷史照片等,即可看出華裔的生活狀態。

令狐萍致力史學研究 充滿使命感

令狐萍說:「歷史乃過去之政治,學史是為了明鑑。」她不隨大流,專心於歷史事業,治學勤奮嚴謹。作者訪談時,發現到她的功夫下得很深,原來她每天還花三個小時的時間閱讀新聞報章,英文方面的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BBC、CNN等。中文方面的包括北美世界日報、新華網、環球時報(人民日報海外版),海外新華文摘(Chinese News Digest)等。碰到好的資料就把它剪貼存檔。

令狐萍的研究重點是美國中西區、亞裔婦女,及亞裔少數族裔。她於2000年在杜魯門大學創立亞洲研究學位並任其負責人。她還擔任杜魯門州立大學出版社理事會理事,曾任美國亞裔研究旗艦期刊《美國亞裔研究》主編。她現任羅格斯大學出版社《今日亞美研究》叢書首創總編,中國華僑華人歷史研究所《華僑華人歷史研究》編委,中國華僑歷史學會海外榮譽理事等重要職務。

令狐萍教授著作等身,出版專著二十六部、論文一百多篇。其中《金山謠─美國華裔婦女史》(1999)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學叢書」之一, 該書獲美國福特基金出版獎。《聖路易的華人》(2004) 以及《芝加哥的華人─ 種族,跨國移民,社區》(2012)等,扭轉了美國亞裔研究中「重沿海,輕中部」的傳統局面, 並弘揚美國中西部華裔社區對美國社會的貢獻與政治影響。

她曾獲得諸多學術研究獎、教學輔導及社區服務獎,近年來卓越的獎勵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長江學者」講座教授(2012-2015),她是該講座2012年新訂後的第一位學者,以及2016和2017年度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

胡佛總統對中國歷史語言興趣濃厚

說到這裡,我們應當了解胡佛研究所圖書檔案館的歷史淵源。這所聞名遐邇的機構成立於1919年,創辦人赫伯特‧胡佛(Herbert Clark Hoover)是史丹福大學首屆畢業生,於1895年畢業,主修地理。1929年,胡佛膺任第31屆美國總統,他和夫人住在白宮時,碰到不想讓人偷聽的話題,兩人就用中文交談。說起來他們和中國的淵源很深,可以追溯到清朝末年。

1899年,25歲的胡佛自澳洲轉到中國,和新婚妻子蘆‧亨利(Lou Henry)住在天津。他當時擔任開平煤礦的首席工程師及聯合經理。同為史丹福大學校友的蘆‧亨利開始學中文,據稱蘆是第一流的語言學家。

胡佛也學了些中文,對中國工人的工作狀態他提出改善方法,如:停止強制簽訂長期勞役合同,根據功績改進工人時數。後因義和團事件,夫妻倆於1900年六月被困在天津,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租界戰火不斷,他們也投入戰役。胡佛熟稔天津地勢,可以指導美國陸戰隊在天津的行軍,胡佛夫人則在不同的醫院做志工,甚至主動手握.38口徑手槍射擊,還射得相當精準。

他們對中文及中國歷史的興趣始於那時。1907年胡佛幫史丹福大學史學家派森‧崔特(Payson Treat)購買有關中國的各類書籍,尤其是中國史方面的。胡佛本人於1913年更捐贈了600本類似的中國書籍給史丹福大學,其中有些是少見的善本書。

對國際事務有著強烈興趣的胡佛,於1919年捐贈五萬美元給母校,協助收藏有關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史料,這就是著名的胡佛戰爭藏品計劃案,成立胡佛研究所圖書館和檔案館的契機於焉開始。

返美以後胡佛持續關注中國,二次大戰後,胡佛研究所圖書檔案館開創一個新計畫,廣泛收藏有關中國和日本的原始史料。經由胡佛以及國務院的諮商與協助,胡佛研究所得以建立一個遍及中日的聯絡網,這些人多半都是忠誠的史丹佛校友或是曾任該校的教授。

胡佛研究所圖書檔案館致力收藏中國現代史料

運氣好加上時機對,往後數十年源源不斷的個人文物流入胡佛研究所。這些分屬於中國人或非中國人的政府官員、軍方高層、外交官、傳教士、工程師、新聞記者、學者等等,他們樂於捐贈私人信函、日記,和其他文 物給胡佛研究所。所裡有專人維護保存,並樂於公諸於世,歡迎各界人士閱讀研究。宋子文的文件是最著名的收藏之一。此外,與中國事務有密切關係的魏德邁將軍(Albert Wedemeyer)和史迪威將軍也把個人文物委託胡佛研究所保管。

胡佛研究所和中國國民黨於2003年達成協定,協助維護位於台北之國民黨黨史館的大量檔案,包括從1894年興中會創立以來到2000年的全部黨史資料。胡佛研究所自言,這是重大突破,更加豐富胡佛已經頗為精彩的收藏。根據該所新聞稿:「國民黨作為亞洲歷史最悠久的政黨組織,是全亞洲首要的革命黨,直到1949年被共產黨擊敗,被迫撤退至台灣為止。」這項饒富歷史意義的協定提供一個難得的機會,讓胡佛研究所把國民黨的官方檔案微縮攝影和數位化,其複製品並永久保存於該所。

宋子文的家屬於1973年捐贈第一批文物,後來分別在1980年和2004年春季捐出更多文件。2006年8月另一位現代中國史的重要人物孔祥熙,其文件亦由家屬出借給胡佛研究所。2010年1月起,胡佛研究所為數一半的藏品都以微縮照片的形式公開讓眾人借閱研讀。這些獨特的現代中國檔案和特別收藏,其豐富的內容足可挑戰傳統的歷史記載,提供新角度來詮釋中國和台灣等東亞歷史。

胡佛研究所對於令狐萍的研究十分重視,由於令狐溥的日記和回憶錄反映1930年代至1970年代中國歷史,相當珍貴, 該所希望令狐溥檔案(Linghu Pu Papers)也能成為該所圖書檔案館收藏。令狐萍與其兄姐已同意捐贈,以供後世學者與史學愛好者使用。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2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