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敲窗

2021/7/20  
  
本站分類:創作

雪敲窗

雪是高原養育的精靈,雪落高原就是福至人間,在深冬,在悄然無聲的初夜。

雪花行走的腳步是窸窸窣窣的,伴隨著一小陣風,或者說,是駕了風的馬車而行。冬日晝短夜長,白日的時光短得你還未來得及清理規整屋舍就已翻過了山巔,隨之從山那邊翻過來的便是迷蒙的夜色了,迷迷茫茫的,像一頁巨大的簾布從山頂扯下來,輕輕薄薄,從曠野到院落,每一處罅隙都蓋得嚴嚴實實。最後,從檐前落下來,漫過窗欞,夜,就這樣擁吻著整個村莊和村莊深處的一切物事了。

這時候,燈光醒著,從窗欞間擠出來,落在墻院上,落在檐前三五株瘦竹的莖葉上,落在庭院對面的瓦檐上,被夜色濾過的燈光昏昏黃黃的,漫溢著,流走著。風還是一小陣一小陣地跑,從墻院上翻過來,幹枯了的草莖就“嚓嚓”響,似乎在訴說抑或抗議著風的漫不經心。屋舍裏的爐火已然酡紅,火苗哧哧地燃著,間或從爐盤的縫隙間擠出來,圍爐而坐的人,面色微紅,或觥籌交錯推杯讓盞,或舉了杯茗呷吸著,眉眼之間洋溢著滿足的幸福。

“簌簌……簌……簌簌……”,是什麽輕輕敲擊著窗玻璃,一陣緊,一陣慢,緊時若孩童悄然叩擊,慢時又若葉落冊頁,交錯有致,禁不住驀然回首望向窗外,借著昏黃的燈火便見雪粒簌簌地落著,因了風的韻致,悠然敲擊著窗欞,若曼妙的音樂彌漫在庭院之間。如果是初雪,雪粒敲窗,必然惹得屋舍之內的人起身披了衣裳推門而出,立於檐下兀自賞雪。深冬落雪,縹緲的雪花少,厚重的雪粒多,順著檐瓦斜斜地灑下來,密密地織著,伸手出去雪粒簌簌落進掌心,癢癢的,卻很少能接得住,只留下絲絲縷縷的寒涼。擰開庭院的路燈,哇,整個庭院上空已被雪簾織成了一頁網。瓦楞間,墻頭上,牛羊圈舍的草頂上,雪粒緊鑼密鼓地落著,叮叮當當地脆響著,幹枯了的樹木枝杈上,草莖上,固守竹竿的竹葉上,畢畢剝剝,畢畢剝剝,已然是一場盛大的禮樂了。

這樣的境界,臨窗聽雪必是一份詩意的享受。

捧一冊書,斜倚在臨窗的位置,一藤椅,一茶幾,一杯盞,茶香幾縷,氤氳幾許,悠悠然,寂寂然。茶香悠然彌散著,讀書久了,輕輕啜一口,便有馨香和文字的靜謐在胸中遊走著。窗外,雪粒依舊不緊不慢地敲擊著窗欞,若是輕語,若是陪伴,若是寧謐靜夜裏一份不離不舍的守候。就這樣,茶香養育著文字,文字靜守著雪香,於一份淡然諧和裏,靜養出冬夜之靜謐,冬夜之馥郁。

及至夜夢來臨,悄然合上書頁,鉆進融融的被窩。

窗外,飄雪依舊。

夜夢深處,枕雪而眠,夢馨香,夜綿長。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3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