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骨中的骨

2016/11/8  
  
本站分類:創作

【極短篇】骨中的骨

上官清敦厚沉實的五官再難見到常顯的兩顆笑渦,苦臉溢寫愁緒,凝望人時眼瞳彷彿有層霧氣擋阻了視線,他往往陷進自已的思潮裡,沉默想著心事。

婚後十年和微胖的太太湄湄享盡魚水歡樂,溫柔鄉裏縱情浮沉;湄湄肌膚如雪,玲瓏曲線凹凸有致,尤其那豐滿圓潤挺拔的乳房,像兩顆晶瑩多汁的葡萄,晨昏供應上官那張如飢似渴貪得無厭的口舌。

湄湄嫵媚順從,對於什麼戀母情結那類男性奇怪心理她一竅不通;只是投其所好,把自已誘惑身體去滿足枕邊人的慾念。何況、每次的施予她也從他狂熱激情裡獲得甜蜜回報。

這些日子,上官清像以往一般,睡前務必摟擁太太,為了方便丈夫,她早養成裸睡,任他吸吮搓揉撫摸、、、、、、、。

也不知是工作壓力太大 或者體能衰退,他十年不變的狂熱驟然冷卻熄滅。照舊吸吮愛撫那誘人的身軀,但最後時他自已無能的背轉身軀。湄湄終於發現,整整十日之久,他除了維持口舌、指尖動作外,竟變成柳下惠。

酸溜溜的滋味湧上,她羞澀的試探著問:「你在外有了狐狸精?」

「應付妳這隻狐狸精我已夠累了,別亂想、你明知我不會,有妳已太好了。」

湄湄苦惱的用盡方法,他的命根子始終抬不起頭來。在她烈火 狂燃時刻他悲哀的轉過背,讓她在火堆裡呻吟哀號輾轉。

他開始食鹿鞭、牛鞭、參茸等補品,中西醫診療外還讓心理醫生賺了筆錢,最後給風水佬敲了筆竹杠,把床櫃傢俬亂移。不但沒有絲毫進展,湄湄後來要求和他分房而眠,再不肯給他觸摸身體。上官清抓住太太的雙手苦苦哀求:

「妳明知道沒有妳睡在我旁邊,我是不能成眠,湄湄妳不要這麼狠心,好嗎?」

「狠心的是你,挑起我全身火,我會被活活燒死的,你還有良心就別再碰我!」

像被木棍狠狠擊打般,他在痛楚中不敢堅持。偶爾半夜偷偷到她房裡,不是被駡走就是驚愕的發現她不在。那夜她主動赤裸的又任他吸吮狂吻,為了要錢拿去換籌碼。他居然大方的滿足她到賭場。並且知道她半夜離家只不過去賭輪盤,心裡竟踏實的有份喜悅。

湄湄懷孕的噩訊令他天旋地轉,她彷彿理所當然的問他:「你要孩子我就留下,不要我就走。」他咬著唇輕輕地把她擁進懷裡說:「湄湄!妳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神把孩子賜給我們,我怎能不要。」

湄湄摟緊他:「我對你不起,我們不要分房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