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時評)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不知語錄作者是誰

2016/10/22  
  
本站分類:生活

(加拿大時評)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不知語錄作者是誰

 

鮑勃迪倫(Bob Dylan)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幾天,前輩詩人向明在社交網站上貼出一篇帖子:

鮑勃迪倫,對獲諾貝爾獎的驚人回應:“學者們,教授們和文學博士們,現在證實我不是個歌手(Singer),而是一個詩人(Poet),但我現在想對他們說的是;如果我五十年前真是個詩人,你們會一言不發地看著我餓死。

向明感慨說,這簡短的幾句話十足道出詩人在這世界上不足為道的悲哀,和世人對詩這一文學瑰寶的短視和現實。

原貼文講的,是個事實,歌手和詩人兩者中,歌手,哪怕是一個二流的演唱者,也足以靠賣唱維生,但一個詩人,若無其他職業,哪怕是個極優秀的詩人,也就只能等著餓死。

由於貼文內容主要來自中國,詩人會餓死的概念,可謂“放諸四海而皆準”,中港台更是如此,1990年代紅極一時的汪國真(當然,他是否真的優秀,不在本文討論之列),最後仍然窮愁潦倒,直到2015年病故可為一例。

因此,這樣的話讓迪倫來說,感覺上也無不可,但我感興趣的,不是迪倫的這番話是否發人深省,而是──它到底是不是迪倫親口講的。沒想到不久,就見到有人在回帖中直言:“在英文網站搜索不到任何相關報導,看來是中國大陸某些不願餓死的無良媒體捏造出來的。”

事實上,這句話縱使不是迪倫的話,也未必是無良媒體捏造。

今年五月楊絳先生過世時,網路上一則“楊絳手寫版《百歲感言》”相當火爆。事實上,其文字部分早在2013年即被人民文學出版社闢謠過純屬杜撰,其手寫部分則是明星井柏然貼在自己微博的個人書法。

但儘管如此,不是每個網友都能看到人民文學出版社的闢謠文章,因而今年五月之後再度流傳於網路上時,我有個在重慶文化界工作的朋友就在微信上貼出一篇文匯報的文字,作者說:“楊絳先生百歲時,只接受過本刊專訪……”否定了《百歲感言》是出自楊降之口。

另外一個常被“編派”寫語錄的知名人物是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例如這句,“我們都是遠視眼,總是活在對別人的仰視裡;或許,我們都是近視眼,往往忽略了身邊的幸福……

坦白說,不管這句話是否出自莫言,都是很不錯的座右銘。

但莫言女兒管笑笑曾在接受採訪時對上面的“莫言語錄”表示:“我父親說,‘這些流傳甚廣的名言警句都非我所作,我向作者的才華表示敬意’。”

重點來了。

這些格言警句,其實本身就是很不錯的“心靈雞湯”,可以讓原作者紅起來的,卻為什麼原創者願意“放棄”著作權,甚至強行編派給其他人呢?

不妨聽聽專家的意見,以楊絳的《百歲感言》為例,人民文學出版社策劃部主任宋強在接受楚天都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有些熱轉的語錄會讓人混亂,因為粗看似曾相識,並非完全造假,而是真假參半,寫作者在楊絳文字基礎上進行的現代心靈雞湯式的發揮和改編,經過網絡一轉再轉之後,已經面目模糊很難分辨。

武漢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單波教授則分析,首先因為大家喜歡這些名人,於是就有人利用名人的權威性來達到廣泛傳播的效果。而在碎片化的網絡社會,大家不太願意讀原著去獲知完整的信息,因而就選擇轉發信息,讀這些格言語錄。

上面的例子還是找不到原創者的,另有一些情形,則是原創者跳出來承認了,還被人誤為”抄襲“。

例如這句,也相當有名:“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讀者》雜誌2003年第14期上曾經刊登過此文句(嚴格說,不像是詩),署名是泰戈爾,出處《飛鳥集》,但翻遍泰戈爾的著作,都找不到。

事實上,這是從香港小說家張小嫻的小說《荷包裡的單人床》裡引出來的一段,後來被各方在“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之後不斷追加,“不是……,而是……”,有一度張小嫻跳出來澄清說這是她的原創,而非泰戈爾的,沒想到還被網友譏諷她“抄襲”泰戈爾。弄得她只能感歎:“別人都以為我是抄泰戈爾,只有我和我的出版社知道我沒有抄,這真是世上最遙遠的距離。”

所以,碰到網路上一些“心靈雞湯”,說是哪個名人的語錄,去感受語錄中的人生真義就好,別太在意是誰的語錄,畢竟都是真真假假。

美國第十六任總統林肯(Abraham Lincoln)說的好:“網上流傳的偽知識(除了語錄,還有什麼水果與什麼肉配著吃會中毒之類)太多,只有你的智慧能夠破解,如果破解不了,就當茶餘飯後的磕牙話題就好。”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0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