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音節的擁抱

2016/8/22  
  
本站分類:創作

單音節的擁抱

  藍色的天空佔據著眼底,憂鬱的情節不肯凋謝,窗外綻放著艷麗的花朵,我心裡怎麼不停地下著雪。風在胸口,一片汪洋的海被吹亂了髮線,鹹味肆意地澎湃翻湧,苦澀梗在喉間,說不出痛的曖昧。

  走過每一頁小說裏的對話,語言成雙成對的纏綿,獨留一個瘦長的身影背對著誰。思念不停更迭,月色彎的很憔悴,一盞枯黃的回憶映入門簾,搖曳著冷冽,不肯熄滅。雨在遠方。

  如果,時間不曾誤點,等待為何不肯靠岸,眼看末班車緩緩駛入傷口,在斷句啟程之前,熟睡的夢還依偎在夢中。雨在指尖,姿態像小小的句點。沉默。

  有些倒影能被鋼琴描述,像體溫很低的火、像沸騰的冰、像很亮的黑夜、像一句能攀折的詩、像一片能咬的風景、像跌跤的輪迴、像被割下左耳的寧靜、像被打翻的凝望、像摺錯方向的影子、像喜歡發問的玻璃杯、像叼著親切的霧、像掛在衣架上的承諾、像韻腳的膚色、像失去驕傲的血……。

  雨在離去之前,敬了斑駁一杯酒。同樣的一面鏡,相同的動作,相同的聲音,一扇門開在右方,另一扇門從左方關上。雨已離去。

 

附記:

  聽著音樂、看著詩集,這篇文章就這樣被書寫著。一首歌重複著相同的動作,像永遠也跑不完的圈數,而詩集的頁碼過了兩個小時,如同被烙印一樣,怎麼也不願翻身,燈號就這樣停在一個數字上,醫生永遠等不到下一個病患,他只能在一個患了失憶症的病人身上打轉。 

  這篇文章,始終只有一個單音,等著擁抱。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