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為奴

2021/3/19  
  
本站分類:生活

生而為奴

生而為奴

 

人生第一次被警方羈押在[寧波鎮海招寶山派出所裏面的禁閉室]一關就是數個小時,期間還帶過手銬,遭遇非人待遇,不僅失去了自由,還被強制要求提供手機的解鎖密碼,終於體驗到了不能直起腰杆做人是什麼滋味,看到牢房門的鐵柵欄,腦海裏想起了《紅岩》筆下的江姐,以及鎮海的革命烈士朱楓,幻想著她們如果能活在這個世道,應該睜眼看看我所遭遇的處境,我在禁閉室內思考起人生,時不時詢問輔警需要關押我多久,輔警回答我說是二十四小時,旁邊一位因為賭博犯事的小哥告訴我,他已經關押超過了24小時,我轉念一想,那些革命烈士是如何在漫長的渣滓洞裏度過的,我想起了小蘿蔔頭,在監獄裏是如何堅強學習以及面對死亡威脅活下來的勇氣,又轉念一想,如果革命先烈是生活在這個世道,估計也會選擇[明哲保身,莫管閒事],可是這那是閒事呢?拆除沉重牆這樣的頭等大事和地方民生息息相關。

 102.jpg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是犯了什麼罪,其實不然,我只是作為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如實反映樓下三樓住戶違法拆除兩道室內沉重牆和削薄一道沉重牆的事實,這些真實存在的違法問題已經如實反映給社區工作人員及其房管所,然而事情遠沒有這樣簡單~他們可以為虎作倀,利用公權力關押我,對我口頭間接言語威脅,說很多來這裏的人喝醉了酒我們照樣這樣拿手銬扣留,哪怕褲子尿褲襠了也是你們的事情。

 

 2005.jpg

(對方違法拆除承重牆部分照片)

3月18日下午,樓下業主來我家鬧事,起初彼此口角之爭,到了後來對方居然搶奪裝修工的刀具朝我要害襲來,在掙脫之際,我和他發生肢體衝突,把他推向門外,我希望借此鐵門最後一道防禦保護我的家人生命和財產安全,如果這是在美國,一個持槍合法的國家,早就可以一槍斃了這樣的持刀歹徒,當然這也只是我的妄想,因為我在釋放之後撥打過美國駐華大使館,對方卻不屑地告訴我他們只保護美國的公民,這個世界員警平日裏高喊自由人權民主的偽君子也終於點醒了我,凡是都不用期望依靠別人,而是要靠自己,哪怕投訴無門,法律無用,我也要選擇站著死而不是跪著活,我雖然被小人暗算,但是不能沒了志向,越是艱苦惡劣的環境,越要用堅毅和勇敢來面對挫折的人生。

 1001.jpg

血跡

 

我在防禦過程中,對方拼力拿刀砍門,突然傳來門外一聲慘叫,對方啊呀喊夾住手了,裝修工也隨即說到,我打開門看到他躺在地上拿著刀,對我一陣嘟囔之後,就下樓消失了,後來我的家人報了警,我撥打了120,因為120說路途在莊市離我這裏比較遠問我傷情如何,我說還好,後來讓我再次確認來還是不來,因為路比較遠,我說那就先不來了吧,先讓警方過來看看情況再說,後來警方出動警力,隨即把我帶到了派出所。

 1055.jpg

之後一位胖頭輔警在派出所外面詢問我有沒有樓下業主的聯繫方式,我告知他沒有,他卻很生氣地對我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再後來,被四五個黑壓壓的輔警生拉硬拽至緊閉室動彈不得,還對我進行了二次傷害,因為我本來手指就有傷,我歇斯底里地呼喊我受傷了:我交出手機解鎖密碼,你們放開我,但是他們卻露出猙獰的面目恐嚇道:當時給你機會你不配合,現在已晚,我隨即說出了我的手機解鎖密碼,他們依舊沒有放開我,而是立即把我拖到禁閉室內的座椅上,我的左手被拷上手銬,兩個手銬環一個拷住我的左手,另外一個環套在矮凳的不銹鋼欄杆上,我無法直起脊樑掙脫,只能呆呆地望著鐵柵欄,我第一次失去了人身的自由,望著招寶山派出所的禁閉室,我內心有感而發,在中國真的是一個不講道理的地方,我說我有病你們不能這樣,民警讓輔警別聽我說的,期間我又趁機上廁所的機會掙脫他們企圖撞牆一死了之,他們這才收手把我叫到他們的辦公室內讓我坐著,旁邊坐著兩位女士因為一個男人爭風吃醋,面部彼此抓的稀爛,時不時二位隔著我互相隔空喊罵,最後我叫他們都安靜些,女人應該互相同情對方,他們這才互相少了言語衝突,後來我又忍痛做完了血樣DNA血印採集,受傷的手指還被要求做指紋鑒定,我提出我的身體和精神狀況都不好需要就醫,對方也沒有給予我這樣接受醫療的機會。

 104.jpg

 

 

門縫刀印

 

接待我案子的值班民警知道來我家上門鬧事的人受傷了,他在還沒有完全調查取證清楚的情況下,斷然要我進行民事賠償,說對方受傷了,按照民事來說我就需要承擔民事責任,我不同意,因為我認為對方的傷情是他自己咎由自取造成的(是他在砍門的時候左手夾到門軸線的縫隙裏受傷的,這是我後來回家發現的血跡印證的,當時我並不清楚他怎麼受的傷,第二天我向警方通報了這條重要線索,也未見警方有任何的取證調查行動),因此我關門的行為完全合理合情合法,根本不構成故意傷害,然而辦案民警卻在筆錄室內讓我坐在帶有手銬和腳銬的鐵座椅上接受詢問,民警通知我涉嫌故意傷害,他們這是口頭傳喚,有24小時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權利,說我涉嫌行政故意傷害,他們也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然後就是錄製筆錄,我內心其實不想簽字,因為有些出入民警的用詞是避重就輕了,和我說的用詞還是有些不一樣,但是我迫切希望和家人團聚,也就潦草看了下筆錄內容就簽字了。

 

(派出所輔警對我進行的二次傷害)

 

最後我只想長話短說,根據我的綜上所述,我認為生而為奴的時代,內心必須要堅強,在中國什麼都不是你的,一切都是浮雲,你沒有合法的投訴管道,你沒有申辯的通道,留給你的獲取將是無盡的黑暗和輔警濫用的公權力,以及打著國家幌子的偽君子不可告知人的秘密。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