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魔劍修》卷一 第九章(上)

2016/6/29  
  
本站分類:創作

《御魔劍修》卷一 第九章(上)

 

踏出凌霄門那一刻,浪惜鋒回頭望向送行的眾人,想起仍臥病在床的師妹,振作精神往前邁進。

 

花了一柱香的時間,先在乾坤村稍作休息,浪惜鋒拿起浪無涯給他的「江史異誌」查看下一個目的地。

 

「江史異誌」乃一名喜愛尋幽探淵的散仙所著,集千年之大成,甫一發行便轟動江湖,如今已絕版,連同渡劫失敗的散仙一起消逝在這世間。

 

「現在在乾坤村,接下來會經過......驚蛟嶺。」浪惜鋒看著江史異誌上繪製的地圖說著。

 

趁著天色還未暗,浪惜鋒繼續趕路,途中經過一處亂葬岡。

 

縱使浪惜鋒仗著在劍域山上長年沾染的仙氣,不怕鬼怪侵擾,但不免心中還是有點畏懼,腳步也不由自主加快。

 

陰森森的樹林,因為荒墳更加陰森,有道是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浪惜鋒估量著這片森林大概花上一夜走出,也得再花個兩柱香的功夫才能到驛站,索性就地紮營。

 

木柴因燃燒而滋滋作響,零星火花飄揚,夜裡的冷空氣讓浪惜鋒直打哆嗦,寂靜無聲的樹林配上不遠處的荒墳,讓空氣冷上萬分。

 

霧開始大了起來,突然一陣緩慢的腳步聲打破夜的寧靜,浪惜鋒屏息凝神,瞇眼瞧著是何方神聖到來。

 

一道身影在霧裡漸漸清晰,是一名佝僂攜杖的老人。

 

令浪惜鋒感到詭異的是老人雙眼翻白,那白簡直嚇人。

 

老人趨步向森林深處走去,當經過浪惜鋒營火之處,卻停頓下來。

 

這時浪惜鋒才看清這老人的面貌,除了雙眼翻白,還在臉上紋著符咒的圖案,左右臉頰無數的傷疤,白髮蒼蒼,腰間繫著一柄桃木劍,說有多怪就有多怪。

 

那白眼老人轉頭看了一眼浪惜鋒所在之處,瞪著浪惜鋒許久。

 

浪惜鋒就這樣與白眼老人對看,但白眼老人又轉回去,繼續邁著緩慢的步伐前進。

 

目送白眼老人離開之後,浪惜鋒覺得空氣又冷了幾分,趕緊添上幾根木柴,整理出一塊容納他躺下的空地,酣然入睡。

 

翌日。

 

烈日高掛,浪惜鋒在還沒被烤成人乾之前,便迅速收拾行囊離開樹林。

 

離開樹林沒過多久,浪惜鋒便發現官道上有一輛殘破的馬車,和一名倒在旁的紅袍女子。

 

這名女子看上去大概二十出頭,沒有明顯外傷,紅袍也無任何拉扯痕跡。

 

「姑娘得罪了。」浪惜鋒檢查女子的氣息,尚有一絲猶存,脈搏也微弱,暫無性命之憂。

 

浪惜鋒先把女子抬到附近的林蔭下休息,再回到馬車找尋攻擊的痕跡,說不定會有什麼線索。

 

馬車是呈翻覆之狀,由右側倒向左側,右側車輪皆已不見蹤影,從這裡可以判斷是為使馬車翻覆,兇手早已研究好馬車路線,並在官道上襲擊。

 

但是為什麼女子會沒有受到傷害,又為什麼選在官道上?

 

浪惜鋒有許多疑問,回頭想看看女子的狀況,卻發現女子消失在原地。

 

「是誰在搞鬼?給我出來!」浪惜鋒立馬拔劍環伺周圍。

 

沒人回應,只有殘破的馬車被風吹得嘎嘎作響的聲音。

 

「劫劫劫......」不知從何處來的詭異之聲突然響徹天際。

 

只聽那詭異之聲不斷重複著同一個字眼,雷聲大作,浪惜鋒冷汗直流。

 

想起睡前那白眼老人的目光,不由打了個冷顫,心想:「敢情好是中邪不成?」

 

一聲驚天雷響,把浪惜鋒打回現實。

 

再看四周仍然是紮營之處,但天色已亮,唯一不同的是白眼老人坐在他身旁。

 

「做惡夢了嗎?桀桀桀......。」白眼老人終於開口。

 

浪惜鋒甩了甩頭,又敲了敲腦袋,揉了幾下眼睛證明自己沒有在做夢。

 

「你不是那個半夜跑出來嚇人的詭異老頭嗎?」浪惜鋒帶著戒心問道,右手已放到劍上。

 

「跟他當年一樣,如此口無遮攔......桀桀桀。」白眼老人笑起來實在不怎麼好看。

 

「跟誰一樣?」浪惜鋒聽出白眼老人話中有話。

 

「已經這麼多年了啊…...果然是同一家人,連地圖都不會看,才會走到墳族之地。」白眼老人不理會浪惜鋒,自顧自的說道。

 

「老頭,我說你回答我的話行不,一下說什麼同一家人,一下又墳族之地,一下說地圖不會看,都被您老人家搞糊塗了。」浪惜鋒抓著頭髮說道。

 

「時機未到,天命未歸,天機渺茫,生無可戀,死無去所。」說完這句話,白眼老人站起身來,指著遠處。

 

「出口在那,如你夢中所見,會有一位紅袍姑娘,和一輛被攻擊的馬車在官道上,你的命,你的氣數,你所做的抉擇,都將影響著千千萬萬的生靈,去吧。」

 

「所以老頭,你到底是誰,一直跟我講這些莫名其妙的話。」浪惜鋒問道。

 

「那些人......叫我天機。」

 

一出樹林,景象果然如夢中一樣,再往前幾步,便看見夢中被攻擊的馬車和紅袍姑娘。

 

浪惜鋒一樣先檢查女子的傷口和呼吸,與夢中無異,無明顯外傷和拉扯。

 

但這次浪惜鋒便不再讓女子離開他的視線,先抬起女子到林蔭下後,打開身上的水壺,餵了女子一口水。

 

女子似乎是嗆到,咳了一聲,接著眼睛慢慢睜開。

 

那女子一睜眼便看到自己不認識的男子在她面前,下意識就一個巴掌甩過去。

 

「欸,妳這姑娘怎麼這樣,好心救妳還要被妳甩耳光。」浪惜鋒輕撫紅腫的左臉頰。

 

「你是誰,我爹爹呢?」女子帶著戒心說道。

 

「我叫浪惜鋒,是凌霄門弟子,正要前往驚蛟嶺的路上,妳爹爹我是沒見著,倒是妳剛剛躺在那輛馬車旁,看妳還有氣息,就索性救人一命囉。」浪惜鋒說道。

 

浪惜鋒這才好好端詳眼前這位紅袍姑娘,沒有過多的胭脂玉粉打扮,興許是髮髻掉了,一頭長髮散落在玉頸之處,如山巒般高聳的胸型,裙擺開衩處露出光滑細嫩的長腿,雖然遭逢劫難但目光依舊炯炯有神,一臉你敢動我,我就死給你看的神情。

 

「你......在看哪裡?死變態!」女子又一個巴掌往浪惜鋒招呼。

 

「咳咳......那妳是誰,又怎麼會昏倒在這邊,妳還記得發生什麼事嗎?」浪惜鋒這次輕撫著右臉說道。

 

「我..我叫...我叫什麼?我記不得了......我記不得了......嗚嗚。」女子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也許是一時的驚嚇導致,浪惜鋒連忙安撫女子。

 

「我爹爹......我爹爹是當朝命官,我還記得我們是要去萬臨城,爹爹要去那拜訪一位老友,後來有一個紅色頭髮的怪人出現,再後來......我就見到你了。」女子說道。

 

「當朝命官?嗯......。」浪惜鋒思忖著。

 

浪惜鋒又再度觀察馬車,看看有沒有關於這女子的身份線索。

 

環繞一圈,也沒有什麼蛛絲馬跡,正當浪惜鋒打消念頭時,餘光瞄到翻覆的馬車底下壓著像是旗幟的事物。

 

費了一番工夫,把旗幟上的塵土拍掉,浪惜鋒總算找到女子的身份線索。

 

有個「燕」的字樣。

 

浪惜鋒把旗幟拿給女子,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可以想起任何記憶。

 

「燕?頭好痛......。」女子試圖想要想起什麼,卻頭痛欲裂。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