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裡的民國】李香蘭、山口淑子、與大鷹淑子

2016/5/13  
  
本站分類:藝文

【照片裡的民國】李香蘭、山口淑子、與大鷹淑子

由讀者Stephanie點播,這是新的主題,希望它能結束我們的春睏與主題缺乏的問題。

這個主題開始之前,其實我要說的是,李香蘭、山口淑子、大鷹淑子,無論她被如何稱呼,其實都是同一個人。

在二十世紀的東亞電影歷史中--雖然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了--但確實當時曾經有個女性除了算是銀幕ICON之外,也在政壇與國際交流中佔有一席之地。她是山口淑子(Yamaguchi Yoshiko, 1920-2014)、大鷹淑子(Otaka Yoshiko),也是李香蘭、Shirley Yamaguchi、潘淑華。這個一生擁有過這麼多名字/指涉符號的女人,她背後的歷史的確是令人好奇的,畢竟,她的人生除了是一位明星的個人記憶,也貫串了滿洲電影、東亞電影製作流通、與東亞的歷史。她努力順應時代求生,又在時代中取得了發言權,於是,她在歷史記憶的陳述上,便成為了相當特別的一個標記。

以下為了行文方便,我們還是先用華人最熟悉的名字--李香蘭--來稱呼她吧。

當日本在日俄戰爭獲勝,取得中國東北用以改變原先與帝俄南北分立的局面後,便成立了南滿鐵道株式會社(簡稱滿鐵)作為經營中國東北路權而成立的鐵路運輸企業。滿鐵並不單純止步於進行路權經營,也同時從事相關資源調查、開發,其旗下事業在鐵道、水運、航空等交通運輸業務以外,還經營礦業、冶金、電氣、農林畜牧、文化、教育、旅遊等業務。因此,滿鐵一度有「日本的東印度公司」的別稱。而從1906年到1908年11月間,擔任第一任滿鐵社長的人,就是從《認識台灣》起會提到的人物之一--前臺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

南北勢力範圍的重新劃分對日本來說是重要的,滿鐵既然有積極擴張的意向,對於日本國內追尋冒險的青壯人士就具有相當吸引力。在這樣的條件下,山口文雄(1889-1956?)--也就是李香蘭的生父--受到冒險因子所吸引而來到中國工作,就是這個故事的開端了。

山口文雄的父親是佐賀藩士,因此,當他從父親身上學會了中文後,語言便成為他在滿鐵集團內遊走的主要謀生技能。由於在滿鐵內部的薪水高低與中文能力好不好有些關係,山口文雄便擔起加強日本同仁的中國語文能力之責。1920年2月12日,山口文雄在滿鐵集團所屬的撫順煤礦服務期間,與福岡出身、住過朝鮮的妻子山口愛(1894-?),生下第一個女兒,並為女兒取名淑子。

這就是李香蘭的第一個名字,山口淑子。

李香蘭曾經回憶到,她的父母跟所有東方父母一樣的相當關注教育,但並不強迫她學習一般日本女性要會的茶道、花道。不過,還是希望她多少能學好中國話,以便在中國能待下去。為了這個需求,她晚上旁聽爸爸對同事開班的中文補習課,也和鄰居的日本同學上過鋼琴課。李香蘭的回憶多少給了我們一些關於她童年的暗示:小時候,李香蘭的日語、音樂最好,算數、體操不行。

1931年9月18日,瀋陽爆發「九一八事變」,日本已經進佔東北,但零星地方仍有局部反抗。1932年9月15日,撫順煤礦遭到襲擊,於是次日日軍進行掃蕩,爆發了「平頂山慘案」。這個慘案不但導致了中國勞工離開撫順煤礦,李香蘭一家在事變期間遭到波及,事後亦因父親與中國社區的緊密互動而遭到日本憲兵調查。因此,山口文雄不得不離開撫順到瀋陽投奔他的義兄弟--李際春,而李香蘭只好隨著家庭離開,從撫順女校轉學到瀋陽繼續學業。

李際春(1879-1952),一個信奉伊斯蘭教的河北人。做為一個從軍的練家子,他曾在開平武備學堂學習騎兵,因此與吳佩孚成為同學。他的軍事經歷尚算完整,曾經是陸軍第二混成協管帶、東三省軍事參議官、東三省都督府正參謀官、將軍府將軍等職。李際春在北洋軍界,輾轉的從袁世凱到褚玉璞、再至張宗昌、張作霖等人身邊遊走。由於這樣的背景,他一度躲在天津日本租界,並在這期間結識不少日本人,也曾在溥儀前往東北的行動中扮演恰當的角色。因此,在「滿洲國」成立初期,李際春就當上了「救國軍」的總司令,與當時的國軍部隊在長城戰役交戰過。中、日為華北停戰的塘沽協定簽約後,李際春成為中方保安總隊的總教練官,之後他解散了「救國軍」。1935年間,「冀東防共自治政府」受到日本扶植而成立,保安總隊解散,李際春回到瀋陽成立瀋陽銀行,自任總裁。

從上面稍嫌冗長的敘述中我們可以發現,李際春此人相當擅長遊走/鑽營於各方之中,並把握各種機緣。這樣的「養父」,到底會給李香蘭帶來甚麼樣的影響呢?

大約是1933年的春節,山口淑子被李際春收為義女。李際春將她取名為「香蘭」,蘭是「滿洲國」的國花,或許帶著李繼春對她的期許與祝福?對於這個文化完全不同的義女,李際春會帶著她上館子吃涮羊肉,而同住在山口家的李家二太太,則常常帶著李香蘭去看有聲光畫影的電影,用著一口漂亮的京片子教導義女熟悉「官話」,一併學習中國人的生活細節。

當時的電影放映程序大概是這樣的:電影開演前會有歌手登台演唱,然後才開始播放正片。對李香蘭來說,電影之前的唱歌橋段每每讓她倍感歡樂。有一次,日本歌手淡谷典子到奉天跑場時,在返回飯店時不小心迷了路,在路邊走著走著,無意間晃到了掛著「山口」姓名的住宅門口,於是終於找到有人能用日文應答的淡谷典子便進去敲門問路,與年少時的李香蘭不期而遇,也是李香蘭生命中的一個小花絮。

所以,她的第二個名字,是李香蘭。

 

 

參考資料

曹兆榮,〈漢奸李際春其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天津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編,《天津文史資料選輯》,總67(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5年8月),頁114-116。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