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穆紫荊:我與歐華作協——寫在歐華作協成立25周年之際

2016/4/28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穆紫荊:我與歐華作協——寫在歐華作協成立25周年之際

我與歐華作協的緣起是在2009年。當時我已經為位於美國三藩市的《新島日報》寫了兩年副刊的稿子。我的那些800字的微型小說或者散文,在美國的《新島日報》的編者和讀者中得到了好評。然而我還沒有介入德國的紙媒。和德國或者歐洲的讀者與文友沒有聯繫。這不得不算是我的小小遺憾。於是我便開始也嘗試向當時在德國的三大紙媒中的兩個《歐華導報》和《本月刊》投稿。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我坐在靠窗的沙發上翻閱從亞洲店裡免費拿回來的一份德國的《華商報》。從中讀到一篇有關張筱雲的悼念文章。文章裡說她時歐洲華人作家協會的會員。由此,我才知道,原來在歐洲還有一個華人作家協會。我很想自己能夠成為其中的一員。結束孤獨的寫作狀態。我很嚮往和在歐洲的文友們有彼此交流。於是我便通過查詢,向當時在奧地利的俞(力工)大哥寫了封信。俞大哥給了我一個謝盛友的位址。說他是德國的理事,德國文友要求入會,必須通過他的審核。盛友則向我要了一些作品以後,便杳無音訊了。我記得當時自己倒也不著急,心想,自己雖然在美國的紙媒上已經寫了兩年,但是在在歐洲的紙媒還剛剛開始。所以我覺得等著也很好。這樣我可以慢慢地在歐洲的紙媒上也開始積累自己的作品。不想此一等,幾乎便等了一年有餘。期間,盛友給我來過一封信,說很抱歉,還在審核過程中。讓我耐心等待。我很感激他沒有忘記我。由此,我覺得,這歐洲華人作家協會的門檻也是蠻高的,審核也是蠻嚴的。心裡想要努力寫作,別讓自己不夠資格。 

直到,2009年,歐華作協即將在維也納召開。我被通知說吸收入會。於是我懷著十分高興的心情和滿腹的期待,準備去維也納開會。我畢業於復旦大學中文系。我的外公郭紹虞是和葉聖陶等一起發起文學研究會的著名語言學家、文學家和文學批評史家。當我剛來的德國的時候,在魯爾大學東亞系做過三年的教學助理,離開大學之後,便失去了任何和中國文學有關的文學環境。所以當我於22年之後的又一次能夠融入到文學團體的交流中時,我的心情是無比激動的。記得在會議結束的那天,俞大哥在和我做分別前的擁抱時,問我:“不後悔吧?“我覺得自己像找到了一個文學歸宿的家一樣開心,連聲說:”不後悔!不後悔!“事實上,我非常地感謝俞大哥和盛友。俞大哥當時是會長,因此也成為我進入歐華的領頭人。盛友則是我的介紹人,當然我更感謝全體理事和會員們對我的接納。還有一個人就是高蓓明,她是和我同時入會的會員。我們兩個算是同會齡的姐妹檔。對此,每每回想起來,都有一份特殊的感激情懷深藏於心底。 

在歐洲原本自己的寫作,是孤獨的。一個人的事情。自從進入了歐華作協之後,寫作便成了一個能夠和大家一起分享的事情。先是合夥大家一起書寫了短篇小說集《對窗六百八十格》,之後,又出了旅遊散文集《歐洲不再是傳說》這兩本書打開了大家寫作出書的熱情。在協會成立二十周年之際,又一起編寫出版了紀念文集《迤邐文林二十年》期間,我和邱秀玉、老木一起,做了詩歌部分的編輯。由此和他們兩位也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之後,我有幸又和盛友一起主編了教育集《東張西望/看歐洲的家庭教育》。那時候,大家的寫作熱情非常地高漲,每個國家都有人積極參與。以至於,一發而不可收拾地,我又和盛友一起主編了綠色環保文集《歐洲綠生活》。可以說在我加入歐華作協以後,除了自己的寫作,還埋頭投入了協會的編書熱潮中。通過編書,我認識了協會裡的大部分會員,尤其是像趙淑俠大姐、郭鳳西大姐、麥勝梅姐、池元蓮大姐、邱彥明姐、楊翠萍姐、顏敏如姐以及楊公允達、朱文輝大哥、黃鶴升大哥、許家結大哥等一大批極富才華的前輩們,使我在連連的驚歎和敬仰中,學習到了很多文字以外的東西。比如趙大姐的平易近人、元蓮姐的謙虛豁達、彥明姐的睿智機敏都給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同時,在歐華作協裡面,我也認識了一大批來自臺灣和大陸的姐妹們。比如林凱瑜、高麗娟、高蓓明、黃雨欣、方麗娜等,還有後來加入的呢喃和朱頌瑜。每次見面,我們都情同手足。當然,作為一屆理事和現任的副秘書長,我還要說在歐華作協各位前輩文友的言傳身教下,我學習到了詳細而生動的如何為會友服務的精神。 

可以說,歐華作協,與我來說,在激勵我寫作的同時,更給予了我一個文學的、充滿了兄弟姐妹般親情的家。我感謝上帝,讓我有幸認識這個協會並成為其中的一員。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9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