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 妳既無心我便休 ---- 心水 ----

2020/8/25  
  
本站分類:藝文

&lt;微型小說&gt;   妳既無心我便休                ---- 心水 ----

<微型小說>   妳既無心我便休  ---- 心水 ----

 

      金融風暴來得令我措手不及,本預定了前往澳洲與藍妞相見,化工企業忽然被大量取消定單,財務運轉不靈,瀕臨倒閉;我除了每夜借酒消愁外,還能有何作為呢?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我那位當初從網絡上徵婚、為了身份嫁到美國的女人竟悄悄的離我而去了。我之會隨便找個女人,而這個女人之被我選上,完全是心中一個秘密:她實在太像藍妞了。

        她本來就不是那種安於室的女人,有目的婚姻所有出之口的「愛」無非假情假意,人到中年,尤其在被藍妞一次次婉拒後;唯有狠起心來,讓她看看,終究天下何愁無芳草呢?

        可這顆芳草沾了毒素,拿到了綠卡後,經已不盡人妻責任;有幾次對我的索求,皆如死魚般,令我這個一丈之夫興趣全消了。

        最後當清盤公司代表銀行前來接收物業時,才發現本來與她聯名的屋契,不知何時已丟失了?從房屋局存檔找出副本,令我大吃一驚的是,物業竟已變成她名下了。也好,反正要被接收了,就當給她的補償吧?我也還能有個暫居之處。

        每年藍妞的芳誕,我都寄去串串盈滿濃濃深情的祝福,回報的是妳從墨爾本發來的電郵,說好感動,已真的相信我那麼多年對她的深情沒有變?

        其實、橫著我們之間的只是一個大海洋、十餘小時飛機航程,只要有心,肯接受我那濃得化不開的款款柔情;我可以等,等到妳與他離婚後。要不妳來美國不然我去澳洲,果如此、我們豈非能如願以償了嗎?也可了卻我們多年的相思之苦。

        藍妞總有擺不脫的世俗之見,存活好像為了他人的眼色和品評?我當初本是選擇了去澳洲,可是天意弄人,移民官審查後就讓我的夢成空。妳不是說要等我嗎?

居然說嫁就嫁了,沒有愛情的日子,真不知妳被他強摟強吻強抱時,是不是閉起眼睛想著千山萬水外的我呢?

        偷偷告訴妳一個秘密:每和那個為了身份嫁我的女人共赴巫山時,翻雲覆雨中,心中腦內都是妳美麗雪白的身體、妳的似火熱情和妳盈溢的清香。

        妳嫁人了,我的希望我的祈盼我的夢想都化為水,那份苦縱然今天被金融海嘯打擊到一無所有,也沒那麼悽慘。

        已過中年,說相思吧?會笑掉人的牙齒,說單思吧,更是自作自受;可我沒有騙妳,已無所求於妳了,騙妳又能得到什麼呢?妳信也好笑我也行,反正、我在酒意微醺中,想妳念妳呼喚妳,我的靈我的心經常飛越重洋到了墨爾本,妳明艷婀娜的姿容,對我展顏對我微笑,藍妞啊!那份苦那份被妳燃起的熱,真不知如何訴說得清呢?

        我經已一無所有了,流浪在不同的社區,那棟再非我住家的物業,也已被轉讓了,那個女人自個逍遙去啦。本想不管妳是否願意,我就設法飛到澳洲,見上妳一面。為了這一面的相見,我構思了百千種場合,最終自然擺脫不了相抱相擁相吻等逾越禮數的舉動。想歸想、那將永遠無法實現了。對於淪落街頭的我,那來幾千美元的旅費呢?

        求妳單獨來加州舊金山,那就可圓我們的夢;可妳堅決的說妳已是人妻人母,妳對我的愛只有深深埋在心底,竟要我不以妳為念,行嗎?

        唉!仰望青天靉靆雲朵,妳那光如頰的臉龐痴痴的看著我般,萬里層雲,千山暮雪,妳的影子何在呢?

        別了藍妞、永別了,我不但無法在這場世界金融危機中重新站起來,更無法擺脫妳豐姿綽約的纏繞。容我將對妳無盡的思念帶到天堂吧,我已用酒吞下了整瓶安眠藥。

悼念我的話,那天妳去墨爾本海灘,請將幾朵玫瑰花撒到浪裏好嗎?不要哭不要難過,藍妞啊!妳既無心我便休!我的結果是無可改變的宿命啊,不是嗎?

 

  

   二零二零年七月卅日仲冬於墨爾本無相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26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